观点 || 用什么标准来破《易》

第一,要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方法进行研究

《周易》是我国第一部着作,它所根据的材料,所记的事实是古远的,这些古远社会的事实,人们的生产斗争,社会斗争,如果没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做根据,就无从了解。孔子很喜欢搜集历史文献,又是一个非常好学的人,他周游列国,每到一国,他都留心访问。对于《周易》,他的确读过,传说他还读得很用功,汉代人说他读《易》“韦编三绝”,就是说,写在竹简上的《易》文,他翻阅又翻阅,把穿竹简的皮韦翻断了好几次。在他之前,已经相当流行用《易》来占筮。在鲁国有《易象》一书,就是《周易》。但他用功虽勤,却没把《周易》读通,一则因为他的目的在于找行为修养的教训;二则他对古代社会了解不深,尤其对生产方面不大注意。有关生产的事,在他也变成修养了。以后的经师儒生,去古愈远,就更不知古代社会的事了。加以阶级限制,如奴隶对奴隶主斗争的事,他们就永远也不能理解,也不想了解。

《易》有不少关于古代的打猎、牧畜、农业、商旅等的记载,这些都要有古代社会史的知识才能理解。

在政治问题上,由于作者痛心于周室即将危亡,对贵族阶级的腐朽和矛盾斗争,多所反映。奴隶社会掳人为奴,抢掠财资,故战争很多。婚姻家庭,古远社会有那时的礼俗形态,社会发展变化,有些已不是后代所能见到,甚至文献也找不到的,如对偶婚、劫夺婚之类,如不是社会发展史的理论告诉我们有关这些情况,我们对于《周易》中这类记载,甭想能够了解。《周易》中许多有关古远社会的生活情况的记录,均要靠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给我们指导,才能读得通。这里,尤应以恩格斯的经典着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为根据,没有这部经典,根本不能读《易》。

第二,要明白《周易》的组织体例

《周易》每个卦分为两部分,一、卦画;二、卦爻辞。卦画以乾、坤、坎、离等八个卦为主,八卦自迭和互迭,构成六十四个卦。这些卦画是为占筮时数蓍用的。卦爻辞是每卦一条卦辞,六条爻辞。系于卦画下的为卦辞,系于六爻之下的为爻辞。卦画无义,意义表现于卦爻辞,尤其是爻辞,爻辞不够叙述时,才从卦辞叙起。卦辞头一二字是标题

(标题有时省去)

,标题有复义的,有时在卦辞解释其中一义

(前人不知卦名即标题有复义,以为只有一义,其实两义的标题有好几个,而明夷卦歧义最多)

。标题有从内容标的,有从形式标的,有形式和内容统一的。不少卦标题用爻辞的多见词标,这多见词有与内容有关,有无关的。以上这些组织法,比较容易见到,虽则前人并不清楚。

还有不少组织体例,前人更不明白,但这些组织体例,一定要懂得,才能读《易》;而且一定要根据这些组织体例来解释《易》文,才能得出正确的意义。否则真象猜谜一样,各人有各人的猜法,各人都认为他所说的对。如果明白它的组织体例,便可以分别出,谁说的对,谁说的不对。旧说的卦象、卦德(义)、爻位、阴阳、刚柔,都是从卦画造出一套说法然后往卦爻辞硬套,而不是从卦爻辞本身得出它的组织体例。卦画为占筮用,与卦爻辞是两个体系,不能用这个体系往那个体系套。今人寻章摘句,孤立地来看卦爻辞,解释单辞只句,似乎可通,但从全爻一连贯,这个解释便不通了。

古今人说《易》,各有各的毛病,前人全误,今人偶有所得,实际也没读通。

《易》的卦爻辞,表面看好象杂乱无章,不相连贯,其实它是有组织、有体例的

,上面所说,已略见一斑。拙编《周易释例》,对它的组织体例谈的较详。兹再列举若干体例于下。

1.

大多数卦,用事类为组织,每卦讲一类事。事类多的,分几个卦写,如讲农业的,有蒙、小畜、大畜、大有、颐等卦,还有在别的卦中插叙的。写商旅的更多(写行旅也即商旅,为经商出门),全卦或半卦有需、随、复、明夷、睽、蹇、丰、旅等卦。写战争的有师、同人、离、晋等卦。写婚姻家庭的有贲、归妹、蛊、家人、渐等卦。写政治或政治思想的,有讼、遯(遁)、萃、困、井、兑、比、临、观、剥等卦。讲行为修养的,有履、谦、豫、无妄、小过等卦。如此之类,是用事类为组织的。

2.

有的卦所写的事类不一,比较复杂,则用形式联系法,或在标题上,或用对立的两卦为一组,把它连贯起来。例如“屯”义为难,写各种困难之事。“坎”为坑穴,写与坎坑有关之事。“恒”为恒常,写往古的日常生活。“夫”为快的本字,有快速、快乐二义,写速不速、乐不乐之事。“姤”,借为媾和遘,写婚媾和遘遇之事。“节”有节度、节约二义,写遵守不遵守节度,节约不节约的生活。有三对对立的组卦,用各种事例说明对立和对立转化的道理。

3.

卦爻辞分两类:一类是占筮结果记录其事的筮辞。筮辞又分三种:一种是贞事辞,记所占的事;一种是贞兆辞,记所占得的吉凶兆示;一种是象占辞,与用着草占筮不同的另一些占卜术,有天文占、梦占等,记了来跟蓍占互相参考以决定吉凶的。古人迷信,用各种占卜方法,互相参照。

4.

另一类辞是作者立论,不是筮占的记录。这又有各种辞:有理论语,有说明语,有比喻语,有引用语,有衬托语。

5.

组织用辞有省辞法,因古人行文力求简净,可省则省,不多写一字。例如,标题省辞。每卦有个标题,标题不连下文读,但有几个卦,如“同人于野”,“履虎尾”,“否之匪人”,“艮其背”等,没有独立标题,不标自明,故不标。节引法,后卦引用前卦文,或本卦自引,只引一部分,省去一部分,又同性质的,不是单指这一爻,两三条爻辞平列,中间一爻多一句话,是包括前后文说,不是单指这一爻,为了省辞,不重说。前者如“谦五”之引用“泰四”,“无妄六”之引用卦辞。后者如“临”四、五、六爻中多为“大君之宜”一句,“谦”二、三、四爻中多“君子有终”一句。

6.

辞同义异例。《易》有辞语相同而意义不同的。如“蒙”有两“童蒙”,前一是奴隶蒙昧之意,后一,童借为撞,指撞击树木。“损”卦有两句“弗损益之”,前一应读“弗损,益之”,因与“酌损之”相对,后一则不分断,意为不损也不益。

7.

换辞法,即辞异义同。有“金矢”,“贲矢”,“黄金”三语,其实即指铜箭头。“坎”有“丛棘”,“困”有“幽谷”,“蒺藜”等词,其实均指监狱。“未济六”:“濡其首,有孚失是”,“是”借为“题”,题,是声,也即首。

8.

用假借宇。《易》多用借假字,如童借为撞,童牛之童又借为犝。借法又不一律,“贲”卦之贲训饰,又借为奔,借为豮(fén)。计《易》用假借至少有一百五十字以上。用假借宇,古书惯例,不明假借,不能读古书。问题在于《易》用假借,很不规则,有时用本字,有时用借字,如奔豮,《易》有其字,而“贲”不用,因卦用“贲”标题,故各爻全用贲而不用奔、豮。“明夷”卦之明夷二字尤怪,歧义最多,明为太阳,又训光明;夷从大弓,是本义,卦爻辞有时用本义,有时用借义,借又不一样。如,“明夷于飞”,借为鸣鴺(yí)。“明夷,夷于左股。”明夷,太阳下山,夷训灭,而夷于之夷借为 痍(yí),训伤。“明夷于南狩”,又解为鸣弓,即射猎。“获明夷之心”,明夷又变为大弓之名。心,心木,制弓的好材料。“箕子之明夷”,明夷又是国名,箕子往明夷国去。看,两个字有多少不同的意义。

要明白它用多义词为组织之例,又要知道它多用假借字,假借法又不一律,必须具体分析,才能读通。

9.

贞兆辞原是占筮时表明凶古的专门术语,但作者却又用作说明事理,判断是非,“悔亡”是失败或战败之意,“无咎”是无罪,没错处之意,“凶”是事情很坏之意,这也要看用在什么地方,讲什么事情,才能明其意义。

总之,既要知《周易》的组织体例,又要作具体分析。

本文属于节选自“《周易》简论”,作者李镜池。题目根据内容拟定,仅供参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50.jp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