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读书情况

最近有点点忙,所以上个月的小结只简要记录值得一看的着作或影剧。七月份读过的最好的着作,主要有奥克肖特《政治思想史》,重读深觉其精妙;梅尔泽《字里行间的哲学》,作者学识渊博,写作清晰,读过以后相当有启发;钱穆先生《中国历史精神》,其中《中国历史上的政治》《中国历史上的道德精神》《从中西历史看盛衰兴亡》《晚明诸儒之学术及其精神》四文可注意,对理解历史中国、现代中国和世界政治都有相当益处;《蒙文通学记》第一篇“治学杂语”,重读亦相当受启发,老先生学养深厚,远非后辈所能及;边沁《道德与立法原理导论》,此书的逻辑非常严密,配合巫怀宇的《功利主义:疑难与辩护》,可免去很多曲解,相比之下小密尔的理论则逊色得多。时殷弘老师译本不值得推荐,因时老师缺乏必要的哲学和法学功底,很多小词的翻译欠妥,偏好运用成语彰显文采的做法亦有损于此书的准确性,多处译名甚至前后不能统一。问学必求准确,一字一句的谬误,理论体系大厦便根基不牢固,这也是后世诸多没来由批判的谬误所在。

其次尚觉值得一看的文献有施特劳斯的《什么是政治哲学》,重读发现一处困惑,苦思不得其解。施特劳斯区分政治哲学与政治思想、政治理论、政治神学、社会哲学、政治科学等,唯独在分判政治哲学与政治神学时,说我们“被迫”(compelled)对二者进行区分,这一点似乎很有意思。此外有唐君毅先生的《中国人文精神之发展》,第一篇同名文章论汉儒、清儒部分相当可观;《人文精神之重建》,其中《中国清代以来学术文化精神之省察》可注意。读唐君毅先生书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其一是由于近儒中自己性情与他最像,很多想法亦相近,甚至在没有读其书以前写过的一些文章,思路乃至具体表述相差不大,读起来有一种格外的亲切感。但也正因为如此,却愈能看清自己身上的毛病,省察学思之中粗疏不足之处,消解了很多幼稚的想法。这绝非菲薄前人,而是在镜像中反观自身,花果飘零之际持守本根的伟大属于前人,生活于安足开创时代却仍抱持狭隘见地则错在自己。其二则是唐先生很多观察和判断,这几年有的成了前沿,当代学者宣称超越前人而有进益,对前辈学者有诸多轻视,可惜学术并非妄言,写成着作以后高下先后已再明显不过。如果说当代学者有何值得骄傲处,可能只是把老先生们一两句话的读书札记扩充为数万字的论文,虽在技术性层面有相当推进,但功力却未必能及,思想性上亦有绝大可能并无进展甚至有所倒退。

至于影剧,比较喜欢的有《洛基》《瑞克与莫蒂》以及《哈莉·奎茵》的第二季,八月份打算看完《风筝》,感觉还挺有意思的。最后是书稿的写作,大体的提纲已经列出,写作是必要的余事,这过程中还须反复修改推敲。昨日自嘲年老时必将以年轻时求索现代中国和世界政治学为无聊,可对此略作解释。现代中国和世界政治学更多是语境性的工作,且政治是大群事业而非一己沉思所得,不得不多曲折和妥协,因此在永恒性和纯粹性上都会有不足,依自己性情以后大概率会不满。当然,大群事业未必不能超历史,亦非不能达致某种更高层面的东西,但那似乎也就不再是政治学所能容纳了。除此之外,当剔除枝蔓丛生的歧路后,这两项或一项工作余下的道路其实只有一条,纲要式书写也好,更为精细化的书写也好,都只是那一条路(砾石和沥青有什么区别呢),这就显得格外无趣。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s://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ribVsnOlzKjCg7N3kMc80Rkp1lyuboZegHJJm87vuhe4y8Wb9Jnl0cOyibAfCCOITgIfPJTmIKs5FJsfl1FdBo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