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杯”有感 | 起点(宫一鸣)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了解更多内容!

起点文 | 平望实验小学 宫一鸣

我被邀请参加2021“平江杯”时,内心是十分慌乱的。自从疫情发生以来,我有一年多未沾一点灯谜,就在灯谜将要真正从我记忆中淡去时,我得知我将作为平小一队的队员出战了。其实我对“平江灯谜”是有情怀的,前年参加时,笔试与团体都只获二等奖,将走时奖杯还被撞下一块,缺了一角,这几件事凑一起,让我感到无比的遗憾。我一直耿耿于怀。如今,机会又一次到了,但我感到不安,这一年半过后,我不知道我还是否有实力。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几天训练后,似乎也慢慢找回了感觉。17日清晨,我收拾好背包,临行前站在柜前楞了一会儿,柜里放了那个缺角的奖杯,从缺口上反射出刺眼的光,深深刺着我的心。中巴车尾坐着十分摇晃,1个小时的行程令我眩晕无比。进门,贴“参赛证”,入场,坐定。试卷发下来了,我攥紧手中的笔,掌心里早有了冰凉的湿汗。我写姓名时,手抖个不停,深吸一口气,我才敢将目光移向试题:从“小苏打”写到“秋魂”,我差不多用了15分钟。点一点,猜了20个,有把握的也就十来个。我心里直叫不妙,连忙喝了口水缓了缓,继续猜。不论有无把握,全填了上去。比赛剩7分钟时,我迟疑地交了卷。出门撞见池昊华,与他一交流——几乎崩溃!我本来估分21.6,现在看来,20分难保啊!果然,借小二手机一对,18.6分,我甚至不敢问龚老师这成绩拿不拿得到名次,名次吧,我心里已经有个数了。回到赛场里,正与池昊华玩一款双人游戏,突然有人提醒:“小学的!电控开始。”我全身一颤,来得太突然,我连一点准备都没有。坐车时的眩晕感再次袭来,我一步、一步、一步迈上台。上台那会儿,汗如雨下,双颊发麻,手冰凉冰凉的。我眼前只剩下一团黑影,飘忽地旋转。没想到比赛时出了插曲,我急忙借机与伙伴“侃大山”,以保持冷静。渐渐地,我的眼前终于明亮起来,冷汗也不再析出,正在这时,工作人员排除了问题,比赛开始了。第一题,我便感到自己的手已经按了下去。恍惚间,我报出谜底的那一刻,台下便响起了掌声。他们为谁鼓掌?我们队?我?我看见我们队的底分上加了十分,我才明白,我们队:开门红了!我全身的热血都沸腾了,在心中暗暗叫喜。一发不可收拾,我们队的比分升到360分时,被裁判告知:我们提前锁定冠军。我几乎流泪,在舞台灯光的映照之下。中午食毕,小二告诉我,我笔试也是冠军。我一言未发,瘫在椅子上。两年了,我终于回来了。两年后,我总算补齐了那缺失的一角!我想到我两年前的奖杯,现在它总算是完整的了。通体闪着光芒,钻石般的气质!·······我坐在中巴上,摇摇晃晃。我暗自怅然,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代表平小出战,我与平小分别了。   一阵眩晕袭来,我急忙喝了口水。我重新坐稳,看着手中的金杯。它是代表着顶点吗?不。它是起点,一个新的起点。

苏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

出品 | 苏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谜学分会制作 | 苏州灯谜融媒体编辑部

编辑 | 渔夫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s://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oZMkTSUo2M0kOg5qAyzAb45exzbeXmGvicUicZ2UPLp9nQfFcdyvOooC1rcvNXOsS94SoHwUTVs4vib3vxbIlqx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