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后诱杀韩信的时候, 韩信的亲兵为什么没来救他?

韩信之起,与沛公及萧何相关,始楚不重郎中,竟为汉神,世号信为兵仙。

言韩信必辱胯下,此其一标识也。

实者,信有能如沛公,无贵人,然而信之对位,高于无事,乱世之中。信得倔起,非其能也,强兵之用也。

使韩信走尽风头。

项羽本军神之人也,自战极高,武力过人,偶以少败多,隐有帝下,韩信遂依之。

以理言之,在项羽军中,信当有前,无非时也。

信意骄而不然,以项王轻之,信辱无大功,遂去。

此奇事也。秦之末乱,众人多欲,此尊严去者殆无,信然其性。

言此非他,所以明韩信之性,贯其一生,无以救之,亦将于是。

去楚依汉,韩信所以不富贵者,为自效也。

信者高也,不事其身,欲其不重也。是以恨项羽,佐之萧何,信生以报仇。

沛公与信始相见,有隙,高祖衍之,以其非能也,信辱之。再怒而去。

高祖善之,乃召信还,遂用信。天不苦人,信竟得成功。

韩信初成名战,乃还定三秦也。

及定三秦,韩信陈军事无比,使沛公叹服。

史之细节,信有两阙,一说自夸,虽资自信,斗而不中。一缺则韩信之“格”,犹其小也。

项羽轻,韩信重刘公之青;信贤,有高才,急人发掘。心生恨,非项王不用,项亦天才也。

观韩信人生高级,然则信之致命薄矣。

及定三秦,沛公因韩信为关中基,军政解弛,汉王大呼自得信神人,信用之,自以为得天然,然汉已防之矣。

公元二百五年,沛公所使“彭城大战”为项羽所败,以少击众,污一人,多不胜少,得妻子父子。

后因救颓,令韩信为救火长,诚胜项羽,将少兵,又以多胜少击破之。

信威噪以言之,当积亲兵,而证其实不可以尽下,兵权自终。

背水一战,韩信以心术破赵,此井陉之战也。

是后韩信之名闻于世,本谓信必起,令沛公不得制衡,以其强,足以独立也。

然后与战,胜者为刘季所夺,此其事,信觉乃知也。

此中应一史之细节,便是信左右实无多少忠诚亲兵,即有一人先沛公而呼之者,皆不至此手足无措也。

由此观之,韩信左右,依旧忠诚,背此而行,是信无人也。

虽夺兵权,然兵尚在信,未有信也,兵不可守。

信于是遂平齐,至齐灭,天下大定,为韩信所并。

项羽服输,使使与信约,与三分天下,令信毋复与庸沛公。

固善言也,信却之。

信必破项羽,无论所出。

且韩信仇项羽,且又荒,信距之而自立为王,乃以“发兵救之”为请于沛公曰“假齐王”。

信行后故令人言而可定者,信小也。

其在己之欲世也,信常念为诸侯王,未尝思为天子,虽有门户之实。

且韩信默识己卑于沛公者,以垓下之兵复取之。

曾不夸言,信兵权未尝为己有。或曰,己素不欲有也。信军事方盛,为沛公所夺,此至诡之事实然。

大汉已建,变为傀儡诸侯王。

信妄念“诸侯王”、“天子”破灭,沛公急得信命,而汉不杀信,不问何说,信功臣,汉王行,至夺其王,以防信。

诚杀韩信者,也。

陈豨、英布之乱,二汉反,有不可割者。

信于下决计曰“覆”,因沛公不为乱,劝信者,此其左右蒯通也。

惜乎,韩信之生里最后大事,其意气可用,以其欺于萧何也。

或不宜说诳,信以报何恩,毅然往见。

不然,待吕后诛,固信里应外合,可得就其道,然犹败在己下也。

信死呼呼,一世英名竟在一妇人手中,以其高傲,信不甚小,当无以佐天下军神者。

沛公还知信死,怒,知其且久,故择其忍耐,不治吕后,且劝信反“蒯通”,汉皆舍之。

沛公若不欲杀信,使信末走者,信之自骄而自矜也;当登绝峰之人,卒至如此,诚哀之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s://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DZ3vjAwzbdSLnwrE7ULFxk8bpDgY0tT9QntBUSNLUTicAW6Momcefv5rEVKoYPRWu1c97qxUuDK0icZwUs4YwInA/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