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五眼情报联盟情报机构负责人谈五眼情报联盟的未来

五眼情报联盟(Five Eyes,FVEY)是一个由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组成的情报共享组织。五眼情报联盟源于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盟军情报合作关系,在战后的1946年,英国和美国签署确定两国信号情报共享关系的《英美通信情报协议(UKUSA Agreement)》,在1946至1956年间,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陆续加入该协议,最终形成了现在的五眼情报联盟。近日,四名曾任五眼情报联盟情报机构负责人的情报界资深人士:美国中情局前代理局长约翰.麦克劳林(John McLaughlin)、英国军情六处前负责人约翰.斯卡雷特(John Scarlett)、加拿大国防部前副部长迪克.法登(Dick Fadden)和澳大利亚安全总长(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关ASIO负责人)大卫.埃尔文(David Irvine)就五眼情报联盟现状和未来发展谈了自己的看法。

麦克劳林认为,“信任”是五眼情报联盟关系的核心元素,起源于二战、成型于二战后的五眼情报联盟经历冷战和冷战后反恐战争的考验,成员国间共有的民主价值观,依然是该组织为了共同利益继续开展合作的最重要纽带;在新千年里,五眼情报联盟的首要挑战是维护基于西方民主价值观的国际秩序不受挑战,因此各成员国需要做好与对手和平竞争和武力对抗的准备;五眼情报联盟当前特别紧迫的一个工作,是增强在诸如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这样,对于在其与对手之竞争中取胜十分关键的新兴科技领域的协作。

斯卡雷特认为,五眼情报联盟虽然已有75年历史,但直到被斯诺登曝光前,该组织依然还是一个低调且在公开场合很少被提及,同时也是一个很少被不断变化之政治氛围、政策和摩擦所影响的情报合作关系;在即将到来的一个时期内,五眼情报联盟关系将因为其比当初高调得多的国际形象和快速变化的全球地缘政治背景两个主要因素而受到挑战。

法登认为,五眼情报联盟当前面临的挑战是其情报收集和共享活动需要为应对众多威胁而进行相应调整,同时该组织情报共享越发需要各成员国政府其他部门配合的情况下,其成员情报机构依然应该与政治保持适当距离;纳入新成员并不是五眼情报联盟最理想的未来发展方式,该组织更应考虑将其成功经验扩展至成员国的其他领域,就像2016年五国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门负责人就移民问题达成合作的“五重奏(Quintet)”关系那样。

埃尔文认为,虽然五眼情报联盟不是一个正式的国家联盟,但它仍能为其成员国独立开展的情报工作提供额外价值;近期针对将五眼情报联盟从单纯的情报共享提议转化为更广泛政策制定实施机制的动作,正在带来包括“各成员国如何管理其各自当前对战略政策的分歧”、“针对当前战略议题的政策措施如何纳入非五眼情报联盟成员国家”在内的诸多新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s://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X1UK6j8YXPL7icuIiaRAhib45LibtKzm1AzhnlTJmFsNPmzqHbfA4ICsbntG39iaR8nS3hVIUJw1TiaeMr2iaBBOUsQ2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