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的地盘

    滨河新村西门三友理发店老板萍姐,很牛逼,干了一辈子理发,会根据头型设计适合你的发型,回头顾客盈门,凭一己之力,买了两套房子,并且盘下了店面,是个有车有房的成功人士。     

    “这是你的花园?”我指着理发店边上的荒地问她。原先我记得这里杂草丛生,现在变得花团锦簇,井井有序还有个整齐的笆篱。“嗯嗯!我嫌这里太乱,把它拾掇了一下,看着舒服多了。”萍姐微笑着说。“那这边你咋不拾掇拾掇?种点菜啥的?”“那边?我干不过来,你想种你种,闲了我给你浇水。”“好啊!好啊!说好了,下次等我休息了,我过来种菜。”“你过来时,跟我要工具,我这儿啥都有。”“一言为定?”“一言为定。”     

     今下午我如约而至,拿过工具,在两棵树之间,这是咱的地盘,又向北边拓宽一点。先用三齿耙子筑地,不敢用尽力气,地下好多小石头,震得我手臂发麻,前面火星四溅,避开石头,树根,真正的黄土地,倒是一耙下去,顺势捞起土坷垃,再把耙子翻过来,敲碎,还没几下,汗就出来了,脱了外套,热火朝天的干起来了。     

    “离远点,小心盘到你的脚,耙子想轮到天上了。”萍姐过来边拾石头,边指挥我,“你这是种啥呢?”路过的人,好奇的问。“小葱,油菜,豆角,啥的。”“你盘地太浅了,得一钢锨深,我刚在山上开荒种完菜,我有经验。”他说他的,我干我的活,没理他。居然盘出来有小拇指粗的蚯蚓两条,还有湿湿虫,和一条不知是啥昆虫,黑色的,爬的极快,逃走了。没有杀生,全部给它们放行,把蚯蚓又盖到土里继续让它睡。     

    盘好地,平整好,用耙子画出一条条短的沟壑,开始撒种子,小葱,油菜秋葵豆角,总之把姚淑云给我的所有种子都撒里面了,又盖上薄薄的一层土,开始浇水。浴池房顶的太阳能漏下来的水,滴滴答答一会就集攒半桶,拎起来,去浇菜,一趟一趟的,全部抛洒一遍,雨落均沾,洗净手,才感觉手咋有点疼呢?仔细一看磨个泡,我去,太缺乏劳动了,丢人不?“放心走吧!干时,我给你浇水。”还工具时,萍姐向我表态,“对呀!还得来浇水,我以为一种上,靠天吃饭,万事大吉,只等着来摘菜了,原来还得日常护理呀!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哪有那么容易,干啥都不容易。不浇水,菜都旱死了。”萍姐嗔怪我。“好好好!你不用管了,我抽空来浇水。”边走边拍个图片给姚淑云发过去。     

     晚上十点半多,收到姚淑云回信,“种子种上没?少浇点水。”“嗯嗯!还想着多浇水长的快!”“越勤快浇水,越缺氧,窒息死了。”看来植物和人一样,不要太在意,越过多关注,反而不自由,想窒息,保持一段距离,有空聚一聚,自由自在没有压力,各自成长,才更健康有活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png/neKicwQcAZCHZdK3eINbn7tQDLGY5oJoj7DQrXg4LayjnIIUeDqSSX24ezctxH0xHYeU7mXwSyMupZSSLJKUYdQ/0.pn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