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闲话】

【有缘闲话】

作者:长篙

 

辛丑三月,惊蛰将至,瘟疫渐消。

众友结伴前来“有缘餐馆”一聚。曾闻“有缘餐馆”有书法绘画,文房四宝,一应俱全,想必也是以文会友,聊雅趣,品茶乐之。

初见女主人,笔名“杨柳”,温文尔雅,不善言词,尽显对书法艺术敬畏之心。原来杨柳擅长金石小楷,从师尹昌平,细观其作品“心经”,足可比肩师傅,亦是深得其法,其章法规整,勾笔细致,一笔一呼,洒香兰室。雅室内立有扇面,香炉,挂字画若干。

杨柳书心经

吾以笔试之,然笔逢生手,抖得厉害,纸未洇墨,故问杨柳,纸是7分熟,3分生么。杨柳答曰,半分生,半分熟。怎会如此耳熟?

原来杨柳是肖平的夫人,昔日肖平打理九龙酒店及其他店,怎没见有书法?更未闻家有贤妻。难怪几年前送诗集给肖平时,肖平说,我也是半个文化人,想不就是指杨柳夫人,真是金屋藏娇。肖平曾说,你几时再出诗集,我出赞助。怎无奈拙笔不力,泛于平凡。

杨柳的老师尹昌平,小楷有名,我曾在装裱师小文那里细读过佳作,而小文也引以为豪。当时与她一问一答,深得艺理辨识。也曾在文联观昌平兄创作,后到政协访其画室,遇师徒二人,其弟子云志斌一丝不苟,一颦一笑,正楷从善,其心安福。观墙上尹昌平洋洋佛经,千字如一,精雕细琢,处处用心,为人诚恳忠善,集心佛于一体,处闹市而不惊,立浊世而不迷,如身在桃源,清澈从容自在。

尹昌平之笔,繁星占卜,了然于胸。

回到“有缘”,见大厅挂有熊伟书法,内容为陶渊明之田园诗。其中“我”字难辩,老宋等众人猜之。细赏则有不同声音,因其字法不统一,故易形乱则意乱,与众解惑因熊伟不与众同,“每字不相似,各求变化,不讲统一”为求认证,询问熊伟,熊伟发来信息“惭愧”,其谦逊达理。

熊伟之笔,统领三军,不拘一格。

艺术上的一致,当上升到一定层次之后,必追求与众不同,故现代书法上有“丑书”之说,是指大师越写越丑,实则越写却越超越自我,越接近自然。绘画也是如此,其抽象难懂,诗也是,诗理难猜。是因为众观其浮表,不得其深性之原故。

看到石概志书法,真是书香门第,其父也书法有体。石概志艺理通达,早在梅家洲讨教一二,精通文理,书理,画理,原来大道一致。其笔用法可伸可缩,章法自然,不受拘束,每天在办公室都能读到。这里的一副瘦精瘦精,刀刀见骨,形同本人。

石概志之笔,画虎画骨,笔到力到。

室中仍有不少陌生书法大师之作,想我乃门外之汉,以诗意弄之,难免生拙。细品人生之五味杂陈,观个性之章法奇崛,生活之浓郁,连绵清香,或欣然气朗,如同初春桃花盛开,不胜人间酒意。

徐瑾老师发来微信:“长篙,哪天我抽时来你家与你斗笔。”我惊诧地说:“我现在书写的手都在抖,笔都拿不稳。怎么写?”徐老师说:“我和你斗笔的大小。”原来,90cm大幅二字,四寸纸都小了。

徐瑾之笔,春瘦秋肥,珠玉圆润。

附:近作二首;作者:长篙 

【夜空下】

黑夜,是一面镜子

没有一丝光亮

也没有半点声音

夜空下,有多少人在悄悄想我

想我的时候也想起她自已

那时候很年轻

黑夜,是一面镜子

没有杂念,比流水更透澈

有多少人在化妆

时光无效

让我们一起参加舞会

2021.3.5

 

【三月,油菜花开】

油菜花丛,我看到了许多的影子

就像一本日记里记载

儿童来过

老者也来过

云来过

黑暗来过

三三两两,如沐春风

让我们一起走过阳光

2021.3.5

作者简介:

本名:李智明 1965年12出生,湖南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美国“风笛诗社”成员,署有诗集《小城雨季》,《空城》。曾受到马来西亚邦戈岛2016国际诗+歌节、2019年印度第39届世界诗人大会的邀请。连续五年汇编《网络微信现代诗年度精选点评》。主张“诗无定法,随性自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osalVnGMJdWh6XhoZAWDMSZZiaoia3pH8hyL7hT9MWKgPdPGZaqVRJDPoXYtaBlCOlKjZSwt0R9V896GW834cm9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