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靠综艺一夜成名了,然后呢?

新一期《奇葩说》对于看了七年的观众来说是个回忆杀,把暂别的姜思达、肖骁、史航请了回来。肖骁发言完毕,姜思达真诚地给他鼓掌,肖骁顺势做了一个娇羞又得意的表情,这个画面会让熟悉前尘往事的人觉得久违了。

这一次的话题胜负空间极小:二十岁有一个一夜成名的机会,该不该要?

 

现场观众超过八成选要,台上导师也是众口一词,蔡康永本来被马东激将选了不要,最后发表观点的时候又反水,他说这是个认真的议题,他不能为了综艺效果乱说。

不过一边倒的立场并没有影响发言本身的丰富程度,实在是因为这个话题太适合这帮人来讲了。对于观众来说,台上都是一夜成名的人,所以无论正方还是反方,都在讲素人突然成名的感受,台上的人罕见比台下更动情,有几个在二排的人比如傅首尔、冉高鸣甚至哭着录完整期。

肖骁说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一夜成名之后的迷失,但好在都过来了,不后悔。

姜思达讲了一个特别的经历: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团队之后,正畅享着办公室该怎么布置,马上家里打电话过来说亲人去世了。那个时刻让他明白成名之后的生活还是喜忧参半,并没有让烦恼都消失。所以他说成名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不同了,他想说的反而是原来我还可以不变。

由此我想到《奇葩说》是过去几年捧红素人最多的节目之一,考虑到偶像选秀的选手大多不是纯素人,《吐槽大会》系列比《奇葩说》要晚几年,这个之一甚至也可以去掉。

 

七年以来,除了节目本身,选手们在节目内外的起伏也构成了一个平行的真人秀,正好可以借此来讨论:一夜成名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首先就是你要把自己的全部摊开给大众检视,这份压力是靠想象很难理解的。

明星还有歌、角色作为缓冲,本人可以躲在作品后面,素人靠说话成名,你的作品就是你本人,你的经历是最好用的论据。马薇薇离婚、恋爱又分手、公布患上抑郁症都是在节目里。大王一直属于观点性比较弱的,前段时间为了辩论要不要收彩礼的话题,直接在节目里和男朋友求了婚。

即便不讲自己的故事,你发表观点,也等于是把自己的学识、积累完全暴露出来,一旦你的观点触到了观众的雷区,大家对发言的人会有本质的否定。

 

比如前几期讲讨论加班问题,颜如晶说你如果觉得压力很大,可以辞职啊,我马上觉得她站着说话不腰疼,后来不得不提醒自己,这只是辩论而已,而且这句话有前后语境,不代表她本人就一定是这么想的。

另一方面,选手们节目之外私事处理不好,也很容易让观众觉得幻灭:你怎么不像你输出观点的时候那么通透呢?反过来会影响节目里的说服力。

 

成名的另一个陷阱是要持续吸引人的注意力很难,站上巅峰后很可能面临永恒的下坡路。

 

黄执中曾经直观地讲过综艺对人的消耗有多大,他说传统辩论一场所有人都只会去聊三个点,但综艺要求一个人的发言里就至少有三个点。

 

他在辩论圈是被封神的存在,在《奇葩说》也曾经很惊艳,但拿到BBKING之后,他本人并没有变,观众却开始嫌他说话的节奏一成不变,说他过于说教。

 

他在采访里说自己曾经对此很苦恼,他的同事胡渐彪的建议是让他学着去讲故事,可是他女朋友的看法更犀利:你曾经是一代宗师又怎么样,观众看厌了,你就是要学会给别人做配角。

第三是素人成名后身份很难定义,观众已经以艺人的标准要求他们了,但自己往往会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里纠结。

 

马薇薇2017年接受过一次易立竞的采访,她在里面说了很多她成名后思考过的问题:怎么对待微博,它到底是个工具还是玩具;如果这份工作的代价是不能再随意说话,到底值不值。

 

2015年之后她的状态就不太好,因为抑郁吃药忽胖忽瘦,最严重的反应是人的思维开始变得迟钝。她曾经被人说过一目十行,是个天才,生病以后只能接受不再敏捷的自己。

 

肖骁是这个节目历史上进步最大的选手,被高晓松夸过一季的变化强过别人大学四年。照理说他的成就感应该很强了,但是武装头脑之外,他也没放弃在外貌上折腾。不过好在他心态不错,这一期姜思达还调侃了他的脸,大家笑笑就过去了。

以上种种压力,也不是没有消化的办法。很多人成名后不在一处死磕,转换赛道重新再来,不再风口浪尖之后,有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也不错。

范湉湉转型当演员,姜思达去做了自己的访谈节目和播客,都是成功的案例。姜思达是天生的抓马体质,不羞于展现自己的脆弱,所以有固定的能和他共鸣的年轻人受众。

 

傅首尔和陈铭都已婚已育,他们俩婚恋、育儿、教育各种话题都能聊,所以有很多上综艺当点评嘉宾的机会,她也在采访里说以后不会把全部的重心放在《奇葩说》。

黄执中是另一种解题法:他在采访里说这一季他开始写详细的发言大纲,以前都只是上场前才简单列个要点。尽力之余,他索性对成绩本身不纠结了,在讲爱豆文化时准备了三页PPT,不取悦观众而是按照自己的风格走到底。

当然也有人还在找出路,颜如晶就说“如晶宝贝“这个词已经不再适合她了,她得要变化。

实际上并不仅仅人突然成名后会找不到自己,节目本身也是这样。前几年每年都有人讨论《奇葩说》还能不能有下一季,有一度我也发现自己不再每一期都追看了,只会选有兴趣的话题来看。能看得出节目组的人一直在求新求变,但这几年也总陷入新人少、太综艺的讨论。

不过度过瓶颈的方式肯定不会是守旧。今年他们找新人的力度更大,直接做千人海选《奇葩捞》,反而发现了几个耳目一新的面孔。

经过七年,这一季不管选手还是节目组本身,心态都稳了不少。

李诞和蔡康永举重若轻,一直在解构和戏谑,新来的刘擎教授常常较真,互相之间形成一个平衡。

 

选手的风格也变了,前几年的新人常常让人觉得这是下一个肖骁、下一个范湉湉,奔着在舞台上成功过的人设而来,想要复制,但观众不会为重复买单。这一季最突出的席瑞和小鹿反而都不是张牙舞爪的人。

 

席瑞像一个有点自闭的人努力打开自己,每次说话都很真诚,他聊贫穷、聊女权、聊加班都说得很动人,无招胜有招。

小鹿是脱口秀演员,她最独特的地方是一本正经用最平和的语气讲最搞笑的话,比如这一段,她说毛不易是23岁成名的,吴亦凡是22岁,易烊千玺是13岁,这说明……他们都不是在20岁成名。

明明在胡说八道,但是实在太好笑了。

七年下来,即便新选手,看别人也知道了一夜成名是双刃剑,不再有那种急吼吼的要博得别人关注的感觉。

这一季的辩题也让人觉得和前一两年比又有了新的变化。前两年情感题、脑洞题偏多,这些话题是年轻人会关心的,因此很容易上热搜,但作为老观众又会觉得是不是太迎合年轻人了?2021年观众的心态变了,大家都在关注现实,《奇葩说》的议题也更落地了,比如要不要阻止母亲追星是来自于假靳东事件,下班后要不要回复工作消息那一期,又正好对上了大厂年轻人加班后去世的新闻。自由买卖生命时间,很多论据可以用来论证该不该支持代孕。

傅首尔说《奇葩说》是个接力赛,意思是节目是被一茬又一茬的人成就的。

现在人的注意力更迭太快了,一时成名的人也好,节目也好,都很容易成为被拍在沙滩上的前浪。我看这期节目才意识到,市面上能办到第七季的综艺都不多了,而第七季依然有这么高的关注度和讨论度,《奇葩说》几乎算是独一份了。

蔡康永说李诞曾经问过他,活到他那个时候还会一直有趣吗?可见一夜成名本身不是问题,相比于一夜成名,之后漫长的时间里大家怎么应对,有人涅槃、有人消失、有人还在上下求索,这才是故事里最好看的部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NV3VGVZLnELJ8icohDuQDa3oD8f9axglMrRlGQCx0ibGaL1IS63AZNAibajN8OAZ50OI279p9ZXZqHuVOTgcibibibt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