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郑愁予的现代诗歌

有关于郑愁予的现代诗歌1

  陨石

  小小的陨石是来自天上,罗列在故乡的河边

  象植物的根子一样,使绿色的叶与白色的花

  使这些欣荣的童话茂长,让孩子们来采摘

  这些稀有的宇宙客人们

  在河边拘谨地坐着,冷冷地谈着往事

  轻轻地潮汐拍击,拍击

  当薄雾垂幔,低霭铺锦

  偎依水草的陨石们乃有了短短的睡眠

  自然,我常走过,而且常常停留

  那蓝色天原尽头,一间小小的茅屋

  记得那母亲唤我的窗外

  那太空的黑与冷以及回声的清晰与辽阔

  小小的岛

  你住的小小的岛我正思念

  那儿属于热带,属于青青的国度

  浅沙上,老是栖息着五色的`鱼群

  小鸟跳响在枝上,如琴键的起落

  那儿的山崖都爱凝望,批垂着长藤如发

  那儿的草地都善等待,铺缀着野花如果盘

  那儿浴你的阳光是蓝的,海风是绿的

  则你的健康是郁郁的,爱情是徐徐的

  云的幽默与隐隐的雷笑

  林丛的舞乐与泠泠的流歌

  你住的那小小的岛我难描绘

  难绘那儿的午寐有轻轻的地震

  如果,我去了,将带着我的笛杖

  那时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做萤火虫

  以我的一生为你点盏灯

有关于郑愁予的现代诗歌2

  赋别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

  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念此际你已回到滨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长发或整理湿了的外衣,

  而我风雨的归程还正长;

  山退得很远,平芜拓得更大,

  哎,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说,你真傻,多象那放风筝的孩子

  本不该缚它又放它

  风筝去了,留一线断了的错误:

  书太厚了,本不该掀开扉页的;

  沙滩太长,本不该走出脚印的;

  云出自岫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开始了,而海洋在何处?

  “独木桥”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广阔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专宠的权利;

  红与白揉蓝于晚天,错得多美丽,

  而我不错入金果的园林,

  却误入维特的墓地......

  这次我离开你,便不在想见你了,

  念此际你已静静入睡。

  留我们未完的一切,留给这世界,

  这世界,我仍体切地踏着,

  而已是你底梦境了......

  厝骨塔

  幽灵们静坐于无叠席的冥塔的小室内

  当春风摇响铁马时

  幽灵们默扶着小拱窗浏览野寺的风光

  我和我的战伴也在着,挤在众多的安息者之间

  也浏览着,而且回想最后一役的时节

  窗下是熟悉的扫叶老僧走过去

  依旧是这三个樵夫也走过去了

  啊,我的成了年的儿子竟是今日的游客呢

  他穿着染了色的我的旧军衣,他指点着

  与学科学的女友争论一撮骨灰在夜间能燃烧多久

有关于郑愁予的现代诗歌3

  如雾起时

  我从海上来,带回航海的二十二颗星。

  你问我航海的事儿,我仰天笑了......

  如雾起时,

  敲叮叮的耳环在浓密的发丛找航路;

  用最细最细的嘘息,吹开睫毛引灯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润红的线,你笑时不见。

  子午线是一串暗蓝的珍珠,

  当你思念时即为时间的分隔而滴落。

  我从海上来,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迎人的编贝,嗔人的晚云,

  和使我不敢轻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区。

  乡音

  我凝望流星,想念他乃宇宙的吉卜赛,

  在一个冰冷的围场,我们是同槽栓过马的。

  我在温暖的地球已有了名姓,

  而我失去了旧日的旅伴,我很孤独。

  我想告诉他,昔日小栈房炕上的铜火盆,

  我们并手烤过也对酒歌过的——

  它就是地球的太阳,一切的热源;

  而为什么挨近时冷,远离时反暖,我也深深纳闷着。

【有关于郑愁予的现代诗歌】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11.jp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