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枪如买菜?揭秘菲律宾枪支档案:黑枪从哪里来,又到何处去

芒果说






我在菲律宾打过枪。

那种子弹破膛而出,瞬间产生的冲击波,强大到新手难以把持的后挫力,带来的是刺激全身感官的快感。

然而,当靶子拉近,你近距离对视那些象征着“战绩”的弹孔时;一瞬间,会有种莫名“倒吸一口冷气”的恐惧。




这只是在菲律宾军营,受军方邀请每年一度“俱乐部式”的体验。你很难想象,同样一把枪,握在杀手手中,开枪时的冷血和生命的消逝,是何等的无情。

每100个美国人,有101把枪。

在菲律宾,虽没这么夸张,但枪也算是随处可见,它是商场店铺里的商品,也是身着制服保安的“标配”。




菲律宾到底有着怎样的枪支文化?在权利和代价的博弈中,又有着怎样的管制政策?地下黑市的枪支,又怎么得来?

我们来一探究竟。



1

枪支政策

说到枪支,菲律宾似乎并不如美国人那么敏感,几十年来都是如此 。

如果不是最近连续发生的政客、牧师被暗杀事件,“枪支管制”不会再次触动人们的神经。常久以来在菲律宾民众眼中,枪支管制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因为近期发生的恶性枪击事件,地方官员和人权活动人士才开始再度聚焦这个议题,推动枪支管制政策的重新评估;在他们看来,最近国内日益嚣张的目无法纪的氛围,是该好好管管了。

回看历史,菲律宾的枪支管制始于上个世纪60到70年代,那正是棉兰老岛的激进分子和各式各样的武装叛乱,困扰国家的时期。




1972年,时任总统的费迪南德·马科斯颁布了严格的枪支管制条例,第1081号公告。作为戒严法的一部分,对公民所持有的枪支实施没收。

根据这项法律,公民被禁止在其住所以外的区域携带枪支。然而,尽管政府声称这是一项临时的法律,但公民经常被挨家挨户搜查,没收的枪支后来也都没有归还。

在戒严令多年后,前几届政府都制定了枪支管制措施。




比如在2010年大选期间,还颁布了禁止公民携带枪支进入公共场合的禁令,即使是未当班的警察,在公共场合携带配枪,也会因此而被逮捕。

这些禁令跟菲律宾的政治环境有密切关系,目的之一就是防止政治杀戮。

因为菲律宾在大选期间经常会发生武装冲突,比如2009年在马京达瑙的安帕图安(Ampatuan)发生的马京达瑙大屠杀,就造成了57人死亡。




2013年5月29日,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签署了共和国法第10591号,要求枪械师必须拥有修理注册枪支的许可证,同时还要求枪支持有者,每两年更新一次执照,并每四年登记一次枪支。如果不遵守,将导致撤销和没收枪支。

此外还要求,要携带枪支外出的人,必须以合理的理由申请携带枪支许可证。




近年来,在菲律宾持枪的政策变得更加严格。例如,枪支的所有权,由菲律宾国家警察局的枪支和爆炸物部门监管,该部门先进行背景调查,再向申请人发放枪支许可证。

如果想获得枪支,这个审核的过程是必不可少的。

2

持枪许可证

在菲律宾申请合法持有枪支,申请人必须年满21岁,并且通过背景调查,才能获得持有执照。

申请过程还包括通过药物测试、获得法庭许可、精神病学检查、国家警察许可、参加菲律宾国家警察(PNP)或认可的枪支俱乐部的枪支安全研讨会等。

在奎松市Camp Crame的菲律宾国家警察总部负责审批持枪许可证的申请。




根据共和国法第10591号对携带枪支的资格规定,菲律宾人可以通过获得携带许可证(PTC),在公众场合携带手枪。

根据该法,只有处于实际的威胁之下,或者由于职业、专业或商业性质而处于危险之中的人,才会被认定为有资格申请。




这些人士具体包括:律师、菲律宾律师协会的成员、注册会计师、有资质的媒体从业人员、出纳、银行柜员、天主教神父、基督教牧师、犹太教拉比、伊斯兰教阿訇、医生、护士、工程师。

由于经商需要,存在较高风险成为犯罪分子目标的商人,也可以申请携带许可证。




目前共有五种持有枪支的许可证:

● 类别 1 –最多拥有2支枪

● 类别 2 -最多拥有5支枪

● 类别 3 -最多拥有10支枪

● 类别 4 -最多拥有15支枪

● 类别 5 –拥有15支以上枪支

然而,这些条款只针对菲律宾公民。外国人,不得在菲律宾拥有或携带枪支,因此,也不能申请持枪证。




对外国人而言,可持有枪支的特殊情况之一,仅限于来访的军队、外国政要、外国使节等。

法律规定, “对外国政要、执法人员、外国公使、安全官员和其他外国政府机构,携带枪支或因为合法目的进口枪支,在原产国正式签发许可或登记的前提下,还应当在启程和入境前如实申报。枪支和弹药需要经有关机构确认,并报给菲律宾FEO(枪支和爆炸物办公室)。”




第二个情况是,外国人到菲律宾参加体育射击赛事。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首先要求将枪支存放在海关官员处,之后向菲律宾国家警察局申请“签发比赛场地出入运输许可证”。(第10591号,第22.3节)

对于那些认为自己确实需要枪支,来保护家人安全的外国人来说,如果和菲律宾公民结婚,那么配偶就可以合法拥有枪支。




此外,还需要每四年重新登记一次枪支,在期满日或之前未更新枪支登记的,将被吊销该枪支的许可证,枪支将被没收充公。

续期申请,需要在该许可证期满之日前六个月内,向菲律宾国家警察局枪支和爆炸物办公室(FEO)提交。




但事实是,在菲律宾,并非所有的枪支都是合法的。一些公民,甚至外国人,还有一些叛乱分子和雇佣杀手,正在使用非法或“松散管理”的枪支;这一行为,在菲律宾是令人担忧但又确实普遍存在的现象。

3

地下黑市

在菲律宾,你能以低于10000比索(人民币1200多元)的价格买到普通手枪,小口径手枪或左轮手枪(22口径或以下)的许可证只需320比索即可获得,高口径枪支则需要720比索到800比索。

有些人为了获得许可证,甚至会从非正规网络供应商那里购买枪支。




如果你认为,这些非法枪支都是存在于犯罪分子手中,那就错了。相反,他们的主人大部分都是普通私人持有者。

事实上,在诸如新人民军、或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或犯罪集团手中的非法武器,只占整个菲律宾非法武器总数的一小部分。




据不完全统计,菲律宾至少有190.6万件非法枪支,这个数量约为合法注册的枪支数量(93万)的两倍。而根据估计,掌握在武装力量和犯罪团伙手中的非法枪支,只有2.15万件。

这种情况在南部边境更为严峻,有些地方枪支交易猖獗,以至于枪械店甚至根本不会询问顾客购买枪支的理由,甚至也不会查问顾客是否有枪支许可证。在这里,有钱就是唯一的标准。




有本地媒体甚至报道说,尽管在选举期间全国范围内禁枪,但在南部某些城市,仍然很容易就能找到买枪的地方,只要问问当地的人,他们就会把你带到一个枪手的家。

有国际和平组织,曾警告菲律宾说,除了在宿务本地生产枪支,走私也是这类非法获得的枪支的来源。




供应商很容易就将装有枪支的包裹,伪装成“金属部件”,蒙混通过海关。

4

最近连续的枪击案

话题回到最近的新闻。

鉴于7月2日至7月7日间连续有4名政府官员被暗杀的严峻形势,有关部门再度警觉,正在重新讨论修改菲律宾目前的枪支管制法律。




星期一(7月2日),光天化日之下,在市中心的升旗仪式上,八打雁省Tanauan市市长安东尼奥·哈里里(Antonio Halili)被枪杀。子弹穿透他的心脏,到达医院时被宣布死亡。

哈里里案件,据说跟打击毒品有关,他曾让毒贩游街示众而闻名。

就在哈里里被枪杀的第二天,当地另一名官员被枪杀。




在新怡诗夏省的Cabanatuan市,一名不明身份的摩托车骑手,在蒂尼奥将军市市长费迪南德·波特(Ferdinand Bote)乘坐一辆汽车离开国家灌溉管理局时,对他进行了伏击。博特的汽车上至少发现了18个弹孔,在送达医院后不治身亡。

没过三天,周六再次发生枪杀。




7月7日周六早上7点20分左右,新当选的社区(村)队长Michael Magallanes骑着摩托车前往Zamboanga市参加活动时,被一名不明身份的枪手杀害。

当天下午,甲米地省Trece Martires的副市长亚历山大·卢比根(Alexander Lubigan)及其司机在韩菲医院(Korean Hospital)门口被驾驶三菱蒙特罗SUV的不明身份枪手射杀,卢比根及司机当场死亡。




截止发稿时,警方尚未抓获任何嫌疑人。关于动机,众说纷纭;涉及商业、政治斗争,又或与毒品有关。

在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不仅是政客被枪杀,就连神父也很难幸免。

在刚刚过去的6月10日,一名不明身份的枪手在新怡诗夏省Zaragoza的Nuestra Señora de la Nieve教堂内枪杀了Cabanatuan教区的Richmond Nilo神父。当时,这位神父正在祭坛的后面为弥撒做准备。




这是几个月内,被枪杀的第三位神父。

本周二(7月10日),当一名携带武器袭击者进入宿务市的大主教宫时,菲律宾民众目睹了另一次袭击天主教神父的事件。




据称,枪手正在促使工作人员呼吁警方提供援助寻找宿务大主教Jose Palma。警察最终击毙了该男子,Palma大主教得以脱险。据有关当局说,该犯罪嫌疑人使用的枪支并未登记在册。

这些案件,促使各个团体呼吁制定更严格的枪支使用和许可协议。

菲律宾的政治文化中,暴力常常存在。有监管机构担心,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毒品战争,可能会让攻击者更放肆,同时也会让国内普遍存在的非法枪支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菲律宾控枪协会主席Norman Cabrera在接受菲律宾CNN采访时表示,在现行体制下,一个菲律宾人可以同时登记许多枪支。

Cabrer说,拥有大量枪支的政策,支持了私人部队的扩张。他同时指出,限制枪支的数量可能有助于控制枪支暴力。




该组织建议,限制公民可以拥有的枪支数量到两支。尽管这仍是一项提议,但菲律宾政府表示,政府正在尽己所能,解决菲律宾日益增长的暴力文化。

美国面临的难题,菲律宾也正在经历;不同的土壤和政治环境,政府或许会有不同的政策。但全世界,无论哪里,祈愿和平的心,我们都是一致的。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