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的鲁迅:与学生并肩斗争,做其背后永远的支持者

文|李思达

除了自由撰稿人之外,鲁迅恐怕是真心喜欢当老师的。这从他的履历上似乎也有迹可寻,在为了薪水而从事教育部公务员之外,鲁迅从事时间最长的公职就是教师:从1909年6月结束旅日返回故国之后,断断续续有差不多10年时光,他都是在当老师。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浙江杭州和绍兴当教员和校长;后来应蔡元培之邀赴北京就任教育部佥事后,又陆续在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大学、世界语专门学校兼职当讲师;离开北京投奔南方也是去厦门大学和中山大学任教,一度做到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直到清党之后,目睹了许多血腥的现实后才心灰意冷,从此拒绝接受任何教职。




1912年,鲁迅应教育总长蔡元培的邀请来北京教育部任职。一度比较消沉的他在钱玄同的劝说下开始写作。1918年,《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发表了署名鲁迅的《狂人日记》,随后《孔乙己》《药》等名作接踵而至,凭借这些犀利深刻新小说,鲁迅一下成了青年学生的偶像。不过好笑的是,当时大多人只知鲁迅不知周树人。当他第一次应邀在北大开课讲授《中国小说史》之时,由于学生不知道课表上的讲师周树人是何人也,一度选修者寥寥。但是听了一两堂课之后,学生就发现这位周树人讲师水平极高,打听之下才知原来周树人就是鲁迅,此后场场爆满。开始鲁迅只是担任北大和北京师范大学(当时名高等师范)的讲师(1920年),后来在1923年兼任了女子师范大学和世界语专门学校的讲师,到了1925年还兼任了中国大学的讲师。在这些北京高校之中,鲁迅耗费心血最多,关照学生最多,结下了不解的战斗缘分的,还是北京女子师范大学。

鲁迅在诸多高校中最关心女师大,是和当时社会背景分不开的。虽然当时已经经历过“五四运动”,但是在北洋政府的统治下,保守反动的空气依然极其浓厚,女性能不能读书,读什么书往往成为新旧派斗争的焦点。女师大也正是这种斗争的焦点学校之一。这所在“五四”后才由初级师范而改成高级师范的一个学校,除了部分从初师升学而来的学生之外,其余大多数学生都是在同封建社会和家庭奋斗之后,才得以出来读书的女性。对于这种处在和封建传统斗争第一线的女师大学生,提倡女权解放的鲁迅自然是有着特别的关照。而他本身更是主张女子应该获得独立经济能力,进而获得真正解放,著名的《娜拉走后怎样》的演说,也就是为了这些学生而专门提出的问题。




鲁迅影视形象

女师大风波发轫于1924年春,当时较进步的许寿裳离职,杨荫榆接任校长一职。上台之后就配合主张读经复古的北洋政府新任教育部长章士钊大开倒车,退回到“女子认识几个粗字,懂得一点裁缝烹饪以供家庭之驱遣足矣”的地步。这种行为理所当然引起了当时女师大学生的反抗。反杨荫榆的学生运动在女师大爆发,到了5月8日,校长杨荫榆在不到校情况下,将学生自治会的6名主要成员除名。自治会总干事许广平也在被开除之列,在群情激奋之时,她第一个站出来指挥同学“请几位说人话的先生来,勿要让这批狐鼠盘踞作恶”,“有正义感的先生们这时应该出来说几句公道话了。”




电影《风雨如磐》中鲁迅形象

杨荫榆粗暴开除学生的消息,激起了向来关爱学生的鲁迅的义愤,当即答应了女师大学生请求,代拟了两份《呈教育部文》。随后又起草并联合其他6人联名在《京报》发表了《关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的宣言》,公开表示站在女师大的学生这一边。对于鲁迅支持学生的举动,章士钊极为不满,一边倒填日期将鲁迅从教育部免职,一方面下令停办女师大,派军警流氓强行将女师大学生拖出。而鲁迅则针锋相对,一方面抓住章士钊免职的纰漏提起诉讼,另一方面则主持在宗帽胡同让女师大重新开课,而鲁迅、许寿裳等教员则全体义务授课。坚持了3个月之后,北洋政府不得不于12月14日明令恢复女师大。这场持续了大半年的斗争最终以学生和鲁迅大获全胜而告终。也正是通过这场斗争,他和女师大自治会的总干事许广平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最终两个人走到了一起,也算是意外之喜了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