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平真诠》读书心得1--11

辑录《子平真诠》读书心得1--11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1

作者:yxuefengx

读《真诠》日久,颇多获益,奈何少同道中人为友为伴,是以每有疑问则不得不苦思以求其解。

今日于外网中,见有人以《真诠》命例发文评述,一时有感,遂意欲将自己读书之所获一一记录下来,并将自己在读书时遇着的疑惑一并提上来,以期有师友可以为我解惑。

读书需细心,还要用心。

读书,要先信书。

“尽信书不如无书”此话原意并非“读书不要拘泥于书上或迷信书本”。但是,这话也告诉我们,在我们读书时发现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辨证地去看待这个问题。

一本书好不好,可不可信,就在于它是否言之有理,言之有据,且能自圆其说,不前后矛盾。

所以,读《真诠》要先认同并理解真诠中的定义,概念,技法等等。然后以其理论来指导我们来更好的理解作者对书中命例的阐述。

手下现有一《真诠》文本,是从网络上下载而来的,虽然其中依然存在一些“豕亥鱼鲁”的错误,但大多应该是因历来手抄流传失误,或文件出刊校对不力而造成的。而且也不至于影响到《真诠》全书的理论体系及其技法应用。因此暂时放上来,供大家一起研究。待以后寻着更好的版本时,再予替换。当然这些错误,我也会在今后的读书中一一指出来。因为是读书时偶然所获,所以也许有些东西需要商榷,也有些东西需要完善,因此也希望有同道中人多多指点,欢迎拍砖。倘得一二同好,效胡章二人,以真诠为本,彼此辩难,阐发无余蕴,则为我辈之幸事也。

既然是读《真诠》,那么我们就该当用《真诠》的定义与技法来解读书中的命例以分析其所含的命理,而不能用他门别派的技法来附会解释。这在以后的读书中,也是要首先明确下来的。而至于真诠的各种定义及技法,均是从书中总结而出的。至少应该适用于书中所有的命例。若是有一例不合,则此理论、定义或者技法便不可为准。今后,读此文者,亦可对我所提出来的这些定义,理论及技法用真诠中的命例来印证。若是有不合之处,则吾当废之弃之。

论正官篇中,宣参国造

此造《三命通会》《渊海子平》中均有记录。而《三命》记录的是宋宣参政。《渊海》记录的是宣参政。三本著作略有出入,但官职称谓的不同并不影响真诠分析此造时的所用的理论技法。这也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真诠》文本中存在的一些“豕亥鱼鲁”的现象吧。

正官    正印    日主    正印

乾造:  己     辛     壬     辛     (辰巳空)

卯     未     寅     亥

分析此造时,我们用的着《真诠》定义及技法有如下几种。

1、格,局,格局,用神。四者各有所指,不可混淆。

2、定格的原则:日主配月令本气即可。但有一个例外情况,那就是月令逢四季土时,定格需要先看干透,干无透则以本气即土为定格之物。外格除外

3、用神本意为月令本气透出之物。但用神能变化,故,若月令本气不透时则以月令所藏之干透出为用。若地支有会合,则会合之物亦可为用。若皆无则以干头之财官印食杀伤等为用。

4、干主动,支主静,干可克支,支不能克干,但地支发生合会时亦可作用于天干。

5、判断根基强弱以天干归地支旺衰深浅为主,秉地支旺衰之气多寡而定的。印刃比肩亦可为根。

6、支会成局

7、格局为外格之通称

8、格局的成败,在于用神清,若四柱带忌,则需有救护相神。相对正官格来说,成格的要求是,月令正官,无刑冲破害,干透清且有生扶,不可孤官无辅,也不可重官混杀。见伤破则需印护,官轻则需生扶,身轻则需助身。诸如此类。

其实,这些都是读《真诠》时首先要理解掌握的几个定义和理念。定义的东西就不想多解释了,我们可以将《真诠》中所引用的所有命例一一对照过去,看看是否相合。这里需要着重解释的是第5条。

天干强弱是以秉地支旺衰之气多寡而定的。

书中有“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得一比肩,不如得支中一墓库,如甲逢未、丙逢戌之类。乙逢戌、丁逢丑,不作此论,以戌中无藏木,丑中无藏火也。得二比肩,不如得一余气,如乙逢辰、丁逢未之类。得三比肩,不如得一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阴长生不作此论,如乙逢午、丁逢酉之类,然亦为有根,比得一余气。”

从上面这段文字,我们不难得出一个很有用的力量对比序列,即:

一比肩<</font>阳干墓库≤二比肩<</font>余气≤阴长生≤三比肩<</font>长生禄刃。

需要注意和分析的是,书中提到的“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与“长生禄刃,如甲逢亥子寅卯之类”这两句话。第一句话,从句中的“长生、禄、旺、墓库”等词语来看,这里所说的是代表天干旺衰的几个阶段。而通常我们也会将第二句话中的“长生禄刃”看成是旺衰的三个阶段,即长生,禄,帝旺。但从下文结合来看,实际上,这里所说的“长生禄刃”却是代表四样东西。即长生,印生,建禄,羊刃。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下文以亥子寅卯四支来对应的原因。长与禄,代表了旺衰两个阶段,生与刃则是代表了十神生扶的两个关系。由此可知,有无印生也是作为判断天干根基强弱的一个重要指标。

弄清楚定格、用神、以及干支强弱以后,我们再分析命局。

此造,壬生未月,未为四季月,因此取格需要以月支所藏透出之物为定格之物。此造年上透出未之本气己。因此定为正官格。

格局既定,当取用神。未月藏己乙丁,此造透出己土,则己土为用。因地支三合成局,使支中也化成一个用神,即可看作是透出了乙木。这样此造的用神就有两个了,即正官与伤官。

然后就要看此格的成败了,成格则吉,败格则凶。此造正官格,地支会成伤官局,如透出伤官一般,是为正官格之大忌。但很幸运的是,天干透出两个正印来,这就叫有情。正是“正官佩印,不如透财,而四柱带伤,反推佩印”。

有情之后,再看是否有力,就能定格局高下了。

初看此造,就会觉得此造金木之力量对比看似悬殊,但实际上却并非完全不能比较。

第一,未月虽为夏月,金气受损,但未月四季,其实以土司令,土可泄火生金。(别说燥土不生金之类的话,因为真诠并无此种观点。既然是以真诠的技法分析,则当自圆其说。若是真诠别处有提及此种观点,则此话便就不通,若真诠无提及此种观点,则此话便通。)更全局无明火,故,辛金受损不大。

第二,未月此时金为进气,木则退气,一进一退,此消彼长,力量对比就更加相近了。

第三,天干辛透了两个,均有效的压制地支的伤官之气,且互为比助。得一比肩亦为有根。

第四,最重要的一点,辛金坐未土,己土为印,因此又算得了一个强根。

综上,金与木之较量,虽然总体来说,金气稍弱,木气较强,但一个主克,一个受克,一个透在天,一个藏在地,相比之下,也算两停。这就算相神有力。

故书云“然而遇伤在于佩印,混煞贵乎取清。如宣参国命,己卯、辛未、壬寅、辛亥,未中己官透干用清,支会木局,两辛解之,是遇伤而佩印也。”印为相神,全局成败之关键也。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2

作者:yxuefengx

论正官篇中,范太傅造

0         枭神    正财    日主    正印

乾造:  丁     壬     己     丙     (戌亥空)

0         丑     寅     巳     寅

同样,需要讲在前面的是几个真诠中的定义与技法。

1、非日主参与的干合不论化。外格除外。

2、非日主参与的干合只作合去论,喜而不喜,忌而不忌

3、地支结局只要三合中其中任何两字即可成功,不论位置,但结局不论化气。外格除外。

4、地支重,不算重。地支杂,不算杂。即如此造,两寅在地支,亦不作重官论。若是地支再见卯木,亦不作混杀论。

5、地支主静,非结局不能动。

第1、2两点,在《真诠》“论十干合而不合”中已经讲得清楚了,所以,这里就不再赘述。

第3点,也可在《真诠》所引得命例中可以印证。《真诠》中的观点,就是三合不论是何两字处于什么位置,只要出现,便能结局成功。

第4点,在《真诠》“论喜忌干支有别”章中也已阐述明了。“譬如甲用酉官,逢庚辛则官煞杂,而申酉不作此例。申亦辛之旺地,辛坐申酉,如府官之掌道印也。逢二辛则官犯重,而二酉不作此例。辛坐二酉,如一府而摄二郡也。”

第5点,同样在这以章节中讲了“透丁则伤官,而逢午不作此例。丁动而午静,且丁己并藏,安知其为财也?”“然亦有支而能作祸福者,何也?如甲用酉官,逢午本未能伤,而又遇寅遇戌,不隔二位,二者合而火动,亦能伤矣。即此反观,如甲生申月,午不制煞,会寅会戌,二者清局而火动,亦能制煞矣。然必会有动,是支与干有别也。即此一端,余者可知。”

这段话有两个意思,

一是说,地支主静,一般只作天干的根本,它们只通过天干来相互作用,单地支之间是不会作用的。比如,甲木生在酉月,是正官格。天干透出丁,则为伤官,是天干可以作用地支,动克静也。若是天干不透丁,而只是地支出现一个午字,则不作伤官论,也就是说午伤克不到酉官,是地支不可以作用地支,静不能克静也。

二是说,地支若是结局了,就可以变静为动,不但可以作用到天干,也可以作用到其他地支。比如,甲木生在酉月,是正官格。地支中见午,不论位置如何,午是克不到酉的。而当地支另见寅或者见戌,则地支结局而动,就可以克酉了。同样的道理,甲生在申月,为七杀格。虽支见午,但午不制杀,格局仍然不成。但是若再见寅或再见戌,则地支结局而动,就可以制杀成格。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用真诠的理论,给此命定格。(定格的技法在论宣参国造的时候已有交代,这里就不再罗嗦了。)

寅非杂气,故定格只需以日干配合月令本气即可。己生寅月,入正官格,这也是此命被收入于“论正官篇”中的缘故。

定格之后,先寻用神。

此造寅月秉令,寅内藏甲丙戊,独透丙火,自然以丙为用。地支巳丑相会,暗拱酉金,故辛为虚用。

观喜忌

正官格怕伤,此造宣参国造类似,均为正官格,地支结伤局破格,天干透印以护卫成格。所不同的,宣造用神为官,官星明朗,伤官为忌,印星为相。而范造用神为印,官星隐藏,财伤为忌,枭为相。

正官怕重,地支重寅,真诠不认为这样的配合是重官。

再看用相喜忌之强弱,情之向背。

寅为春月,木旺火相,木有两寅为根,火有一禄两生,自然官印力强,此为善用有力。地支巳丑结局,三合少一,失令而不透,力量明显不能与宣造的三合局同日而语。此为不善神无力。

丙火为用,伤用者,壬水也,故壬为忌神。丁壬一合,则可去忌存善。因此格局败而复成,全赖丁火之相。此相神有情。

综合看,此造成格,且用神有力,因此大贵。而相较宣造,此用神之力更强,故更贵。

论正官薛相公命

劫财    正印    日主    正财

乾造:  甲     壬     乙     戊     (寅卯空)

申     申     巳     寅

先要讲的是,真诠引用命例大多以《三命》《渊海》《神峰》等书中之例为证。书中大部分的命例,在这三部书中都可以找到。同样此造,在《渊海》中也有记录。收录在《渊海》的正官格篇中。而唯一不同的是,《渊海》记录的薛相公命,其年支为“子”,而《真诠》中所记录的薛相公命,其年支为“申”。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此为同姓同位且三柱七字相同的两人,两书同时记录纯属巧合。而是两本书中,有一本记录错误,或因抄传失误,或为刊印失校,总之是属于“豕亥鱼鲁”的问题。

先不管两造到底是不是同一人。且先分析两造是否成格。

“子”造(以下称渊海所引之造)收录在“正官格”篇内,说明渊海的作者是认可此造入了正官格的且成格的。那么以《真诠》的定格理论,此造是否也入格,也成格呢?

技法1、真诠定格的原则:日主配月令本气即可。但有一个例外情况,那就是月令逢四季土时,定格需要先看干透,干无透则以本气即土为定格之物。外格除外。

此造乙生申月,非四季月,本气为庚官,故入正官格。说明《真诠》的定格原则与《渊海》的定格原则在目前看来是不冲突的。同样的,按此技法,“申”造(以下称真诠所引之造)也入了官格。

而若按有些门派定格的技法,当以月令透出之物定格,则此造乙生申月,干不透本气庚而透壬戊。当入财格或者印格。不管财印是否最终可以成格,至少这不符合《渊海》定格的原则。

既然定下了正官格,那么就当先取用神。

技法2、用神本意为月令本气透出之物。但用神能变化,故,若月令本气不透时则以月令所藏之干透出为用。若地支有会合,则以会合之物为先用。若皆无则以干头之财官印食杀伤等为用。

按此技法,此造月令本气不透,透出壬印戊财,壬戊并用。因财印是相克相碍的,所以财印并透就成了官格之忌。若不解救则难望富贵。而此时乙木日主正好夹在财印中间,通根时寅,得年月生扶,其力足可制戊。加上壬戊通根月令,已是先天有情了,故戊财与壬印可望相安无事,此一忌已解。

正官格,怕官星逢刑冲伤害。此造三刑俱,看似破格,实则有救。

《真诠》“论刑冲会合解法”篇中,“更有刑冲而可以解刑者,何也?盖四柱之中,刑冲俱不为美,而刑冲用神,尤为破格,不如以另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矣。假如丙生子月,卯以刑子,而支又逢酉,则又与酉冲不刑月令之官。甲生酉月,卯日冲之,而时逢子位,则卯与子刑,而月令官星,冲之无力。虽于别宫刑冲,六亲不无刑克,而月官犹在,其格不破,是所谓以刑冲而解刑冲也。”明确提到,月令逢刑冲时,除了合可以解刑冲外,尚可用别位刑冲的方法解月令刑冲。比如,丙生子月,为正官格。见卯,则子卯相刑破格。而若再见酉,则卯酉相冲,使卯不刑子,就是破格复成。那么用在此造上,我们就可以看出年“申”的作用了。这就是以别位之刑冲解月令之刑冲。

好了,成格了,用神不相碍了,接下来就要看此格层次高下如何了,也就是看用神有情有力体现在哪里。

前文说到,此用神为壬戊,因为同根月令,所以成为有情。

《真诠》中云:“何谓有情?顺而相成者是也”。书中对“有情”的诸多形式其中的一种注解,就是同根月令。在“论偏官”篇中有“何参政命,丙寅、戊戌、壬戌、辛丑,戊与辛同通月令,是煞印有情也”一语。说的便是这种情况。

再说有力,秋月金旺水相,壬水通根月气,得地支两长生,且得两木护卫而不受克,其力也大。戊土坐寅长生,巳为其禄,申亦为长生通根之地。虽受两木克,终究木与土也有情。克力不甚重。且甲木远,其力小,乙木为阴阳相克,克也有情。故戊土之力也强。

综上,官格成,用神清,有情有力,故此大贵。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3

作者:yxuefengx

论财篇,葛参政造:

才    才    日    官

壬申、壬子、戊午、乙卯

此造出自《渊海》,因其生于戊午日,故收录在日刃篇中。按《渊海》的观点,此格符合日刃格。

但由于《真诠》是重月令提纲,轻杂格的。所以在《真诠》的“论时说拘泥格局”篇中有“八字用神专凭月令,月无用神,始寻格局。月令,本也;外格,末也。今人不知轻重,拘泥格局,执假失真”一语。这里所说的格局,在前面已经解释过,并非现在我们所理解的格局,而是相对于格,局以外的外格(因其名目繁多而杂,故曰杂格)。也正因为如此,《真诠》作者将其纳入财格当中,而摒弃杂格不用。

在书中“论杂格”篇中有“若夫拱禄、拱贵、趋乾、归禄、夹戌、鼠贵、骑龙、日贵、日德、富禄、魁罡、食神时墓、两干不杂、干支一气、五行具足之类,一切无理之格,既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牵就,硬填入格,百无一是,徒误后学而已”一语。再次强调了“重月令提纲,轻杂格的”的定格原则。

当然《真诠》并非完全摒弃了外格。他只是将诸多名目繁杂,花样百出的格局进行精简,以官、杀、财、印、伤、食六格,加上阳刃、禄劫共八格为主旨的八格法,对格局进行全面细致的梳理。八字若是不入八格,则再划入杂格(外格)而论。

然后,《真诠》对杂格进行了定义,并给出了入格的标准。“杂格者,月令无用,以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谓之杂。大约要干头无官无煞,方成格,如有官煞,则自有官煞为用,无劳外格矣。若透财尚可取格,然财根深,或财透两位,则亦以财为重,不取外格也。”

可见这个标准就是“月令无用,干头无官无杀,或财无重根,或财止透一位者,入杂格”。

在《真诠》这段文字中,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格用。一般来说,我们定义用神的时候,都只是按正格取用来定义。用神或为月令提纲(令用),或为月令所藏而透于天干者(透用),或为地支结局而动者(局用)等等。而这里所讲的格用,则是以外格为用神。就好比地支结局可以为用一样,外格也可为用。

明白了格用以后,我们再看“乃若天地双飞,虽富贵亦有自有格,不全赖此。而亦能增重其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为用,亦成美格。然而有用神不吉,即以为凶,不可执也。”一语,就能够很容易的明白“偶有依以为用”是什么意思了。

此段话的意思是,“就好比天地双飞这个杂格,即便是真的富贵了,也自当是因为其入了其他正格的缘故,不全赖天地双飞的作用。但是如果两格皆成,也能增重其正格的富贵程度。即使正格的用神不甚有情有力,也可以依此外格作为用神,而成就美格。然而,当正格用神不吉,即破格的时候,即便是入了外格,也作凶论。”这就更加强调了“正格为重,外格为轻”的理念,也更强调了“提纲有用提纲重”“有官莫问格局”的真诠定格原则。

基于以上论点,再观葛造:壬申、壬子、戊午、乙卯。月令有用,干头透官,财透两位,诸如这般均不符合入杂格的标准。所以《真诠》才废弃《渊海》中的日刃一格,将其划分到八正格的财格当中。

这在另一部命学经典《三命通会》中也得到了印证。因为此命也被收录《三命》其中。

由于《三命》作为一部类似于命学大百科全书性质的书籍,因此它对各种门派,学说,著作均加以包容性的收集,并存异。

所以一方面它认可了《渊海》日刃格的说法。在书中“明通赋(东海徐子平撰。易水万育吾解。)”一篇中有:

日刃月刃及时刃,逢官煞荣神,功名盖世。(此为徐子平所撰)

此三刃格,要官煞、印绶相制化。荣神,印绶异名。有官煞无印,有煞无官,俱得有印化煞尤佳。只怕羁绊,如有官不可见伤,有印不可见财,有煞不可见食伤。压之,或制去、合去,皆不成正格。如壬申、壬子、戊午、乙卯,日刃有乙卯制伏;(此为万育吾所注)

虽然在“明通赋”原文中,并未收录此造,但是相信万育吾也看过徐大升所编辑的《渊海》一书,故此,在注解时,万育吾便将此造引用在此。

另一方面,《三命》也认为此造应该入正格。在“论阳刃”篇中有:

“壬申、壬子、戊午、乙卯,自坐阳刃,二壬申子财旺且多,子午虽冲,申子会午不能冲,时官制伏阳刃,只作财官格看,所以大贵。”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里,也提到了会合可以解冲这一重要的看命技法。可见,这一技法并非《真诠》一家之说。

由此可知,《真诠》将此造划入正格,亦有其理。

格局既定,那么我们回到《真诠》原文:

“财喜根深,不宜太露,然透一位以清用,格所最喜,不为之露。即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 一亦不为过,太多则露矣。然而财旺生官,露亦不忌,盖露以防劫,生官则劫退,譬如府库钱粮,有官守护,即使露白,谁敢劫之?如葛参政命,壬申、壬子、戊午、乙卯,岂非财露?唯其生官,所以不忌也。”

细读这段文字,我们也不难发现这里隐藏着几个《真诠》论命的一些定义与重要技法。

1、清的定义:去忌成格谓之清。

2、财格所忌者,劫夺,露白等

3、露财的定义:若财格,天干透一位财,或地支重见则不为露。天干重见则为露。

4、财不论正偏。

5、露财格所喜:财既露,则喜官星救护。

于是我们来逐步分析葛造

首先是定格。

戊生子月,非杂气月,故以本气定格,及为财格。

然后是取用

子月藏癸,因财不分正偏,故天干透壬亦为用。这种情况恰好就属于文中所说的“非月令用神,若寅透乙、卯透甲之类”所说的情况。更何况按《真诠》地支结局而用的技法,此造申子结局成财,所以定财为用,无可非议。

有神既定,当看格局成败之机。

财格所忌,一是遇劫,二为财露,三为身弱,四为遇杀。诸如此类。

一、此造戊午,坐阳刃劫财,冲子水用神,本是大忌。而刑冲有合解,阳刃有官制。地支之劫不能克天干之财。因此忌而不忌。

二、此造干透两财为露,但得时上官星透出救护,是为退劫。忌而不忌。

三、戊月失令,但通根申午,身有强根,便可任财官。

四、此造官纯而不杂。只是行运时见杀则忌。

故此,财格成。而以乙退劫,以申解冲,此皆相神也。

再看相用之间有情有力与否而定格局高下

壬水为用,与日主同根在申,故为有情兼有力。相神乙官,透时而得禄,更兼两水来生,亦有力。故此,此造大贵。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4

作者:yxuefengx

论印篇,汪侍郎命

正印    偏财    日主    正印

乾造:  辛     丙     壬     辛     (戌亥空)

酉     申     申     亥

此造见于《渊海子平》一书,在“印绶格”篇中有收录。而《真诠》亦引用此命“汪侍郎命是也。有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防财破。”

先不管汪侍郎到底指的是谁,我们单就八字出发,看看其为何能贵至侍郎。

首先要说的,还是一些真诠论命所需要掌握的理论和技法。

1、定格以正格为重,杂格次之。

2、以日干配月令本气定格,而四库月以月令所藏之物透出定格。

3、定用神的次序应该是月令本气透出>地支合会结局>月令余气透出>非月令所藏的透干财官杀干

4、天干两合一为争合,如年时为甲,月为己则是,年月为甲,时为己或年为甲,月时为己则不作争合论。

好了,我们先来定格局。

观其大略,八字当中五金两水一火,看似乎金水很旺,且丙辛也有合水之象,似乎可以入外格,以金水相涵,或者两气成象论格。

但实际上,因为按上面提到的《真诠》第4点技法要求来对照的话,丙辛这样的位置组合是不作合的,那当然就更化不了。因此所谓的金水相涵,或者两气成象则不能成立。

故此,按正格的定格原则来看,此造月令为申,非四库月,故日主与其本气庚配合而成印格,

格局既定,则需寻用神

按定用的次序来看,此造申之本气不透,藏干也无,地支有合会结局,则取透干之偏财为用。

所以《真诠》“论印”篇中才有“有印多而用财者”之语。说的就是此造为印格,但格之病在于印多。而用神为财的话,正可以抑太过。

格局用神既定,则需看格之病,

此造地支金水一片,印又两透,想入外格又不成立,故以印多身强为病。有道是“身强何劳印生”,“偏之又偏”也。

忌神已经找到,那么就需要寻找去病之物。

此造一派金水,独月上一点丙火。且地支无根,失时失助,又泄又克的,好像自顾不暇,如何能为去忌呢?!实际上,丙虽然在八字中看来根基很浅,但也不能算完全无根。因为亥中藏甲,尚存一点生气。且丙火见酉亥为贵人齐至,故虽弱而不灭。只待时运引发则可发力。

而观此造,逆行东南大运,一路生助丙火相神,故此能成美格,许为贵人。若是一路西北,则贫贱无疑。

其实三命中尚有一例与此相似,辛酉、丁酉、壬申、辛亥。与汪侍郎造唯丙申月与丁酉月之分。而此造同样位至侍郎。可见《真诠》“有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防财破”之语,亦合彼造。

而观此造,似比汪造更加有福。此皆因其用神更为有情有力之故。

同样的印格,同样的以印多身强为病,同样的以财抑印,同样的用神贵人双至。不同的是丁火之根更强,与壬水更亲,与印绶更为有情。

论印篇,张参政命造

古例张参政之命

乾造:丙     戊   辛   戊

寅       戌   酉      子

引用《真诠》的命例及论述,就当用《真诠》的理论与技法。

此造在《三命》与《渊海》中均有记录。《渊海》收录在“杂气财官格”篇内,而《真诠》引用此造,收录在论印篇中。大概是,《渊海》重财官的缘故。因,月令杂气月,干透丙火同样通根在戌,故而。实际上,正官也的确同戊土印一样,为此造的用神。因此象这样的格局,《真诠》有解释,称为兼格。“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说的便是这种情况。,拿真诠里的话说就是,“辛生戌月,土丙化官,又透戊,格成正印,正官乃其兼格也。”因此,真诠把它划入正印格来论。

1、财印论格时是不分正偏的。

2、官杀一为善用,一为不善之用,善当顺用,不善当逆用,所以需要分正偏,不可简单的看成同是克身之物。

3、“身旺印强,不愁太过,只要官星清纯”说明,印格之人,只要官星透露而无伤,则不忌身强印旺。至于官之有根与否不影响格局成败,只影响格局高下。

4、“有用偏官者,偏官本非美物,藉其生印,不得已而用之。故必身重印轻,或身轻印重,有所不足,始为有情。”这段话说明,印用七杀相生的成格是需要条件的。即身重印轻,或身轻印重,这叫有所不足,这时候,杀去生印方能可成格。

5、由3、4可知,印用官,不论印身强弱如何,只要官星清纯,即能成格。而印用杀,则需要印身有偏重,不所不足,方为有情。

6、“至如印用七煞,本为贵格,而身强印旺,透煞孤贫。盖身旺不劳印生,印旺何劳煞助?偏之又偏,以其无情也”。说明,若身印并重,而用七杀,谓偏之又偏,故而不美,格成孤贫。

7、分开了官生印,与杀生印之别以后,就可以以格局论行运喜忌了。

“其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这说明,同样是印绶用官,如果官露而印又重,则需要财来抑印生官,或伤食来耗印绶,使印绶发挥护官的作用而减少泄官的不利影响。

需要提的是,这里没有提到身的强弱如何。其实,这在真诠的前篇中早有论述,即身有根,即可任财官,当伤杀。“是故十干不论月令休囚,只要四柱有根,便能受财官食神而当伤官七煞”是也。

那么什么算有根呢?真诠也给了解释,“人之日主,不必生逢禄旺,即月令休囚,而年日时中, 得长生禄旺,便不为弱,就使逢库,亦为有根”

而根的强弱如何分辨呢?“长生禄旺,根之重者也;墓库余气,根之轻者也”然后书中就给出了一个关于根力量强弱的序列来。

8、所以,这里对身的要求只有一个,就是有根。若无根,则不入官印双全之格。

9、而若是杀来生印的话,就与官生印之论颇有不同。即“印用七煞,运喜伤食,身旺之方,亦为美地,一见财乡,其凶立至。”前面说了,杀是不善之用,需要逆用,因此见伤食运便能克制杀之戾气,使之为我所用。若是见了财乡,则财能生杀,更助戾气,故而不利。在这里,同样也没有提出对日主强弱的要求。因为对日主强弱的要求已经在成格与否的标准中确定了。所以,杀印相生的话,喜见伤食,却不喜财。

10、        八字若是见杀又见伤食的话,则又成一格。这个时候,因为七杀元有制约,因此化为贵气。即所谓“化杀为权”或“化杀为官”或“七杀有制化为官”等。就相当于七杀变为正官一样,那么也就不论身旺印旺的问题,都能成格。至于财杀,相对印格来说,无论如何都不能并见的。

回到真诠中来,

古例张参政之命

乾造:丙   戊   辛   戊

寅      戌   酉     子

按真诠技法,此造戌为杂气月,有本气透出,故以戊土为用定为印格。

地支寅戌结局,干透丙火,此丙火亦为用神。要紧的是,辛坐酉支,又生秋令,得土印相生,为有强根。故此造入印用官生格。

官印相生,不论身旺印强。只要官星清纯。何谓清纯,即无刑伤克合破害等物、干无重官、不杂杀,地支结局不逆克官星即是。

当然,在这里我们很明显的可以看到,日主,印,正官均是有强根的,这叫用神有力。而戌月令同为官印之根,这叫用神有情。有情有力,官印相生自然富贵。

论正官篇,李参政命造

李参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

《真诠》原文“然而遇伤在于佩印,混煞贵乎取清……李参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用酉官,庚金混杂,乙以合之,合煞留官,是杂煞而取清也。”

此造,原在《三命》、《渊海》、《神峰》中皆有收录,唯《神峰》录为“李廉使之命”,与其他文本稍有不同。然则《渊海》与《神峰》皆将此造录在“时上偏财格”篇,意即此造当入此格。

其实,按《真诠》“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及“若月令自有用神,岂可另寻外格”的定格原则来定的话,此造应为正官格,故此录在此篇。

定格之后便是取用。此造酉令独藏辛官,不透,当取地支子辰结印为用。

用神既定,则当寻病忌。此造,酉官不见刑冲破害,不见重官,不见伤官,独以年上透杀为混杂之病。故而需要清之。

所以当乙木出现时,与庚作合,则可去忌,使官杀清,官格成,此乙木相神之功也。

再看,病忌既去,官不可孤,最喜财印相辅。此造印结局在地,财透干在天,且财印同根在辰,为有情,故不作相碍论,因此官贵。

其实,通过此造。我们还可以衍生出去,讨论另一个很重要的命题------“在《真诠》的理论体系下,什么样的组合才算是官杀混杂”。

现在流行的日主平衡论中,通常都按官杀同为克身之物而论。岂知同为克身之物,而阴阳有别。故此,要想弄明白官杀为何需要两分,就要先弄明白官杀名称的由来,要想弄明白官杀的由来则要先知干支生克,要知干支生克则须先明干支之由来。故此《真诠》开篇第一句,便交代了“阴阳”二字。

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等等,其实太极、两仪、四象是一不是二,只是名不同而其实相同,彼此无差。太极中生阴阳四象。譬如人分男女,亦复有老少等等,相对性别来说,人分男女,相对年龄来说,人分老少,故此阴阳之别也。男人是人,女子是人,老男人是人,老女人是人,小男人是人,小女人也是人,故此四象阴阳为一太极也。引申到术数,因为“易”,故以变易为标准,即阴阳之分来自动静之变也。此阴阳为名,动静为实也。

即知阴阳,则须知五行。五行自四象而出,此亦如两仪与太极的关系一样。何谓四象,即太阳(极动)、太阴(极静)、少阳(初动)、少阴(初静)是也。又以五行类四象,则,火,水,金,木之谓也。而土是这四气冲结而成,所以土就注定与其他四行的不同,这在杂气定格取用中便有所体现,此为题外话。

世间的万物皆有阴阳,比如代表着少阳的木,只天干来说,甲为阳,乙为阴。只地支来说,寅为阳,卯为阴。而干支统论,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这就是干支区别。而前面说过了,阴阳之分实际上就是动静之别。所以,可以看出,干主动,支主静是有理论基础的。有了这个理论基础,我们才可以接下去讲这些分别具体会体现在什么地方。因此书中“论喜忌干支有别”篇,开篇就用“命中喜忌,虽支干俱有,而干主天,动而有为,支主地,静以待用,且干主一而支藏多,为福为祸,安不得殊?。”一句来再次强调。

混是相对清来说的,杂是相对纯来说的。

杂有许多种形式,比如官格杂杀,杀格杂官、官格杂食、印格杂财,财格而正偏同透等均为杂。我们拿“论喜忌干支有别”一篇来分析《真诠》是如何定义官杀混杂的。

譬如甲用酉官,逢庚辛则官煞杂,而申酉不作此例。

O  辛  甲  庚          O  O  甲  庚

O  酉  O   O   或     O  酉  O   O       谓之混杂

如正官篇中李参政造,偏官篇中岳统制、沈郎中造皆是,只是混杂之病均得药相救而已。又,为何辛官不透只透庚杀亦为杂?!盖因月令本气随时可用,其力与天干之动相若。故,月令为官,则不可见干杀。月令为杀,则不可见官。此皆为混杂

书中“煞刃逢食,格之败也,然庚生酉月,年丙月丁,时上逢壬,则食神合官留煞,而官煞不杂,煞刃局清”

丙  丁  庚  壬

O  酉   O   O      此官杀同透亦为杂,故需食神合官而留杀。

申亦辛之旺地,辛坐申酉,如府官又掌道印也。

O  辛  甲  O          O  O  甲  O

O  酉  申  O  或      O  酉  申  O      谓之清

书中有云“如丙戌、丁酉、庚申、壬午,官煞竞出,而壬合丁官,煞纯而不杂”以官杀并透而曰杂。

庚 乙  甲  辛         丙  丁  庚  壬

O  酉  申  O   对比   戌  酉  申  午

此天干合杀留官,地支虽戌午藏丁而亦为丙根。

逢二辛则官犯重,

O  辛  甲  辛

O  酉  O   O      谓之重官

而二酉不作此例。辛坐二酉,如一府而摄二郡也,

O  辛  甲  O

O  酉  O   酉      不谓之重官,但酉酉自刑,为刑官,格亦破。

在行运篇中,又提到“如甲生酉月,辛金透而官犹弱,逢申酉则官植根,逢庚辛则混煞重官之类是也”

O  辛  甲  O

O  酉  O   O    似这种情况(前提是官相对整体命局来说力量尚弱),如大运逢申酉,则为官根,则喜;如逢庚则为混,如见辛则为重,皆不喜。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原局不见刑冲破害破格,若大运见刑冲则如何论?”按文中所言,则酉月见酉亦为助根,似乎不忌酉酉自刑。 而书中又有“甲用酉官,行卯则冲”之言,则酉月见卯则为冲。故此,似乎官格行运,不忌刑而忌冲。又或者刑冲皆忌,只不过因为官弱,故酉月见酉运,虽刑而亦作扶官,不至于破格罢了。



O  庚  乙  O

O  申  O   申    则亦清

以上皆言,混、杂、重。

透丁则伤官,而逢午不作此例。丁动而午静,且丁己并藏,安知其为财也?

O  辛  甲  丁

O  酉  O   O     谓之伤官。

O  辛  甲  O

O  酉  午  O     谓之无伤

然亦有支而能作祸福者,何也?如甲用酉官,逢午本未能伤,而又遇寅遇戌,不隔二位,二者合而火动,亦能伤矣。

O  辛  甲  O            O  辛  甲  O

O  酉  午  寅   或       O  酉  午  戌    谓之伤官。

即此反观,如甲生申月,午不制煞,会寅会戌,二者清局而火动,亦能矣。然必会有动,是正与干有别也。

O  庚  甲  O

O  申  午  寅     谓之制杀。

即此一端,余者可知。

此言干支动与不动,用与不用

到此为止,我们很明确的了解到,其实《真诠》对官杀混杂的标准和定义是很清晰的。只是我们从来都不去细细揣摩,故而才会被“混杂”一词弄的“混杂”了。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6

作者:yxuefengx

关于以“月支定格,以月中所藏取用”的一些论述。

《真诠》用神篇,开篇即言“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这句话其实包含着两个十分重要的信息,前八字,讲确定用神的基础法则,后面则点明了判定格局的方法。

先撇下其他不论,且说月令之为何物?因为只有先搞清楚月令是什么,我们才能以日干配之,定立格局。

《三命》中论人元司事篇中有一段文字

“夫一气浑沦,形质未离,孰为阴阳?太始既肇,裂一为三,倏息乃分。天得之而轻清为阳,地得之而重浊为阴,人位乎天地之中,禀阳阴冲和之气。故此轻清者为十干,主禄,谓之天元;重浊者为十二支,主身,谓之地元。天地各正其位,成才于两间者,乃所谓人也。故支中所藏者主命,谓之人元,名为司事之神,以命术言之为月令。”

三命者,禄身命对应着天地人三才。而其中人元为司事之神,称为月令。也就是说,所谓月令,便是当月司事之神。

关于月令的这个定义,其实渊海中也有提及。

《渊海》子平举要歌“提纲(月令),月支所藏之物,或金或木,以旺相者取之”。可知月令即为当月五行旺而主事之物。

再说如何寻找出这个所谓的每月“司事之神”,“旺而主事”之物呢?三命中介绍了两种不同的方法。

其一,如:正月(立春-雨水)建寅,寅中有艮土用事五日,丙火长生五日,甲木二十日等这类表式。

像这种以月中所藏人元,依节气深浅,逐日而分用的表式,在许多典籍,包括《渊海》,《神峰》中均有类似出现过。

但是三命随即便驳斥了这种定月令之法。

《三命》云:“《渊源》、《渊海》,则以立春之后,己土余气几日,艮土分野几日。丙戊长生,先后各得几日。卯月癸水寄生几日,辰月阳水归库,阴水返魂亦各几日,殊不思丑月之用既足,春后又何余哉?分野者,聚一方之旺气,长生者,归母成孕。先后者,盖有寅而后生丙,有丙而后生戊。寄生者,徒有虚名,乃无实位。归库者,绝其生气而收藏。返魂者,续其死气而变化。此五行生死进退之元机,岂可以几日为限哉?且春之用木,秋之用金,固一定之理也。若杂揉寓处之神,占用几日,则本宫主气之数未尝不缺而亏矣。则何以见春木夏火一气流行,各旺七十二日之数耶?以四季配五行之用,乃主有纳客之数,客无胜主之理。但主气之司权,自有初、中、末三气之浅深,用之者特宜较量轻重言耳,又岂可以三五七日为限哉?其说足以破《渊源》之误。”

这段文字的主要意思,便是说月令以主气司权,虽有初、中、末三气浅深之别,但是并非以人元逐日而用。

这一点,却是很符合《渊海》“子平举要歌”之说。由此可知《真诠》定格,以月令本气(即春木夏火秋金冬水)为主,配合日干,或为财官,或为印食,而成格局。理出其正。

《三命》认为,月令(旺而主事、司事之神、提纲)是既定的,不会逐日以人元所藏而定。

“醉醒子曰:时行物生,天道之常。一岁之中,虽有进退,四时之内,本无轻重。故以金木水火土分旺四时,各得七十二日。土旺四季,各有十八日,共三百六十日,乃成岁焉。立春之后,则用阳木三十六日。艮土分野,丙戊长生。惊蛰后六日,则用阴木三十六日。癸水寄生,清明后十二日,则用戊土十八日。阳水归库,阴水返魂。夏秋冬亦如此。

这段文字的意思,即是前面所说的,“当旺者用”。

金木水火分土旺四时, 春木秋金夏火冬水四季土,乃是“固一定之理”。譬如三春,寅月,甲木用事;卯月,前六日,甲木用事,其余乙木用事;辰月前十二日乙木用神,其余戊土用事。其余各月皆如此法等等。

文中所说,旺气是本来固定的,寅月木旺火相,只取木为司事之神。不以月支中所藏是否透出为旺。

而这个观点不仅符合《渊海》“旺而主事”或者“当旺者用”的观点,实际上,在《珞琭子三命消息赋注》中也得到认同。所谓“四气者,布木火水金以为四时,各旺七十二日,土旺四季,各旺十八日,故为一年。五行之休旺也”。而《命理探源》中论五行用事,也引用《神枢经》云:五行旺各有时,惟土居无所定,乃于四立之前,各旺一十八日。

可知古人逐月五行用事早有定法。非《渊海》所谓寅月“寅月中,己土余气几日,艮土分野几日。丙戊长生,先后各得几日日,甲木二十日”之法,

至于《渊海》所执用事之说,与《真诠》《三命》等其他经典所持用事之说,二者孰真孰假,贤者自可以实例,辨其理据之有无。

再说到所谓的“节气深浅”。

《渊海子平》----碧渊赋即捷驰千里马同渊源

“先看节气之浅深,后看财官之向背,人之命内,皆不离乎财官。”

《渊海子平》----珞琭子消息赋

“命有节气浅深,用之而为妙。”

《神峰通考》----节气歌断

“凡看命,要论节气浅深,以分轻重。”

《神峰通考》----喜忌篇

“若神杀混杂,看入节气之深浅,或有去官留杀,或有去杀留官,四柱或岁运,亦当知轻重较量也。”

“须看四柱天元透出何字为福,次分节气浅深。”

《三命通会》----看命口诀

“凡看命专以日干为主,取提纲所用之物为命。譬月令以金、木、水、火、土为用。但有一件:取其节气先后,轻重浅深,成局、破冲细加考究。”

《三命通会》----明通赋

“大运以月支起,故月为提纲。看月支节气浅深,四时得何节。如: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初气中气,消长不同。所行之运,或顺或逆,或旺或衰。与八字或助,或泄,或克或生者,本乎此。先言日干,次言月支,举其所要者以示人也。”

以《渊海》每月逐日司事为理论依据的大师们,通常会认为,所谓的深浅,决定的是司事之神的变迁。譬如,寅月,前5日以土用事,第6日则以火用神,待又5日后以木用事。

而以《三命》所论为旨的,则认为,所谓的深浅,并不是决定司事用神的变迁,而是决定司事用神的力量消长。

从以上经典中所提看命之法中可以看出,各典籍中无不涉及“节气深浅”。但是却大多语焉不详。惟见明通赋中,讲得明白。

原来所谓节气深浅,并非指月令所藏何物用事,而是指春木夏火等等初中之气,初气则长,中气则正,末气则消。仅此而已。

再说,杂气月需要以特殊方法定格,而不能单以旺者定格。

《三命》论杂气中有“看天干透出何字为福;次分节气浅深,何物当令。”

可知道,杂气月,天干透出最为紧要,其次方论当令之物。

《独步》云:“辰戌丑未,四土之神,天元三用,透旺为真。”

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又:“辰戌丑未为四季,印绶财官居杂气。干头透出格为真,只以财多为尊贵。”

又:“杂气从来自不纯,天干透出始为真。身强财旺生官禄,运入冲刑聚宝珍。”

这些无不是说明杂气月取格有其特殊性。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7

作者:yxuefengx

关于合

“至若丙生甲寅月,年癸时戊,官能生印,而不怕戊合;戊能泄身为秀,而不得越甲以合癸,大贵之格也。”

癸,甲,丙,戊

这里,戊癸处年时之远,本该论遥合,得吉凶十之二三论。但是书中明确了,戊癸不能合成,原因是有甲木隔之。可见月甲是有阻止时戊土越过自己去合年癸的。

换句话说,年时之合,若有克己之物间隔,则不能论合。

“假使年月戊癸而时甲,或年甲而月癸时戊,则戊无所隔而合癸,格大破矣。”

戊,癸,丙,甲。 或者      甲,癸,丙,戊。

这里,戊癸论合,可知,四柱天干即便有克合干之物,只要合无间隔,则无碍于合。

换句话说,年月,月时之合便为无间隔之合。

干合分几种情况,年月、年日、年时、月日、月时、日时,争妒等等尚且有合而不化,合而成化之分。现在就合而不化,结合书中论十干合篇逐一分析。

年月合

此为贴近之合,故而无论何时都做合成论,参与合之两干不再作用。

丁丑、壬寅、己巳、丙寅,……以丁合壬而财去,以丙制伤而官清,无情而愈有情。

丁巳、壬子、癸卯、己未,壬合丁财以去其党煞

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用酉官,庚金混煞,乙以合之

庚寅、乙酉、癸亥、丙辰,……乙合庚而不生丙,所以为贵

己未、甲戌、辛未、癸已,此合财存食之贵也

壬戌、丁未、戊甲、乙卯,……而壬财丁印,二者相合

乙酉、庚辰、甲午、戊辰,合煞存财也

戊辰、癸亥、壬午、丙午,合煞存财

由诸例可知,无论日时是否有克合之物,年月之合必定合成,且合成之后不再具备生克作用,化动为静。

年日合

“盖隔于有所间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从中间之,则交必不能成。假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间隔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于势者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无也。”

“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

丙寅、戊戌、辛酉、戊子,身旺印强,不愁太过,只要官星清纯

丙戌、戊戌、辛未、壬辰,壬为戊伤,壬不伤官也

丙申、己亥、辛未、己亥,冬金用官,而又化伤为财,则尤为极秀极贵。

甲子、壬申、己亥、辛未,化伤为财,伤非其伤,作财旺生官而不作伤官见官

辛酉、甲午、丙申、壬辰,透煞根浅,财印助之

乙未、己卯、庚寅、辛巳,财印不宜相并……乙与己两不相能,即有好处,小富而已

由诸例可知,年日之合,只要月干无“间合”之物,均作合论,但不作合去,即参与合的两干依然具备生克作用。

年时合

“又有隔位太远,如甲在年干,己在时上,心虽相契,地则相远,如人天南地北,不能相合一般。然于有所制而不敢合者,亦稍有差,合而不能合也,半合也,其为祸福得十之二三而已。”

丙寅、戊戌、壬戌、辛丑,戊与辛同通月令,是煞印有情也。

丁酉、己酉、戊子、壬子,财太重而带印,而丁与壬隔以戊已,两不碍

庚戌、戊子、甲戌、乙亥,更有印透七煞,而劫财以存煞印,亦有贵格

壬戌、己酉、戊午、丁巳,印太重而带财,亦隔戊已,而丁与壬不相碍

辛亥、庚寅、甲申、丙寅,制煞留官也

乙卯、丁亥、丁未、庚戌,此并用财印,无伤官而不杂煞,所谓去其忌而存其喜者也

乙未、甲申、丙申、庚寅,有财格佩印者,盖孤财不贵,佩印帮身,即以取贵。

己酉、癸未、癸未、庚申,癸日庚申,以申合巳,因其主而得其朋

乙丑、辛巳、己巳、庚午,有用煞而兼带伤食者,则用煞而有制,生身而有泄,不论身旺印重,皆为贵格。

由诸例可知,年时之合,为遥合,即便合成,也只作半合论,祸福只得十之二三。意即,以十分为全力,则合之力占其中之二三,不能再作用。其余七八则以不合论,依然可用,具备生克功能。综合下来,即以遥合为两干减力为七八成论。

再则,若月有制合之物,则完全不以合论,日不作间论。

月日合

“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

庚午、戊子、癸卯、丁巳,三奇者,财官印也,只要以官隔之,使财印两不相伤,其格便大

符合月日干合的,书中只此一例,尚有化气格一例,分属外格,且搁置不论。

由此例可知,戊癸论合,但参与合之物依然具备生克作用。若非如此,则财印何劳官隔方至不伤呢?!

月时合

“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于戊之相。”

丁 癸 乙 戊。

丁癸为并,本是受伤,戊癸合,则贪合忘克。这里,可知,月时之合,日主不论间。

“盖隔于有所间也,譬如人彼此相好,而有人从中间之,则交必不能成。假如甲与己合,而甲己中间,以庚间隔之,则甲岂能越克我之庚而合己?此制于势者然也,合而不敢合也,有若无也。”

丙戌、丁酉、庚申、壬午,官煞竞出 ,而壬合丁官,煞纯而不杂

辛亥、庚子、甲辰、乙亥,此合煞留官也

辛丑、庚寅、甲辰、乙亥、合煞留官也

甲午、癸酉、庚寅、戊寅,癸水伤寅午之官,而戊以合之,所谓印护也

甲申、乙亥、丙戌、庚寅,身重煞轻,煞又化印,用神不清,而借财以清格,亦为贵格

己酉、乙亥、壬戌、庚子,庚合乙而去伤存官

由诸例可知,月时之合,日主不论间。全论合成,参与合之物,不再具备生克功能。

日时合

“本身之合也。盖五阳逢财,五阴遇官,俱是作合,惟是本身十干合之,不为合去。”

乙亥、己卯、丁酉、壬寅,己为乙制,己不碍官也

壬申、癸丑、己丑、甲戌,本杂气财旺而生官

可知,日时合以合成论,但不作合去。参与合之两干依然具备生克功能。

争妒合

“如甲生寅卯,月时两透辛官,以年丙合月辛,是为合一留一,官星反轻”

丙、辛、甲、辛

“若庚在年上,乙在月上,则月上之乙,先去合庚,而日干反不能合,是为合去也”

庚、乙、乙、O

“惟壬在月上,而年丁合之,日干之丁,反不能合,是以己之夫星,被姊妹合去,夫星透而不透矣”

丁、壬、壬O

“如年己月甲,年上之财,被月合去,而日主之甲已无分;”

己、甲、甲、O

“年甲月己,月上之财,被年合去,而日主之甲已不与是也”

甲、己、甲、O

以上皆言,若年月先合,则以合成论,为合去,参与合的两干不再作用。

“有争合妒合之说。其然到底终有合意,但情不专耳。若以两合一而隔位,则全无争妒”

丁亥、壬子、辛巳、丁酉,若金水食神而用煞,贵而且秀

壬寅、丁未、丙寅、壬辰,煞因伤而有制,两得其宜,只要无财,便为贵格

辛酉、丙申、壬申、辛亥, 印多而用财者,印重身强,透财以抑太过,权而用之,只要根深,无防财破。

庚午、乙酉、甲子、乙亥,两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留官,无减福也

己未、已巳、甲寅、丙寅,夏木用财,火炎土燥,贵多就武。

丙子、甲午、辛亥、辛卯,子冲午而克煞,是去煞留官也

丁酉、丙午、丁巳、壬寅,用官而财助者

庚戌、戊子、癸酉、癸亥,禄格用官,干头透出为奇,又要财印相随,不可孤官无辅。有用官而印护者

由诸例可知,合以贴近之合为先,若有日主参与之合,则具备生克功能,是为合来。若非是,则以合去论,参与合之物不再作用。

结论

1、天干之合,有先后,以年月日时为序列,近则为先。

2、日主参与之合,为合来,来合日主之物不减力,以无伤、可用论。

3、非日主参与之合,若为贴近之合,以合去论。若非贴近之合,且间有制合之物,则不以合论。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8

作者:yxuefengx

定格以何者为先?!以官杀先?以透干先?还是其他??

真诠说“八字用神,专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意思很明确,就是定格局,以日干配月令地支即可。(当然不包括特殊格局与杂气月格)。但是不少人却认为用神的变化即指格局变化,这就解释,为什么会有以透干定格的法门出现了。那么事实上是怎样的呢?

要得到答案,我们先来看看真诠里的一段文字吧!

“又有变之而不失本格者。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气,格成正官,而印为兼格。癸生寅月,透丙化财,而又透甲,格成伤官,而戊官忌见。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或透甲,又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如此之类甚多,是皆变而不失本格者也”

这段文字收录在真诠论用神变化篇中,我们在读这段文字的时候,通常只去理解“用神的变化”,却很少去关注字里行间,对于定格法则的描述。现在我们就回头仔细看看这里举的几个例子,逐个的分析,想想真诠到底是如何定格的。

“如辛生寅月,透丙化官,而又透甲,格成正财,正官乃其兼格也。”

甲  丙 辛  O

O   寅 O  O

首先,这里月令是寅,透出丙为日主之官,若以官杀为先的论点,则当取正官格,且官格逢财而生,当是官星无伤论。但是,真诠却以“日干配月令地支”的法则,明确的将其定义为财格。而官格,却只是以兼格的形式存在。

“乙生申月,透壬化印,而又透戊,则财能生官,印逢财而退位,虽通月气,格成正官,而印为兼格”

壬 戊 乙  O

O  申 O  O

此造,申月本气庚金不透,却透出戊壬,若以透干定格,则当以戊壬为格,即便是壬被戊伤,亦可以依财而定格。但是,实际上,真诠还是以“日干配月令地支”的简单方法,认定为正官格。而受伤之印,却也能成为兼格。至于透干且无伤之财,却避而不提。

“癸生寅月,透丙化财,而又透甲,格成伤官,而戊官忌见”

甲 丙 癸 戊

O  寅 O  O

此造,寅月所藏三透,若不透甲而透丙,则用神化伤为财,即便是见戊,亦作财旺生官论。譬如甲子、壬申、己亥、辛未,章丞相命也。“化伤为财,伤非其伤,作财旺生官而不作伤官见官”。

而实际上,因为寅中本气甲木亦透出为用,因此,用神便不能变化,即便是透出财来,也不作财格论。至于有官先论官,则当以戊官定格,以见伤为病,以透财为化伤生官之相。官格亦可成,如何不论官格呢?退一步讲,不以官为先,以财为主,则入财格,先有伤生而后有官护,财亦能成,如何不以财定格?! 皆因月令以本气为主之故也。

“丙生寅月,午戌会劫,而或透甲,又或透壬,则仍为印而格不破”

甲 丙 丙  O        壬 壬 丙  O

O  寅 午 戌   或   O  寅 午 戌

若前造,地支火局,得木而生,旺而无疑,却不依之定格,只因月令本气透出。

若后造,地支火局,动而可用,却因天干制服,而不依之定格,化而不化,依然以印定格。

而若以官杀为先之论,则当入杀格,以刃当之,印化之,亦能成格,却弃之不入,可见月令主气之要紧。

“丙生申月,逢壬化煞,而又透戊,则食神能制煞生财,仍为财格,不失富贵。”

壬 戊 丙  O

O  申 O  O

此造,财本气不透,透出壬戊,若以官杀为先,或以透干定格,则无论食神透杀,或者杀得

食制,皆可成格而定。但是书却亦以不透之财定格。

通过以上诸例,我们可以发现,真诠抛弃了官杀为先,透干定格等等一切法门,惟秉承“日干配月令地支而成格局”的思想立格。再综观书中实例,亦无一不合此法。我辈后学,岂可视之而不见乎?

那抛开透干为先的理论,为什么渊海,三命等古籍中,收录不少古歌诀,有几处提到,官杀为先呢?譬如:

1、《渊海子平—四言独步》中说:“格格推详,以杀为重;化杀为权,何愁损用。”

2、《渊海子平—五言独步》中说:“有杀只论杀,无杀方论用;只要去杀星,不怕提纲重。”

3、《渊海子平—玄机赋》中说“ 有官,莫寻格局”

4、《子平真诠—论外格用舍》中说“书云“提纲有用提纲重”,又曰“有官莫寻格局”,不易之论也”

为什么这些古歌诀却提出来不同的声音呢?!难道是真诠领会错了古人旨意,还是我们误会了歌诀的本意?!

在《子平真诠—论杂格》中说:

“杂格者,月令无用,取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谓之杂。

大约要干头无官无煞方成格。如有官煞,则自有官煞为用,无劳外格矣。

若透财尚可取格,然财根深,或财透两位,则亦以财为重,不取外格也。”

隐约可知,真诠也认同官杀即便不是月令用神也可以依之为用,即以官杀为先的取用方法,但是前提是月令无用,诸格无取。而且,也不是以官杀定格,只是以官杀为用。

譬如甲生寅月,为建禄,干不透戊丙,则为月令无用。此时,若有官杀透出,便可为用,配建禄而成格局。是为官杀为用。亦不入外格论。

若,月令无用而官杀不出,方以外格论,不以建禄成格。

在《子平真诠释—论外格用舍》中说:

“又或春木冬水,干头已有财官七煞,而弃之以就外格,亦太谬矣”

书云“提纲有用提纲重”,又曰“有官莫寻格局”,不易之论也。

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月令中有用神,便以此用神配成格局,以定成败。月令无用神,则求诸财官杀,亦可依之为用,配建禄月劫阳刃诸格,而知成败。若财官杀俱无,方可另寻格局(这里的格局独指外格、杂格)。

若然如此,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去理解古歌诀中的意思呢?!

“格格推详,以杀为重;化杀为权,何愁损用。”

推祥诸格的时候,都需要首先考虑杀的问题。只要杀得到制化,就是化杀为权,即便是月令用神受到损伤,也可以成格。

“伤官用煞印者,伤多身弱,赖煞生印以帮身而制伤,如己未、丙子、庚子、丙子,蔡贵妃”譬如此造,月令用神为子,定格为伤官格。天干两透杀星,当以杀为先。年上之己,即化杀生身又兼制伤之物,是为相神。化杀为权之物,为印。损用之神,亦是印。

若不用财而就煞印,最为威权显赫。如辛卯、辛卯、癸酉、己未,常国公命是也

此造为食神格,天干透出己土为杀,本已成格。但是年月两透印星,制伏食神,是为损用。化杀生身,是为化杀为权。亦合上诀之意。

那又该如何理解 “有杀只论杀,无杀方论用;只要去杀星,不怕提纲重。”呢?

格局是一定的,用神是变化的。用神配合得宜,格局方能成立。但是无论何种格局,若是天干有杀,当先得制化,其他月令之用,皆需要围绕制化来展开。杀星得到妥善的处置是第一要务,只要杀星得到合理的处置,即便是用神损伤,也不用在意,更不要在意“提纲有用提纲重”的说法了。

再结合书中的所有命例,只要是干头有杀的,不论是否杀格,都需要得到妥善的安置,只有处理好了杀,才能论成格。

结论:

1、定格,只以简单的日干配月令地支(本气)为定格法则。

2、格可以兼,却不能变

3、用神可以变化,但是无关格之变化与否

4、官杀为先,只在用神层面,不在格局层面。

5、有官莫寻格局,此格局特指杂格。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9

作者:yxuefengx

关于孤官无辅

真诠论正官篇有一句“若壬戌、丁未、戊申、乙卯,杂气正官,透干会支,最为贵格,而壬财丁印,二者相合,仍以孤官无辅论,所以不上七品”。概言,天干虽然透出财官印三样物,但是由于年月财印相合,弃而无用,使得独官为用,不得辅助。所以格局虽成而不得大贵。

那么,是不是,所有的天干官星独透,便是孤官无辅呢?!

那么我们就去书中找找答案,先搞明白什么是“孤”。

论格局用神高低一篇“故甲透酉官,透丁合壬,是谓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故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

这里有两句话重点表述的是“有情”这个概念。但是从这里,我们也可以发掘出隐藏着的一些关于“孤”与”不孤”的信息。

“甲透酉官,透丁合壬”。甲木日,生于酉月,而酉中辛官明透,兼透丁壬二物。这句话首先交代了八字的四个天干,与月令。这就给我们依此立格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建酉之月,天干递易者,必是阴干。而四干之中,甲为日主已定,其余或辛或丁可以配之。辛酉之月,年必戊癸。故而合此例者,惟如下组合。

辛 丁 甲 壬

O  酉 O  O

“合伤存官,遂成贵格,以其有情也”。壬水为印,透而合伤,而去格局之忌,遂成贵格。因其合而有情也。从这句话,不难看出,作者是认为这样的格局配置,是论成格的,而且这个格也属于贵格。

可见天干之印与伤官一并被合去,此时之官不为孤官。

“甲生辰月,透戊成格,遇乙为劫,逢庚为煞”,甲木日,生于辰月,天干戊财乙劫庚杀、亦如前文所例,交代了必要的立格条件。

建辰之月,天干递易者,必用阳干。此四干中,甲为日主不动,其余或戊或庚可以配之。而戊辰之月,年必甲己,故而合此例者,惟如下组合。

乙年 庚辰 甲日 戊时

“二者相合,皆得其用,遂成贵格,亦以其有情也”。财本忌劫忌杀,然二者相合,两忌并去,是以论成贵格。正财篇毛状元造,合此。

首先要解释的是,财格与官格多有相类之处。譬如他们两个都存在关于“孤“的问题,孤官难贵,孤财亦如此。在真诠论财篇中便有“孤财不贵”之语,堪比“孤官无辅……则发福不大”,“孤官无辅,格局便小,难于取贵”等语。

所以,如见天干之劫与杀一并被合去,此时之财亦不为孤财。

另书中举了一个官格例,高太尉造。

“庚午、乙酉、甲子、乙亥,两乙合庚,甲日隔之,此高太尉命,仍作合煞留官,无减福也”

此命甲生酉月,是为官格。年杀月劫,两者相合,而去杀留官,是为成格,亦是贵造。可知并非独官为用,无财无印,便是孤官无辅助。

那我们回头,看看,孤与不孤,到底应该如何去分辨呢?!

“壬戌、丁未、戊申、乙卯”,

“庚午、乙酉、甲子、乙亥“

“辛O、丁酉、甲O、壬O“

“乙酉、庚辰、甲午、戊辰“

细看之下,不难看出来,所谓的孤官者,乃格局本无所忌,而相神相背,两不相谋。譬如第一造,便是财印为相,两用而并去。

而其他的,都是格局本有所忌,而救应有情。譬如第二造,是官格杂杀,劫财合杀以清格。这点从书中“甲用酉官,壬合丁以清官,而壬水根深,是有情而兼有力者也”及“甲用酉官,透丁逢癸,癸克不如壬合,是有情而非情之至”两句中,得到印证。若说,癸克不如壬合,则壬合必高于癸克,是以证明,官格遇伤,配印克伤不如合伤。即为,合伤实为救应非为孤官也。

第三造,官格透伤,印以合之以去忌。

第四造,为财格透劫杀,两相合去,是为合杀存财。皆有情造化,去忌救应也。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10

作者:yxuefengx

(“同样都是时克月,年克时。但是一为破格,即言年印不能克时伤,一为大贵,意为年劫可以夺时财。是以有些糊涂了!”)

(我也发现了《真诠》的这个问题。书中有的命例认为月干与时干两不相碍,有的命例却引为成败因素,比如“论用神紧要”篇里说“乙用酉煞,年丁月癸,时上逢戊,则合去癸印以使丁得制煞者,全赖戊之相。”)

(这好象是沈前辈观点没有理清的地方,但有疏漏是很正常的事。)

其实,这真不能怪沈老先生,实在是自己上次揣摩未至,误会了书本意思而已。原因在于,我们只注重位置关系,而忽略的两干之间是否有间隔阻克之物。

至于你所举的用神紧要篇里的例子,是为干合,却不与干克同论。这在我楼中也有论及。

(其实我感到书中还有其他一些小问题,我自己也有一些疑惑点,写给老弟,有空的时候聊聊,比如:)

(1、卷一“论十干十二支”篇,有“以气而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可是,他前面刚刚说“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我想不通,既然甲就是乙的气,却楞要跟乙比谁的气强,而且还比赢了,这是哪门子道理?)

气质之论,阴阳家本有所源。命学经典《三命通会》中,便有明确提到气质是阴阳的一种表述。

书中有云“质具于地而炁行于天”,乃知气动质静。“动阳而静阴”乃知 “炁阳而质阴”。由此可见。万物皆有阴阳,而动静、刚柔、开合、大小、进退、气质、因果等等一些,都是阴阳的一种表现。“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阴阳(两仪)其实是对一个事物(太极)内部对立统一的两种东西的不同描述而已。

太极、阴阳(两仪)、四象、八卦等等,是一不是二。所谓“万物各具一太极”,世间所有的事物都是一个独立的太极,其中天然包含着阴阳对立的两面。所以说“阴阳相为一体”。只有阴阳相配,才是完整的太极。

书中“木之为物亦具一太极,即“太极生两仪”之说。则分甲乙,而甲为阳之动于先,乙为阴之静于后。” 以气质而言,甲气乙质。以动静而言,甲动乙静。譬如树木,必甲乙相配方为是也,非独甲或者独乙可为树木。盖因,甲者,树木生长之气机,乙者,树木生长之载体。就好比一个人,身体是乙,那口气便是甲。只有甲乙相配,方才是人。否则便是死人或者植物人。

《三命》书说“金木水火土,各有一阴一阳。如甲便是木之阳,乙便是木之阴。乙以质言,甲以气言,阴主翕,凡聚敛成就者,乙为之也。阳主辟,凡发畅晖散者,甲为之也。” 气质,就是阴阳,翕劈,聚敛发散的一种表述。

朱子曰:“阴气流行则为阳,阳气凝聚则为阴,非真有二物相对也”。真诠则以“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也。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坚”来加以阐述。说明,阴阳不是固定不变的,阳中有阴,阴中有阳。

气质,动静皆阴阳。气动甲之甲,气静甲之乙,质动乙之甲,质静乙之乙。 “以气而论,甲旺于乙。”这句话是说甲乙代表的是气的两种状态,甲表气散,乙表气敛。因此,“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旺于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而不是说,甲气与乙质对比。

同样的“以质而论,乙坚于甲” ,甲乙表示的是质的两种状态,甲表示质的生机,乙表示质的载体,因此“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坚于万木之所以有枝叶者,乙之甲也”也不是指乙质与甲气的对比。

(2、卷一“论阴阳生死”篇,有“盖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能兼阳。自然之理也。”我却感觉这理并不自然。《真诠》开篇一句“天地之间,一气而已。惟有动静,遂分阴阳。”这一动一静,怎么就演变成了一大一小的概念?)

大小也是阴阳,尊卑也是阴阳。干尊支卑,你可以理解,干阳支阴,你也可以理解,那么你就可以理解阳尊阴卑。尊为大卑为小,为什么阳大阴小你就不能理解?!

(3、卷二“论四凶神能成格”篇,“煞伤枭刃,四凶神也”。可前面“论用神”篇里是“煞伤劫刃,用神之不善而逆用之者也”。这四凶神中“劫”变了“枭’是为什么呢?)

凶神与不善之用神,并不属于同一定义。“印绶喜其生身,正偏同为美格,故财与印不分偏正,同为一格而论之。”因此在用神分类善与不善的时候,将财官印食划分为善用,将杀伤劫刃划分为不善用神。

而这里凶神的定义,也不是广义上的凶神,而是特指格局凶神。对于格局吉凶神,三命有明确的定义“官印、财食,本是吉神”“ 煞伤、枭败,本为凶煞”“ 四吉、四凶,格局之最重者”

所以,我们不要把用神的不善等同于凶神。

当然,对于四凶四吉定义,古人本来也就含糊“巫咸撮要”里说“财官印经三吉,不可不逢;劫刃伤煞四凶,不可不畏。”说明,这个还是存在不同说法的。但是很明显的,在真诠“印绶不论正偏,同为美格”的定位下,枭印是不作为不善用神来论的。

(4、卷三“论喜忌干支有别”篇,有“譬如甲用酉官,逢庚六则官煞混杂,而申酉不作此例。”也许暗混与明混是有所区别,但混杂就是混杂,这是我的想法。)

这个每个人有自己不同理解!

三命论正官篇明确提到“如甲生酉月,见卯为冲、酉为刑、午为破、戌为害、丙为合、乙为劫、丁为伤克、庚为混杂,”可见地支见申不为混杂,见午只为破而不为伤克。也说明天地有别。

(5、卷三“论喜忌干支有别”篇,有“如甲用酉官,逢午本未能伤,而又遇寅遇戌,不隔二位。二者合而火动,亦能伤矣。”午就是火,火就会克金,这是五行之间的基本关系,怎就说午本不伤酉呢?)

五行生克是先天属性,但是生克也需要必要的条件相配合。譬如你不将铁放入熔炉之火中,这火又如何能炼化其铁?!地支本静,自然不能主动生克,唯有动起来,就好比将铁与火接触了,才有了生克的必要条件。

(6、卷四“论正官”篇,有例“若壬戌、丁未、戊申、乙卯,杂气正官,透干会支,最为贵格”。未土透丁印、透乙官,而官能生印,印的力量最大,按《真诠》的分格法,应以印格为主,兼官格,而不是杂气正官。印绶用官者,官露印重,财运反吉。伤食之方,亦为最利。也就能解释这位行金、水运连运的老兄何以被人称“贵”。)

杂气取格,需要“透干会支取其清者用之”。此造透干为乙丁,会支为官局,本来可以官印兼格论。但是丁壬一合,印已非印,是为不清。只有官星纯正为清,故而录在杂气正官格。实际上,此人官不上七品。离所谓的贵还差的比较远。若以阁下所说,正是一路美运,又怎会如此不堪呢?!

(7、卷四“论正官行运”篇,有“正官佩印,运喜财乡,伤食反吉”。为什么伤食反吉?)

正官单用印不若单用财,以印能护官,亦能泄官,而财生官也。正官配印,是基于原局中没有伤食坏格的情况下,单用印论的。这个时候,印发挥不了护卫官的喜的一面,而重点突出了泄官气这一不良的一面。所以,当大运行到财运的时候,财可以生官,也可以制印,保护官气不受盗泄,因此为喜。而伤食运中,是官格所忌,只有到这个时候,印才能起到他应该有的作用,因此,伤食反吉。

(8、卷四“论财取运”篇,有“财用食印,财轻则喜财食,身轻则喜比劫,官运亦碍,煞反不忌也”。为什么时候煞反不忌?)

财用食印,财轻则喜财食,身轻则喜比印,官运亦碍,煞反不忌也

生身者有印,生财者有食,印食不碍,因此成格。财轻,则需补助财气,以食财为喜。身轻,则喜欢比印,以补助身主。官运,因为原局印不能克食,所以食神的力量还存在,当官不透的时候,食神主要表现为生财的喜的一面。当官运时,食神则也表现出克官的一面。因此是为有碍。而七杀运刚好相反。七杀喜制服,因此七杀运时,食神表现出生财的一面以外也表现出制杀的一面,皆为喜。故有此言。

最后 非常感谢先生提出的这些问题,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对于真诠理论学习成果的考验。我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开帖的本意也是如此。先生能提出的这些问题,说明已经细读过真诠,要不然也不会问得如此深刻。也希望今后能多多展开交流,各抒己见,万幸万幸!

“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阴阳(两仪)其实是对一个事物(太极)内部对立统一的两种东西的描述,而他们存在的前提,就是需要对立存在。

所谓无阴不阳,无阳不阴。阴阳是相对的。只有对于阴来说,才有所谓的阳,阳是阴的阳。对于阳来说,才有所谓的阴,阴是阳的阴。就好比,没有南,哪里有北一样。南是北之南,北是南之北。

太极生两仪,阴阳合而为太极,阳既是太极之阳,也是阴之阳。阴是太极之阴,亦是阴之阴。因为孤阴孤阳都不是太极,所以阴阳是互为其根的,脱离了谁都不能独立存在。拿木来说,木为太极,而亦有阴阳。甲者,为阳为气,乙为阴为质。既然阳是对立于阴而存在的,那么甲便是对立于乙存在的,也就是所谓的,甲(阳)者,乙(阴)之气(阳),乙(阴)者,甲(阳)之质(阴)。

推而广之,甲乙寅卯皆为木也。就天干而言,则甲为阳,乙为阴。就地支而言,则寅为阳,卯为阴。但就干支统分而言,则甲乙为阳,寅卯为阴。阴阳是变化的,是因为不同的对立点而变化的。譬如沈阳、北京、南京、广州四地,相对南京广州来说,沈阳北京就是北方,南京广州就是他们的南方。(即寅卯为阴,甲乙为阳)但是就南京与广州对比,则南京是北方,广州是南方。(即乙为阴,甲为阳),就沈阳与北京对比,则沈阳是北方,北京是南方。(即乙为阴,甲为阳)。我们将南北理解为阴阳气质(北对应阴、质,南对应阳、气),那就很好理解“以气而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翻译过来就变成了“就南方而言,广州比南京更南。就北方而言,沈阳比北京更北。”就是这个意思!

首先,我们不能对一些公理性的东西归根究底。就好比直角三角形不同的边赋予其勾股弦不同的定义一样。

周易中,大、老、刚、快、动等等,皆是阳。小、少、柔、慢、静等等皆是阴。这属于定义问题。

而至于“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能兼阳”也并非是我们的沈先生首创。真诠使用此句,不过是作为论据引用经典而已。早于宋代,沈括先生所著《梦溪笔谈》,也有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得兼阳,其理自然等语如“九六者,乾坤之画,阳得兼阴,阴不得兼阳。此皆以意配之,不然也。九七、八六之数,阳顺、阴逆之理,皆有所从来,得之自然,非意之所配也。”

南宋时理学大家朱熹作了一本叫《周易本义》的书。原文中便有“陽大陰小,陽得兼陰,陰不得兼陽。故坤之德,常減於乾之半也”一句。《周易集注》是明朝的另一部注释易理的书籍,其中也明确的提出以上观点。

综观中国历史,《易经》作为诸经之首,已经深深的影响了历代中国人的行为、思维模式。因此各朝各代不乏贤者对其义理进行注解释义,更是在宋明两代鼎盛,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在浩如烟海的易经注解中,却基本有一个很当然的认识,那就是“阳大阴小”,犹如公理一般存在。而古之诸贤也多以为然,在各自的书中记录了自己对此公理的理解。

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明一个问题。宋明是理学大成的时代,而朱熹等人更是公认的理学大家,如果他们都认为这句话是自然之理,那么至少说明这些说法不是无根无由的。当然,我们可以怀疑他们,因为时代在进步,科学也在进步,很多伟大的科学家他们的理论到现在未必也是正确的。但是,我们在怀疑之前,总要先明白古贤们到底是为什么得出那些结论的。就好比我们一定要先知道牛顿的第一定律到底说的是什么?证据又是什么等等。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有的放矢,不至于落于坐井观天,夜郎自大。

对于阳大阴小、阳得兼阴、阴不得兼阳这三个关于阴阳的结论,其实也并非只能溯源至宋。更早的三国时王弼所注《周易正义》一书,便有“一者《乾》体有三画,《坤》体有六画,阳得兼阴,故其数九,阴不得兼阳,故其数六”之语。

我们知道,太初者,理之始也。太乙者,数之始也。理通于数,所以,古贤很多释理的时候通常使用数的方法来解决。《周易正义》的解释,便属于这种以数释理的方法。从书中的解释来看,乾为阳,有三画,坤为阴,有六画,阳数为九,乃三六之和,是为阳得兼阴。阴数为六,为阴不得兼阳。

因为本人对周易义理的理解没有达到足够的高度,因此我也没有办法再去深刻的剖析古贤的思想。大道理,我也说不了太多,也比不上古贤们理解的透彻。接下去就简单说说我自己对这个近乎真理的理解吧。

先说“兼”字。“兼”,有并的意思,有包容的意思,与有聚集含义的“蓄”字相对。假如我们理解一个事物一个太极,那么这个事物从无到有,或者从小到大的变化,就是一个阴阳转变的过程。假设我们认为一个事物的完美状态是为阳,存在缺陷的状态是为阴,那么就能很容易理解成阳可以兼阴了。比如满月为阳,半月为阴,那么阳必然大于阴,全也必然兼于半。这也是“故坤之德,常減於乾之半也”的一种表现。

再推演出去,用现在贴近我们生活,以我们普通人可以接受的“点线面”来阐述。

点就是宇宙的起源,没有任何体积。但是它却是所有图形的基础。

无数个点可以画成一条线。一条线中包含着无数个点。(阳得兼阴)

无数条线可以组合一个面。一个面中包含着无数条线。(阳得兼阴)

再推而演之,如以阳为整体,阴为局部,那么所有的局部组合才是整体,整体必定包涵着局部。

用所谓的大小来说,大,是有很多的小组合而成的,大必定包含着小。

多,是有很多的少来组合而成的,多必定包含着少。

老者,必定经历过幼年(阳得兼阴)。少年则尚未经历年长(阴不得兼阳)

再继续衍申出去,刚柔,快慢等等无不如此。独木难挡风雨,此木之柔也;成林可阻狂沙,此木之刚也。林岂不是由众木组合而成?岂不是合于阳得兼阴,刚得兼柔之说?

坤:壬子 癸卯 庚子 丁亥

有一个疑问,我的八字,月令卯中所藏不透天干,但天干丁壬又遥合化木,这个代表什么呢?可以代表月令之神透干吗?

答:卯中乙木不论透与不透,都以正财立格。而天干壬丁即便论合却也不论化木,所以不能等同月令透干。

但时支亥壬又与年干争合,伤官伤尽,这一争,又尽不了了吧?

答:论格局,不论干支暗合,明中有正合,只以正合论。所以时亥之壬,不能合时上之丁,更不与年壬相争。论人事上,倒是可以用。

唯一官星时柱正官丁,又能靠上一句:孤官无辅。

答:孤官无辅,亦非如此论。所谓孤官,乃是官星独用,所谓无辅,乃是无财印相随。此造时上官星,定格在财,本是财旺生官。只是年月透出伤食,坏了格局,可以说是官被克伤而无救应,却不能说孤官无辅。

记得猫儿关于一个随运变格的文章,我的八字,如同我手中的掌纹,纷乱杂呈。在元网呆了两年了,对自已的八字仍然不能用完整的理论体系来解释。还请老师教我!

坤:壬子 癸卯 庚子 丁亥

答:庚生卯月,是为财格,财旺生官,年月伤食,是为破格。大运宜行印绶官杀之地,不喜伤食财地。

《子平真诠》读书心得11

作者:yxuefengx

顺便解释下伤官伤尽。

所谓伤官伤尽,专指伤官格局而论,若非伤官格,则无伤尽之说。

《三命》“论伤官”篇有明确定义,“月令在伤官,四柱作合,结局皆在伤位,无冲无破,不见一点官星,谓之伤尽。又有月支伤官,时上伤官,四柱无官星,亦谓伤尽。”

由此可见,伤官伤尽有两种形式。

第一种形式,1、月令是伤官(决定了伤尽必须先是伤官格)2、四柱作合,结局皆在伤位(要求地支若有合结局,必要会成伤局)3、无冲无破(四柱之中不可见冲破伤官月令之物)4、不见一点官星(无论天干、地支都不可见官)。同时符合以上几点的,才算是伤官伤尽。

第二种形式,1、月支伤官(决定了伤官必须先是伤官格)2、时上伤官(时为结果,亦似四柱作合之论,日时配合亦是局势)3、四柱无官星(无论天干、地支都不可见官)。同时符合以上几点,才算是伤官伤尽。

所以,伤官伤尽,合格者甚少。

再则,即便符合了伤官伤尽的要求,也不一定贵。

《真诠》论伤官伤尽时说“其于伤官伤尽,谓是伤尽,不宜见官则可耳,而俗书则谓伤官见官,必尽力以伤之,使之无地容身,更行伤运,便能富贵。。。。。。予用是说以历试,但有贫贱,并无富贵,未轻信也,近亦见有大贵者,不知何故。然要之极贱者多,不得不观其人物以衡之。”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伤官伤尽,不宜见官这是对的。但是俗书却把一些伤官格见官的八字,也作伤官伤尽论,而且要不遗余力的配合伤官去克制官星,认为大运若行助伤之运,便可富贵。那么这种言论可不可信呢?!作者曾以自己所遇着的八字一个个的去验证俗书中提出的这个理论,得出来的结果却是贫贱者有,富贵者无。所以他当时就并没有轻信这个理论,以为伤官伤尽也如同拱禄、拱贵等是无理之格,也把他分类于杂格篇当中之末。

后来又有见到伤官伤尽的大贵之人,所以有些迷糊,不知其故。再次翻阅诸多伤官伤尽的命例,发现绝大多数伤官伤尽都是极贫贱的,而绝少有大贵者。因此作者认为,伤官伤尽也是需要结合人物来判断吉凶,并不似格局一般,入格便可以富贵论。

表面来看,真诠作者似乎对于伤官伤尽很是迷糊,但是其实真诠对伤官伤尽的解释与贵不贵的评判标准却很符合《三命》论伤尽的本义。

书云虽有“伤官伤尽最为奇”“伤官格务要伤尽,方作贵看”。又云“ 伤尽则能生财,财旺则能生官,造化展转有情”。从这些辞句上,我们似乎感觉伤官一旦伤尽,便是贵格。但实际上这些断语使用还是有基本条件的。

那么这些基本条件是什么呢?怎么样的伤官伤尽才是大贵格局呢?

书云(伤官伤尽宜)“身旺、财旺或印旺,名标金榜,一品贵人”。意思是说,一个伤官格八字在符合了前面所说的伤官伤尽条件以后,尚需要两种配合,才能大贵。一是身旺并财旺。二是印旺。

先说一,伤官伤尽、身财并旺。这就是属于前面提到的“伤尽则能生财,财旺则能生官,造化展转有情”这一种配置。伤官有泄身,克官,生财等作用。身旺,则可当伤官,可任财。财旺,则可泄伤官,生官星,两者配合,各自发挥十神喜用之功是为有情。所以伤官伤尽,若见身旺财并旺者,大贵。

随即《三命》用一个命例反证这一观点。书云:“伤官伤尽,亦有不作福者;如一命:丁未、丁未、丙午、丙午,丙日坐午,日主自旺,有二午、二丁、二未,财官俱伤,虽伤官伤尽,奈四柱火气太旺,窃气又重,运行东南火旺之乡,无一点财气,身空旺无倚,至贫之人。切不可见伤官伤尽身旺,便作好命看。”

在书中所引用的命例,虽然符合“伤官火土宜伤尽”之说,但可惜“伤官无财,主贫穷”。《渊海》云“如四柱虽伤尽官星,身虽旺,若人无一点财气,只为贫薄之命。故《元理赋》云:“伤官无财可恃,虽巧必贫,须见财为妙,””又经云:“伤官无财可倚,虽巧必贫”是也。可见一斑。

再说二,伤官伤尽,另要印旺,不见财来克印,亦为贵格。

前面说到伤官有泄身克官之能,伤官伤尽若兼身弱,则忌泄耗太过。而此时不见财来化伤,却也喜印生身克伤,亦为有情。

《神峰》云“若伤官伤尽,四柱不留一点官星,又行身旺及印运,却为贵也。故《定真篇》云:“伤官见印绶,贵不可言。””是之谓也。

故而,无论《渊海》《三命》《神峰》《真诠》中论伤官伤尽,从未直言,只要伤尽便是贵格。

要分辨是否富贵,还需要看格局配合。

另录一些关于伤尽的古歌诀,不妨体会下其中是否包含着“伤官伤尽便为奇”尚需要一些隐性条件的意思在。

《秘诀》云:“伤官伤尽,论主兴隆。身旺则吉,身弱则凶。”

又:“伤官伤尽复生财,气质刚明实伟哉。发使祖财无分有,等闲玉帛自天来。”

又:“伤官伤尽最为奇,福禄峥嵘亦寿弥。岁运更行身旺地,逢财身旺贵无疑。”

又:“伤官伤尽始为奇,又恐伤多反不宜。此格局中千变化,详推须要用心机。”

又:“伤官伤尽复生财,财旺生官互换来。四柱若无官显露,便言富贵莫疑猜。”

古歌云:“伤官原是产业神,伤尽真为大贵人。若是伤官伤不尽,官来乘旺祸非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联系邮箱:jubao@pinlue.com,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核实处理。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