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俨少井冈山巧遇赵丹




陆俨少1909年生于上海嘉定,与松江的程十发和崇明的朱明,并称为“上海书画三杰”,以山水画最为出名。粉碎四人帮后,扣在他头上的地主帽子和右派帽子先后被摘除。好不容易熬过了“四凶当道,是非颠倒”的文革,他的创作热情在古稀之年被重新点燃,并陆续接受了一批创作布置画的任务。

1977年5月,井冈山要在南山顶上筹建一个革命纪念馆,需要几幅大型布置画,邀请陆俨少来执笔。陆俨少便兴致勃勃地跑去井冈山写生了,并“于此知道了当年革命斗争之坚贞激烈”。一幅《井冈山五哨口图》由此诞生。

话说陆俨少踏上遗迹,想到先烈,正徘徊不舍离去,不期竟遇见了到井冈山体验生活的赵丹。更巧的是,两人还住在同一家宾馆。

令陆俨少颇感意外的是,赵丹竟是一个画痴!原来赵丹于1930年曾就读于上海美专,师从黄宝虹、潘天寿等大师专攻中国画。在井冈山的那段时期,他天天去陆俨少房间串门,用他的笔砚作画,说是等将来七老八十,戏演不动了,就要专门作画,过“模山范水”的逍遥日子。他俩都认为画画就是抒发胸中的快意与不平,并非借画而有所求。一幅画完成了,有人喜欢想要拿去,便送与他,丝毫不会顾惜。因而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赵丹作画的风格十分随性,用陆俨少的话描述就是“零纸整幅,杂置案头,乱抽一帙,随手涂抹,笔墨狼藉,顷刻而成.看似极不经意,而图成之后,奇趣横生,章法谨严,似有宿构者.通幅真气流转,不可羁勒,放浪恣肆,时或明有,皆各自具一种天机灵变之致,非人所及”。

在井冈山时,两人曾同游龙潭。当时龙潭还没有开发好,路径不通,需要抓着藤蔓之类才能爬上去。赵丹虽然也是“六十老翁”了,但身手十分矫健。陆俨少不甘示弱,一路追随。两人你追我赶,时而相视一笑。惺惺相惜之情,尽在不言中。回到宾馆后,又各自把见闻感悟记录下来,互相翻看商酌,以此为乐。据说回上海后,赵丹还特意画了一幅画送给陆俨少,画完想起忘了带印章,就让陆俨少的儿子陆亨一路去找黄宗英,结果没找到,所以最后画落了款却未盖章。

四年后的一天,陆俨少在上海家中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赵丹带着李准前来拜访。赵丹在门口朗声道;“我赵丹。”好像是熟透了的老友似的。赵丹告诉陆俨少,他要拍一部关于荆轲的电影,说“我爱其人,将使之重现于银幕。”言谈之间,豪情不减当年。

此后,陆俨少常住杭州,哪知这一别竟成永诀。1980年,赵丹罹患癌症而病逝。那时,陆俨少也生病住在医院里,看到报纸上登着浙江博物馆正在展出赵丹山水画遗作,赶紧前往参观。睹物思人,觉得“其平生开朗、洒脱、奔放之气,映发于楮墨间,恍然如见故人,觉阿丹没有离开我们。”陆俨少不禁感叹道“我惜其人,长才未竟”,遂写就《赵丹其人其事》一文,以纪念这位画友。

更多名人往事欢迎关注 @密斯赵 的微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