嘹亮在南盘江畔的彝人之歌

手捧梁刚先生集作《彝山图景》,欣赏一幅幅彝山美景,一股股热腾腾的暖流注入心田,顿感热血沸腾。深深被梁刚咬定彝山不放松而文意深长、文境高雅、文笔优美、文心质朴、文风雄健、文眼独到、文法古香、文理臻善的彝山图景所打动所叹服,爱不释手。那气象万千、妩媚多姿、美轮美奂的多维彝山图景,是我故乡8个族支17万同胞共同守望的心灵栖息地和精神家园。

  弥勒彝族,是南盘江畔分布最广、居地最高、民风朴素而习性粗犷奔放、生存艰辛而文化璀璨的最为活泛的民族。奔腾不息的南盘江水丰润着彝族的生命;千百年来,祖祖辈辈的彝族在这片大河拥抱的崇山峻岭繁衍生息,孕育和厚积了千姿百态、风韵独具、魅力无穷的民族文化。梁刚,一个从弥勒城边吃米饭长大的汉族,尚小年纪随父亲进彝山“蹲点”时,被毕大叔送一把大三弦给父亲的偶然经历所吸引,从此被彝山金灿灿的玉米饭所迷恋、被赏心悦目的彝乡风情所陶醉,更被博大精深的彝族文化所痴情。几十年来,千里彝山成了他灵魂安身的福地、是他灵感焕发文思泉涌的胜地,他热爱、执着守望这片红土,“庄生晓梦迷蝴蝶”,如醉如痴,醉里挑灯着说,用如椽巨笔挥毫泼墨,洋洋洒洒谱写出数十篇十几万字大美在兹的彝人之歌。

  梁刚,一个有闻得动的记者、一个有香得寻的作家,比蜜蜂采花还勤奋,怎么不被千里彝乡芳草甸、百里西山大观园所迷醉?

  看吧,他来了。一个身高一米八长却瘦体,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肩上挎着一只文具包而不在意修边幅的书生来了,他走进了巍巍西山阿细彝乡。这里是彝族文化最为光灿的地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阿细跳月”和“阿细先基”在这里发祥和传承。梁刚用笔酣畅淋漓记叙跳月、摔跤、祭火、山歌等民风民俗,用文字升华着他对这方山水这方人的心灵共鸣和爱的礼赞。

  听吧,他去了。一个身高一米八长却瘦体,鼻梁上架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肩上挎着一只文具包而不在意修边幅的书生去了远方的远方、山外的山外,漫游在高高山岭鹰击长空的彝乡,留足在名称南盘江的大山峡谷大河边的彝寨。弥勒全境都是南盘江水系,任水怎么随势东西南北流,终归汇入南盘江西进南拐东出向远方。南盘江干流从宜良禄丰村入境后经西二、五山、巡检司、朋普、江边、东山6个乡镇,以江为界与宜良、华宜、建水、开远、丘北5县市相望三面环绕的“U”字形地貌,江内侧脊梁撑起的大山头峰峦叠嶂间白云生处大多是彝胞生息的领地,同样是民族文化的风水宝地。但天边远山,山重水复路迢迢,南盘江干流边的村庄更是弥勒的天边尽头,骚人墨客踏实这方群山僻壤乡村不多,因而珍藏于此的稀奇珍宝对外界还是“养在深闺人未识”。梁刚,心有光芒,必有远方。他深信,彝山有一种博大的力量,一种弥久历新的大美不会消失,即便经过了遥远的传递也还会存在,一如血液。于是乎,他跨越南盘江的脊梁,下沉到大河边,耳朵贴近群众胸膛,且听江腾的涛声,书写了《彝村龙树》《高甸剪彩》《高山平地》《乌崩村书》《彝村婚礼》等洋溢泥土芬芳的随笔散文,系列报道了远山彝家浓郁风情、朴实风貌、恬静安详的生活和向往美好的心灵世界。逸兴遄飞,意犹未尽还把笔锋挥下了南盘江边的邻县泸西城子古村雄文《绝版的城池》,咏叹彝族土掌房连接人与自然和谐的来路。在此特别一提的是,他2018年作为扶贫工作队一员,到弥勒朋普镇齐格村委会驻村入户开展精准扶贫,颇为这方彝族坚韧毅力所感动而奋笔。齐格村委会悬挂在南盘江边陡峭坡坡上,人居河岸可看鱼翔浅底,然而这片6个自然村落2500人的村委会则是天高皇帝远的“世外桃源”,通往外界的天路只有两条,一条用船逆水而上渡至开远长虹桥再改道出入;另一条从朋普锁龙寺沿着崎岖小路蜿蜒依山而下大约30公里到河底的天际。齐格是朋普镇最偏远的村庄,也许是离弥勒城区最远的山村,2017年才挖通进山公路,深度贫困。曾几何时,山民来朋普集市,单程前来一天、买卖交易一天、返回一天共耗时3天的艰辛,外界人鲜有出入。梁刚,机缘巧合,他以“每个村庄都是一座圆明园,里面都有奇珍异宝,都值得保留”的视野开垦这块“处女地”,笔下生花,连出《在河流融入大江的地方》《乡风,这么美》《挂在墙上的风景》等杰作,工笔妙绘,不放过一个个灵动的细节,把天边山村悦目风景、风土人情世故、人间烟火一一呈现,把这方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憨厚笑意写在村民的脸上。

  梁刚,行走彝乡都是爱,一枝一叶总关情,在他的眼里笔下,牛屎马粪也有扑鼻之香,人美村美风景美风情美风味美风物美,美美与共。大气磅礴的彝风他呼啸了;情未了,“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描绘了一幅幅彝乡“下里巴人”的山色美景:在《飘散着酒肉香的节日》,跟着《彝山的女人》随同《彝山的骡群》《赶山街》,穿过《高山平地》来到《歌舞彝山》做客《彝家的婚礼》。《彝村龙树》是《印象乡村》,《彝山的看棚》《彝山的柿子》《彝山的荞子》都是《挂在墙上的风景》。在《河流融入大江的地方》有《鸡枞窝》。《人们这样生活》,《阿哲人竹箭射鱼》;忽然飘来一股《久违的土香》,原来是《羊乳飘香》,邀客吃吃《南瓜焖饭》,品品《江边柴虫》,再来尝尝《黄连蜜》。《燃烧的春天》《火,在雪野火上笑了》;《石则坡村的黄昏》《在苦刺寨》《听石家荣的三只八哥说话》。啊,《乡风,这么美》!仅是标题连串,已将事、景、情融入一体,提纲挈领,一叶知秋、窥斑现豹。积土为山,集腋成裘。喜爱以“土儿”“高粱”作笔名发表署名文章的云南知名乡土文学作家梁刚是一个多产而着作等身的大成者,阅书无数,学养丰富,功力深厚,笔锋老练;登山情满山、观海意溢海,纵横驰骋文笔滔滔。

  “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彝族是一个爱憎分明、重情重义的民族,虽不善言辞但内心强大、很明事理。梁刚十分了解彝族的习性和特性,“记得一次,一个中年妇女把柴卖给我家,当她掏出玉米疙瘩时,我母亲不但盛给她热腾腾的米汤,还给她好大一块豆腐下饭。那天,我家有客人,要不豆腐一般是吃不到的。那女人埋头就吃,连个谢字都没说。母亲不以为然,倒是邻居说她不识人敬。秋天,这女人又背柴来了,她卖了柴到我家来,送了我家一大袋核桃。母亲要给她钱,她涨红了脸,摆着手飞快地走了”;“端午节前后,彝家男人人挑马驮着桃子或梨来村里卖,人们一拥而上,说尝了味道好再买,我们孩子口袋里没有一分钱,照样混在大人中‘尝’,三五个不在话下,卖桃人毫不在意,豪爽地说生吃的东西不讲究,吃完了山上还有”。从《彝山图景》的《后记》中一女一男的两个鲜活案例透过现象看本质,两个情节,鲜活诠释了彝家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知恩必报的德行本色和有福同享的豪情本真。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洞悉了彝族的本色与本真,梁刚自然也是彝家的淘宝者和代言人。缘在天意,分在人和;情以物迁,辞以情发,写醉彝乡都是情。“当有朋友问:彝山上有什么东西让你魂牵梦萦,我这样回答他——‘因为那里住着女神’!”

  彝山文化浩如烟海,看不透;彝乡风情风景繁花似锦,看不完。回眸再阅梁刚力作《彝山图景》,接轨风景与内在美、融合色彩斑斓与思想光芒,是嘹亮在南盘江上的彝人之歌!

微信用户如何查阅及分享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

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腾讯微博

点击右上角→复制链接,可发送到电脑上查看

如何订阅建水特色微信

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建水特色

添加朋友→搜号码:jianshuits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添加关注

加关注,点在看。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vY7UOOGSk4e3pANGB0TT3ZSA8ibsoBwK2ouEW61XlyFwZ0M2MicclTNe5Pxghd0v3DeIFBswoHCvhZoyRPnfEg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