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的新先生,竟然为女子?

01

嘉盛十年的春天,格外寒冷,忠国公府门前,看门的小厮冻掉了脚趾,也不敢哆嗦一下。

终于轮上换岗,四五个人从角门进来,刚好遇见采买归来的东苑周妈妈。

几人上前问候:“这样冷的天,您去置办什么要紧东西,还亲自跑一趟,打发我们去便是了。”

周妈妈挎着篮子说:“二小姐书房里用的炭,要无烟无尘、不呛人,你们几个小崽子能认得什么上等玩意,我少不得亲自跑一趟。”

众人打量那篮子,寻常大小,装不了几斤炭,说她辛苦一趟,何不多买些。

周妈妈嗔道:“便是你们不懂了,这样的东西何其金贵,就这些也是好容易才找来,白花花二十多两银子使出去呢。”

说罢,丢下吃惊不已的几个小子们,一路往清秋阁行来,这会儿书房里上午的课该结束了,趁着二小姐休息,好把屋子里的炭都换了。

过了大院中门,便是小厮外男不得轻易进入的地方,门下守着的也都换了婆子丫鬟,一个个见了周妈妈都十分客气,年纪小的丫鬟翠珠主动上前帮她挎篮子,领着往清秋阁走。

“我们二姑娘,可歇下了?”周妈妈问。

“老太太传了午饭,二小姐过去有一会儿了。”翠珠应道,“您若是要见,怕是要等一等,又或是去老太太那边。”

“夫人命我来瞧瞧罢了,不敢惊动小姐。”周妈妈笑道,“难得如今……”

她话未说完,已经跟着翠珠进了书房,迎面便是怡人馨香,只见桌案上,笔墨书卷摆放整齐,南窗下一盘棋,西窗下两把筝,满屋子风清秀雅,和原先光景大不相同。

周妈妈不禁笑道:“这才是高门贵府小姐书房里,该有的模样。”

且说大齐立国三百年,忠国公府是仅存的几家旧贵族之一,祖上随太祖纪州起兵,功勋卓着,蒙圣恩封了公爵,世袭罔替至今代,依然家族鼎盛、名声显赫。

然而,今年宫中元宵宴上,皇后带着女眷们游园猜灯谜,宰相府几位小姐聪明伶俐,好不风光,偏祝家的女孩子呆呆笨笨,二小姐祝韵之更当众出丑,连婵娟是明月都不知。

国宴归来,二老爷盛怒,未出正月就为女儿请先生,可娇滴滴的姑娘害怕那些刻板固执的老学究,前前后后换了两三位先生,闹得不可开交。

二老爷虽非老太太亲生子,但女儿自幼养在祖母跟前,受尽宠爱。

如今孙女去宫里丢了人,老太太自问有责,便出面命长子祝公爷下帖,千里迢迢从纪州请来了新先生。

这位新先生到府已三日,府里上上下下都新鲜好奇,堪堪十七岁的小姑娘,和自家二小姐一边大,怎么就当起了先生教人学问。

此刻,周妈妈命翠珠将屋子里的炭都换上了精细的,摸了摸二小姐的书桌,看着一页未写完的字,眉开眼笑:“听说这三天,我们小姐收心改性,瞧瞧这几个字写得多好,看来那位言姑娘果然有法子,到底是老太太家里的人。”

“周妈妈,我们都不懂,族里有头脸的姑舅亲戚们,没有一家是姓言的。”翠珠给她递了一杯热茶,问道,“咱们老太太也不姓言呐。”

周妈妈吃了茶,抹净嘴道:“言姑娘是老太太娘家嫂子的侄孙女,书香门第,家里在纪州开书院,细的我也不大清楚,虽和我们祝家隔着好几道门,到底也是亲戚,老夫人这样喜欢,咱们自然要高看一眼。”

话音落,门帘掀起,只见十六七岁的丫头走进来,穿着青绿冬袄,领口蓄着雪白的风毛,衬托一张清秀脸蛋,她见到屋子里的人,也是怔了怔,显然不认得。

“香橼姐姐,这是东苑二老爷屋里的掌事周妈妈。”翠珠忙介绍两边,“周妈妈,这是言姑娘从家里带来的丫鬟,叫做香橼。”

“周妈妈有礼。”香橼福了福,大方笑道,“二小姐和我家姑娘正与老太太用饭,我来拿二小姐上午写的字,老太太要看一眼。”

周妈妈心里暗暗想,这言家姑娘身边的下人都是这般品格,难怪府里人都说,清秋阁来了天仙。

她忙殷勤地说:“你只管拿了去,不敢叫老太太等着。”

那之后,她一路跟随取了习字的香橼到门外,彼此客气一番,看着那孩子走远,再与门前几人说笑两句,也就该走了。

祝家偌大的宅院,从这里回东苑且有些路要走,先老公爷虽作古已久,但老夫人健在,这一代人尚未分家,只在正院之外,再分东西两苑。

老太太跟着大儿子祝公爷在正院住,东苑住着先老公爷的庶出次子,西苑三房那头,则是老太太的小儿子。

而清秋阁本是正院的地界,周妈妈这个东苑掌事原不该随意过来走动,一路往回走,心里正庆幸没遇见大房的正经主子,老远就望见一位年轻公子朝这边走来。

周妈妈眯着眼睛细细看,像是三公子,见边上无人,赶紧从身后小路绕开了。

内院膳厅里,侍膳的婆子丫鬟里里外外站了十几人,膳桌旁,祝老夫人捧着两张习字,笑呵呵对一旁正吃饭的孙女道:“是有长进了,你爹爹见了必定也喜欢。”

芮嬷嬷从边上端来汤盅,放到另一位年轻姑娘的面前,揭开盖子温和地说:“姑娘,这是枸杞雪梨汤,您每日讲学辛苦,且要润一润才好。”

老太太摘下西洋眼镜,慈爱道:“意儿,你若有不爱吃的,或是忌口的,只管同你芮嬷嬷讲。”

到这家里三天了,每日陪伴姑祖母用饭,扶意已经摸清楚老人家的脾气,便拿起汤匙,笑道:“姑祖母,我吃的很好。”

坐在对面的二小姐祝韵之,将汤匙在碗里搅了搅,眼底飘过淡淡愁绪,不知想起什么,一时没了胃口,便丢开手问婢女要帕子,却见门口的婆子进来,像是要传话。

芮嬷嬷问:“什么事?”

那婆子应道:“前门说,三公子回家了。”

除了扶意,众人的目光都聚向那婆子,扶意看了,便也跟着放下了汤匙。

老太太问:“他人在哪里,怎么不过来,他父亲这会儿也不在家。”

不等下人回话,祝韵之蹭地一下站起来,眼底愁绪尽消,一脸明朗笑容:“奶奶,我去找三哥哥,把他给您带过来。”

她一面说一面往外走,不等祖母应答,大冷的天也不披个斗篷就向门外冲,吓得一群婆子丫鬟捧起斗篷、拿了手炉赶紧跟出去。

老太太摇头:“这小毛丫头,几时才能定性。”

再看一旁娴静乖巧的扶意,很是喜欢,说道:“意儿,你慢慢吃,不必理会他们。你那三表哥和韵之一样,从小在我屋里养,自然比其他兄弟姐妹更亲近些,镕儿出门办差十几天,把他妹妹想念坏了。”

扶意继续拿起汤匙,应道:“昨日就听韵之妹妹念叨过三表哥,这样巧,今日就回来了。”

老太太便吩咐芮嬷嬷:“传话出去,叫镕儿来见见他的表妹,管他什么要紧事,别失了礼数。”

扶意默默喝汤,不多言语,不久,侍膳的下人将碗碟都撤了,漱口喝茶,又陪着姑祖母说了会儿话,也不见祝家兄妹归来。

老夫人上了年纪,午后且要歇一歇,扶意行礼退出了姑祖母的屋子,门外春寒凌冽,香橼为她拢上风毛大斗篷,芮嬷嬷跟出来,将手炉塞进她怀里。

一路出了内院,扶意听见香橼舒了口气,不免笑道:“还是拘谨得很?”

香橼将四周看了眼,轻声说:“每天光吃饭就十几个人伺候着,还不算厨房和外头传菜的,小姐,真亏您吃得下去。”

扶意出身书院,虽非豪门富贵,自小也衣食无忧、仆婢随身。

02

直到来了国公府,才知什么是钟鸣鼎食之家,才明白何为富贵荣华,第一次与老夫人同席,桌上好些菜肴她连见都没见过,更莫说那满屋子的古董摆设、金银玉器。

“慢慢就习惯了,总不能饿着自己。”扶意摸到香橼手指冰凉,将手炉塞进她怀里:“别冻着,我们赶紧回去,你也饿了吧。”

然而这祝宅之大,长廊之深,一路看不尽的山石草木、亭台楼阁,主仆二人谨慎记着来时的路,过了重重院落,才回到清秋阁。

甫进门,便见一袭天青色冬袍,长身玉立的男子负手在当院,他闻声回眸,与扶意目光交汇。

这一眼,彼此都是怔然,但男子立时收敛了眼底的惊讶,扶意亦如是。

翠珠迎出来,笑道:“言姑娘,这是我们家三公子,才刚回府,您还没见过吧。”

扶意定下心,上前两步,福了福道:“三表哥有礼,扶意见过兄长。”

祝镕欠身,和气地说:“表妹有礼,我是来替韵之告假,望你通融。”

扶意道:“这是自然,还劳烦表兄亲自跑一趟。”

虽是亲戚,但离得那么远,不论宾主还是男女,彼此都该端着礼节,而这清秋阁里外,都是正院大房的下人,多少双眼睛盯着,祝镕便将一些话咽下,只道:“初次相见,本不该如此仓促,奈何时辰紧,你既通融,我立时要走了,失礼之处,还请表妹包涵。”

眼前的人匆匆而去,扬起一阵清风,翠珠几人跟着送公子出去,香橼来搀扶小姐,轻声道:“这三公子,果然和传说的一样。”

扶意往书房走,没有回应香橼的话,她记得很清楚,也绝不会认错,想来祝镕同样有所察觉,方才那句“初次相见”太刻意,而他们说的,本也不是初见该有的话。

这一边,祝镕大步流星走出正院,韵之早早等在门下,不安地来回走动,终于见着兄长身影,立刻飞奔而来,满脸期待地问:“言扶意说什么了吗?”

祝镕道:“就是答应了,没说什么。”

韵之撇撇嘴:“她那个人话是不多,但一开口又总说好听的,反正奶奶很喜欢她。”

祝镕只嗯了一声,眉宇间似有所思。

韵之又道:“大伯说她念过很多书,是纪州有名的才女,可我怎么没听大姐姐提起过,不过这几日大姐姐……”

堂妹叽叽喳喳,祝镕半句都没听进去,直到韵之上了马车,他才回过神,一并跟着上车,带着她离家而去。

兄妹俩出门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东苑就接到了消息,二夫人姜氏带着下人赶来清秋阁,见了扶意很没好气。

这几日,姑祖母身边的芮嬷嬷,有意无意地对她提起一些家里的事,扶意便知道,二夫人为了女儿在宫里闹笑话,急得病了一场,如今更是憋着口气,满心盼着韵之能有出息。

女儿这才刚好了三天,转身就跟着兄长出门去逛,而扶意既是西席,本该约束自己的学生,不论是不是她把韵之放出去,二夫人都是要找她说话的。

“伯母,方才姑祖母夸赞韵之妹妹的字写得好,您要不要看一眼?”

扶意主动开口,一面命香橼去取习字来,一面细细地说了韵之这几日念什么书、背什么诗。

姜氏来时满肚子火气,这会儿听说老夫人夸奖,又亲眼见了女儿写的字,再听这几日的表现,心里反渐渐踏实。

扶意见书房里气氛有所缓和,便道:“二伯母,韵之妹妹虽活泼,可十分聪慧,诗词文墨皆是一点即通,斗胆说句怕您不高兴的话,还望伯母见谅。我想着,那日宫里猜灯谜,妹妹是御前慎重,却叫有心人在旁起哄,妹妹便是想起来什么,也无从说了。”

姜氏一听这话,心怀舒畅,本要来兴师问罪的人,竟是拉了扶意的手,说了一番肺腑,盼着扶意能助她家闺女早日长进起来。

扶意心下松了口气,依然言辞谨慎,小心应对。

吃了两盏茶,二夫人终于要走,她恭敬地送到门外,姜氏满面笑容:“姑娘回去吧,过几日到东苑来,眼瞅着就要开春了,伯母给你做几身新衣裳。”

扶意忙欠身:“多谢二伯母慈爱。”

二夫人心情大好,便带着自己一行人,赫赫扬扬地离去。

目送她们走远后,扶意才回书房,兀自将桌上的书册都收了,香橼撤下茶盏,再回来时,轻声道:“奴婢瞧见廊下两个婆子,悄摸摸地出去,真不大气。”

扶意笑了:“不大气?”

香橼忍不住嘀咕:“小姐,您没看出来,这清秋阁里的人都是……”

扶意伸手示意她噤声,郑重地说:“大家族里,难免是非,你我不过是客。”

香橼是聪明丫头,点头道:“我听小姐的,不过呀,老夫人说把府里其他几位小姐一并送来念书的事儿,您再考虑考虑?”

扶意笑道:“知道,我不会逞能。”

说起祝家的女孩子们,不得不提这一代的子嗣香火。

正院大房公爵夫人膝下,多年只得一个女儿,亏得两位妾室生了二女一子,才叫祝公爷的香火旺盛起来。

相比之下,没有袭爵的东苑二老爷,不仅两个儿子成年,长子更是已经有了孙子孙女,此外还有嫡出的女儿,便是二小姐韵之。西苑三房那头,虽要年轻几岁,也早早有了儿女,十分兴旺。

独独大房这边,唯一的亲儿子还是小妾所生。

不过,祝镕并不是这唯一的儿子,忠国公府里有件事,世人皆知,便是他们家的三公子,非嫡非庶,是二十一年前,祝老夫人从庙里捡回来的孤儿。

高门贵府收养没有血缘的孩子行善积德,原不稀奇,可当年的公爵夫人尚年轻,同样年轻的祝公爷就急着收养儿子,风言风语传了好一阵,连纪州都有所耳闻。

之所以到如今还有人念叨这件事,一则祝镕文武双全,颇有先祖风骨,二十岁就已两榜出身,是祝家子弟中的佼佼者。再则,但凡见过他的人都看得出来,一众儿孙里,祝镕的样貌最像老夫人。

所以这三公子的来历……

扶意记起江上初见,此刻想来,她见到姑祖母时,莫名的亲切和熟悉,原来就是因为祝镕。

“小姐,我去外头瞧瞧。”香橼还惦记那两个鬼鬼祟祟出去的婆子。

扶意收回神思,应道:“谨慎些,咱们凡事装傻敷衍,这大家族里的是非,原和我们不相干,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待香橼出去,扶意也走到窗下,看了眼清秋阁里的光景。

方才二夫人来,她满口奉承的好话,字字拣人家爱听的说。

事实上,与韵之相处这三天,扶意能感受到,屋子里每张桌椅上都仿佛有千万个钉子在扎着她,韵之熬得很辛苦。

扶意倒也没有撒谎,只是……若叫二夫人责怪,若不能把韵之教好,她兴许很快就会被送回纪州。

坐回书桌前,静下心,想挑一些能让韵之喜欢的诗词书籍。

她好不容易才离开家,好不容易能看看外面的世界,哪怕多一天也好。

不过……扶意合上书册,不禁又想起与那人的江上偶遇,心里也打定主意,绝不轻易提起。

03

半日时光悠悠而过,太阳落山,香橼来屋子里点灯,见翠珠从门外进来,笑道:“姑娘,老太太传晚饭了。”

香橼问:“二小姐回来了吗?”

翠珠应道:“回来了,这会儿咱们正院和西苑的几位小姐也都过去了。”

这家里四个女孩子,东苑的二小姐,正院大房两位姨娘生的三小姐、四小姐,还有西苑的五姑娘,都比扶意小,韵之小她两个月,余下的妹妹们,只在十二三岁。

今日午饭时,姑祖母就与她说,若有余力,能不能把底下几个妹妹一并教导了,不求她们个个儿成了大诗人、大才女,但求写一手干净漂亮的字,再者旁人吟诗作赋时,能哼上两句。

此刻,香橼为小姐披风衣,又轻声提醒:“老夫人会不会为了中午提的事儿?”

扶意正想回答,院子里亮了,几位妇人提着灯笼在门下等她,扶意也不是什么正经小姐,连姑表亲戚都排千里远,不愿叫这些人背地里说她摆主子的款儿,便赶紧领着香橼出来。

一行人到了内院,进门时,正听老太太吩咐:“叫他们各自歇着,到家不必过来请安,夫人少夫人们自然是和自家老爷少爷一道用饭,也不必过来。”

屋里人见到扶意,除了韵之,年幼的三个妹妹都礼貌地站了起来,韵之见了,很不耐烦地也跟着起身。

老太太热情招呼:“我正和你妹妹们说,明日一并到清秋阁念书,意儿,你考虑得怎么样,愿不愿收这些笨丫头?”

扶意上前请安,笑盈盈道:“妹妹们都很聪明,姑祖母不嫌我,我自然愿意。”

话音才落,外头利落的脚步声进门来,这一屋子女眷个头都不大,挺拔高挑的男子蓦地闯进来,自然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但见祝镕几步就到了祖母跟前,行礼道:“给奶奶请安。”

老夫人满目爱怜,欢喜极了:“十几天不见,你还学会请安了,别是见家里有表妹在,端的吧。回家一整天了,才过来,快见过你表妹。”

她笑着向扶意介绍:“这就是韵之日日念叨的三哥哥,你的三表哥。”

祝镕却笑道:“我和表妹见过了,韵之那小丫头,撺掇我去替她告假。”

韵之朝堂兄瞪了一眼,又看向扶意,没好气地问:“言姐姐,下午我娘是不是来过清秋阁,你说什么了?”

扶意从容道:“伯母问了几句诗词功课,看了你写的字,别的也没说什么。”

韵之将信将疑,打量她几眼,就拉着祝镕到一边说悄悄话。

老太太对扶意说:“原不该叫你们同席,但我眼里都是孩子,镕儿一贯和他姐妹们一道用饭的,你若不在意,我就不撵他走了。”

扶意忙道:“是。”

如此,一家子人坐下吃饭,几个姑娘原本规规矩矩,祝镕来了之后,屋子里立时就热闹了。

但他们兄妹说笑,扶意也插不上,偶尔与姑祖母说几句,心里默默地察言观色,一顿饭下来,吃了什么反而都不记得了。

回清秋阁的路上,主仆俩都禁不住舒了口气,互相听见笑起来,扶意朝掌灯的几位妇人看了眼,香橼立刻便收敛了。

可她们没走出多远,就听得有人喊:“言扶意,你等等。”

这样连名带姓地喊人,莫说在公侯世家,就是市井街巷也很不礼貌,扶意回眸,正色看着走向她的祝韵之。

然而灯火一晃,从韵之身后出现祝镕的身影,他缓步而来,一脸清冷神情,目光与扶意相交,扶意不以为然地避开了。

“有件事,我要关照你。”韵之绕着扶意转了半圈,抬手把一旁的下人们先打发了。

她乖顺数日,仿佛一下有了靠山,眼眉间分明稚气未消,故意装作凌厉的模样,对扶意道:“从今往后,我爹娘来找你,不论他们问什么,你只管拣好听的说,这样对你我都有好处。”

扶意不语,静静地看着她。

韵之显然浮躁些,见扶意不理会自己,一时就急了,指着问:“你不说话做什么?”

“韵儿。”祝镕出声制止。

“哥……”韵之转身抓着祝镕的胳膊,压低声音急道,“我就说不行吧。”

祝镕按下她的手,上前两步,对扶意欠身:“韵之年幼,若有失礼,还请表妹多担待。”

只听得韵之在身后嘀咕:“哪门子的表妹表姐,不就是个陪读……”

祝镕依然端着礼貌,对扶意说:“韵之只是想少些是非,不给你添麻烦,很简单的一句话,她一急就说不利索。”

不用兄妹俩解释,扶意也知道祝韵之图什么,可不论是陪读还是先生,她不将自己的位置摆正,必定难长久。

祝公爷的帖子上写明了,聘她为内院西席,聘期一年,不论旁人怎么看待,扶意只想清清静静的离家一段日子。

“韵之方才连名带姓地喊我,周遭的婆子丫环都听见了,这不是大家千金该有的礼数。”扶意道,“伯父伯母们来问话,我自有我的分寸,但这些小事,就防不住传过去,若想少些是非,不如先约束好她的言行。”

“你什么意思?”韵之气急了,冲到面前,“我、我怎么就……”

扶意向二人微微欠身:“我要回去了,明日一早三妹妹她们也要来清秋阁,我要早早回去打点。”

撂下话,扶意转身便走,跟她的香橼和几位妇人提着灯笼迎上来,一行人缓缓往清秋阁去。

祝韵之气得问哥哥:“她怎么那么没礼貌,你们也算初见吧,她说话太不客气了,还跟我讲究什么礼数言行?”

祝镕眸光轻闪,避开这个话题,揽过妹妹一笑:“你大老远连名带姓喊人家,把我也吓了一跳,你急什么。”

韵之哼哼着:“我想先在气势上压过她。”

兄妹俩说着话,依旧回内院祖母跟前去,他们从小养在祖母身边,至今屋子还没挪出去,仍在内院住着。

这一边,扶意回到清秋阁,翠珠几人来侍奉洗漱,等她们退下,香橼从门外进来,轻声告诉小姐:“那两个婆子又偷偷出去了,必定是去大夫人跟前告状。”

扶意轻轻抹着手背的香膏:“随她们去吧。”

香橼心疼地问:“小姐,你生气了吗,二小姐那样无礼,亏她还是公爷府的千金,这样嚷嚷着喊人家的名讳。”

扶意却笑了:“傻丫头,她这么做,只会自己吃亏,叫东苑的二老爷和二夫人知道,少不得责备她,韵之显然是个没心机的姑娘,你又何必在意。”

香橼也知小姐心胸宽阔,便放下了,爬上床为她铺被子,随口说:“不过那位三公子有些奇怪,传说得那么了不得,可也不是个有礼数的人,奴婢瞧着他和您说话,怎么一点不见外,不像是初次相见。”

扶意起身走到一旁,淡淡地应道:“许就是京城公子的做派,扭扭捏捏也没意思不是?”

背过香橼,扶意才想,他们当然不是初次相见,可是看得出来,祝镕不想提。

“小姐,您几时歇下?”香橼拾掇好了床铺,来摆弄桌上的香膏脂粉盒子。

“才吃的饭,这会儿躺不住,打算准备明日的书本字帖。”扶意应道,“也不知三个小妹妹是什么性情的,慎重些才好。”

香橼笑问:“一下多了三个学生,老太太给不给您加束脩呀?”

扶意轻点她的脑袋,嗔道:“叫我爹爹听去,该说你丢读书人的脸。”

香橼最爱哄得小姐高兴,挽着她一并往书房走,说笑道:“那读书人也是要吃饭的不是?小姐,过几天你歇着的日子,带我去京城街上逛逛呗……”

清秋阁廊下两个看门的婆子回来时,刚好见书房的灯火亮起,一人到窗下张望了几眼,便又悄悄地出去了。

这个时辰,正院兴华堂的小厨房里,刚熬好了大夫人的药,众人一路送进卧房,公爵夫人杨氏,正坐在炕上写信。

未完待续……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68qnzJ0le8Mkf2BZs15qg6qgxm28gY65oEtdBMuZhfKZPicIliaPW5Dh8ibKjHsicA1352Vg6J5JMTHvXFs9FkVFD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