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洒前夫哥为何痛快离婚后,又来纠缠不清......

第1章 离婚

顾念和池遇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的时候,正好是情人节。

结婚窗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倒是离婚窗口这边没什么人。

顾念站在不远处看了一会,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这样也好,不用排队了。

这日子选的没错。

池遇是过了一会才来的,进来顾念就看见他了。

顾念稍微有些得意。

虽然离婚不是自己提的,但是自己没纠缠,反而在办手续的时候这么积极。

怎么看,自己都是不丢面子的。

池遇朝着顾念过来,有些不自觉的蹙了一下眉头,“来多久了。”

顾念笑了笑,“好半天了,没想到你迟到了。”

池遇唔了一下,“刚才有个临时会议,耽误了一些时间。”

顾念点点头,“那走吧,窗口那边没什么人。”

离婚协议这些,两个人都签好了。

池遇对顾念很是大方,钱给的足,公司股份还分了她一些。

还有一些房产,也都归到她的名下了。

因为双方没有孩子,财产分割也没有异议。

所以离婚手续办下来的很快。

等着结婚证被收走,离婚证发到手里。

顾念低头看了半天,神情终于控住不住的有些恍惚起来。

这么快就离婚了。

和当时领结婚证的时候一样,刷刷刷,几分钟就办好了。

只是,结婚离婚容易,相爱太难了。

池遇不爱她,这个顾念一直都知道。

所以她才在池遇提出离婚的时候,只愣怔了一下就答应了。

不爱自己的人,抓在手里也没用。

她向来不是喜欢纠缠的人。

池遇也拿着离婚证看了半天。

然后他先站起来,转身对着顾念,“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吧。”

顾念缓了一下,马上就换上了笑脸,“行啊,是该吃一顿散伙饭的。”

池遇盯着她深深地看了一下,转身朝着外边走。

顾念吐了一口气出来,这才起身跟着出去。

两个人去了不远处一家五星餐厅。

别说,这顿散伙饭还挺正式。

顾念心里不舒服,不想从面上表达出来,但是别的途径还是可以的。

所以拿了菜单之后,她只盯着价格看。

她说,“是你请客吧。”

对面的池遇低头拿出烟盒,抽了一支出来,“分你那么多钱,你连这一顿饭还这么计较。”

顾念哼笑,“自然要计较,我没工作,没手艺,没有来钱的渠道,自然要省着花。”

池遇把烟叼在嘴上,“给你的股份,每个月的分红,足够你花了。”

顾念抬头看着池遇,“你就说这顿是不是你请。”

池遇翘了一下嘴角,“我请。”

说完他挑眉,“介意么?”

问的是他抽烟的事情。

顾念视线落在池遇叼着的烟上。

从前池遇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抽烟的。

这男人角色转化的可真快,刚离婚,这态度就变了。

她重新把视线落在菜单上,“不介意。”

说完后,顾念就转头对着服务员,“这一些,最贵的这些,全都要。”

服务员一愣,“这么多,确定都要?”

对面的池遇正拿着打火机点烟,看都没看顾念点的是什么,直接开口,“都要,去准备吧。”

服务员尴尬的笑了笑,“好的,请稍等。”

池遇点燃了烟,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烟圈。

他看着顾念,好一会才说,“你到现在都没问我,为什么要离婚。”

第2章 很早之前就想离婚了

顾念一愣,随后翘着嘴角,“不太想问,你应该很早以前就想和我离婚了,我感觉的到。”

所以,她其实早就有准备的。

或者说,在结婚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离婚的这一天,不会太远。

不过,这一天来的还是比自己想的早了一些。

池家老爷子过世才一个多月,百天还没到。

池遇就忍不住了。

池遇倒是意外顾念的这个回答,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哼笑一声。

他没解释。

于是顾念觉得,自己说的应该就是对的。

池遇吸了几口烟,最后把剩了一半的烟头按在旁边的烟灰缸里面。

他没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问顾念,“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顾念眨着眼想了想,“打算啊,目前还没什么,初期就是想出去走走。”

她刚和池遇离婚,真的有点怵的慌,池遇的下堂妻肯定会被很多人怜悯嘲笑的。

尤其是她嫁给池遇的原因,还有那么一点,怎么说呢,上不得台面。

对,就是上不得台面。

她当初是为了冲喜,才嫁到池家的。

池家老爷子身体不行了,逼着池遇娶的她。

顾念记得,最初池遇好像是不愿意的。

只是当时那个情况,他被道德和亲情绑着,没办法彻底的拒绝。

池遇属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娶了她。

不过事实证明,冲喜这个玩意,真的是瞎胡扯的一件事情。

她嫁给池遇,老爷子只是心情好了很多,身体并没有任何的好转。

拖拖拉拉的还是遭了不少罪,最后撒手西归。

从她嫁给池遇到现在离婚,中间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所以她能想得到,别人看自己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和眼神。

她还不如出去躲躲。

顾念敛了视线,低头看着手边的水杯,“等爷爷百天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池遇想了想,“你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子豪,让他帮你。”

子豪是池遇的助理,跟着池遇好多年了。

池遇工作上,或者有时候生活中的事情,也都是子豪帮忙打理的。

顾念点点头,也没拒绝,“行,那我以后可就厚着脸皮了。”

等着菜都上来,顾念也没和池遇客气,闷头开吃。

她一句话不说了。

其实也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之前那不到一年的短命婚姻里,两个人都没说过多少句话。

除了晚上关灯在床上纠缠一下,似乎再也没有别的交流方式了。

现在离婚了,关系远了好多。

就更是没什么话说了。

池遇似乎并没有什么胃口,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顾念没管他,只自己吃饱了就好。

不过东西确实是点的太多了。

刚才有些冲动。

顾念一半都没吃完,就彻底败下阵来。

她靠在椅子上,按铃叫了服务员过来,指着桌子上的东西,“打包,打包,这些,全都给我打包了。”

这种星级饭店,过来吃饭的,差不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几乎没谁吃完了要打包的。

服务员又是一愣。

池遇在旁边开口,“打包吧。”

服务员再次尴尬了一下,“好,稍等。”

等着服务员出去拿打包餐盒,池遇就盯着顾念。

顾念被他看得不舒服,“怎么,给你丢人了?”

池遇嗤笑一下,没回答,而是反问,“我好像一直忘了问你,当初为什么愿意嫁给我了。”

顾念眨了眨眼,“你有钱。”

不等池遇说什么,顾念又补充,“不过后来我才觉得,其实比你有钱的人,有的是。”

池遇一挑眉,“这就是你那么爽快就同意离婚的原因?”

顾念笑了笑,没说话。

服务员过来,帮忙把菜打包好,顾念拎着打包盒跟着池遇一起出来。

池遇还有事情,帮顾念打了车。

顾念坐进了车子,隔着车窗开口,“那你呢。”

池遇一皱眉,“什么?”

顾念问,“你为什么愿意娶我。”

池遇看着顾念,声音很平淡,“长得好看。”

只是不等顾念笑出来,池遇又补充了一句,“不过后来我才发现,其实比你好看的人,有的是。”

第3章 谁都不值得

池遇说完,最后看了顾念一下,接着转身就走了。

顾念那还没盛开的笑容,足足在脸上僵了好一会。

这个小心眼的男人啊。

嘴上吃一点亏都不愿意。

顾念坐车回了自己的住处,这里是池遇给她的。

她这几天一直住在这边。

里面是精装修,但是看着就没什么人气。

顾念过去把打包回来的东西都放在了冰箱。

然后她回了卧室。

整个人瘫在床上,她顺手把包里的离婚证拿了出来。

当初结婚证上面,她和池遇拍的照片,谁都没笑。

两个人看似都拉着脸,都带了一些不耐烦。

如今离婚证上,她自己的单人照,却笑的很灿烂。

只是没人知道,其实当初去领结婚证,她有多高兴。

而今天去换成了离婚证,她又有多不舍。

顾念把离婚证盖在自己的脸上,把微红的眼眶藏在同样鲜红的证件下面。

就好像这样做,连同自己都能骗过去了一样。

顾念一直在床上躺到了下午才起来。

她拿了手机过来,给子豪发了个信息过去。

先是问他有没有在忙。

结果子豪的电话马上就打了过来。

一开口他说的就是,“真的离了?”

顾念转头,鲜红的离婚证还在自己手里,“嗯,离了,证件还热乎着,用不用我拍个照片给你看看。”

“那就不用了。”子豪有些叹息,“你说你们两个,也没什么矛盾,怎么就离了呢。”

顾念都笑了,“离婚不是我提的,你其实应该去问问你老板。”

“我哪里有那个胆子。”子豪赶紧说。

池遇平时都没个笑模样,他虽然跟着池遇很多年了,但是依旧有点怕他。

反而是顾念,明明也是老板娘,和池遇差不多的地位。

可是子豪就是能和顾念没事谈八卦讲讲笑话。

他非但不怕顾念,偶尔还能说两句损顾念的话出来。

顾念吐了一口气出来,“我找你是有事情,你们老板说了,让我以后有什么问题,都找你。”

子豪这一点倒是好说话,“行,有什么事情,直接和我说。”

顾念开口,“我想出去散散心,你能不能帮我选一个地方,然后机票和酒店这些,帮我都订一下,越快越好,时间么,没关系,多久都可以,我现在啊,就是时间和钱多,你是不知道你们老板为了和我离婚,给了我多么丰厚的补偿。”

子豪那边停顿了一下,然后问,“哪里都可以么?”

“当然是山清水秀帅哥多的地方,难不成你还给我弄荒郊野岭去啊。”顾念扯着嗓子不乐意。

子豪马上就笑了,“行,那我看看,我好好给你安排一下。”

顾念心情不是特别好,事情说完了,也就把电话挂了。

她坐在床上放空了一会,然后起身出去。

中午吃的太饱了,现在也不饿。

她站在客厅里,绞尽脑汁的想,别人离婚之后,都是怎么发泄内心的苦闷的。

结果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

她没什么亲戚朋友,连一个给她支招的人都没有。

顾念有些颓丧,最后拿着手机百度一下。

结果出来的答案五花八门。

她随意的挑选了一下,就觉得买醉这个答案比什么一夜荒唐之类的,要靠谱多了。

虽然离开池遇,心里有些难过。

但是还不到要堕落的地步。

不不不,谁都不值得她那么做。

第4章 买醉

顾念晚上的时候,化了个稍微有些妖娆的妆。

她之前在池家,好多人因为她没什么身份背景,加上嫁给池遇的原因又太扯犊子。

所以那些人都不喜欢她。

她生活中处处小心翼翼的。

以至于现在化了个烟熏,都觉得自己重获自由一般。

顾念选了一条稍微有些性感的裙子。

穿上站在试衣镜前面看了看。

她对自己的造型很满意。

出门打车,顾念去了市中心最大的一家酒吧。

这酒吧太大,楼上楼下分了好几个区域。

公共区域那边,还有个舞池,里面男男女女正在贴身跳舞。

顾念四处看了看,好像是还有商务区域,这个她就不想过去了。

那边应该都是谈生意的。

没意思。

顾念在公共区域那边找了空着的雅座坐下来。

侍者过来后,她点了两瓶酒,加一个果盘。

靠在沙发背上,她抿着酒看着舞池里面男男女女晃动身子。

彩灯有些晃眼,一下子也看不清那些人的容貌。

不过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

顾念过了一会就笑了。

她比他们有钱,她怎么可以不开心呢。

这么想着,顾念叫了服务生来,又点了好几个零食拼盘。

池遇给她那么多钱,每个月还有公司的分红,她下半辈子,可以说什么不做也能过的潇洒快活。

顾念喝了一瓶啤酒后,就有人过来搭讪了。

本来就是长得漂亮的姑娘,又是一个人坐在这里。

自然容易被人盯上。

那男人直接坐在顾念的对面,“一个人?”

顾念眯着眼睛看了看对方,男人一身休闲服,长得也还算可以。

顾念知道来这边的人,都是爱玩的,且也是能玩的开的。

她没回答,而是冲着那人举了举杯子,一口干了。

那人见顾念这么爽快,也跟着一杯下去。

顾念笑了笑,把杯子放下。

那男人赶紧给她倒了酒。

顾念心里稍微的舒服了一些。

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挺有信心的,要是坐在这里一晚上连个搭讪的人都没有。

那可真的是够糟心的。

只是喝酒的空档,顾念还是忍不住有些走神。

不知道池遇现在在做什么,日盼夜盼的终于离婚了,这家伙应该会找人庆祝一下的吧。

这么一想,顾念心里更不舒服了,她叫了服务生过来,又加了酒。

而池遇现在正坐在酒吧商务区的包间里面。

今天有应酬,偏生又不是十分正式的应酬。

有个意向合作商,据说在海外市场吃得挺开。

池家下一步想进军海外市场,若是能和这个人合作,对池家来说,迈出国门,应该会更轻松一些。

而且难得的,今天是这合作商主动邀请池遇出来消遣的。

池遇怎么也不可能拒绝。

合作商是个中年男人,应该是经常出入这种地方。

只不过,他来了后只象征性的说了说合作的事情,接着就叫了好多小姑娘过来作陪。

池遇并不是很喜欢这种边缘化的娱乐项目,这种聚众不雅的娱乐,总是能让他想到道貌岸然几个字。

池遇强撑着陪着王总喝了两杯。

王总呵呵的笑着,“池先生似乎并不太习惯来这种地方。”

池遇也翘着嘴角,“是来的次数不多。”

王总晃了晃手里的酒杯,意有所指,“喝点酒,可能就好了。”

池遇笑了笑,端起酒杯和王总碰了一下。

这红酒是王总自己带来的,味道稍显干涩。

但是还不至于无法下咽。

不知道什么牌子,感觉口感也没好到哪里去。

池遇喝了两杯之后,就靠在沙发背上,身子轻轻地挪动,把原本靠在自己怀里的姑娘推了出去。

第5章 什么地方你都敢来

其实池遇今天根本没任何的心情,他整个人都有些浮躁。

从中午和顾念一起吃过了饭,这种感觉就在了。

一下午在公司里,他文件都没看几份。

而且时不时的,他还能想起来老爷子临终的嘱托。

老爷子让他以后好好的照顾顾念,好好对她。

他当时点头了,但是现在,却依旧离婚了。

池遇吐了一口气出来,离婚是肯定的,他并不后悔。

当初结婚,他就已经在期待这一天了。

娶顾念,从来不是他的意愿。

只是终究有些对不起老爷子了。

随后池遇又喝了几杯酒,然后更加的心烦意乱。

也不知道是内心什么地方,升腾出一种莫名的不舒服。

脑子里稍微有点乱,只是一个恍惚间,池遇就想起来了顾念。

想到的也不是今天离婚的场景。

而是,过去很多个夜晚,她在自己身下的模样。

池遇赶紧闭上眼睛,额头上慢慢的开始沁出了汗。

他差不多,猜到自己是怎么了。

王总这时候感觉也上来了,他摸着身边小姑娘的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池遇慢慢的睁开眼,还笑了,“可以。”

即便是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太好,可是他面子上也镇得住。

从包间出去,外边稍微凉爽一些,池遇也就舒服了一点。

他出包间就给司机发了个信息,让他马上过来。

王总走在前面,还搂着个姑娘。

应该是太高兴,他还哼哼了一段小调。

出了商务区,路过舞池这边。

正好到了今晚的高潮部分。

舞池里面的专业舞女,开始边跳边脱。

旁边看热闹的都炸开锅了。

王总看见这样的场面,也跟着来了兴致,直砸吧嘴,“没想到,这里还能玩的这么大。”

池遇闻言,就顺着王总的目光,看向了舞池。

只不过他的视线穿过舞池,看向了舞池后面,和男人谈笑风生的顾念。

池遇眯了眯眼睛,几秒钟后才认出来她。

她打扮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简直是换了一个人。

池遇站在原地盯着顾念看了半天。

顾念没看见池遇,她有点没控制住,喝的稍微多了。

不过倒是还不至于分不清现状。

对面的男人没走,见顾念眼神迷离,就站起来,过来坐在顾念的旁边,“醉了?”

顾念笑了一下,“没有。”

有些事情,还能想起来,就证明还没醉。

那男人把手搭在顾念的腿上,“要不,我带你找个地方醒醒酒?”

顾念低头看了看对方的手,又抬头盯着对方的脸看了半天。

最后她慢慢的摇头,“不如。”

这人怎么看,都比不上池遇。

所以在经历过池遇之后,她真的怀疑,自己还能不能看上别的男人了。

那男人不懂顾念的意思,抬手想摸顾念的脸,“走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咱们高兴高兴。”

只是他的手还不等落在顾念的脸上,就被人中途捏住。

顾念恍惚中听见了池遇的声音。

她听见池遇说,“什么地方你都敢来。”

顾念慢慢的抬头,眼前的景色有些朦胧,还有些晃悠。

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确实是看见了池遇的那张脸。

那张脸一贯的冷着,只是如今上面,似乎还带着一些嘲讽。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p8tuEqU9Ixo24BibcLBLGiclfa5mnZxwBptmPxJicvvFO1OKCGC0WcNGNBnKTH9h82g7WUFqVOWc9MAgswa2Pxc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