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泡尿”的情缘(6)

第六篇  结 婚

我的“情缘”婚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省城又开了三家分店,在县里开了两家,镇里开了一家,旅社又开了一家,共有九家店子,年收入已达百万以上了,我和刘姐也深深明白这种火爆也只是暂时的,要想公司和旅社一直火下去,我还要走向更大的舞台。

二十七岁时(我是元月八号出生的,所以一到一月我就长一岁)过完年我向刘姐求婚,刘姐说什么也不同意,说什么比我大十岁,还带着个孩子,以我现在的条件找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而且还在我的女粉丝中选择了一个高学历的漂亮女孩,只等我空闲时,带我去见一面,已经和对方约好了。我说:“姐!当初要不是你救了我的命,现在的我还不知在哪里呢?公司这两年的快速发展也是离不开你的操劳,我的命和事业都是你给的,况且欣欣从小到大已经喊了我这么多年的爸爸,外人早就猜到我们是一家人了……”。

说起叫爸爸,这期间还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刘姐的女儿叫欣欣,一开口说话就把我叫爸爸,弄得我挺不好意思的,要知道那年我才十七岁,刘姐开玩笑似的说:“叫你就答应呗!”,小欣欣的嘴巴特别甜一口一个爸爸的叫个不停,没办法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有一次酒店的同事到旅社里来玩,小欣欣又叫我爸爸,同事瞪大眼睛看着我说:没想到你孩子都这么大了,真是早婚啊!后来这事在酒店里也传开了,我不好一一去解释,原来喜欢我的几个女孩也都悄悄地离我远远的了。早上送她上幼儿,老师也说我是她爸爸,跟欣欣说:和爸爸说再见。贾宝玉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要说:天上掉下个小女儿。因为欣欣叫我爸爸,刘姐似乎也和我走得更近了,我们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刘姐对我的依赖似乎更强了,我对刘姐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我经常把在酒店里遇到的事和她交流,她的宽慰让我很是感激。在这个城市里我是陌生的人,只有刘姐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们相互依贴,共同体味着这份难得的亲情,彼此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生怕这种美梦破灭;想起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一句话: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它的天空。

 姐突然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起来,我知道这是多年来压抑在心中各种委屈的宣泄,我也满含泪水用手不断地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着她。姐最终同意嫁给我了,那年我二十七岁,姐三十七岁;我们选择了婚庆的淡季,先和家里人说我三月中准备结婚,让他们准备好,让我自己姐一家也从外省回来,日子定在三月十六号那几天刚好是晴天,我和公司的员工提前五天就出发了,先发请帖给县里的领导、镇里的领导、亲朋好友、乡里乡亲的,准备摆上二十几桌,“菜”,父母早都准备好了,杀了两头猪,还请了放映队,准备晚上在村里的队场上放两部电影,十五号那天我的员工也在队场上也搭好了婚庆棚,那场面!用我们村里的老人话说:一辈子也没见过,挺豪华的!

三月十六日一早,化妆师就给我化了妆,爷爷奶奶父母和姐姐直夸我像个仙人,笑的都合不拢嘴,母亲说:“原来我的儿子还这么漂亮,是我的骄傲”,听得一旁的姐姐直噘嘴,不过化妆师给我们一家也都化了妆,总体来说都很漂亮,奶奶嘴里一直嘟哝着说:“享孙子的福!”。

婚车要九点后才到,我在一帮发小和孩子们的陪同下到村口迎接新娘的到来。初春的三月万物都开始复苏了,小草也长出嫩嫩的新叶,头顶上顶着一颗露珠,在和煦的阳光照耀下,闪着宝石般的光芒;迎春花率先开放,嫩黄色的小花坠满了枝条,广袤的耕地静静地敞开胸怀晒着太阳,小河里的流水也闪着粼粼旖旎的波光,哗哗的流水声,给宁静的早晨带来生命延续的乐章,晨风拂面虽有一丝的清凉,闻着总觉得有一股浓浓的乡情味道。

   2021年1月9日周六下午写于麻城

请看结局篇 第七篇 走好自己的路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SdbZicsnc2bqnJuvMGJnyPeNGGjNuarGxONAiaFP0a5jW7QfjoRsScNpxpR7cGiaJgqukIJl8qJ1atqRuiaC1w6Rw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