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伤逃离之时被她所救,为报救命之恩,甘愿入赘为婿...

第1章 战神归来

苏海航空机场轰动了。

一个老早,上万兵卒镇守,实弹上膛,只为迎接一人。

机场外,十万之众,顶礼膜拜,所有苏海名流,都在这里了。

然而,无人能够靠近机场半分。

约莫九点钟左右,一架专机盘旋虚空,百架战机为此护航,场面壮观。

人生如此。

不枉来这世上走一朝。

“到了!”

几个肩扛三星的将官带人来到通道门口。

“将军!”

山呼海啸之声,震颤虚空,标准军礼敬起,这是最高的迎接礼仪。

因为这位是举国神话,军中信仰,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将星,所以他受得起这种崇高礼仪。

这还算低调的了,否则全市区封路都很正常。

北冥战神,横压当世。

北境一战,克敌百万,一战封神,世界震惊。

……

叶天站在长荡湖边的一棵枫树下,巍峨的身躯犹如一座山岳。

五年了。

这一离开就是五年,这里有着他无法抹去的回忆,只因他的女朋友就住在这个城市。

她还在等我吗?

叶天不敢回去,五年过去,他怕五年来挂念的女人已经把他忘了,另结新欢。

“将军!”

贴身护卫龙五刚想开口,却被叶天出言打断,叶天道:“我已经退伍了,不再是什么将军,北冥战神这个封号,就让它沦为历史吧,以后你就叫我大哥!”

有些事情,军方不便插手,所以他选择退伍,不牵扯军方,北冥战神只是一个封号而已。

“大哥,这个封号是你双手打拼来的,它是一个时代的传奇,不可能沦为历史,即便以后的历史上也会有重重的一笔,况且……”

龙五跟了叶天五年,了解叶天的一切。

“我会打造全新的势力,让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看清楚六年前的决定是多么可笑!”

叶天目视荡漾的湖水,风衣飘袂,漆黑的眼眸中却浮现过往种种。

京都叶家是顶级豪门。

叶天本是豪门少爷,有着无上的身份与背景,因一个神棍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一生,从此他被母亲视为这一生最失败的作品;被家族视为扫把星。

自从疼他的爷爷病死之后,叶家大权便落在奶奶的手中,奶奶怕他夺走哥哥继承人的位置,在六年前更是毫无情面的赶他出家族,这才犹如过街老鼠流浪到苏海这个二线城市。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在苏海这个二线城市,他认识了莫倾城,并且相知相恋,就差谈婚论嫁了。

然而,幸福的日子并不长,他在莫家根本不受待见,莫家也不同意这门亲事,更不会答应他入赘莫家。

在一天夜里,莫倾城的身体给了他,却也被抓个正着,被莫家人打断双腿,像野狗一样被扔在街头,并且以强歼罪名把他告上了法庭,从那以后入狱了,判刑七年。

不过在狱中,他拥有过人的表现,被提了出来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五年后,北冥战神横空出世。

这次退伍回来,他不恨莫家,因为这是莫倾城的家人,若报仇,如何面对莫倾城?

“大哥,还有一件事情!”

龙五顿了顿才道:“嫂子并没有嫁人,而且,还为你生了一个女儿!”

“你说什么?”叶天心头猛颤,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查了,你确实有一个女儿,叫叶可可,是随你姓的,可见这五年来,嫂子依旧在日夜想着你,只是……”

“只是什么?”叶天立即问。

“只是,嫂子因为未婚先育,所以在莫家的情况很糟糕,甚至已经快被驱逐莫家,而且还为你背负着未婚先孕的骂名!”龙五认真的说着,他不敢骗叶天。

轰!

这句话对于叶天来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五年来,倾城带着女儿是怎么过来的,他不敢想象。

未婚生女在当今这个社会虽然没有什么,但也要看是在什么地方,莫家是个传统家族,古板守旧,岂能容忍,可想而知,这五年来,莫倾城身上背负着担子有多重。

“你去忙你的吧,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叶天摆手,示意龙五离去,他虽然人在疆场,但心系仇恨,所以这五年来,他一直有所准备,这次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打造属于自己的势力。

至于他本人,归心似箭,恨不得第一时间和家人团聚。

“就是这里?”

    苏海市郊区,一栋破旧的平房,叶天站在百米之外看着,心中酸楚难明。

  怎么说莫家在苏海都是一个二线家族,财产过亿,自己的女朋友却住在这种地方,他心中能好过才是怪事。

“倾城,我回来了!”

叶天踩着沉重的步伐朝平房走去,内心除了紧张与期待之外,便是愧疚,可刚到门口,却见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儿在卷着袖子洗衣服,身后还有一个中年妇人,手中拿着一根藤条在监视着。

小女孩面黄肌瘦,却长得非常标致,尤其是她那一张脸,很像一个人,叶天心中狠狠触痛一下。

“外婆,可可累了,能不能让可可歇一歇再洗衣服!”

小女孩转过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中年妇人,眼底满是哀求。

“你个贱种,歇什么歇,不是因为你这个小贱种,我们一家会在这里住着吗?赶快给我洗衣服,否则中午没饭吃!”中年妇人手中的藤条扬了扬,要打小女孩,小女孩吓得赶紧洗衣服。

但她还是弱弱说道:“我爸爸知道了……”

“哼,还敢提起你爸爸,他就是个劳改犯,说不定现在都死在外面了!”

  中年美妇,名唤白玉珍。

“你说谎,我爸爸不是劳改犯,我妈妈说他没有死,他一定会回来找可可!”突然,小女孩倔强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叶天,心中触痛着,眼角也湿润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他现在流泪了,真真切切的流泪了。

“你个小贱种,还学会顶嘴了是吗?看我不打死你!”白玉珍怒不可遏,扬起藤条朝小女孩背上抽去,可却被一只大手攥住了。

叶天满脸怒意道:“她是你的外孙女,这你都下得了手?你还是人吗?”

第2章 父女相见

白玉珍尖酸刻薄,叶天是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对待自己的外孙女也是这样,简直没有一点人性。

“你是哪个王八羔子,我教训外孙女,管你什么事情?”

白玉珍使劲抽着藤条,可叶天攥得很紧,藤条纹丝不动。

五年投军,叶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白玉珍认不出来,也是很正常的。

“你还有一点人性吗?”

叶天目视白玉珍,冷漠气场弥漫,一时间白玉珍被震慑住了。

随后,叶天大手一松,白玉珍那拉着藤条而倾斜的身体,因为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叶天弯身抱起小女孩,眼中满是心疼:“你叫可可是吗?”

“恩!”

小女孩眨着眼睛,对叶天有着莫名的亲切感:“我爸叫叶天,我妈叫莫倾城,我叫叶可可,叔叔,你认识我爸爸吗?”

短短的一句话,令叶天身体一抽,眼眶的泪水滴在了可可的小手上。

“叔叔,你怎么哭了?”可可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叶天,同时伸出小手帮叶天擦着泪水道:“妈妈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对对!”

叶天连连点头道:“你妈妈说的很对,不哭,叔叔以后都不会哭了!”

说着,叶天已经把可可搂在了怀里。

可可与莫倾城犹如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第一眼叶天便认出可可就是自己的女儿。

“文昌、文昌,你快出来啊,有人要拐走我们的外孙女了!”起身的白玉珍朝屋里喝道,一个中年拿着木棍跑了出来,这人正是莫文昌,也是莫倾城的父亲。

“哪个混账东西,在这光天化日之下拐带我的外孙女?”莫文昌喝道。

“就是他,给我打!”白玉珍满脸恶毒,恨不得要让莫文昌打死叶天。

啪!

突然叶天一个大耳瓜子甩在白玉珍的脸上,白玉珍捂着脸直接懵了,莫文昌这个懦夫拿着棍子,也被叶天这一巴掌给震慑住了。

叶天冷道:“若不是看在倾城的份上,我拆了你的骨头!”

冷冽杀机弥漫,白玉珍被吓得不轻。

之后,叶天换个脸色,看向怀里的可可,微笑道:“可可,饿么,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吃完之后,叔叔再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好!”

可可怯生生的点了点头。

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虽然让她备有亲切感,但心中还是有些害怕。

“可可不怕,叔叔是好人,不会害可可的!”叶天说道,抱着可可来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之后,叶天开口问道:“你外婆这么对待你,你妈知道吗?”

若是知道,还不管不问的话,那么叶天心中对莫倾城也就失望了,同时还决定,一定要把可可的抚养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毕竟,对待自己的女儿都不管不问,还是一个好女人吗?

“妈妈不知道!”

可可摇头道:“外婆不让可可说,不过可可也不会告诉妈妈,因为妈妈很累,可可不想让妈妈再担心可可!”

叶天心中狠狠一抽,是自己多想了。

来到市里一家肯德基,叶天点了许多好吃的,还有冰淇淋、薯条、鸡腿、汉堡等,一大堆摆在可可面前。

看着可可狼吞虎咽的样子,叶天心中很难过,女儿长这么大了,自己从来没有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

愧疚!

自责!

他发誓,再也不会让可可受到任何伤害。

“可可,慢点吃,叔叔不和你抢!”叶天说道,怕可可噎着了。

“恩!”可可点头,很听话,吃饱了之后,她以为叶天没看到,偷偷藏了一个鸡腿在怀里。

叶天一惊,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于是问道:“可可,你这是?”

“叔叔,可可不是小偷,我看这鸡腿没吃完,才藏起来带给妈妈吃的,妈妈没有吃过肯德基!”

可可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的望着叶天,生怕叶天误会她是小偷。

“这本来就是可可的,可可这是在拿自己的东西,这不叫偷!”叶天立即解释,反而生怕可可误会自己,同时心中猛然一酸,在这个社会,肯德基都没吃过,他不知道这五年莫倾城是怎么过的。

白玉珍家里。

自从叶天带走可可之后,白玉珍立即打电话给了莫倾城,说可可被人拐走了,让她赶紧回来。

正在公司上班的莫倾城,听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班也不上了,赶回家中,了解一切报警了,可警局不到二十四小时,不给备案,这让莫倾城心急如焚,托朋友打听,依旧没有任何音讯。

  至于叶天,带着可可去公司,却没找到莫倾城,不过从那些员工口中得知莫倾城的女儿被拐走了,这才恍然大悟,抱着可可在路口打了出租车回家了,到家之后,莫倾城一把抢过可可。

“你是谁,干嘛要拐走我的女儿?”莫倾城喝道,眼角的泪水还没干,这五年来不是因为有可可的话,她早就崩溃了。

“妈妈,叔叔是好人,他没有拐走可可,还带可可去吃肯德基了,妈妈这是可可帮你留的鸡腿!”可可从怀中出鸡腿递给莫倾城,却被莫倾城甩在了地上。

“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啊!妈妈教过你多少次,不能和陌生人在一起,难道你就这么没记性吗?””莫倾城放下可可,朝屁股就是一顿打,打完之后,又把可可搂在怀里。

“妈妈,可可以后再也不敢了!”

可可眼中满是泪水,不断的给莫倾城道歉:“妈妈,可可错了!”

“倾城,你不该打可可,她没有错,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叶天站在莫倾城对面,犹如一根标杆,气质无双,直直盯着莫倾城,他心中很心疼可可。

“你个人贩子,怎么还看上了我的女儿不成?”白玉珍立即呵斥道:“我现在就报警,把你抓起来!”

“你住口!”叶天气势爆发,笼罩白玉珍。

刹那间白玉珍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对方的气势太恐怖,哪是她一个小平民能够抵抗的?

莫倾城美眸却一直在凝视着叶天,渐渐娇躯颤抖了,十秒之后,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你…你是叶天?不可能,叶天被判了七年,这才五年!”莫倾城摇头,以为是自己认错了,这才过去五年,叶天怎么可能会回来?

事实上,叶天确实回来了,心中五味俱全。

第3章 五年不见,泪满面

五年了。

五年前的那一夜,他永远不会忘记,那夜这女人把身体给了他,却被莫家人抓个正着,打断双腿,以强曝的罪名被莫家的人告上了法庭,然后判刑七年,他清晰记得那晚莫倾城惊慌失措的样子。

他被带走的那晚,莫倾城拼命解释,说我不知道他们会跟踪我,你要相信我。

然而,叶天怎么可能怀疑莫倾城呢?况且,五年没见,莫倾城还为他生了一个女儿。

他不敢想象,这五年莫倾城是怎么过来的。

“倾城,是我,我回来了!”叶天搂住莫倾城,能够清晰感觉到莫倾城的娇躯在颤抖着。

白玉珍傻了。

莫文昌也傻了。

他们两人愣愣的看着这一切,犹如被雷劈了一般。

“是你,真的是你?”莫倾城已然泪流满面,五年了,背负着骂名,苦苦等了五年了,这五年所受的苦,所扛着的压力,又有几人能够明白?

“叶天,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那夜莫家会派人监视我!”可她依旧对叶天认错,叶天坐牢的这五年,她也在一直责怪自己,若是自己再注意一些,就不会被莫家那些混蛋跟踪了。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叶天把莫倾城搂的更紧,因为他很清楚莫倾城没必要用自己的身体来陷害他,完全可以和他分手。

他继续道:“倾城,五年来苦了你了,现在我回来了,再也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

身为男人,自己的妻女都保护不了,还是男人吗?

“你个劳改犯,你怎么还敢回来,你害了我的女儿,害了我们一家,你被抓就被抓,为何还留下一个孽种?你看看我们住的是什么地方,都是因为你这个罪犯!”白玉珍喝道,本来他们一家都是住着洋房的,就是因为叶天强了她的女儿,才落得现在这种下场。

“你住口!”叶天猛然呵斥一声,白玉珍吓得不敢说话了。

“叶天,她是我妈!”莫倾城说道,她不知道叶天为何这么呵斥自己的妈。

“她有做妈的样子吗?”叶天冷视白玉珍道:“倾城,你知不知道她是怎么对待我们女儿的!”

这话一出,白玉珍慌了。

“你什么意思?”莫倾城问道,她知道叶天不会平白无故说出这种话。

“现在可可应该在上幼儿园吧?”叶天道。

“恩,每天都是我妈送去的,怎么了?”莫倾城迷糊了,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你问可可就知道了!”叶天抱起可可,可可吓得把头埋在叶天怀里不敢说。

“可可别怕,有叔叔保护你,没有人敢对你怎样,你把事情说给你妈妈听!”叶天搂着可可很心疼,若不是经常被虐待,可可怎么会这么害怕白玉珍?

“可可别怕,你说给妈妈听,妈妈为你做主!”莫倾城跟着劝道,也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之后,可可怯生生的说出在莫倾城上班后,白玉珍怎么虐待她的事情,听得莫倾城的眼泪不断往下掉。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她是你的外孙女,难道你就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可可还是孩子,每天你让她洗这么大一盆衣服之后才送她去幼儿园,你的良心呢?这些年我为了家里的日子,每月发工资,一分不少的交到你手上,就是怕可可受了委屈,而你是怎么做的?”

“前两天,可可身上的血印,也是你用藤条打的吧?”

越说莫倾城越伤心:“可可跟我说,是在幼儿园里不小心划伤的,没想到……”

“爸,还有你,可可也是你的外孙女,难道你就视而不见吗?”

莫文昌是出了名的妻管严,白玉珍虐待可可,他哪敢说话,况且他对可可也没有什么感情,不是因为可可,他不会住在这个破房子里。

  “倾城,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会好好对待可可!”

白玉珍满脸愧疚,其实她心中一点都不愧疚,只是怕莫倾城每月的工资不给她了,她是堂堂的莫家夫人,可不想出去找工作被人笑话。

莫倾城无奈,也只好就此作罢,谁让白玉珍与莫文昌是她的父母呢?

之后,叶天抱着可可,一家三口进入了卧室。

“倾城,让你们母子受苦了!”

叶天扫视一眼简陋的卧室,发现连一个空调都没有,拳头攥的很紧。

“与你坐牢相比,这算什么?”莫倾城心中还是很愧疚,五年前不是因为她,叶天也不会坐牢。

“都过去了,以后不要再提了!”

“恩!”

莫倾城点头,本来还想问叶天怎么提前两年被放出来了,不过叶天都这么说了,她也没有再追问,正如叶天说的那样,都过去了,还提它干嘛!以后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随后莫倾城从叶天怀里接过可可,放在地上对可可说道:“可可,这是你爸爸,叫爸爸!”

可可水汪汪大眼睛看着叶天,神色有些木讷。

“可可,你不是很想有一个爸爸吗?现在爸爸回来了,以后爸爸就可以保护你了!”叶天蹲下身子,双手扶在可可的双肩上,声音极为温和。

“爸爸,你真是可可的爸爸?”

可可大眼睛闪了闪,最终开口道:“可可有爸爸了,可可不是贱,种,可可也有爸爸!”

闻言,莫倾城与叶天心中酸楚难明。

之后,可可扑在叶天的怀中,哭了起来,大概几分钟左右,哭累了,在叶天的怀里睡着了。

    叶天怕惊醒可可,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态。

莫倾城眼泪缓缓落下。

可可熟睡之后,莫倾城轻轻从叶天怀中接过可可,然后放在床上。

“倾城,这次回来,我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弥补这五年来对你的亏欠!”

说着,叶天轻轻握起莫倾城的手。

莫倾城眼泪汪汪,她等这一刻也等了五年,一个女人一辈子只能穿一次婚纱,哪个女人又愿意错过呢。

只是,有钱吗?

莫倾城道:“现在经济紧张,等手头宽裕了再说吧!”

“恩,听你的!”叶天点了点头,心中早已经有了安排。

“对了,你到公司找我,被奶奶知道了,奶奶刚刚打电话给我了,正好今天晚上也是家宴,奶奶说了,让你一起过去!”莫倾城说道,虽然已经不在莫家住了,但还是莫家的人,每一次家宴,都少不了他们一家。

莫倾城继续道:“家宴上,无论他们说什么,你都要忍着知道吗?”

“知道!”

叶天点头,他回来正好也要给莫倾城一个名分,所以莫家的人总归是要见的。

晚上,一家人出门的时候,白玉珍把莫倾城拉到旁边。

“倾城,你带着个罪犯去干嘛?”

白玉珍瞥视一眼叶天父女,小声道:“我看,就让他们父女呆在家里吧!”

  “那是我的丈夫和我的女儿!”

莫倾城冷视白玉珍道:“你要是觉得丢人,你可以在家里呆着!”

这话一出,白玉珍铁青着脸,不说话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b91Uzdib9N8Hq8DZSV6xcDxQiaUfB71w5TKbDI2ryLpsvYtOHQUDvicOGDI4sTEh44ORsDmw5gSnicK7MbOwQMibAn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