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陪我长大,我何时才能陪你变老?

         站在门口,看着肖哈被护工推进手术室,虽然她一直对着我笑,但我知道,她还是有一些害怕,只不过怕我担心,刻意隐瞒罢了。

         此前,小花朵临时接到任务,出差去云南洽谈一个重要的招商项目,如果肖哈出现突发状况,一切都只能由我来做决定。

         从未想过,一直受宠于父母羽翼保护之下的我,也会有必须为父母遮风挡雨的这一天。

        我只能祈祷千万不要出现突发状况。

        “砰——”的一声,手术室的铁门被生硬地关上。此时此刻,我的内心,除了焦急和担忧,别无其他。

        我坐在长椅上,一点一点地等待和煎熬。这种感觉,就像是趴在云端,迎着呼啸的寒风,四处都是万丈悬空,战战兢兢。

        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但是,我依旧忐忑不安。这种忐忑不安,除了来自于对手术进程的担忧,更来自于对未知未来的恐慌。

        手术室外的大厅里,广播不停地念着病人的名字和编号,呼叫着家属去谈话间商讨手术方案、去手术室门口接病人出来……每送出来一个病人,家属们就蜂拥而至,围绕着、簇拥着、抚摸着,嘘寒问暖,每一个举止,都跳跃着欢欣和感动,每一个画面,都充满了柔情和温暖。

        然而,在这些充满柔情和温暖的画面中,大多数闪现的是中老年人的面孔,鲜少有像我一样年龄的人。我想,刚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些病人,第一个想见到的,会不会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女?可是,此时此刻,他们的儿女又在何处?是否也像他们一样,牵挂着自己尚在病中的父母?

        我想起肖哈病房里邻床的那位叔叔,他是前不久江北垃圾中转站爆炸事件中受伤的一个,比肖哈大一岁,一个人在这里住院。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要去洗漱间洗碗,右手端着碗,只能用受伤且打着石膏板的左手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着按下门把手,可是门把手却固执地就是不下来,我赶忙跑过去,帮他把门打开,问他需不需要帮忙,需不需要我帮他洗碗?他腼腆地笑着说不用,他自己可以洗,再三跟我说谢谢。说起他的时候,肖哈的眼神黯淡无光,言语间充满了怜悯。他有三个儿子,一个在广西,一个在绥宁,还有一个在邵阳,和他一起受伤的还有他九个月大的孙子,送到长沙救治去了,在邵阳的那个儿子和儿媳都去长沙陪护孩子了,另一个儿子昨天回广西了,说是公司批的假期到时间了,必须得回。我本想问他不是在绥宁还有一个儿子吗?想想算了,必然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来不了吧。但是,在他的内心里,一定是多么希望儿子能够侍奉床前,哪怕是多看儿子一眼,他就会很知足了。

        我又想起了我两次生孩子剖腹产,从手术室推出来,第一个见到的就是肖哈,那时候,肖哈一定也和我现在一样,在手术室门口焦急地等待着我平安出来。

        反复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时间数字,一分钟一分钟地增加着,增加得不紧不慢,增加得遥遥无尽。我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广播里护士的每一次呼叫声,生怕错过了肖哈的名字。

        终于,两个多小时以后,广播里响起了肖哈的名字,我几乎是从长椅上跳起来,一个箭步飞奔到肖哈的床前,我要第一时间出现在她面前,我要让她推出手术室后一睁眼就能看到我。

        肖哈似乎是感觉到我来了,微微闭着的眼睛睁开了,我摸了摸她的头,问她感觉怎么样?她微微一笑,说挺好的,就是手有点麻。我和护工一起把肖哈推到病房,然后陪肖哈说了一会儿话,肖哈就睡着了。

        空荡荡的病房里,我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右边是肖哈,安静地睡着,左边是那位爆炸受伤的叔叔,也是沉沉地睡着,还打着阵阵呼噜。

        我想起之前网上疯转的一张照片,一个年轻男人的父母同时生病住院,病房里,左边躺着父亲,右边躺着母亲,这个年轻男人坐在中间,左手拉着父亲的手,右手拉着母亲的手,泪流满面。

        心中有多大的苦楚,脸上才会有多深的泪痕。

        我又想起网上的一个故事,说是一个年轻人因为工作繁忙,无暇照顾自己的父亲,逼不得已只能把父亲送进养老院,每个周末去看望一次。每到周末,父亲就会站在养老院门口,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翘首期盼着儿子的到来,那个样子,像极了孩子小时候,被父亲送进幼儿园,每到快放学的时候,就端端正正地坐在小板凳上,翘首期盼着父母来接一样。

        曾经,我以为,只要好好学习,毕业以后就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就能挣很多很多的钱,给父母买很多很多的礼物。

        然而,等到我工作后,才发现,那点微薄的工资根本不足以支撑我那颗所谓的孝心,很多最基本的生活问题,都需要父母出钱来替我解决。

        曾经,我以为,长大以后就能陪父母看电视、吃美食、买衣服,带他们去想去的地方,看云卷云舒,看日出日落,看潮涨潮汐。

        然而,等到我长大后,才发现,学习、工作、生活……种种种种,根本无暇顾及父母,更别谈空出时间和精力来陪父母去做想做的事。

        曾经,我以为,等我变得独立强大以后,就能帮助父母实现很多愿望,就像小时候自己有小小的心愿,父母总能帮助自己实现一样。

        然而,等到我懂事后,才发现,我永远也独立不了,永远也强大不了,永远也无法实现父母心中最迫切的愿望,那个儿女承欢膝下、安享晚年的愿望。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因有人负重前行。

        我们的岁月静好,都是因为父母为我们背负了太多,承担了太多,付出了太多。

        时至今日,“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对我来说,对很多人来说,终归是一个梦而已,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而已,一个只能永远是梦的梦而已。

        看着肖哈安静地睡着,感觉天地中、万物间,一切都安静地睡着。

        真希望,就这样让时间停止。

        真希望,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

        真希望,就这样陪着她慢慢变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ljJxU8ZqOX7ZopibY2L8pqq1UF7DTf0O7XPWUrBf0Om07zuVcm0JpxBjHU3ia3O4JJvVuibz1CXuomxUHE0S04L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