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70年代:杜比兄弟的解散和重组

当杜比兄弟制作1977年的专辑《Livin’on the Fault Line》时,约翰斯顿觉得自己对乐队艺术改造的想法幻灭了。“我觉得我不适合现在的情况。”他收回了自己原本为专辑提交的几首歌,然后离开了乐队。

往期阅读:

从摩托车酒吧到摇滚名人堂:杜比兄弟的史诗之旅

The Doobie Brothers

七十年代的摩托车酒吧到摇滚名人堂

杜比兄弟的史诗之旅

Kenny Loggins

文 阿道夫

     编 利维坦 

约翰斯顿离开乐队后,麦克唐纳为了寻找新歌创作伙伴联系到了肯尼·洛金斯(Kenny Loggins),他们一起创作了了《What a Fool Believes》。乐队在录音室里剪了30多次,才拼出了最终的《What a Fool believes》版本。

 

这首歌一炮而红,而专辑《Minute by Minute》的销量也突破了300万张。有意思的是,杜比兄弟的传奇故事变得更加戏剧化,而他们的音乐却变得更加柔和。

与此同时,麦克唐纳和巴克斯特之间的矛盾开始激化——部分原因是这位吉他手倾向于更花哨、更复杂的独奏并持有更保守的政治观点。在一场紧张的日本巡演之后,巴克斯特和哈特曼纷纷退出了乐队。

“一切都分崩离析了”

“我记得在加利福尼亚的一次彩排中,麦克唐纳一直待在车上,他因为焦虑不想下车。”

——哈特曼

 

一时间,杜比兄弟像是失去了舵的游艇。

西蒙斯是仅剩的初始队员,他剪掉了头发,换了个新卷发,因为他的长发总是缠在摩托车辐条上。西蒙斯觉得与其他杜比间的距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远。他回忆道:“我开始觉得我不再是这个集体的一部分了。”

 

麦克唐纳说西蒙斯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打算离开乐队。让其他成员感到震惊和无奈的是,在他们斩获渴望已久的格莱美奖后不久,杜比兄弟决定解散了。

 

杜比兄弟在1982年夏天开启了一场告别巡演,但在巡演开始之前,乐队接受了另一个计划——“百星之夜(Night of 100 Stars)”——在纽约举办的1000美元一个座位的慈善活动。

乐队欣然同意了这个想法,但西蒙斯没有参与。麦克唐纳感到一个时代结束了。

“某种意义上讲,这不再是杜比兄弟了。”

 

在演出后台,有人告诉麦克唐纳,伊丽莎白·泰勒和劳伦·白考尔想和他聊两句。麦克唐纳激动且好奇:这些传奇女演员会知道杜比兄弟吗?

伊丽莎白·泰勒

劳伦·白考尔

麦克唐纳被带到她们面前时,泰勒向他打了个招呼。“她两咯咯笑了起来,伊丽莎白·泰勒对我说,‘你知道上哪儿能弄些酒来吗?’”麦克唐纳回忆说。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机明白了她们的意思,”麦克唐纳回忆道。“会场不允许在后台喝酒,她们能想到的最快获取酒精的方式就是呼唤杜比兄弟。”

七十年代鼎盛时期的出租汽车和汽车旅馆都已经不复存在了,杜比号飞机也不复存在了,很久以前它就以零件出售了。

1987年,杜比兄弟重组,他们制作了新专辑。尽管哈特曼和波特在几年后再次离开,他们也几乎不间断地巡回演出。

今年,杜比兄弟在结束了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聚会后,他们和麦克唐纳开始为重聚巡演进行排练——麦克唐纳和约翰斯顿自1976年以来首次同台演出,这一想法引起了一些轰动。

但是麦克唐纳刚到拉斯维加斯,回到约翰斯顿、西蒙斯和麦克菲巡回演出的经典阵容,到驻地才一周,约翰斯顿又突然生病了。

这一次,他不是呕吐,而是干咳、疲劳和呼吸短促。由于病情严重,乐队取消了剩下的演出,回到了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和夏威夷的家中。

几个月后,他说:“在2月份的时候,还没有地方可以检测。”“至于是不是Covid-19,我们也不得而知。

今如今的杜比兄弟:

(左起)麦克唐纳,西蒙斯,约翰斯顿,麦克菲

 

疫情的缘故,杜比兄弟的50周年纪念计划已经被取消了。根据计划,这支乐队过去的一些成员,包括波特、哈特曼和巴克斯特,都被邀请参加摇滚名人堂。 

乐队与制作人约翰·尚克斯合作的一首新歌的EP,也因为巡演而推迟了发行计划,其中包括约翰斯顿的大摇滚歌曲《American Dream》和西蒙斯的民谣歌曲《Cyclone》。

此外一个有意思的小插曲是乐队对比尔·默里提起了诉讼,指控声他没有得到他们的许可,在他的高尔夫服装公司的广告中使用《Listen to the Music》。

麦克唐纳表示,一些老杜比粉丝可能比乐队成员更保守。他在10月份说。“我们的很多粉丝都是年纪较大的骑行者群体,其中一些人可能是特朗普支持者。”“尽管从对他们生活的潜在影响来看,这似乎并不符合他们的最佳利益。”

杜比们在被问及是否属于游艇摇滚时,波特觉得这个词“相当轻蔑”。西蒙斯很少表现出恼怒的样子,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他明显很生气。

哈特曼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基本上已经退出了音乐圈,当他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时,他大笑起来。“哦,天哪,太完美了!”“接下来的三个星期我都要被这给笑死!”

当这个词被提起时,麦克唐纳笑着说,他甚至看过油管上的“游艇摇滚”恶搞系列,正是这个系列让人们对游艇摇滚重新燃起了兴趣。

“这太搞笑了,”他说。“我的孩子们迫不及待地想给我看那些网络插曲,我们都笑了。这很有趣。但它成为一种音乐流派的事实,甚至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惊喜。

在病毒感染前,麦克唐纳时常到拥挤的赌场里自个闲逛。那些摇摇晃晃地坐在老虎机前的人,不再有人认识他。

有意思的是,在他整个散步过程中,甚至在酒店外面,他都会在游艇摇滚乐队的喇叭里悄悄走过:像Firefall的《You Are the Woman》或是Steve Winwood的《Back in the High Life》。

往期阅读:

从摩托车酒吧到摇滚名人堂:杜比兄弟的史诗之旅

REF:

https://www.rollingstone.com/music/music-features/doobie-brothers-hall-of-fame-michael-mcdonald-108358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6U6bfSO1j2nWNmDrEYUW8Jgo2UC3ZAFHlh60sQ0FlXUJVeECH9u8UCGupdFnjFQ8RXweo3iaIu1RQ88Um3HFp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