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牧羊人之谁偷走了我的校服(9)

回顾

也许,对一个人的喜欢没道理,讨厌一个人也一样,罗央进病房的那瞬间就对病友大叔有种说不清道不楚的排斥,大叔的一举一动都能让罗央厌烦。在闺蜜次珍的协助下用自己的方法给了大叔一个小小的“教训”。

尴尬的探病时刻

群培永远就是那样的不”正经“,满脸得瑟地站在罗央病床边,笑着说:“好点没?”

“你怎么来了,我告诉你不要来的。“罗央腼腆地答非所问,脸慢慢地埋进被子里。

”我想见你,不行吗?“说完肆意地笑着。

罗央紧张地看了眼不时瞄向自己方向的大叔,对大叔的情绪更加的复杂起来,又羞又恼。

罗央极力抑制住砰砰直跳的心脏,用右脚卷起被角,示意群培坐下。

群培面对窗户坐着,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精心挑选的热水袋,指着上面的图案说:”你看这像不像你,傻傻的。“

”你才像猪呢。“罗央嘟着嘴,假装生气地把头转到另一边,嘴角却是明显的笑意。

”手还疼吗?”群培顺势看着扎着针的手,握了一下冰冷的输液管。

群培小心翼翼地把输液管绕在热水袋上,用手指轻轻按了按针头周围的胶布,欣慰地说:“还好,没有肿,我还一直担心你的手。”

罗央羞涩地笑着,缓缓地拿出“战绩”连连的左手给群培看。群培差点没有跳起来,激动地说:“怎么会这样,护士不会扎针吗?”

大叔好奇地看了过来,罗央赶紧拉了拉群培的衣角,示意声音小一点。

群培看了眼大叔,并不在意,紧张地拉起罗央的手,心疼地说:“疼吗?”

罗央赶紧抽出手,尴尬地笑着说:“还好,刚开始有点儿,现在好多了。”

群培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站了起来,说:“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

罗央迷茫地看着群培一惊一乍的样子,本能地点了点头。

群培回来时,端着个小脸盆,把脸盆放在罗央的床边,笨拙地将挤好的热毛巾敷在罗央的左手后,重重地呼了口气。

罗央好奇地说:”毛巾和脸盆是哪来的?“

”肿了需要热敷,你不知道吗?”群培答非所问道。

大叔一直关注着群培和罗央的一举一动,罗央心里觉得他像一个监视器,不明之火从心底慢慢流窜,群培却不以为然,甚者发觉大叔偷瞄时故意跟罗央亲密起来,像在较着某种莫名的劲儿。

“晚上,你爸妈陪你吧?”语气中莫名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昨晚我爸陪我,今晚不知道她们谁来?”罗央平静地说。

“那就好,不来的话,我可以偷偷跑出来陪你。”群培的眉心慢慢舒展开来,笑着说。

群培坐在罗央的床边,聊着这两天在学校里发生的各种趣事。罗央不时发出咯咯的笑声,脸上渐渐散去了胃疼的阴霾。

罗央和群培聊得正开心时,罗央的爸妈先后进了病房。巴顿重重地把暖瓶放在床头柜上,黑着脸说:“还有几瓶。”

罗央怯生生地说:“还有一瓶吧。”

群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吞吞吐吐地用敬语向罗央爸妈问好。罗央赶紧心虚地说:”我同学。“

巴顿完全不理会群培的问好,气愤地假装收拾着床头柜上仅有的一个水杯。

巴桑开心地笑着说:“孩子,没事儿没事儿,你坐,你叔叔耳背,听不见,不用理他。”

巴桑憋住大笑,把凳子从大叔床前搬过来,拿出零食,热情地说:“孩子,别站着呀。”赶紧收拾被角,开心地继续说,“以后多过来陪陪罗央,况且,她现在暂时不能去学校,你帮忙给她补一下课。”

群培不知所措地点点头,又小心翼翼地瞄了瞄气呼呼的巴顿。罗央看着爸妈截然不同的态度和群培的不知所措,莫名戳中了她的笑点,自顾自地笑着。

群培更加地不知所措,匆匆跟罗央爸妈道别,巴顿仍然没有理会,群培狼狈地跑也似的出了病房。

巴桑不满地对巴顿说道:“你干嘛呀,把孩子都吓坏了。”

巴顿气呼呼地瞪了眼巴桑,没好气地说:“我为什么要跟一个小屁孩打招呼,不在学校好好学习,到医院干嘛。”

巴顿摆好桌子,压住内心的一团火,向罗央说道:“以后少跟这种不务正业的学生来往,听到没有。”后面一句的语气明显加重了许多。

“你凭什么说人家不务正业了,少给孩子乱戴黑帽,我很喜欢这个孩子,长得白白净净,个子又高,又有礼貌。”巴桑好像在回忆群培的种种优点,满脸都是笑意,继续说,“况且,罗央按藏历,过年就18了,你已经没有资格干涉孩子交朋友。“巴桑不满地反驳道。

巴顿满脸都是愁苦和气愤,哼声代替了回答,每道皱纹都在表示深深的不满,好在群培知趣地赶紧离开,不然感觉他要请群培“喝茶”。

大叔笑嘻嘻地往罗央这边看着,罗央心头一紧,害怕大叔会火上浇油。

罗央爸妈离开没多久,收到了群培的微信。

”你爸爸没有说你吧,叔叔好像很生气。“

”没有啊。“

”那就好,刚刚我快尬死了,你却一直笑,你太坏了,我都怕你爸揍我。“

罗央看着手机不禁笑出了声。

从那以后,群培来看罗央时,总是让朋友在楼下探风,只要收到罗央爸妈靠近住院楼的微信,就找借口离开,但这件事从来没有让罗央发觉。毕竟不能让自己喜欢的女生知道自己的胆小。

校服时期,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他只想着用尽全身的力气爱护和关心她,他没有想过要保留,更没有想过回报,只是想要掏心掏肺的对她好。也许,当脱了校服,他们才开始学习“保留”,学习要求“回报”,也就不知不觉中丢失了校服时期的单纯和快乐。更不幸的是,有些人忘记了如何真心真意地爱一个人;有些人,已经把“爱”当成了等价交换;而有些人,已经不相信爱的存在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41.jp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