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正在“学以成人”

机器正在“学以成人”

观察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的领域,的确不难得出这样的印象:各种机器、设备比大多数人更为“努力”地在模仿、学习乃至超越和取代人的各种功能,虽然目前机器后面还是凝结着少数研发人的努力。

目前在机器人方面,虽然还没有像互联网和移动终端这样已经广泛和深入地介入我们的日常生活的大众化产品,但是,世界各地的高科技公司都在砸重金进行大规模的研发和试验,并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酝酿重大的突破,如果成功的话,将产生深远的社会影响。仅就无人自动驾驶而言,如果能够变成安全可靠的普及性产品,将意味着亿万计的驾车者每天都能多获得属于自己的一些时间,相当于延长了自己的生命,而如果共享汽车实现的话,人们甚至

都不必都拥有自己的汽车。

的确,目前人工智能的成果还多是展示性的,如“阿尔法狗”战胜了人类最复杂的智力活动之一——围棋的世界顶尖高手,人机对弈看来已经可以得出机器得胜的结论。机器还进入了一些过去专属于人文艺术的领域,写出了诗歌、谱出了歌曲、有自己的画作,其中有些作品甚至“人机莫辨”。

如果以一个普通人的眼光,用非准确的科学语言来尝试对未来的这一趋势做一下分类的话,或许大致可以说,一方面是机器作为外在的工具,是人的各种功能器官的延伸:机器正从模仿学习和替代人类比较专一的单项功能,走向自我深度学习和把握人类的相当复杂和全面的活动。就像无人驾驶汽车技术一样,这是相当综合的功能,包括对整个行车环境中无数偶然因素的评估,需要机器作出全面的分析,乃至有时要做出伦理的判断,像在遇到无法避免事故的情况下优先救谁的问题。

另一个方面则是内在的。即在生理的方面,高科技的发展深入到人的身体内部,人退化和受损的器官可以得到修补乃至更换,人们还可以通过基因工程来选择智力和性格最佳的后代。当然,以上这两方面并不是截然分开的。人的外在和内在功能可以结为一体,甚至最后的发展一定是结为一体或者“超体”。通过基因工程、芯片植入和脑机融合等技术,使人本身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健康,最后可能达到这样的程度:这时已难于分辨在一个“人”身上,是原有的成分更多,还是后来的成分更多;是人的成分更多,还是机器的成分更多。但只要持续下去,就肯定还是后来的成分更多,于是我们大概有一天会像雅典人所说的那条保留在海边作为纪念、但需要不断修补的忒修斯的船——“这还是那条船吗”一样,也将问道“:这还是那个人吗?”

 

当然,还有更便捷的办法,就是干脆不考虑肉身,直接制造出非有机体的“新人”或“超人”。未来将可能出现这样的机器人:她(他)们不仅有超强的记忆和计算能力,什么事都能做或者都能学会做,不论粗活、细活,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在外可担当工作的重任,在内烹调、管家样样在行。她(他)们外表也很像人,当然比一般的人还要美(或者按人的喜欢定制)。人甚至可以和这样的机器人组成家庭,实行“人工生殖”,有自己的后代。她(他)们最初还是人的助手或伙伴,但或许那一天也会将人踢出局而成为主人。

这样,两极相逢,我们或许在那一天将看到一个新的物种。他们非人非物,但又亦人亦物。他们是“超人”,也是“超物”。开始人还能驾御他们,以后就说不定了。他们最后大概会看不上人的容易变化的情感、易犯错误的理性和薄弱的意志,更看不上人脆弱的肉体和终有一死的宿命。他们生命的基础最后不再是碳,而是硅,他们甚至将作为一个新的物种取代人类。

上面的描绘还是以家庭这一人类社会的细胞着眼描绘,但那时家庭和社会的组织都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新的物种将有新的社会组织形式和生活方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v75wVB8v73fMVFwFM7rjNmQBtaVsFj08K7kasP5TWzoKsjkfszvjYUo9OLpcQUxaXldJHpVP4zbtVn98Efw7DA/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