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之乱前,吴三桂是如何把战马偷运进来的?

三藩是清朝初期分封在南方的三个汉族藩王,他们分别是福建的耿精忠、广东的尚可喜和云南的吴三桂。吴三桂是三藩中名气最大的一位,也是三藩之乱的始作俑者。吴三桂作为平西王,统领云贵地区,对于云贵的形势他洞若观火。云贵地区地处大西南,民族众多,交通困涩,各地方经济发展参差不齐。像云南的滇中地区发展就相对好点,滇西南地区次之,到了滇东北就差得多了。

 

《清实录·卷十五》中载:“庚戌。平西王吴三桂疏言、水西初定、残黎东作无资、请发军前银三万两有奇、买牛种散给。并发军前米一万五千石、赈济贫民、督令乘时耕种。”由于连年战乱,百姓生机艰难。吴三桂首先选择了从稳定农业来发展云贵形势。但是在农业发展时,马匹稀少的问题也凸显了出来。这不仅仅是农耕生产所需的马匹,军队中的马匹也同样短缺。《庭闻录》中说“况今滇中需马,每年请给,部单遣官往西宁购买,滇、秦相越数千里,毕经年累月,跋涉之劳,刍茭之费,殊非易易。”

马匹短缺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难题。虽然云南是茶马古道的源地,但是马匹交易却在四川。檀萃的《滇海虞衡志》载“(宋)南渡后,关陕尽失,无法交易,所赖着仅有四川……其时滇茶运川以易番马,事亦可能”。对于雄霸一方的吴三桂来说,这是一个迫切解决的问题。吴三桂入主云贵后,首先稳定了罕都的蒙藏局势,同时也加强了和当地首领的结交。

这种结交除了政治上的,还是有经济上的。由于西藏和云贵都离北京很远,在彼此上有一种地缘政治的默契。这种微妙的关系在后来的三藩之乱时,有所表现。在罗布的《吴三桂与五世达赖喇嘛》一文中写道:五世达赖喇嘛在接到拉笃祜等人带来的康熙谕旨后,历数从清世祖到当时清朝政府同西藏地方的密切关系,表示了由衷的感激之情……考虑到平西王吴三桂对西藏方面积极联络、熬茶布施,特别是在噶玛巴返藏问题上给予的大力支持。五世达赖喇嘛认为,吴三桂举事叛清只是与文殊大皇帝“心意不和”而已,没有必要大动干戈,举兵攻伐。

 

吴三桂和五世达赖喇嘛的结交,对于解决云贵缺马的是一项利好的策略。因为达赖喇嘛和卫拉特有着密切的关系(卫拉特就是西部蒙古)。结交了达赖喇嘛,也就意味着交接了达赖喇嘛身后的各方利益团体。在申旭的《滇藏茶马古道论略》中说:清顺治十八(1661年)三月,“北胜边外达赖喇嘛、干都台吉,以云南平定,遣使邓几墨勒根赍方物及西番、蒙古译文四通入贺三桂,求于北胜州互市茶马。三桂以闻。部议:北胜州无开市之例,但滇省初辟,时事不同,请敕该藩酌议。”同年十月,在北胜州开茶市,以藏马易普洱茶。

达赖喇嘛及其利益团体的入贺,并提议的“北胜州互市茶马”正中吴三桂下怀。他也可以冠冕的借助达赖喇嘛的提议,向朝廷上疏。过程和结果都很理想,清朝批准了在云南设置了茶马互市的上疏。这也改变了云南到四川进行茶马交易的历史。但是随着北胜州茶马互市的开市,吴三桂和达赖喇嘛也在暗中达成了协议,吴三桂私下里从西藏大量地购买西番(吐蕃)军马和蒙古军马。同时,吴三桂还在重要的关隘、要道以及岸口等处安置自己的心腹军队进行驻扎。虽然在上疏中吴三桂说,茶马互市以云贵发展为基由,但实际上却是在暗中壮大自己的势力。

茶马互市朝廷也有规定,那就是严禁私自买卖茶、马。《会典》中说:“招商中茶,每七斤蒸晒一篦,运至茶司,官商中分,官茶易马,商茶给卖”。在茶马互市交易中,规定了一半的茶叶是用来交换马匹的。同时也规定“若夹带私茶及私买马匹者,国有成宪。”单凭茶马互市的马匹显然是无法满足吴三桂的需求,况且这种官方互市,数量也是记录的。但是通过茶马互市的通道,私下将战马运进云贵地区朝廷就无从查处了,这也成了吴三桂战马储备的重要渠道。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8.pinlue.com/thumb/img_jpg/pTg4fiaq2C2ThERib35H0BSicFVddGcicJkCFzW0abt8GJicicgWgngotib6zpKQBFk1lic5PQIEMLptZYE9CAtyI1kGu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