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张凯磊澄清AI无用论:投10个亿没有用,还要继续投下去

去年12月中旬,圈内最直言不讳的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凭借多鲸资本年会上的发言,站在了当时舆论的制高点。

张凯磊说了一句话:AI没有用。

在业内多家开始以AI作为宣传噱头的时刻,张凯磊的话似乎在给友队泼冷水,仿佛给试图利用AI改变中国教育的创业者们注入一针强“退烧剂”。

但,没有人关心张凯磊为什么说“AI无用”。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张凯磊很是无奈。

在多知的采访中,张凯磊再三强调:“不是说AI没有用,而是投入10亿还不够。”

除此之外,学霸君官方亦对多知透露:目前学霸君1对1注册用户总数近500万人,拥有近4万名老师,付费用户5万余名,签约续费率达87%,半年流水近5亿元,2018年流水总额达10亿元+。

对张凯磊去年年初的另一番“年底保底营收10亿”的言论做了证实。

多知亦观察到,学霸君今年已经从望京几处写字楼,汇总至位于酒仙桥中路的瀚海国际大厦,占据大厦共计3层的位置。所有的办公桌从整体的“绿色低碳环保风”转换成“鲜红色的昂扬进取风”。

学霸君,或许要进行新一轮的奋发。

(学霸君创始人兼CEO张凯磊)

不是

AI没有用,而是投入远远不够

“不是说AI没有用,而是目前投入的力度远远没达到它能够规模发挥作用的时候。需要投入更多,才能明白为什么孩子学不会,学不会的原因在哪里。”

这是对当时那句惹争议的“AI没有用”的阐述。

事实上,张凯磊之所以提出这番言论,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现实:“目前AI能够做好的唯一地方就是辅助老师教学、完善备课。”

尽管精准匹配、推送成为了业内流行的宣传标语,但这些在张凯磊的视野里,还远远做的不够。

“即使是头条这种拥有在线最好技术的公司,也并不能过做到推送的每条新闻你都想看。他们的精准程度可能只能做到70%、80%,但这些跟你的切实利益并没有关系,所以你觉得OK。”

张凯磊强调,在教育环境中,绝对不能忍受只做到70%、80%,不够准确就意味着学生的分数达不到预期。

“而且,教育的复杂程度要比推送新闻高2-3个等级。”

这两年,AI毫无疑问成为教育领域出现频率最高的技术词汇。教育行业亦在从“教育+互联网”的概念向“教育+AI”转变。几乎每一家在线教育公司,以及布局线上的线下品牌,都在提AI。

但张凯磊告诉多知,现阶段作为教育企业最重要的,是要理性的看到并且承认AI的不足,将其用在AI能够做好的环节上,而不是一昧的吹捧AI万能。

“我们今天依旧对大脑如何记忆的原理不了解,对于如何思考不明白。我们也解释不明白为什么时隔很久,学生可以记住老师上课时讲的那个笑话,但是记不清楚老师对于某个知识点的讲解。”

正是基于这些不懂、不明白、不了解,也促使张凯磊选择进一步对AI进行探索。

在他看来,不论是光、倾听、注视还是双向交流,本质都可以归宗为一种电磁信号。“为什么不直接在脑部植入一个电磁信号,让所有事情都记清楚,让记忆肌肉自己进行训练达到预期的记忆效果呢?”

或许这句话理解起来有些抽象。但张凯磊认为,学习最大的痛苦往往就在于诸如背单词这种长期的、重复性的、枯燥的练习。“所以大家会选择放弃学习。”

而通过技术手段让记忆肌肉进行自主训练,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记忆困难、背诵困难的学习压力。

“如果可以让全世界的整体学习力提升一大截,在AI层面整个国家投入1000亿美金都不算多。”

这是张凯磊对于AI用于脑科学研究、有效提升学习力的未来可期态度。

搭建技术团队500名,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事实上,追溯学霸君的发展就会清楚的认知,这是一个带有强技术基因属性的公司,而张凯磊也是一个始终认为教育本身就应该自带科技属性的创始人。

“AI无用论”的言辞,跟学霸君的匹配程度实在是不算高。

多知了解到,自学霸君成立以来,其探索就跟技术脱离不了干系:从大数据的题库起步,引进AI工程师,探索AI高考机器人,尝试自适应学习、开发智能手写板等硬件……

为了对这些技术手段应用的更加得心应手,现如今,学霸君还组建了一支500人左右的技术团队。

如张凯磊多次反复强调的内容永远是核心竞争力、产品是影响教培行业走向的关键,学霸君的技术动作始终离不开对于课程标准化、体系化、控制品控、赋能教师的探索。

关于内容体系的构建,成了学霸君AI+教育的第一步。

据介绍,学霸君构建了四级知识图谱,并进行五星难度分级,使教学逻辑与方式标准化。在教学端,教师可以按照系统计算出的学员薄弱知识点和学习能力为其针对性地讲解系统匹配出的题目。

而这个实现,得益于学霸君在基础性的数据分析采集上的积累。

这一说法同样在学霸君提供的数据中得以证实:目前学霸君APP有9000万用户、100亿次搜题数据、600万次老师在线答疑和学生课堂反馈数据。

接下来,如何将技术赋能学霸君核心1对1业务,体现个性化、针对性辅导,是学霸君AI+教育探索的第二步。

学霸君告诉多知,学霸君1对1为了精准定位学生的薄弱环节进而匹配适合学生长期发展的个性化学习方案,采用了切片式课程和关卡式教学设计;与此同时,学霸君1对1的授课模式是互动直播的“面对面”方式;借用手写识别技术、机器学习、知识图谱整合、大数据建模等多项技术,还原学生学习行为轨迹;通过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刻画学生的个体行为特征,进而针对每个学生的特定需求实现差异化的教育供给。

如何构建学生、教师、家长三者的学习闭环,使每一位教学主体参与其中,是学霸君AI+教育探索的第三步,也是其正式切入智能硬件赛道的第一步。

学霸君介绍,从学生及教师的角度,学霸君开发的“智能手写板”可以时时同步学生和老师书写笔迹,学生所写老师即可见;同时该手写板也可保存电子课堂笔记,由此形成学情分析报告,有效管理学生学习情况,并据此定制针对性学习方案;系统反馈作业批改结果及错因分析,可帮助学生了解知识点掌握情况,有的放矢巩固练习。

在家长端的探索,是张凯磊认为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

“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提升孩子的学习成绩,让孩子出人头地,教好了孩子家庭就会幸福。我们的使命也永远不会变,就是让每个家庭为每个孩子感到骄傲。”张凯磊表示。

围绕这一目标,学霸君的“智能手写板”设计中,可以汇总学生听课情况及老师课堂点评,让家长了解课堂教学过程,使教学效果透明化;家长也可以同时下载手机端App与孩子同步听课,观察孩子上课的状态,随时随地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

对于AI,张凯磊表示要继续探索,一点一点去做,他用胡适的话来说是“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从足够长的时间来说,在线教育一定会赢”

诚然,张凯磊抓住了在线教育兴起时的势能和机会,然而行至今日,他也难免开始有些焦虑。

他坦言,2013年当一批批在线教育公司涌进K12赛道的时候,他们的初心很简单,通过技术对传统线下辅导进行变革,但大家现在都有些迷茫。

出发时意气风发,而今竞争加剧,这是在线教育创业者共同面临的问题,投资人也发出了类似的感慨。

头头是道基金董事许维在其个人公众号上发文称,在线教育,在经历了3年高歌猛进的投资热潮后,今年似乎变得平静许多。今年Q1,教育行业总体投资规模只有去年的1/3水平。背后的原因也很简单,几年过去了,绝大部分的在线教育公司仍然难以盈利,哪怕是已经达到了极高营收体量规模的公司也是如此,冷冰冰的现实不得不让投资人变得谨慎起来。

许维从最抽象的角度分析称,在线教育的困局在于“成本+费用>LTV”,大部分人的关注点都在费用上,觉得是获客成本高导致的亏损。但是,最致命的问题其实是LTV不够大。

作为创业者,张凯磊则表示:“可能现在还是没办法达到我们起航时想要达到的高度,但我们还是要继续做下去,因为这条路的终点我们都看得见。”

这个高度,也是张凯磊一直倡导的,真正用技术驱动,进行自适应匹配学习的美好愿景。

“从足够长的时间来说,在线教育一定会赢。”

张凯磊依旧庆幸,自己生在了让在线教育变革中国传统教育,最好的时代。他相信“未来是美好的,前途是曲折的”。(多知网 孙颖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58.jp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