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牛,近期“烦人”事情出现,自己可得留个“心眼”

我想要的未来,是看得到安全感

找不到全文。就片段能看出来的部分,感觉到作者在描绘一种“对自我存在感丧失的焦虑”。这个的确是青春期特有的情绪。文笔应该不算特别出众,遣词造句会比较流于表面和倾向夸张。这个大概是高中生的目光局限性?当然,这不能说明这篇作文就一定应该得一等奖。毕竟奖是相对的,文章也是相对的。如果当期找不到比这篇更好的文章,那就一等奖喽。

、我想写最美的句子给最干净的年纪。

  2、我觉得,我这辈子最灿烂的笑容,大概都奉献给我的手机屏幕。

  3、看你个人资料一遍又一遍最后我还是忍住了没去打扰你。

  4、如果你爱我,我就不用在这句话前面加个如果了。

  5、不要假惺惺做作装可怜其实我比你会演。

  6、任何时候都不要低估一个女孩和你同甘共苦的决心。

  7、我可以在委屈到死的时候,骄傲的跟你讲我很好。

  8、再好的链子也拴不住爱跑的狗。

  9、眼泪是撕心裂肺后从身体内挤压出来的没有颜色

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他们在一个城市工作了几年,在出租房内度过了热恋的那几年,体验到了蜗居、拮据、争吵和甜蜜。

你失眠,我恰好陪你一起醒着。 

我们能遇见的,一定都有原因。所以每次遇到对的人,都像久别重逢。 

所以兜兜转转,我们都在等能一起欣赏世界的那个人.

读书多了,内心才不会决堤

牛生肖

属牛人为人聪明,精于打算,做事蛤断,敢作敢为,从不做让自己吃亏的事,胆量大、自信心特别强,为达目的可以不惜孤注一掷,但爱面子,喜欢在众人中充当老大,不容易佩服别人。属牛人为人忠实,与人合作没有心计,不会欺骗人,是个好搭档,好伙伴。牛年生的人命中注定大多数到中年以后才有福可享,早年多奔波,忙碌又辛苦,中晚年才能享福。

牛生肖

属牛人2020年8月初的整体运势尚可。在这个月,属牛人会经历一些挫折,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在这个月也会经历考验,这些考验看起来比较严格,甚至残酷,不过,只要属牛人能注意时机的转变,就能在这些危机关头转危为安,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牛生肖

属牛人到了8月初以后金生财水,意在不乏外财,属牛人本是聪明之人,8月刚到就能得欣喜,开大运,不光正财上如虎添翼,外财也是层层叠叠,中奖手气史无前例的好,视野更广阔,生财更富裕,属牛人可以经过一个月左右的工夫捉住财气,大富大贵下半生,日子风生水起,从此不再缺钱。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你是什么属相,就是什么命?

点击下方图标,查询解读

命运 | 财运 | 健康 | 每日运势

每天更新最新相关运势动态

敬请关注全年运势变化

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如果一个男人特别在乎一个女人,一定会要求女人和其他异性保持适当的距离,因为在他的心中,不想女人和其他异性太过亲密,因为他害怕失去女人,他不想女人移情别恋,同样他在这种无理要求,也是在表明他对这份感情的重视,他对女人的真心。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打量了下。这是一套面积并不大的单身公寓,房子装修的倒也算精致,床头摆了一个大大的棕熊玩偶。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萧阳揉了揉有些刺痛的脑袋,依稀想起了昨天傍晚发生的事情。昨天傍晚时分,他骑着电动车替店里去送外卖,在路上被一辆忽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他四处然出现的红色轿车撞倒,随后便失去了意识。萧阳撑起身体,跳下床,但伸出去的手,却碰到了一个软软薄薄的东西。嗯?江城,市中心,紫薇小区某单身公寓内。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照进卧室时,萧阳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这是哪?”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5.pinlue.com/image/66.jp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