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中的社会比较,你了解多少?

 

— 导读 —

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社交媒体就是微信,而朋友圈就是一个热闹的数字广场,建构出全新的数字化网络人际传播模式。

文/ 苏倩倩 王玮

1

社会比较无处不在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微信朋友圈由朋友、同学、同事、亲人和合作伙伴组成,个人就是这个社交网络的中心,将人们联结在一起。

可以说,微信朋友圈就是我们的人脉圈,也是我们的江湖,在这里有人卖人设、有人卖广告、也有人安静围观。

“加油!坚持练出马甲线!”配图是一张健身房镜面里的自拍。

“一房两人三餐四季。”配图是一张与另一半的烛光晚餐。

“说走就走的旅行,拥抱放松肆意的生活。”配图是一张眺望山川河流的剪影。

……

在朋友圈搭建的虚拟世界里,精致的布景就像是所有人向往的美好生活。我们不断浏览着别人的生活,一边嘟囔着“又在这里晒幸福”,一边羡慕之情油然而生。

对比自己,或许还在办公室里彻夜加班,只为了修改挑剔的客户抛来的尖钻问题。看到朋友圈这些精致的面容、苗条的身材、浪漫的聚会,每一种“晒”都能让围观者心情跌宕起伏百转千回,最后被不甘、失落甚至嫉妒的情绪包围。

尽管人们希望在社交媒体上远离抱怨的声音,努力撕去属于loser的标签,但是也有一类人会借助网络这个匿名世界发泄自己的情绪。

身边的一个朋友说,他经常在微博发布一些自己的动态和内心的感受,前两天一个不认识的网友私信他:是不是工作后都会像他一样加班熬夜到凌晨,睡眠不足掉头发?

不难看出这位网友为即将步入社会感到十分不安和焦虑,面对未知,他选择通过参照和对比他人的生活来消除不确定性,仿佛这样就可以看到未来自己的模样。

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今天,移动设备越来越先进,人们随时随地都能够使用社交媒体进行沟通,也愈加习惯在上面发布有关自己的图片和文字。

社会学家戈夫曼的“拟剧理论”认为,人生的舞台分为前台和后台,前台是让观众看到并从中获得特定意义的表演场合,后台是为前台表演做准备、把不想被他人和社会所看到的形象进行隐匿的场合。

在纷繁复杂的虚拟世界里,人们在不同的舞台上依据不同的剧本进行特定的表演,重新塑造对外展示的人设。 

2

社交媒体为社会比较提供技术条件

社交媒体以宽广的人际网络、海量的信息资讯、便捷的沟通方式,迅速获得用户追捧,并迎来用户增长狂潮。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中说:这个世界是一个舞台,我们都是演员。

为了满足人们台前自我印象管理的需求,社交媒体开发出更加便利、更具影响力的表达功能,如朋友圈、视频号、个性签名等。

相对于面对面的沟通,网络沟通给予了个体更多印象管理的控制权,使他们能够自由进行内容生产和互动,进一步扩大了人际传播的渠道。

文艺理学家巴赫金在其着名对话理论中谈到:人是社会化的动物,必须依赖他人和其他客体才能自我定位,自我封闭的个体是无法存在的。

随着人际交往的边界不断扩大,除了与好友的聊天外,人们还可以通过浏览他人在社交网站上暴露的信息而进行互动,结合多维信息快速判断他人近期状态,并以此作为与他人进行社会比较的依据。

社会比较是我们最常见的社交行为之一,这一行为通过社交媒体的加持得到了极大扩展。

然而,随着社交媒体在人们生活中的不断渗透,其黑暗面逐渐浮出水面,被社交媒体绑架的失控感和倦怠感导致用户出现了消极使用行为。

凯度《2018年中国社交媒体影响报告》指出,超过90%的用户认为社交媒体会给自己带来负面影响,其中有18%用户的心态会被别人“晒”的幸福影响。

社交媒体中的社会比较更加普遍,对人们的情绪和行为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3

社会比较理论——三种社会比较行为

的背后逻辑

“社会比较理论”由Festinger于1954年提出,指个体在缺乏具体、客观的评价标准时,通过与他人进行比较,以评估自己的能力及观点。社会比较行为分为三类:上行社会比较、平行社会比较和下行社会比较。

社会学家戈夫曼在“角色理论”中提到,在扮演某一角色过程中,个体会努力表现出与期望角色一致的形象。

也就是说,个体会将其在社交媒体上观察到的他人作为自己的假定角色,并且努力向其靠近,比较结果能否发挥积极作用取决于他与该角色相适应的程度。

上行社会比较

上行社会比较(Upward Social Comparison)是指与比自己某方面优秀或成功的他人进行比较。用户在浏览他人发布在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时,当发现自己不如他人,通常会诱发上行社会比较。

该行为往往会产生两种极端的结果:一个是个体燃起赶超对方的斗志,在良性竞争下不断提升自我;然而另一个出现的可能性更大,当与参照对象存在明显差异时,上行社会比较会导致自我贬低,大大挫伤人们的自信心和自尊心。

另外,社会比较理论的研究表明,上行社会比较的频率越高,个体感知的消极情绪越明显。

扎克伯格曾说“社交媒体是我们对外展示的又一层社会化皮肤”,因此,人们会在朋友圈、微博等平台上努力塑造另一个自己,并希望通过这层“皮肤”让他人重新认识自己。

社交媒体满足了人们表达自我的需求,扩大了“朋友圈幸存者”信息曝光的渠道。

看到朋友在工作上节节高升的动态,我们会羡慕别人的进步;看到朋友分享与家人喜笑颜开的合影,我们会暗恼自己忽视的亲情;看到别人旅行在外的照片,我们会羡慕他们的悠闲……

我们尽管不去探究诗酒人生背后的真实状态,却避免不了看到这些“美丽”生活后产生的心理落差,最终只能望圈兴叹。在朋友圈浏览一番之后,发现自己空有一身疲惫,应付着工作和生活。

然而,上行社会比较也为人们带来了前进的动力和方向。受到来自朋友圈鸡汤文的影响,例如:《比你优秀的人都在努力,而你?》、《学会时间管理,让自己赢在起跑线》等,人们暗暗告诉自己,与其羡慕优秀的人,不如行动让自己变成优秀的人。

于是,每当遇到困难想要退却,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要坚持;每当看到令人神往的风景照,我们也会提醒自己放慢脚步,拥有发现美的眼睛;每当看到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朋友,我们开始思考何时开始个人的健康管理。

平行社会比较

平行社会比较(Parallel Social Comparison)指的是与自己某方面类似的人进行比较。受到自我评价动机的驱使,个体与跟自己能力表现类似的人进行比较,增加自我评估的稳定性和主观准确性,这样的比较能够让个体在小范围内准确定位到能力水平。

在Goethals等(1977)的“相关属性假说”和Wheeler等(2000)的“代表性假说”中可以看出,个体除了与自己性格特质和能力相似的个人或群体比较,还会与符合自己所处情景或经历过类似事件的他人比较。

他们意味着另一个自己,从他们的所作所为能够判断自己将来可能到达的境地,从而减少内心对未来的迷茫和不确定,让自己的情绪更加稳定。

在社交媒体普及之前,当人们陷入困境或者感到迷茫时,会找三两好友面对面互诉衷肠,对彼此所处的时间、空间都具有一定要求。

然而,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可以随时随地搜索关键词以查看他人处理类似问题的方式,或给好友留言诉说,亦或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自己的困惑,让大家一起帮忙排忧解难。

这些做法一方面能够为自己下一步行为提供指导意见,另一方面相互之间产生情感共鸣,削弱内心的孤独感。

下行社会比较

下行社会比较(Downward Social Comparison)是指与不如自己的人进行比较。当个体进行下行比较时,会得到两个讯息:一个是自己比别人过得好,能够缓解自尊受到威胁的不适感,减少焦虑。

另一个是这个过程也在不断提醒个体自己可能变得比别人更糟糕,当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存在变差的可能性上时,便会产生紧张、不安等消极情绪。当个体处于逆境中,容易让他们联想到自己以往的失败经历,在比较方向的选择上更倾向向下比较。

根据自我肯定理论,人们希望在社交媒体上展现最完美的自己。为了给可能比不上自己的人留下更加完美或者个性化的印象,人们总是浪里淘沙般寻找能够提升自身品味的内容发布在社交媒体平台上。

例如,在发朋友圈时,人们往往会对照片进行精挑细选,编辑一段意味深长的文案,通过朋友的点赞和评论来判断自己受欢迎的程度,从而在与别人比较的过程中,产生优越感。 

然而,人们在社交媒体中无法避免会看到他人对各自遭遇充满抱怨和不满的情境,且带有比较强烈的情感反应。例如,对加班的厌恶、对无法负担心仪的东西的遗憾、对未来的迷茫等。

当这些充满负能量的字眼闯入人们眼中时,人们开始担心自己会遭遇更加难以接受的事情,恐惧感开始一寸一寸吞噬内心。

4

结    语

在社交媒体中,大家无一不在精心装饰着自己的舞台,扮演着最美好的理想角色,我们以最低的成本窥视着生活百态和形色各异的人,却鲜有人去深究光鲜亮丽背后的真实境况。

长此以往,我们容易局限在对晒幸福的人的“敌意”中或对不幸者的感同身受中过度解读,造成身心的疲惫感。

因此,身处于社会比较洪流中的我们不妨停下来想一想:我是谁?我想要得到什么?在浏览他人的信息中我获得了什么?只有真正读懂自己的焦虑,才能成为自己的主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GCfxyQcA87O0AYgTCotHT6I6Bs3zcpDq1XdCyUkYIQYwXK4U4INOBQgyYWPBxXwlY6anUdlic7xxgUW3Yj3FO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