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温能力功劳双高, 为何爵位却低李善长几档?

刘伯温能力功劳双高,为何爵位却低李善长几档?朱元璋:为人不行

明朝开国功臣中知名度最高的除了徐达、常遇春,当属“神算子”刘伯温,刘伯温学识渊博,谋略过人,尤其擅长天文地理和风水玄学,朱元璋将其比作大明的“张良”,而民间视其为三国诸葛亮的化身。

但奇怪的是,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封赏开国功臣,刘伯温却仅仅被封为诚意伯。

别说公爵,就连侯爵刘伯温都没捞到,而且当了一年御史中丞的官就被朱元璋明面上赐赏衣锦还乡,实则免职赶出朝堂。

也就是说,大明王朝建立后有功劳、有能力的刘伯温不仅没得到重用,反而遭到排挤,被挤出了明朝权利核心圈,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刘伯温有功劳有能力,爵位却极低?比李善长他究竟差在哪?

身在职场中的刘伯温有三条犯忌讳:出身、立场、厚黑

 在讲述刘伯温犯忌讳之前有必要将他和明朝开国第一功臣李善长做个比较,如果说刘伯温是“张良”,那么李善长无疑就是“萧何”,他被朱元璋封为“韩国公”,是公爵中唯一的文臣。相比之下,刘伯温也为朱元璋打天下立了大功,但是只被封为伯爵,这绝对是有猫腻的。

第一:出身

个人认为,朱元璋是一个乡土观念很重的人,李善长和他是同乡,而且多年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后勤工作不好搞,容易得罪人,但李善长愣是能搞得有声有色风生水起。最主要的是,他是在朱元璋刚刚被岳父赶出滁州城自己拉军队时期就前来投靠效忠的第一个文人,一直以来忠心耿耿、工作出色,还陪朱元璋经历过各种艰难险阻,是大明王朝的元老之一,资历比徐达、常遇春等人也一点不低。

所以“劳苦功高”这个称号李善长得的一点都不过分,他也当得起,这一个优势是刘伯温这样刚开始请都请不来、被刀子逼着来的“外来户”或者是“后来人”所无法肩比之的,对老板朱元璋来说,这个人曾经看不起自己!

第二:立场

说完出身,我们再说立场——大明王朝开国之初有公爵六位、侯爵二十八人,而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朱元璋的老乡,都出自淮西地区,他们很快就自发形成了淮西勋贵集团。或许最开始只是因为同乡,走动频繁,但随着时间的发展自然就有了利益纽带关系,对洪武皇帝朱元璋来说,这无异于挑战皇权。

于是朱元璋暗中扶持刘伯温,让他在御史中丞的位置上联络了一大批文臣组成了专门挑事的浙东集团,结果浙东集团干不过淮西勋贵集团,精擅厚黑学且一直自信满满的刘伯温竟然干不过表面上看起来老实忠厚、不争不抢的李善长。

不得已,刘伯温扶持杨宪,而终于露出精明面目的李善长一看老板朱元璋的目的不单纯,赶紧也退休,转而扶持胡惟庸,二人各自牵线控制着两大集团继续争锋,结果还是浙东集团惨败。也就是说,被朱元璋这个大老板选中作为刀子准备整治淮西勋贵集团一番的刘伯温失去了“利用价值”,他的能力、目的都受到朱元璋的质疑、轻视,因此不再被重用。

第三:厚黑

历史上评价刘伯温,都说他功劳很高,但苦劳不高。值得注意的是,在朱元璋与陈友谅、张士诚三足鼎立、争锋时期,无论是龙湾之战还是救援安丰,从战略与战术上来说当时的刘伯温比朱元璋还厉害,他想得比朱元璋要深和远。

也就是说刘伯温是个比“杨修”还杨修的人,他能看透朱元璋的一举一动,如此自然会被朱元璋忌惮。最重要的是,刘伯温的那些决策与建议,并非安民之策,而是权谋之策,用来搞阴谋政变最是犀利。

而且,刘伯温还是一个擅长厚黑学的人——当年短暂投降元朝张士诚进攻安丰的韩林儿,红巾军体系的朱元璋认为韩林儿名义上是红巾军的皇帝,而且安丰失守南京也会受到威胁,因此主张救援安丰。可是,刘伯温反对,他说韩林儿已经失去利用价值,救援安丰救出韩林儿,不救出来还好,救出来了怎么处理?

这是什么意思呢?按照厚黑学的道理:

要想避免弑君的恶名,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君主自己死掉。

对红巾军体系的朱元璋来说,韩林儿是红巾军的皇帝,而刘伯温的建议却是让这个皇帝死掉。虽然说到底刘伯温是为朱元璋这个老板的利益在考虑,但是以朱元璋的性格难免会想自己有一天要是身陷险境,刘伯温这个员工会不会也极力主张不救自己?这就好比一个朋友在和你说另一个朋友的坏话,你听完或许会附和两句,但转身之后就难免会想:

他是不是也会和别人这么说我?

综上所述,身在职场中的刘伯温有功劳、有能力,但是出身却不是老板朱元璋的嫡系和亲信,而且有过“乱说话”、“不忠”的前科,再加上不能当好老板朱元璋的好刀子,自然就被踢出权力场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28z8I4FDmOCobu9xDY5A9UwhL48qlkIFftO7SP5MaM9f2ibib6qHmEw6oUSDHC4xwTvcHdmpMp6ickJ6Bs1bKefAg/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