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三大开国功臣,被清洗掉了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纵然是高明的智者,也无法预料自己的结局。

 

1

 

至正十二年(1352年),定远土豪郭子兴率众揭竿而起,攻占濠州,加入浩浩荡荡的红巾军起义。

郭子兴的部下汤和给他儿时的小伙伴朱元璋写了一封信,劝他“速从军,共成大业”

此时的朱元璋,简历上也就只有放牛、乞讨和撞钟这些工作经历,实在乏善可陈,在一番犹豫后“被迫”参加起义军队伍。

 

这次豪赌为朱元璋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投身义军后,他迎娶郭子兴的养女马氏为妻,手下更聚集了徐达等一帮精兵强将,事业蒸蒸日上。

朱元璋看了一下自己的创业团队,都是大老粗,自知有必要优化管理层,尤其是招揽知识分子。朱元璋自己也说:“方今群雄并争,非有智者不可与谋议。”

至正十四年春,朱元璋带兵攻打滁州,安徽定远的老乡李善长前来拜见。

李善长粗通文墨,喜欢读法家学说,曾在乡里担任祭酒,即节日祭典上代表乡亲以酒祭天的人。身为乡间小知识分子,李善长一向注重乡土观念,日后更是成为明初淮西官僚集团的领袖。

当时有不少淮西文人在郭子兴帐下任职,唯独李善长看上了在郭子兴手下打工的朱元璋。

朱元璋正愁团队里没有读书人,正好就来了一个,便和李善长一见如故,聊得很投机。

朱元璋问李善长:“四方战事何时才能平定?”

李善长早已胸有成竹,答道:“秦末天下大乱,汉高祖也是白手起家,但他豁达大度,知人善任,民心所向,因此五年平定天下,成就帝业。如今元朝纲纪紊乱,天下土崩瓦解,您的家乡凤阳与汉高祖的家乡沛县相去不远,这天子之气应在您身上。若是能效仿汉高祖,何愁天下不平。”

这一番战略规划,让朱元璋心潮澎湃,他将李善长视为心腹,负责后勤保障、收罗人才。后来,朱元璋将无行军打仗之功的李善长喻为“萧何”,列为开国功臣之首。

▲李善长投靠朱元璋,成为其早期智囊【剧照】。

李善长为明朝做出的贡献正好与汉代的萧何相似。

朱元璋自称吴王后,留镇后方的李善长以元朝制度为基础,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制订了一套新的法律法规,包括经营法、立茶法、立钱法等等。前线将士征战四方时,李善长将后方打理得井井有条,百姓安居乐业。

朱元璋称帝后,李善长又为明朝制定六部官制和朝廷礼仪,监修《元史》,编《祖训录》、《大明集礼》。开国之初,明朝的大小事务几乎都有李善长的一份功劳。

但是,能跟李善长竞争明朝开国第一文臣的,其实还有二人。

 

2

 

创业之初,朱元璋听取李善长劝其效法刘邦“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杀人”的建议,礼贤下士,延揽人才。

然而,并非所有知识分子都和李善长一样,找工作直接跟老板谈,当面打听公司福利与年终奖。元末乱世时,还有许多文人志士隐居山中静观时变,其中就包括浙东大儒——宋濂

▲宋濂(1310-1381)。

宋濂的文名天下皆知,时人评价其文章“浩浩乎莫窥其际,源源乎不知其所穷,洋洋乎不见其所不足也”,堪称元末的文坛大咖。元朝多次向其抛出橄榄枝,擢其为翰林兼国史院编修官,宋濂都推辞不受。

以一介布衣一步登上史馆,多少文人梦寐以求,但宋濂固辞,更多是出于冷静的政治头脑。

元朝任命其为编修官时,距离灭亡只有19年。统治集团相互倾轧,黎民百姓生计维艰,群雄斩木揭竿,至正初年,仅京南一带的起义就有三百余起,几乎每天一闹,朝廷hold不住。

宋濂平生规规默默,奉行的是孔子的入世思想“用之则行,舍之则藏”,他以太公望、诸葛亮自比,强调“古之人非乐隐也,隐盖不得已也”

宋濂一直在等待,一个足以平定乱世的英主。

至正十八年(1358年),朱元璋在攻占应天后,亲率大军进攻浙东。

此前,朱元璋宣布“贤人君子有能相从立功业者,吾礼用之”,又对李善长说:“我手下不缺淮阴侯韩信这样的人物,徐达便可担当大任,但是少了个留侯张良。”

李善长就说:“宋濂博物洽闻,兼通象纬,可堪大用。”

于是,朱元璋征召宋濂等浙东名士前来应天。

在仙华山隐居多年的宋濂,此前曾婉拒过朱元璋部下宁越府知府的聘书,自称自己虽然读了很多书,但不过是借此消遣,并没有真才实学,只想在山中草屋照顾年迈的父亲。

当朱元璋亲自礼聘,宋濂这才欣然前往。

出山前,宋濂还特意征询当地隐士千岩大师的意见。千岩大师表示不赞成,可宋濂不听,反而拂然而去。

作为一名儒者,宋濂有着根深蒂固的观念,遇无道之朝,固然可以隐而不出,但若遇有道之君,就应当入仕,不仕则无义。

宋濂到应天后,被任命为儒学提举司提举,长期担任朱元璋的顾问和秘书。朱元璋还将长子朱标托付给他,让其教授经学。

宋濂教导朱标长达十余年,为培养皇位继承人竭尽心力,又在朱元璋戎马倥偬之际,为老朱讲授帝王之学,堪称一代帝师。他是朱元璋亲自认证的“开国文臣之首”

 

3

 

和宋濂同时被朱元璋征召的浙东名士,还有刘基

当年,李善长举荐宋濂通晓经纬,可为人一向低调的宋濂却说,我的本领不如青田刘伯温。

宋濂与刘基相识多年,他们都曾跟随郑复初学习理学,而当宋濂隐居仙华山义不仕元时,刘基却在朝廷为官,助元朝剿灭义军。

数年间,刘基见证各地义军攻城略地,官军暴虐无道。昔日繁华的杭州城惨遭兵燹,被元军举火焚城,只见“市人半荷戈,使客尽戎装”。一片兵荒马乱的景象,让刘基“悲从怛中怀,泣涕纵横流”,只好弃官归乡,隐居青田。

▲刘基(1311-1375)。

有意思的是,当宋濂劝刘基辅佐朱元璋时,刘基却劝宋濂入山为道,讽刺朱元璋等义军不过是盗贼。他写过一首诗,说:“五载江淮百战场,乾坤举目总堪伤。已闻盗贼多如蚁,无奈官军暴如狼”

朱元璋让处州总制孙炎邀刘基出山,刘基不干,还回赠了一把宝剑,潜台词是你们别逼我,我宁死也不从。

孙炎也是个文化人,就给刘基写了首《宝剑歌》,其中有“还君持之献明主,若岁大旱为霖雨”二句,意思是这宝剑我不敢接受,希望你献给明主,也就是我家主公。

再三考虑后,刘基决定和宋濂等三位名士到应天见见朱元璋。

朱元璋热情接待他们,态度也很诚恳,说:“我为天下屈四先生耳!”并在自己住所的西边修筑礼贤馆,供他们居住,礼遇有加。

刘基心动了,有别于宋濂,他一向慷慨敢言,针对朱元璋“四海纷纷,何时能定”的疑问,刘基呈上时务十八策。

此后,刘基一直担任朱元璋的军师,除了奉献一身天文算卦的本事,更是在战场上出谋划策,被朱元璋誉为“吾子房(张良)也”。

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鄱阳湖大战中,朱元璋与陈友谅展开为期36天的决战。

刘基与朱元璋在此役中共乘一船,参与作战指挥,借鉴古代兵法,提出了运用火攻的战法。

在此战中,刘基还救了朱元璋一命。当时朱元璋正在船上督战,一旁的刘基发现陈友谅的战船正对着朱元璋所在战船,急忙请朱元璋转移到其他船只。

朱元璋前脚刚走,还没坐下,回头一看原来的船已经被击沉。

而刘基“移军湖口”的策略,更是为朱元璋军奠定胜局。两军大战正酣时,朱元璋听从刘基建议,命常遇春诸将横街湖面,断绝陈友谅军的退路,又分兵断其粮道。

陈友谅进退失据,只好从湖口突围,退回武昌,结果水陆两路都遭到朱元璋军队堵截,陈友谅自己在突围时中流矢身亡,其原先占据的广大地区很快归朱元璋所有。

在平定陈友谅、张士诚,乃至北伐中原的过程中,刘基多次献计建功,后世称其为“渡江策士无双,开国功臣第一”

 

4

 

李善长是朱元璋的患难之交,还是故旧乡人,宋濂是太师兼帝师,刘基则是朱元璋的首席军师。明朝建国后,从新王朝的名称、皇宫都城建设到诸多典制、封赏册封,此三人统筹决议尤多。

▲明军攻下元大都。

多年来,他们随朱元璋南征北战,一身才智正好为农民出身的朱重八建言献策,如今功成名就,只待颐养天年。

其中,左丞相李善长被封为韩国公,岁禄四千石,位列功臣之首。当其他大臣质疑李善长的能力时,朱元璋还为他辩解,称李善长“虽无汗马功劳,然事朕久,给军食,功甚大”。

李善长还与朱元璋结为亲家,其儿子娶了朱元璋的长女临安公主。此外,朱元璋还赐李善长丹书铁券,可免李善长两次死罪,免其儿子一次死罪。然而,这不过是皇帝演的一出好戏,这“免死铁券”上有“谋逆不宥”四字。历史证明,这免死金牌确实没什么用。

常年担任“侍从之臣”的宋濂,深得朱元璋的信任和尊重。平时朱元璋与大臣们唱和的诗集,都由宋濂作序,并赐予其白马、黄马,还称赞“翰林首臣,只有宋濂一人合宜”,一度想把他提拔到中枢。

洪武八年的中秋节,朱元璋和宋濂开怀畅饮。

朱元璋亲自赐酒,宋濂不胜酒力,喝得烂醉。朱元璋看着这位帝师的醉态,写了首《赐醉赞善大夫宋濂歌》调侃:“宋生微饮兮早醉,忽周旋步兮跄跄”。

你把我灌醉,还给我写诗,一片君臣无猜的和谐画面。

▲朱元璋【剧照】。

建国之初,朱元璋将一起奋斗的部下视同手足,可皇帝的位子坐久了就难免渐渐暴露出骄矜多疑的性格。

倒是刘基一早就在建都一事上得罪了皇帝和淮西官僚集团,也感受到了朝堂的变化。

 

5

 

起初,朱元璋打算在临濠府(凤阳)营建中都,建造宫殿,仿造京师之制。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老朱建设家乡的举措,尤其是以李善长为首的淮人也都盼望着故乡建都。

朱元璋理由很充分:“临濠前江后淮,以险可持,以水可漕。”

刘基胆识过人,又不善钻营,从维护朝廷利益出发,坚决反对:“凤阳虽是帝乡,但绝非建都之地。”一句话就把朝中重臣得罪了一大半。

不过,朱元璋还是不忍心立刻与这位老臣决裂。在淮系官僚集团日益膨胀后,朱元璋产生了撤换李善长的想法,他问刘基,谁是合适人选。

刘基与李善长素有嫌隙,此时却为李善长说话:“李丞相是元勋旧臣,能调和诸将,不宜骤换。”

朱元璋不解:“他数次想害你,你反而为他说话,看来你比他更适合为相。”

刘基即刻叩头推辞:“这可使不得。这好比换柱子,要大木才行,若以小木代之,只会加速倾覆。”

李善长罢相后,朱元璋再次与刘基讨论此事,跟他说了几个候选人。

朱元璋先问他杨宪如何。刘基答,杨宪有相才,而无相器。

朱元璋又问汪广洋如何。刘基说,汪广洋还不如杨宪呢。

最后,朱元璋又问及胡惟庸。刘基更不以为然,说胡惟庸现在是一头小牛,将来一定会摆脱牛犁的束缚,那就要翻车了。

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行,朱元璋干脆对刘基说,要不还是你来。

刘基再次力辞:“臣嫉恶太甚,又不耐繁杂的事务,恐怕会辜负陛下一片好心。其实天下有的是人才,惟明主悉心求之。至于目前诸公,确实没有合适的人选。”

▲刘基【剧照】。

刘基很聪明,再一次全身而退,但是他也该知道,此时的朱元璋已经不需要聪明人了。

更何况,胡惟庸还是李善长的死党,也是淮西集团的骨干,由李善长一手举荐而擢升为中央大员。胡惟庸还将自己的侄女嫁给李善长的侄子,结为姻亲。

刘基得罪他,也就再次得罪了淮西集团。

 

6

 

洪武四年(1371年),刘基在受封为诚意伯一年后激流勇退,辞官归故里,并给朱元璋上了一个《谢恩表》表示感谢,也算正式退休。

刘基告老还乡后谨慎有加,平时唯有饮酒下棋,闭口不谈功勋,甚至连当地知县要拜访他,他也避而不见。

知县为了见他一面,只好微服私访,打扮成山野村夫。那日,刘基在家刚洗完脚,见有客人拜访,就让侄子请他入内,好生款待。

饭吃到一半,知县才向他直言,我是本地知县。吓得刘基忙起身,以平民自称。从此之后,这名知县再没能见到刘基。

▲刘基画像。

刘基虽已还乡为民,但性情坦率的他还是管不住自己那张嘴,厄运终究找上门。

当时瓯、闽一带有一个地带叫谈洋,是盐贩、盗贼聚集之地。刘基委托儿子上奏,称可在该地区设立巡检司,以控制该地刁民。

胡惟庸得知此事,指使刑部尚书吴云上书弹劾刘基。说谈洋踞山临海,有王者之气,刘基是想谋取该地作为自己的墓地,当地百姓不允许,才建议设巡检司为难百姓。

刘基本来就懂风水,朱元璋一听还有这么一茬,信以为真,就把刘基的俸禄夺了。

刘基自知惹祸上身,急忙进京请罪,路上心情悲戚,写诗曰:“今日复明日,明日能几何?壮心萧索尽,思念恒苦多……我独无羽翼,慷慨中自伤。”到了京城,冤屈无处辩白,又得不到朱元璋宽宥,没病也得憋出病来,刘基很快就病倒了。

刘基生病期间,胡惟庸派太医来医治。刘基服药后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觉得腹中似有石块,病情加重。

一直拖到洪武八年三月,朱元璋才放刘基重回故里。回家不到一个月,65岁的刘基就病重身亡。到底是谁害了他,不得而知。

 

7

 

洪武十三年(1380年),胡惟庸案发。朱元璋在案情未明的情况下,除掉了擅权枉法的胡惟庸后,又向开国功臣举起了屠刀,连累受害者数以万计,即便是宋濂和李善长也未能幸免。

▲晚年的朱元璋,猜忌心日重【剧照】。

洪武十年(1377年),年迈的宋濂致仕还乡。

宋濂退休,朱元璋仍尊称其为先生,赐其缗绮,并关怀备至地问他年岁几何。

宋濂答,六十有八。

朱元璋说,好好珍藏此绮,三十二年后做一件百岁衣。

宋濂顿首拜谢。“生世而逢真主,仕宦而归故里”,是为臣者的至高荣誉。

归乡后,宋濂终日闭户不出,不问世事,亲戚中有人托他向府、县衙门疏通,都被他一口回绝。每每有人议论国事,他都三缄其口,说:“臣老矣,退休田里,久欲无言矣。”

宋濂深知官场险恶,更是不愿重蹈好友刘基的覆辙,只求善始善终。可是,谦逊低调的宋濂还是在退休三年后遭遇无妄之灾,其长孙宋慎卷入胡惟庸案,宋濂一家受牵连。

早已远离朝堂的宋濂被定为死罪,将要斩首。幸亏马皇后极力劝止,对朱元璋说:“民间尚且懂得对老师以礼相待,何况天子,而且宋濂久居乡里,必不知情。”

朱元璋根本听不进去。马皇后只好一改往日习惯,不吃荤菜,不沾一滴酒。朱元璋纳闷,问她这是何故。马皇后说,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也。朱元璋一听,未免有些恻然。

太子朱标则进行“死谏”,以投河自尽为要挟,请求朱元璋赦免自己的老师宋濂。

朱元璋只好放过宋濂,将其全家流放到茂州(在今四川北部)。本来就年老多病的宋濂,经不起长途颠簸,经过夔州府时就一病不起,含冤而死。

敢言直谏的刘基和谨慎小心的宋濂都不得善终,曾为淮西集团领袖、扶持胡惟庸上位的开国丞相李善长更是危在旦夕。

洪武二十三年(1390年),77岁的李善长被揪出来清算旧账。

此时距胡惟庸案已过去整整十年,李善长仍被举报曾参与谋逆。朱元璋故作怒态,宣布:李善长身为朝廷重臣,又是皇亲国戚,有人谋反,居然知而不报,实在是大逆不道,正好当时有星变,需诛杀大臣应灾。

李善长自知唯有一死才能解脱,在家中自缢而死,其全家七十余人一并处死。这位曾被朱元璋称赞为萧何的股肱之臣,也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场。

第二年,虞部郎中王国用就上《论韩国公冤事状》,为李善长公然叫屈。

王国用的《冤事状》大意是说,李善长与陛下齐心协力,出生入死,生前封公,位极人臣。若是他自己想图谋不轨还说得过去,但说他要帮助胡惟庸造反,就太荒谬了。

最后,王国用冒死劝谏朱元璋,说:“李善长功勋卓着,在审案不明的情况下,就借口杀大臣以应天象而将他论罪,只怕满朝文武都会为此寒心。只求陛下以此为戒,不要再行杀戮。”

也许是朱元璋一时良心发现,看到《冤事状》后竟没有发怒,也默默认同了李善长之罪确实是莫须有。

然而,恐怖的政治气氛并没有因此消散。无论是“出万死以取天下,勋臣第一”的李善长、“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还是“渡江策士无双”的刘基,乃至平定云南的傅友德、远征辽东的冯胜等等开国功臣大多不得善终。

洪武一朝,朱元璋诛杀的官员和儒生多达十余万,其中有许多贪官污吏和不轨之臣,但也有不少王公、列侯、宰相、大将无罪被杀,成了冤死鬼。

如此,成为功臣第一,又有何用?

 

全文完。感谢阅读 ~

参考文献:

1、(清)张廷玉等:《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版

2、王春南:《宋濂、方孝孺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

3、周群:《刘基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

4、吴晗:《朱元璋传》,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Piaib73Xg14yAc8hRjia4Sz5KJQXJuBib4BaEibrZ5Uqe0XTZniasFiaibOcz4ojNQZx3APnffQriar5fzkvpam6otbun2A/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