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色花容正春风

作者 | 莲韵  主播 | 铭君

春,是用来爱的。未沾杏花酒,没饮桃花酿,人已三分薄醉了。在我的眼里,春,就像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但她更适合做恋人,对,是心仪已久的恋人。每年,当她含情脉脉地出现在我面前,我都会与之深情以对、温柔相拥,然后便在春那温软的怀抱里,沉醉不愿醒来。春天回来一次,我就会给她写一封情意绵绵的信,剪一抹柳色,剪一页桃红,再装上十里春风。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忽而又春,紫燕剪细了东风,鸟儿叫绿了山川,蝴蝶邀来了百花,春风唤醒了世界。云儿和风儿缠绵嬉戏,一不留神挂上了柳梢,因贪恋这一杯人间春色,惹了一身翠烟,便成了大挂大挂的绿云,在枝头袅娜盈盈、妩媚动人。杏开了,梅笑了,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粉莹莹,红艳艳,白素素,黄嫩嫩地爬满了枝头。梨花白,桃花红,柳色花容正春风。春,是娟然的,柔婉的,细腻的,温润的,吹面不寒杨柳风,沾衣欲湿杏花雨。

春色撩人呢。春天一来,所有的秘密都藏不住了,那些埋在心底里的柔软,纷纷鼓胀着冒出饱满的芽苞,粉红的,鹅黄的,嫩绿的,把一个五彩缤纷的梦揽在怀里。只待三月的十里春风吹响集结号,便一股脑儿蓬勃而出,你挤我拥、互不相让,紧锣密鼓地闪亮登场。只是为了送给季节一场盛大的惊艳呢。是谁舞着一支巨笔挥毫泼墨?柳绿了,桃红了,梨白了,麦苗青了,菜花黄了。春风一吹,波浪滚滚、浩浩荡荡。流连在这样一幅迷离的意境中,总有一种不真实的美。

这桃红柳绿醉人的春啊,她是我的吗?似乎又不是。她是贾至的“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是宋祁的“绿杨烟外晓轻寒,红杏枝头春意闹”,是朱熹的“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她更是白居易的“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是杜甫的“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春,这细软的季节,最容易让人惹上相思和清愁,适合静静地念一段落花斑斓的往事,想一个月白风清的人。因为春里的每一片绿叶都生长着希冀,每一朵花儿都寄存着思念。春,是陆游的沈园相遇,是唐婉的春梦无痕,是纳兰的只如初见,是李清照的离愁别绪,是徐志摩的康桥柔波,是林徽因的人间四月,是李后主的故园回望,是林妹妹的涕泪葬花。是柳烟深处的一袭白衫,是春枝头上的一朵花香。喜春,怜春,悲春,叹春…春,就是这么的让人眷恋。我知道,这份眷恋终究离不开红尘里的一念真情和一份遇见。就像桃李遇见春风,柳色遇见花容,蝴蝶遇见花朵,花朵遇见春天。一直相信,唯有内心柔软,柳才会为你绿,花才会为你红,春风对你含情,春水也对你微笑。

遇见一页春,遇见一份惊喜,更重要的,是遇见一份素朴日常而恬淡喜悦的心情,遇见一个似是故人来的全新的自己。此刻,春风已乘上骏马,我听见了哒哒的马蹄声。坐在春深处,我以虔诚的心,从容的姿态,怀揣一抹春色,取一瓢岁月的慈悲,煮一壶光阴的茶。深深懂得,这春和景明的旖旎风光,一切皆是心的美。相约在这一季妩媚撩人的春光里,带上一份美丽婉约的心情,与春,来一场宿醉吧!

 

——摘自莲韵新文集《向美而行》,此文发表在《劳动时报》上,添加作者微信购买莲韵新书。

【作者】莲韵,原名崔爱华,山东省作协会员,人气美文作家。着有美文集《做一朵凡花,优雅独芳华》《等你,是一树花开》。新书《向美而行》限量签名版签售中,个人微信 lianyun662288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HcrDXic2E1uITVjGYECaiaeibwMCTl9wKubumG3iaAvm3WPueafMYnNczzgTVIqZtXTMSJoEKISzartcQhEWbajofA/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