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弱智则国弱智

少年弱智则国弱智

少年弱智则国弱智

   老新闻了,但还是想说说。

杨师群的讲义《大学语文第一课的漫谈》提到了犹太作家赫斯的名言:中国人与犹太人是两个不幸民族的典型例子,前者只有躯体没有灵魂,后者只有灵魂没有躯体。

这句话似乎在杨老师的课上和课后被无情的应验了。

在课堂上,杨老师兴致勃勃的给新生讲解诸如“灵魂、信仰、理智”等作为人与猪的不同之处的时候,相当多数学生表现为“呆若木鸡”。

这还算是好的,很多时候“似乎每一堂课都可能引发事端”,是来自red*卫*兵们的“质疑和不解”以及课后的“告密和控诉”。

在论坛上,说法更加多种多样。

有的说“告密,也是公民的基本言论权”。的确,对于奴隶主来说奴隶的告密权应该维护。

也有人义正演辞的说“有些问题只能在小范围内讨论;大是大非面前决不能糊涂”。只是不知谈论“民主自由”怎么就触及到了“大是大非”。

有学生“对此事可能对学校本科教学评估的结果构成不良影响而忧心忡忡”,这会影响什么?影响出国还是就业?出现不同的思想和声音难道就会降低大学的教学评估?这是谁定的标准?如果大学不能出现不同的声音和思想,那不是大学,是劳教所。

但也有的评论耐人寻味,“大一新生,社会知识是一张白纸,一旦新生接受了老师们宣扬的自由民主理念后,很自然就会用这套理论来思考社会问题,这是非常危险的”。

这么看来,“自由民主”是个非常危险的东西,不能说、不能碰、更不能用来毒害小朋友。

那么,中学教材里那个呼喝着“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为自由战死的裴多菲,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彻底挖掉这块“危险”东西的结果是什么呢?

是“集体无意识”,集体失去思考能力,集体丧失灵魂。

一群丧失灵魂的人,他们的行为是这样的:

1)遇到“异样的声音”,不愿“独立思考”,而是转而告密;

2)对于涉及灵魂的东西,“呆若木鸡”;

3)绝对的实用主义,面对这样的事件最关心的居然是“教学评估”,担心“学校排名”,因为这会影响的出国、就业,影响现实的生计。

尤其是少年时代就成为“失去灵魂的人”更加可怕。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 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同样,少年弱智则国弱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