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灾难面前勇敢地活下去?

如何灾难面前勇敢地活下去?

你采取了安全措施,在极移中存活了下来-------比如远离了由于海洋泼溅搅动被冲击的海岸,跑到了高地;离开了洪水会将人冲走的河谷盆地和沟壑;躲在了地平线下面的壕沟里,避免强风把人吹走;如果可能的话,藏在了山丘之间,龙卷风在头顶刮过,但不会刮到你蹲伏之处;躲到一块金属或者覆盖有草皮的板子下面,以免遭火风暴之害;离开了岩石会突然断裂和扭曲的造山运动的区域;那么你得准备想想之后的生存情况了。

你将发现周围是个这样的世界:卫星还在可是不能通讯了,电网崩溃了,电力和电话服务不复存在;没有了自来水,地面水源充满了火山灰沉降物;商店货架上剩余的物品遭到了劫掠,不能再购买杂货;社会联系断裂,人类文明中止。

想想每个依靠重型机械来运行的制造厂平均所需的东西吧。齿轮,金属板----它们看起来好像很坚固。我们来谈谈极移后建造支架,它们需要被修整并加强,而机械本身是很耐用的。一些零部件断裂了,但可以替换,为什么它还运行不起来呢?

该情境下一些因素没有被考虑到。所有需要的小部件,润滑剂和添加物将变得不可得。大多没情况下润滑剂是必要的,以便维持某种化学平衡,否者就会有腐蚀。没有润滑剂,机械零部件就会过热烧毁,磨损,而你又不能简单地把水或其他化学物质倒进去,你需要的是某种特定的化学物质。

化工厂会受到沉重的打击,因为它们的存货是液态的,将会燃烧,喷溅,分解,首先需要特别的原料去制造。 因此你得无穷尽地进行支持,任何时刻有一个环节中断了,联系就断裂了,下游的一切都会受到影响。 因而整个链条都崩溃了。甚至一个小零件坏掉都可能使该过程停止,也许需要一块特别的金属或者合金。没有这东西的话,特定的功能就无法实现,不会产生电子脉冲,蚀刻也无法进行。倘若那块合金弄丢了,剩下的整个机械就没用了,生不了效。如果它生不了效,维护它还有什么意义呢?

保持并维护该工厂还有什么动力呢?谁来养活工人,发给他们薪酬?那时没有钱币的流通了。桥梁毁坏,电网崩溃,政府一片混乱,(工作人员)都消失了,聚成一团,喝得醉醺醺,自己在议论纷纷。饿得要死,还要养着公司和商界大亨的工人们不会因忠于职责而出现。他们离去了,试图自己找寻食物充饥。

如果工厂流失了其熟练工,会发生什么事呢?任何工厂都会发现再也得不到熟练工了!他们离去是因为养活家人比让老板大权在握更重要。谁会去管理工厂呢?

就是由于这些原因,工厂不会运行起来的,变成了闲散之物。在中美洲和中国发现了一些城市,它们在丛林里或者流沙下面被找到,而其中居民不知去向,原因无从解释。也有些城市拥有宏伟的措施,它们有灌溉系统,水从城中流过,那为什么崩溃了呢?是有大瘟疫吗?是遭遇了一场可怕的干旱吗?是不是有人来过并把他们屠杀殆尽了呢?

这些是极移的残余物,在这些地方过去的伟大文明倒下了。幸存者们到处游荡,以寻找更好的生活。他们往往是很困惑的,因为不知道是什么袭击了他们。他们确信这是一个局部的事件,便动身去寻找阳光灿烂和谷物生长的地方。他们都在四处游荡。所以因为这些原因,你们的工厂将会闲散无用。

不会再得到紧急服务了,因为要在破碎的道路上行驶是不可能的。社会服务停止了,因为全世界每个人都受到了影响。关爱着们都把重心放在了自个儿家人身上,首要的是救助受伤者;而每个人都在惶惑茫然地四处找寻着,期望被他人拯救。

不会再得到紧急服务了,因为要在破碎的道路上行驶是不可能的。社会服务停止了,因为全世界每个人都受到了影响。关爱着们都把重心放在了自个儿家人身上,首要的是救助受伤者;而每个人都在惶惑茫然地四处找寻着,期望被他人拯救。

在还存在着社会服务的国家里,那些急切需要救助的人会开始认为政府也许会在最后一刻行动起来,及时地救援自己。会发出通告,以平和地撤离城市和海岸线;会建立起帐篷,在最坏的情况过后,公众被重新安置;豆类和稻米一直被当做晚餐。

军方,政治家以及在被抛弃的城市和海岸线处拥有股权之人将把私利放在一边,最后变成人道主义者。对于那些坚持认为有希望被营救的人来说,我们只能指出,今日的政府是不会以这种形式来行动的,而是每天在其身后留下了许多饥饿的孩子和不公正现象。

具有压力的时刻并不会创造英雄,而会造成有人猛烈敲门。简单点说,如果有人期待政府援救他们,并搬到靠近政府机构的地方,希望政府救援会发生,那他们不仅仅会失望------在极移之后,他们会撞到那些决定进行控制之人的手里,成为其奴隶,或者遇到更糟糕的事。

与今天生活带给我们的相比,极移所带来的并没有什么不同。地震,爆发的火山,洪水和疾病。范围或许大一点,但效果是一样的。 大灾难很快会到来,绝大多数的死亡时一瞬间的事,以至没有时间去焦虑。应该关心的是幸存者,他们将会受伤,震惊,饥饿,绝望地寻找着关爱的人。 对于特定的个人而言,由大灾难导致的悲伤将不会比维持正常的生活带来的悲伤更大。悲伤在人一生当中会多次到来------关爱之人由于事故或者无法预期的疾病,以及逗留了长时间,然后哀伤地说“再见”后会突然离世,预期人类会悲哀。预料人类要遇到自然界的狂潮----火山,龙卷风,洪水,闪电,冰雹和地震。有时候这些到来是没有警告的,但预期会遇到很多次。

预期人类会遇到社会问题:失去工作或者地位,家人,朋友,留下一个人,银行倒闭。所有这些都会突然让一个人陷入痛苦之中,但大多数情况下将要来临的问题已经有规律地显示出来的。任何大灾难的幸存者都要遇到一些生活状况------家庭,工作,家人,朋友以及健康消失了。今天这发生在许多人身上,但不仅仅是自然原因造成的。

然而,无论如何,这都是生活交给我们的课程,对大灾难也不例外。就如总体上的生活一样,大灾难提供了一个机会,一个服务的机会,有许多次这样服务的好机会,当人成长起来,就会发现以前未知的内在力量。

死亡率将会很高,也有许多健康问题,特别是饥饿会很猖獗。 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饮食是受限于社区可以自个种植的作物,以及可以在森林或者草地上捕捉猎杀的动物。夏天里或许有梅果,但冬天没有;夏天里有新鲜蔬菜,但冬天只有干的茎类植物,基本上是脱水用于保存的东西。偶尔,在一次成功的狩猎之后,因为要庆祝,会有肉类出现。预期靠近河,湖,或者海岸的社区预期也许会有某种形式的稳定的鱼类饮食。

现代人类已经习惯于超市,这里可买到自全世界的丰富充足的新鲜产品。倘若不是(吃)新鲜的东西,还可以期盼各种各样的冷冻干食品,因而其饮食是不分季节的,并且跨域世界范围。要是对不分季节的食物厌烦了,现代人还可以试试不同文化的食谱-----墨西哥的,中国的,意大利的,印度的。在极移以后,超市被洗劫一空,没有新的食物可以分配,那么现代人类会发现自己不得不吃些什么呢?我们会按照人口类型来解读该问题,其结果是不同的: .那些城市里的人已经失去,或者从来就没有园艺和饲养牲畜的经验,也没有在野外捕鱼的技巧,他们经受的震恐是最大的。首先,由于周围的建筑物毁坏,他们被隔绝在城市里,不容易跑到乡村去。第二,城市里的食物将会耗尽,饥饿无比的幸存者到处在寻找食物,甚至他们还会相互饥饿地盯着对方。大多数人会饿死,变得越来越虚弱,越来越疾病产缠身,直到死亡将他们带走。那些向饥饿屈服吃起人肉的人也会很快死亡,因为单纯的食物来源将会耗尽。

。那些住在郊区的人周围有土地,也许还在乡村联合起来。首先,他们会耗尽自己的个人存储,吃完当地的食品市场里的食物,然后开始摸索着进入乡村里。家庭里的宠物会被宰杀并烤熟,这么多被取出的脂肪仅仅可以让身体维持数月而已。最终,郊区的家庭将需要学会搜寻粮秣,在树林里翻开原木寻找蛆虫和蚯蚓,尝试着在小溪或者河里捕鱼;捕捉像老鼠一类的哺乳动物;老鼠什么都吃,将会是孩子们绝望时捕捉的食物来源。如果父母由于疯癫而迟钝麻木,他们甚至还会生吃。蚯蚓吃污物和腐烂的物质,但不是丰富的食物来源,不应该期盼用它们来供养一个社区。因此,在郊区生存,或者种植食物将会是那些能干的人搜寻粮秣的练习。

那些住在乡村的人会农耕,对园艺和打猎活动都很熟悉,将会从一开始就走不同的路子。拥有牛羊群的农夫很快会发现自己的牲畜变瘦了,由于饥饿摇摇晃晃,就会吃掉其牲畜使其牧群数量减少。因此,此地区的农夫们最终会得出结论,认为某些动物会比其他动物更有用。此后,鸡吃虫子,自己搜寻食物,如果给它们一个安全和私有的巢,它们还会回到家产蛋。同样,鸭子会以池塘里和周围所生长的一切东西,而在(极移后)连绵不断的小雨里,生长在池塘里的生物是相当丰富的;鸭子也不需要一个干燥的地点来做窝。山羊什么都吃,而猪刨开地面以寻找任何可吃的东西,如果周围的环境可以容纳它们的话,同样也可以有限地去饲养。一些植物可以在(艰苦环境)中挣扎存活,其种子很坚强,这些植物可以在在阴暗或者光线微弱的地方生长。倘若该群体没有对该环境做过研究,或没有预料到这种环境,本身也不具备可以在昏暗光线下种植的种子,那么就会咀嚼种子以替代翻寻食物,并把能够抓到的一切东西放在夜晚的篝火上烤来吃掉。农夫自然是很富于机智的,(虽然)可能在文明社会的阶梯中处于下层,(但)却会适应。如果某类种子生长得特别好,证明是可食用的,农夫们就会进行耕种,保护它不被野生动物糟蹋,并卖掉它。因而,在乡村种植食物是可能的,得取决于该地区农夫的适应性。

海岸处的幸存者们得从海洋里获得食物。海洋里的鱼是很丰富的,因而海岸处的幸存社区应当把海洋看做首要的食物来源。这些社区或许会对鱼感到厌烦,并尝试食用海草以求的食物多样性,也会进入内陆地区与其他很珍视干燥和保存过的鱼类的社区进行交易。而在内陆地区,本地鱼塘和河道里的鱼同样会生存下来,但数量稀少,远远不能满足可养殖它们的环境。这些鱼吃什么呢?海藻,杂草,和生长在软泥里的虫子。所有这些从某种程度上说得依靠阳光,因为该地方是以水里的植被为基础的。因此,如果在阴暗的地方,本地的鱼类或许实际上在数量上减少了,捉住它们的简直就可被看作是奖励。对于那些转向水产养殖的农夫而言,植物可以在人类的污物中种植,然后用来喂鱼或者牲畜------这会被证明是可更新的食物来源,为食品库添砖加瓦。在次再说一遍,关键是光线,植物至少需要些阳光来将污物转化成食物。

由于预期的人口死亡率,地球目前无法供养其人口将很快不再是个问题了,甚至在极移后火山灰会造成的阴暗大约会持续25年之久。

我们预测的90%的人口死亡并不是单单由于极移,大多数人会因为灾难发生之后变得抑郁,无法振作精神,受了小伤坐下不吃不喝等原因而死亡。人类习惯于有限的灾害,这种情况下某单个的城市遭受了地震,或者单个的家庭经历了毁坏性的火灾。(此后)红十字会要到来,临近城镇的救援也会出现,还会得到邻居们的帮助。而全球大灾难则是没有一个地区经历过的,也没有为此做过救援准备,所有人都是坐着等待别人来拯救。因此,所有人都是这样坐着等待,但却等不到有人救援他们。

当然,印度人口密度很高,受到的影响是最为严重的。香港,日本,洛杉矶,巴黎之类的沿海城市将会在很大程度上被淹没。墨西哥城,日本城市,罗马等靠近火山的城市将会因为火山灰人口死亡惨重。下一个死亡率最高的是人口密集的Z国,这些地方要养活幸存者也是无法做到的。有些人挣扎着从纽约城里出来了,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望无际的郊区,缺乏采集和栽种食物的专门知识。墨西哥城同样遭受了折磨,它容纳的人口数量很大,因而不大可能逃出去,无法把人口分散在乡村里,让他们自己养活自己。唯一可得到的食物就是其他幸存者了。

必须考虑气候变化的影响,不管其生存能力如何,在目前巴西隆起处的人口会被冻僵。尽管喜马拉雅山脉已经很高很冷了,由于地处新南极的位置,将会变得更加寒冷,许多人也因此而冻死。

简而言之,生存率最高的幸存者是那些身处农村地区的人,这些地方幸存下来的人类与土地相比所占比例较低。第二,此处的人口已经习惯自己搜寻食物,不像城里人那么娇惯和软弱。第三,就如遥远的西伯利亚一样,这些地方水不会无声无息,毫无知觉地淹没人们,还存在逃跑的天然通道,比如密西西比河谷。

另外一个要考虑的是精英们地堡的位置。精英们想在这些地方主宰幸存者。这可能会降低所有人的希望,因为这种发生的内部纠纷将会破坏大伙儿的合作努力,随着主导者追求自己的权利,情况会每况愈下。

所有这些情况听起来很严峻,但今天这种严峻的情形就伴随着我们了。即使在美国这种被看作文明的国家里,饥饿也是猖獗的。在美国,每天晚上有几百万的小孩子饿着肚子上床睡觉,而政府在帮助富人变得更富。

今日人类的文化中有许多应对绝境的技巧,在极移后的早期可作为行动的好指导。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