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是媒体炒作的假象

以提出“”、“第二次现代性”等理论为名的德国著名乌尔里希·教授,昨天来到上海社科院作名为“全球时代的权力与反权力”专题讲座。在讲座中,贝克教授提出用“主义”这个全球化的,来降低全球化过程中潜伏的社会风险。

近年来,任职于的贝克教授长期从事全球化问题研究,在昨天的讲座中首先从社会学领域为全球化作了三个层面的区分:“全球化只是一个假象,媒体炒作出来的全球化。”贝克教授认为,我们现在所谈论的经济全球化其实比不上20世纪初,现在的全球贸易只是被区分为几个贸易区,并被不同的的不同部分瓜分和操纵,而这一论点在德国和法国社会学界得到普遍支持。

第二个层面的全球化主要是由英国提出的全球化“跨文化关联”概念,“一条意大利的船,在西班牙船长的领导下,前往调查的小船,小船上的船员是俄国人,在非洲的海岸把几个人运到西班牙。通过这个例子,全球化状态会超越我们的想像力。”在贝克教授看来,跨文化关联,就是直面你陌生的文化,你不想进入但也一定要进入。第三个层面的全球化是一种,“一方面全世界人民越来越彼此关联;另一方面,各个国家民族意识也越来越强。”

贝克教授认为,当前的全球化存在着普遍主义和两种倾向,“普遍主义消除文化上区别,但它也有着阴暗面,对的强调是对个体性的抹杀,在普遍主义的视角里,个别性的东西没有被看到。”另外,“在内部忽略差异,对外强调差异。”在这两种倾向之外,贝克教授提出了全球化的“”———世界公民主义。“人是区别的,同时也是一样的。”贝克教授认为,世界公民主义认可最低限度的普遍规则,同时认可民族国家,但并不取代民族国家。

世界公民主义在方法论上是可以实现的,“首先我们生活在国家和超权力的共同作用中,超权力改变了国家和国际规则。”贝克教授认为,“资本就是其中一种超权力,东欧一家报纸在德国总理访问时这样说,‘我们放弃十字架(十字军的十字架),我们期待投资。只有一件事情不被跨国公司支配,就是不被投资。’”

此外,“国家主权和自主也要做出重新区分,丢失某些自主重新获得主权,比如许多国际组织和规则。”最后,贝克教授以欧盟经验提出在不放弃民族国家前提下,通过内在的转型,转向世界公民主义国家。针对贝克教授提出的主义降低社会风险,与会的中国学者提出谁主导这个权力,平等的还是分层的?这个问题即使在欧盟也是个现实问题。“不是要宽容,而是要规则,这就是欧盟。一定要用合作的方式解决世界问题。”但贝克教授同时承认,欧盟经验不具有。

乌尔里希·(UlrichBeck)教授系德国著名家,教授,长期从事社会发展和全球化问题研究,提出风险社会、等产生广泛影响的理论,主要代表作有《什么是全球化》、《风险社会》、《风险时代的生态政治》、《世界风险社会》、《理论修正》、《自由之子》、《反思性现代化》、《的政治》和《世界社会的前景》等,对当今全球社会提出了独到的理论,并产生广泛的影响。

来源:《东方早报》2007-9-6  记者石剑峰

【评论】 【推荐】 上一篇:知音体、标题党与小红帽

下一篇:信仰得引向宽容

本站支持用键盘← →按键翻页以方便用户浏览

网友观点

【进入原帖】

本版最新文章

·于文政:刻刀下的东方精灵

·“寻人启事”

·警惕!西方节日内涵“绑架”中华传统节日现象

·逛庙会也有门道儿,过大年咱们一起去逛逛

·殷谦:怀仁城的记忆(下)

·殷谦:唐代诗人李贺是“好色之徒”吗?

·殷谦:元朝名臣赵璧事迹考论

·对联中的家国情怀

本版三月热评

·“寻人启事”

·于文政:刻刀下的东方精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