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有所为”与“有所不为”

有所为与有所不为,是学校管理者应该秉持的一项行为准则与行动哲学。学校事务不同,对其进行作为的要求也是不同的。学校管理者在实践工作中既不应该消极作为,也不应该过度作为。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对学校组织发展产生的影响都可能是消极不利的,都是我们应该警惕的。

管理的追求是致善。管理是一把双刃剑,善治者可以使其实现最大的善,不善治者可能使其产生最大的恶。管理是一个规避恶行、弘扬善行的过程。彼得·德鲁克认为管理的本质就是激发每一个人的善意和潜能,学校管理的本质更应如此。在一个学校组织内部,最大的善与恶往往都与管理者的作为相关。管理者的作为失当是学校发展过程中大恶形成的重要根源。激发人的善意与潜能,要求学校管理者的决策与作为必须要有致善的追求。否则,就可能犯决策学中最不应该犯的第三类错误,即“决策出现了方向上的错误,且被得到了高效率的执行”。

学校管理的价值在于人的发展。学校管理作为的正当性,不能仅仅以短期发展和经济效益来衡量,而应以人的长期发展和道德与伦理价值来考量。这是学校管理与其他类型组织管理的作为正当性要求相区别的重要方面。在学校管理过程中,善的决策作为是那些给学校组织发展利益带来最小伤害的行为。因此,学校管理决策的作为,应该以给学校发展尤其是要以给学校组织文化、组织氛围、学生成长与教师专业发展的伤害最小化为原则。否则与其作为不如不作为。老子的“无为而治”的思想,实际上是一种避免恶发生的思想,是一种需要唤醒与激励人的自觉、人人自治的思想。

管理者要有所不为。在学校管理过程中,如果每一个人在自己的岗位上都能够做到恪尽职守、积极善为,那么,就不需要管理者有太多行政作为了。管理者若不论学校事务的性质都积极推进行政作为,其结果往往是南辕北辙、适得其反。在学校教学、科研与课程建设等专业性和技术性很强的业务领域,行政作为的空间是有限的,行政作为的性质也是有别于其他领域的。其工作的开展需要遵循的是这些领域自主发展的内在的业务逻辑,而不是外在的行政逻辑。管理者如果在业务领域中按照科层制的领导方式进行行政作为,那么,就容易产生行政作为的不当与过度。

管理要有明确边界。标准化与规范化是学校管理的一项重要任务。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旦缺少标准与规范,学校管理就很容易陷入有组织无秩序状态之中,这是学校管理者在制度建设中典型的不作为的一种表现。但标准化与规范化都是有其明确边界要求的,在管理实践中超越了这个边界要求就会产生制度的泛滥。制度泛滥容易束缚师生员工的手脚,使其丧失工作的独立性与创造性。一般情况下,标准化与规范化只是针对学校组织内部员工的底线行为而言的,否则,学校就有可能会越办越死,丧失发展的活力。

管理的艺术是“善为”。只有做到了有所为,有所不为,才能够实现“善为”。作为学校管理者而言,该作为的一定要积极地去作为,不应该作为的一定不要去作为。并且,对于那些该作为的,一定要合理地作为、恰当地作为。师生员工能够做到的,学校管理者一定要赋权放手让他们去做。他们不能做到的,则学校管理者一定要想方设法帮助他们做到,这样在学校内部就会逐渐形成一种由不愿做到愿做,由不会做到会做的能动性的组织文化。这也许是“善为”与“无为而治”的真谛吧。

综上,在学校管理过程中,对于不同的事务,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应不应该作为,其次需要考虑作为的边界是什么,再次需要考虑如何作为的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