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公上人住世时教过一个短咒,只要一天念三百遍,就不会生病【万佛城金刚菩提海】

天地间广结善缘


“唵,室哩哆,室哩哆,军咤利,萨嚩诃”──这个咒,师父说只要一天念三百遍,就不会生病。


卫了道   文

摘自《万佛城金刚菩提海》

月刊 第516期

得在七八年前,膝盖曾经非常酸痛,上下楼梯都痛。上楼梯固然痛,下楼梯更加痛,真的很难过!

那时我正准备制作一些录影资料,要去拜访一位长者。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一间素菜馆请人吃晚饭。当时时间还蛮早的,所以天色很亮。他听到我的来意,就招呼我坐下来一块吃。

那天不是六斋日,所以我也就坐下来一块用餐。后来看天色慢慢黑了,我就不敢再吃了,只喝清汤。我那时候是有一个这样的念头:因为天黑了,饿鬼都出来了,但是他们不能够吃到东西,看我们吃,他们会很难过。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吃,所以我也不吃,以免他们难过。我就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晓得为什么,当时膝盖就觉得有一阵冷风吹过。那种冷风就好像是受幽冥戒的时候,我们常常会感觉到的那种阴寒的风。那种风吹着我的膝盖,我当时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所以也没有想太多。结果很奇怪,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上楼下楼忽然发觉膝盖不疼了。原来那种很痛的痛感,完全消失了,膝盖就这样好了,一直到现在。

人们膝盖痛,有的还要动手术,换膝关节什么的,非常麻烦,但是我就这样好了。所以那时候就发觉,做人不仅要与人为善,也要与鬼为善。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现在天灾人祸很多,在空间有许多我们看不见的众生,到处都是。我们若跟他们广结善缘,对他们也好,对我们也好:冥阳两利,大家都好。

我那一次才发现,原来不吃晚饭还有这个好处,可以跟鬼结善缘。当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不吃晚饭,尤其很多在家人,平常在外面,到晚上不吃饭是很难过的。所以,不吃晚饭虽然是跟鬼结善缘的好方式之一,但是还有很多其它的方式。比方说,像念佛、拜佛都是与鬼为善的好方法。

我们的师父宣公上人生前讲过:“我们好好念佛,诚心念佛的话,那么来往的这些鬼魂亡灵他们听到了,都可以往生了,这也是一种放生。”所以放生,除了花钱去买那些会被杀的动物,让它们能够重获自由之外,我们好好念佛也是一种放生。

除了好好念佛之外,我想我们拜〈万佛忏〉,同样也是一种放生。拜万佛除了佛经上讲的那些功德之外,还有一个大家可能没想到,但是师父生前提到过的,就是放生的功德。因为很多我们没有看到的众生,在我们诚心礼拜的时候,他们听到这佛名,也许就往生到这佛土去了。十方诸佛这么多的佛净土,他们有机会去往生,拜佛的人也得到了放生的功德。

上人在世的时候对我们的教化很多,也非常严格。我记得一则真实的故事,是万佛圣城里的一位居士亲口告诉我的。她说,她那时候在厨房帮忙,有一次有位外头来的居士问她:“厨房缺什么,我去买。”

这位居士这么发心,很好啊!所以告诉我这件事情的这位在厨房忙的居士就说:“我们没有豆腐了。今天没豆腐了!”这位外头来的居士就说:“OK,那我去买。”结果,师父上人不晓得怎么就知道这件事了,就诃责在厨房帮忙的这位居士说:“你是不是要饿死了,连没有豆腐了都要告诉人家!”

我听到这件事情时,心里就想,“哇!真是太严格了!”因为人家发心愿意来供养,对我来讲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可是以师父的标准来讲,这就是一种攀缘。所以师父的标准是很严格的。

师父住世的时候,我其实是蛮怕的,因为他说起人来也很凶。可是师父走了以后,尤其是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我就真的很怀念师父了!因为师父在的时候,曾经发过这样的愿,只要他在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不会有灾难。

所以,灾难很严重的时候,我常常想,如果是师父在那个地方的话,那个灾难就可以化解掉了,就不会造成这么多、这么惨重的伤亡。不要说大的灾难,就是小病,师父也教了我们一些方法。

像现在很多人感冒,我是前一段时间才听一位师父的老弟子讲的,说师父住世的时候曾经教过一个咒,短短的。怎么念呢?我相信这里很多人都知道,就是“唵,室哩哆,室哩哆,军咤利,萨嚩诃”。这个咒,师父说只要一天念三百遍,就不会生病。而且,师父还说念久了,日久功深,还可以帮人家治病的。

这次参加〈万佛宝忏〉,有这么多人感冒,我看了就想,“糟糕!这感冒起来很难过!”所以,每天我走到佛殿,到斋堂,这样走来走去的时候,就赶紧念这个咒;这样念来念去,相信也有三百遍了。

因为很专心在佛前念三百遍的话,大概十几分钟也就念完了,因为这个咒很短。所以每天这样在万佛圣城走来走去这时间,绝对是不止十几分钟的,一定是可以念完三百遍的。我也很幸运,到现在还没有感冒,所以赶快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个很好的,短短的咒:“唵,室哩哆,室哩哆,军咤利,萨嚩诃”。

当然有人也会问,师父既然会这个咒,为什么自己还生病呢?师父讲过他不会为自己做任何一丝一毫的事,他都是帮别人的。

当年,记得我的父亲在我们搬进来万佛圣城之后,因为不太放心,所以特地从台湾飞来美国看我们。那个时候他的脚已经不太能够走路了,可是他还是硬撑着,一定要走。

他来到这里后,看到我们一见到师父就叩头礼拜,他心里蛮不是滋味的;因为这一生我跟爸爸就只叩过一次头,就是我结婚的那天。因为要离家,按照习俗要跟父母叩头;就是那么一次,以后也没有再当面拜过我父亲,没有当他的面拜他。可是我们一见到师父就猛叩头,所以我爸爸可能心里觉得不是滋味。

后来,师父就让我爸爸去师父住的地方见师父。师父每讲一句话,我爸爸就会说:“不是这么说,不是这么说”;反正凡是师父讲的话,我爸爸就说:“不是这么说”,一定要反对到底就是了。

可是,我爸爸离开万佛圣城回到台湾以后,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好奇怪,我这次到美国也没吃药、也没开刀,怎么我的腿都好了!”我心里明白就是师父帮助我父亲,把我父亲的业担过去了,但我父亲当然也不相信这些。

光是我父亲这个亲身经历,就可以知道宣公上人帮众生担了多少业,这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例子而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icdHMvQz0HMt0UWhshgUkaMmgSZmgSmVOt4EMg5Rk2nMacHDhLnIKrmGmUkFaUoonysckY9AODBTiahKK07YxOkQ/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