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点进监狱,最后进哈佛

少年商学院微信(点击标题下方“少年商学院”关注)每周一分享全球与教育相关的有趣有料的影像。这是第918次分享。文字部分作者是少年商学院新媒体内容总监蔡芬。

有一个孩子,进幼儿园前被测出颇有资质,他在常春藤名校里,人缘颇好,大家都称他:机智、有创意,敢于突破常规。

有一个孩子,会在课堂上丢“臭蛋”,让教室发出腐臭味,他能让同学大笑,午饭时却没有同伴。他宁愿作业成绩拿F,也不愿承认听不懂上课的内容。比起赞美或奖赏,更常被留学和记过。如果说他会在20岁那年进监狱,他身边没有一个人会有异议。

这两个孩子,是同一个人——他的名字叫Todd Rose,13岁被检测出患有ADHD(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儿童常见症),18岁从高中辍学,如今却是哈佛教育研究院的教职员。这个老师、同学们眼中的“问题学生”,并没有进行脱胎换骨的蜕变,相反,他调整的幅度小得让人惊讶。点击下方视频,听他如何讲自己“差点进监狱,最后进哈佛”的秘密:

有人称这本书适合“陈旧学习体系里的受害者”,透过本书,我们能清楚看见数百万聪明的年轻孩子及其受挫的家长和老师所共同面临到的挣扎,我们也能看到Rose的家人如何支持这个不一样的小孩。就像Rose自己曾概括的:

成年前痛苦的学习经历,也让Rose开始反思传统学校教育的设置是否合理。他曾在TED大会上发表演讲,直指学校搞“平均”教育是在扼杀孩子的潜力和天赋(视频较长,建议收藏后用WiFi观看)。

所有人都明白,“没有一个飞行员的体格是相近的”这一点:

但却少有人意识到,当我们用平均体格作为建造标准时,就意味着:这个驾驶舱不适合任何一个飞行员:

学校教育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希望设计一种大多数学生都能够适应的教育系统:

结果却是,忽略了每个学生完全不同的学习取向,抹杀了孩子们的潜力和天赋,好让他们能够适应一个叫“平均标准”的模子:

他正与他的同事一起探讨一门叫“新数字科学”的课程,即利用科技,为孩子设计一个没有平均标准的学习环境,举例而言,一个有阅读障碍的孩子,可以用iPad来学习阅读,在这里他没有阅读的测试压力,但却可以体会阅读的乐趣,从而慢慢习得阅读的能力……

Rose坦言,这项研究并没有什么花哨的地方,只追求把科技在教育行业里的作用发挥到极致。他也想对全天下父母说,“如果你的孩子和别人家的孩子,有点不一样,是很正常的,请不要过分苛责他。他只是比别人慢了一点,需要更多时间而已。”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