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杭州,美到没朋友!

100年前的杭州,美到没朋友!

岁月走过,悄无声息。只是一街一景、一人一物,缓慢的在角落里斑驳,如此这般留下一些似有若无的痕迹。时间如过眼云烟,旧时街景物是人非,弹指一挥,百年沧桑。以下是一组杭州老照片,拍摄时间大约为1890-1920年间。

今天,小编就将带您一起回首百余年前的杭城旧景,里面一定有你去过的地方。

旧时风景建筑篇

城隍山上俯瞰杭州古城,建筑多是清河坊街一带的房屋。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六和塔旧景。西德尼·甘博是当时之江大学校长费佩德的朋友,这张照片估计是站在当时的之江大学内拍摄的。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保俶如美女、雷峰如老衲。”宝石山上保俶塔。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从西冷桥洞遥望保俶塔。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文澜阁牌坊,今天的西湖孤山公园正门口。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钱塘江上的运货帆船,比一般的货船要宽厚,摇橹也更为粗大,人站在船板上很难驾驭,所以需要站在木架子上。费佩德摄于1910年。

还未拆掉的清波门,不过城门的左侧看上去有不完整痕迹,有部分被拆的迹象。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之江大学运动场,即现浙大之江校区。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旧时杭州街景生活篇

杭州火车站院子里拥挤的人群。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当时杭州中心最长最宽的街道,御街(今中山路)。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旧时延龄路,就是今天的杭州延安路。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基督教青年会,大方伯的临时会所:打台球的、下棋的、看报的,在当时非常时髦。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清河坊上的小食铺。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一家细木作坊,祖孙三代都在忙。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旧时人物篇

杭州城里的一位算命先生,身材魁梧,威风凛凛。头带九梁道冠,面似银盆,目弱朗星,通关鼻梁,方海阔口,海下三柳须髯。饱经风霜、遗世独立。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制作张小泉剪刀的工匠。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灵隐寺里的解签的和尚。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一位疲惫的运河劳工。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街头卖荸荠的妇女。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杭州礼拜堂学校的男孩,冬天的时候,每个孩子都手提一个里面装着炭火的小铜炉去上学。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正在上课的正则学校学生。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杭州城里看热闹的女孩。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两位女性香客,她们身着进香服,挎着进香口袋,正在去上香的路上。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马路边吃饭的路人。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杭州人家养孩子所用的婴儿立桶。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运河杭州段有不少船民世代以船为家,这是一个船民的小男孩。西德尼·甘博摄于1917-1919年间。

(提供人:童希康)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