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说战国日本:德川家康之杀妻灭子

漫说战国日本:德川家康之杀妻灭子

导读:织田信长居然要人到中年的德川家康亲杀死自己的儿子和妻子,这样的要求家康会照办吗?是继续像乌龟一样听从信长,还是拉起架势为了妻儿和信长彻底翻脸?

三方原合战之后,势力如日中天的武田信玄突然病逝。本已被逼上绝路的织田信长得到喘息的机会。天正2年,信玄的继承人武田胜赖不顾信玄三年内不主动出击的遗嘱,率领两万五千名大军攻打德川家康势力范围内的高天神城并得手。次年,自信满满的胜赖率一万五千人马攻打德川治下的长筱城。英勇的奥平信昌率领500名三河武士死守住城池,等来了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长的救兵。织田信长命令士兵以木柴为栅栏,3000名配有火铳的武士轮流射击,将战国时期最强的骑兵兵团一举消灭。武田家就此走向衰落。

武田胜赖不顾信玄遗嘱贸然出兵,结果被信长打败

这之后,织田德川联盟一直保持着极好的关系。在信长眼中,家康的忠义比起他的亲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信长讨伐朝仓氏失败撤退时,德川家康主动请求和木下藤吉郎(丰臣秀吉)断后,家康的三河军团几乎是以自杀的方式为信长争取到了宝贵的撤退时间。事后秀吉常常提到,“三河君(家康)真如忠犬一般对待主君(信长)。”一直以来,德川家康和他的三河武士集团,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信长一声令下,必定随叫随到。

据说有一次,某个军营中的一位尾张部将看到家康的队伍列队操练,高声喊道:“看啊,三河犬来了!”尾张武士瞧不起农业起家的三河武士本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明目张胆的对三河将军出言不逊,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导致两家联盟的破裂。“此话莫非是在赞赏三河犬的牙齿锋利?”家康一句话,马上平息了手下的怒气,自知差点捅了篓子的尾张武士也赶紧乖乖闭上了嘴。从这点来看,织田和德川联盟的成功,得益于家康的隐忍。更重要的是信长多次决策上的成功,通过与信长联合,家康扩大了自己的领土,强化了地位,极大的提高了影响力。

家康的背后就是织田氏的家徽

不过,在天正7年,这稳如磐石的联盟几乎破裂。原因是织田信长竟下令家康处死其正室筑山殿和嫡子德川信康。原因很简单:德川信康与其生母筑山殿一同串通敌人武田家。家康思量了三日,最后决定遵照信长的旨意。信康被迫切腹自杀,筑山殿则在被流放的途中被家臣刺杀。这次事件成为三十七岁家康人生中重大的转折点,许多人认为,家康“狸爷”的性格正是这次杀妻灭子之后的结果。的确,这次事件之后,德川家康性情大变,表明上他依旧谈笑风生,对织田氏唯马首是瞻,可私底下却变得更加内向,让人捉摸不透。可能正是这次事件,使得家康对信长心怀芥蒂,家康一生也没说过信长一句好话,恐怕就是这个原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拿出单独一篇来讲德川家康和筑山殿的故事。

筑山殿画像

“信玄不也曾杀死他的长子义信吗?”家康只能通过回忆自己一直信仰的信玄的作法,才能安抚自己的心灵。然而,家康心知肚明的是:义信谋反确实咎由自取,而信康确实是被冤枉的。要了解这件事情的起源,就要先说说德川家康的家庭。战国时期的大名们,大多是情种。武田信玄一生身边的美女不断,嫡子胜赖的母亲湖衣姬本是信玄敌家的女儿,后来湖衣姬早逝,信玄几乎痛不欲生;“天下布武”的织田信长身边一直有“蝮蛇”的女儿浓姬相伴,很大程度上,浓姬充当了信长决策的监督者;至于以好色出名的丰臣秀吉,他可以为淀姬一掷千金修筑城池,也可以对糟糠之妻宁宁不离不弃,堪称好色男人的典范。可是回头看看德川家康,在他七十四年的人生里,他宠幸过的女人无数,可是没有一个罗曼蒂克式的爱情。我们所知道最多的,就是他的正室,被称为“恶女”的筑山殿。

之前提到过家康早年曾在今川家做人质。今川义元为了使家康成年后可以依旧为自己所用,就将手下一名大将家的“老姑娘”下嫁给了家康。那时候家康刚刚14岁,他接触到的第一个女人,就是比他年长筑山殿。从始至终,筑山殿都认为夫君家康在闺中对自己该是言听计从,事实上,婚后最初的几年确实如此。家康沉溺于闺房之乐,两人还生下一男一女。然而随着今川家的覆灭和德川氏的崛起,筑山殿对于家康的掌控力远不如从前。筑山殿的父亲由于女婿家康的“背叛”,被今川氏真问责,被迫自杀。另一方面,家康身边的侍女渐渐多起来,直接导致了筑山殿受到的宠幸远不如从前。“夫人可好?”这是家康常常热情的向筑山殿询问她的日常,只是家康这时已经不再踏入筑山殿闺房一步。如果筑山殿能够像家康一样懂得隐忍,她就会默默退居幕后,不再对夫君吆五喝六。不过,筑山殿嫉妒心极强,又情商不高,不论何时都改不了自己大小姐的做派,于是就将自己的怒气统统撒在代表家康的三河武士团和被家康宠幸过的年轻女人身上。筑山殿出身贵族,出身骏河的她本来心底就瞧不起农民般的三河武士。而三河本是今川氏的属地,三河人也受尽了骏河人的白眼,这一来二去就导致了三河武士们对筑山殿极大的恶意。

然而,最让三河人看不惯的是筑山殿对年轻女人恶毒的报复。家康身边有一名婢女,叫“万”。当筑山殿得知万私底下得到家康的万般宠爱并已经怀孕之后,竟让人扒光万的衣服施以鞭笞,打得血肉模糊。这样还觉得不过瘾,居然还把身受重伤的万吊在松树上,大概是想着要么把万吊死,要么把她腹中的孽子拿掉。幸好当晚一位三河硬汉多作左卫门路过松树下,才冒着死罪偷偷将她救下,藏在家里,这位可怜的小婢女才保全了性命。这里多说一句,婢女后来产下一子,这个孩子的命运也是跌宕起伏。他先被送至丰臣家作为养子,后来丰臣秀吉得到嫡子秀赖,养子又失去了继承者身份。后来秀吉死后回到生父家康身边始终不得重用,被迫讨伐义弟秀赖的势力,他就是被人称作小督局的结城秀康。

然而,即使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虐待事件,家康仍对筑山殿保持彬彬有礼的态度。“夫人可好?”直到后来,家康选定滨松为新国都,便名正言顺的以封自己的继承人为由,把冈崎领主信康和筑山殿留在了冈崎。紧接着,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发生了:信康未过门的妻子嫁到冈崎城了。

说这件事可不得了,是因为信康的妻子可不是随便哪位大名家的女儿,而是如日中天的织田信长的千金德姬。筑山殿如临大敌,本来要对付三河人就已经不容易,现在要对付德姬更是难上加难。而德姬呢?她和筑山殿差不多,从小受尽了宠爱,见多识广,也是瞧不起其他人。最让筑山殿受不了的,是家康对德姬太好了,简直不像是公公对儿媳,而是孙子对奶奶。从家康的角度来说,德姬就是信长的代表,稍有怠慢,信长有所不满可是不得了的。而筑山殿却不懂这个道理。于是,愤怒又不聪明的她,为了排挤德姬,居然想到了促成德川和武田的联盟,借此踢开织田氏。

家康深知,如果惹怒了信长,后果不堪设想,图中所画的就是当众暴打光秀的织田信长

她是怎么做的呢?首先,一定要造成信康与德姬的不和。筑山殿派人从甲州(武田氏的属地)找来一位落魄贵族家的女儿,给自己做侍女。信康来拜见母亲的时候,一见到这名女子就马上不能自拔。筑山殿就名正言顺的把这名甲州女子送给秀康做小妾,而这就引来了尾张势力的不满。可这时的筑山殿不但不加收敛,反而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写信给武田胜赖,意欲与武田家结成联盟并背叛织田氏。

“筑山殿勾结武田胜赖,想要杀掉信长和家康!”坊间开始流传这样的说法。对于德姬来说,夫君抛弃自己,偏爱甲州女子,就是谋反的表现。自古以来,有多少冤狱和政治事件都是人类丰富想象力的产物。仅仅是一年间的恐惧,便将完全不可能的事件当做不争的事实。假如德姬是一位心智正常的女子,必定会知道婆婆筑山殿根本没有本事谋反,这一切也不过是她的歇斯底里的发作罢了。

“一定要求助于父亲大人。”于是,一封来自女儿饱含控诉的信就到了信长手中。当年,作为岳父的斋藤道三在见到信长第一面时,就对部下说恐怕我的后代都要给信长牵马了。而此时信长作为岳父,他对女婿信康的想法是什么呢?信康英勇善战,是不可多得将才。在战场上曾经击退过兵力几倍于己的武田大军。反观织田家的后人,除了长子信忠,个个是平庸之辈。事实也证明这些织田在后来丰臣氏的崛起过程中仅仅充当棋子,都是碌碌无为。这样一来,我信长死后,天下岂不是他德川家了的?信长没有道三的肚量,自然心中不悦。

说信长没有道三的肚量可能有失偏颇,毕竟,道三让的是美浓,信长让的是天下啊!

偏偏这时候,家康派去向信长解释的这一位,正是素与信康不和的大臣酒井忠次。信康年轻气盛,从来不将酒井忠次这些老臣放在眼里,常常对他们出言不逊,使得这批老臣大为不满。更可怕的是,信康十分暴虐,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滥杀无辜,家康虽然认为这不过是年轻人不懂得克制的表现,而酒井这些老臣所考虑的却是如果信康继位,则自己的身家性命可能不保。酒井借这机会大进谗言,彻底凿实了信康谋反的“事实”。这时信长将谈话的结果传达给家康,叫家康自己定夺,然而信长的态度是表明了的,信康必须死。

在听酒井忠次传达消息时,家康一动不动的从头听到尾。连忠次都不禁佩服家康的镇定。其实,这时的家康并不是安如泰山,而是早已经灵魂出窍。如此悲惨的命运竟然降临在自己身上:盟国竟然要求自己杀妻灭子!家康十七岁生下信康,一直对信康宠爱有加,加之信康骁勇善战,更是深得家康赞赏。杀死信康,是家康心中一直的痛。在家康参加关原之战时,年近花甲的他感叹道:“到了这把年纪还得忍受战争之苦,如果信康在世,则无需老夫出马。”在关原之战时,家康的次子秀忠,也就是德川幕府的二代将军,已经成人。而在家康看来,秀忠性格过于认真,气量小,才识疏,对付不了关原之战这种大场面。能应付得了石田三成这种大人物的,只有信康。

老年家康在关原之战不禁怀念起早逝的儿子

不论如何,结果是家康不能左右的,于是,信康切腹。作为介错人的服部半藏本应该在信康切开腹部后将其首级砍掉,但当时服部半藏过于悲伤,竟无力挥刀。由一名远洲武士替他完成介错仪式。当晚,在席间,家康声泪俱下的对半藏说“被称为鬼半藏的你,对幼君也难以下刀吗?”

德川信康被迫自裁

在信康自尽之前,筑山殿已经被家康派出的两名介错人(杀手武士)结束了生命。家康事后对两名介错人还颇有不满,认为他们杀害筑山殿的手段过于残忍,吓得两人隐居乡下,从此销声匿迹。

对于酒井忠次,家康并没有加以报复。正是因为了解家康的性格,忠次等人也从未对家康有过二心。但是,家康始终对儿子的冤死念念不忘。很多年后,在一次晚宴上,家康和家臣们一起观看幸若舞“满仲”。这场表演讲的是满仲家臣杀死自己儿子代替幼君的故事。当戏演到此处时,家康泪流满面,回头对酒井忠次等人连声说道:“仔细看看!看看这段戏!”忠次等人始终未敢抬头。后来还有一次,酒井忠次为了自己儿子家次的待遇有求于家康,家康突然说道:“阁下也懂得爱子心切?”

这次“叛乱”事件的始作俑者筑山殿,则被冠上了“第一恶女”的称号。其实,筑山殿并非穷凶极恶之人,用茂吕美耶的话来说,筑山殿不过是一朵成在于温室的兰花,却因暴风雨失去庇护,拼命想躲进德川家康这唯一能够避难的屋檐下,无奈这屋檐也是风雨飘摇。这样说来,其实筑山殿并非完全是人们口中的恶女,纵使她在冈崎城里的肆意妄为全部属实,充其量也不过是个想让丈夫回眸一笑的可怜女子罢了。

到了近现代,历史小说家给家康杀妻灭子的故事赋予了新的解释。最有趣的说法是,其实这时真正的德川家康在和武田信玄的三方原合战中已经被杀掉,而这时的家康是由几个影武者轮流扮演的。所谓的影武者,就是主君的替身。在黑泽明著名的电影《影子武士》中,就讲述了武田信玄病逝后,作为影武者的市井老人如何周旋在各方势力中,企图保全武田家业的故事。而影武者家康要杀掉筑山殿和信康,是因为这俩人对家康过于熟悉,影武士虽然骗得了外人,却还是会被家人发现破绽。不过,家康是影武士的说法不过是后世小说家的戏说之言,没有任何依据,姑且当做一种消遣吧!

这之后,德川家康一如既往地辅佐织田信长统一日本的大业。一直到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为部将明智光秀所杀,家康才摆脱了压在头顶的织田势力,有机会一统天下。可是,德川家康并没有抓住这次机会,反而被丰臣秀吉抢得先机。面对登上权力巅峰的丰臣秀吉,德川家康能心服口服吗?他又会怎么做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