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刀本一家:穿越千年,谁是《书剑恩仇录》的终结者?

书刀本一家:穿越千年,谁是《书剑恩仇录》的终结者?

文/刀客江湖  570158985

刀是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不仅武人用,文人也用。文人用的刀非常讲究,也非常的漂亮,从汉代到现在,书刀一直活跃在文人的生活中。在古代,刀是人们随身携带的文房重宝之一,簪笔、捧简、佩刀成为古代文职官吏的典型形象。今天依然有人喜欢用书刀裁开毛边书,静静的读。数千年的岁月,书和刀之间发生了很多故事,在此,我们循着历史脉络,看看这个版本的《书剑恩仇录》写了些什么?

在竹木简上刻字或削改的刀,古称削, 汉人称书刀。《释名·释兵》:“书刀,给书简札有所刊削之刀也。”《隶释·汉国三老袁良碑》:“今特赐钱十万,杂缯卅匹,玉具、剑佩、书刀、绣文印衣、无极手巾各一。”《资治通鉴·汉献帝初平二年》:“后绍遣使诣邈 ,有所计议,与邈耳语; 馥在坐上,谓为见图,无何,起至溷,以书刀自杀。” 胡三省 注:“时虽已有纸,犹多用刀笔书,故有书刀。”

当“书”爱上了“刀” 孔夫子因此受累

刀曾经是文人的必需品,孔子做《春秋》,王允写《论衡》,还有秦始皇、汉武帝批阅成捆的竹简奏章,都离不开书刀。一把精美、锋利、称手的书刀,是写出好文章的必备利器。

在东汉蔡伦改进造纸术以前,简牍是古人书写的重要载体。现代人书写时笔下发生误差,可以用橡皮或涂改液抹掉,而古人发生笔误时,只能用削刀将原字从简牍上削去,重新再写。汉字删除的“删”,右边就是一把削刀,左边是用简牍编成的“册”。

我们可以想象当年孔子做《春秋》时的辛苦:才思泉涌时,他用笔在竹简上书写,发现有误笔时,又很费力地用书刀删削,对一个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容易。东汉思想家王充在撰写《论衡》八十五篇时,屋子四面摆了刀和笔,又写又削,写成二十多万字,真不是一日之功。作为汉代的文房重宝之一,书刀常与笔砚简牍等文房用具同时出土,书刀上的环形把手,也正是为了满足当时人们随身携带悬挂在腰上的需求。

在四川成都出土的汉代讲经画像砖中,有六位门生均手捧简册,凝神静听,下方右侧一人腰间就佩带一把书刀。山东沂南汉代画像石中的官吏,头上簪笔、手捧简册、腰佩书刀,就是我们常说的“刀笔小吏”的典型形象。唐代诗人张祜《从军行》中“白首汉廷刀笔吏,丈夫功业本相依”诗句反映的就是这种情况。后世则用“刀笔精通”来赞颂文章写得好的人。

“书”和“刀”演绎千年的缠绵之美

虽为蕞尔小物,书刀的用途和作用无人敢小视。汉代出现了一些著名的书刀产品,以蜀地出产的金马书刀最有名。西蜀临邛以发达的冶铁业著称。战国末年,秦国灭赵国,俘虏以冶铁为业的卓氏,把他流放到西蜀临邛。卓氏知临邛一带山上多藏铁矿,便靠山建风炉,采矿冶铁。西汉景帝时,文翁在四川办学堂,首批送往长安求学的人都携带蜀地造的书刀,在长安引起了轰动。其中最好的金马书刀上用金丝错出马形,制作者还把自己的姓名刻在上面,更是成为文人们的艳羡之物。

东汉光和七年(公元184年)长18.5厘米,宽1.5厘米1957年四川成都天回山出土

这件出土于四川成都天回山的书刀,是已发现的较完整的东汉书刀,刀身错有凤纹,为光和七年(公元184年)所制,应为当时书刀中的名优产品。

纸张和雕版印刷风行之后,书刀逐渐脱离了削改错字的功能,往审美和日常把玩靠拢。材质也更加多样,竹子、骨头等都应用到了书刀里。

| 清 白玉龙钩柄书刀

| 清 白玉书刀

| 清 嵌百宝东陵石书刀

上面三个图中的书刀,是清时期作品,这样的刀,绝对是艺术品,承载了当时极好的材料和工艺。在案头放一把,裁剪宣纸,或者闲来把玩,都是一种享受。

“书”“刀”分离 只有旧梦上课

现在书刀也还在用,有一些人喜欢毛边书,这样的书需要用书刀裁开才能看。裁书的裁书刀有很多种,首推木质的。一般用金属裁书刀,非常容易破坏毛边书,很难裁出毛边来,而木质的裁书刀则最佳。选材方面,竹质、檀木、枣木均可。有心人还会再刀柄刻上诗句,花纹,又是一种情调在其中。

随着电子出版物的增多,年轻读者越来越注重手机阅读和电脑阅读。因此,当今的手工书刀市场极其小众,再出媲美文中图片那样的精品已经很难了。“书”和“刀”的距离也越来越远,似乎文人形象定格在笔和键盘上,再也无缘去重塑历史的河流,寻找书刀的旧梦了。故写此文,以致敬那个文人和刀紧密结合的年代,致敬那些具有“少小虽非投笔吏,论功还欲请长缨”期许的当今男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