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调整互联网结算标准,运营商中谁将获益最大?

工信部调整互联网结算标准,运营商中谁将获益最大?

近日,工信部发布《关于调整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政策的通知》(简称《通知》)。《通知》包括6项内容,涉及取消中国移动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结算费用,中国广电和中信网络支付的结算费用下调30%以上、公益性网络与三大运营商的骨干网络免费互联等。

据悉,工信部每年都会评估互联网骨干网的成本,并据此下调网间结算费用,此次也属于“常规性”动作。但与此前不同的是,本次调整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其原因是除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之外是产业各方都有大幅降低结算费用的强烈诉求,此外也与国家扶持中小企业、工信部强调加快5G发展有着密切关系。

从政策影响来看,免交网间结算费的中国移动显然将大为受益,而中国广电缴纳的网间结算费用下降30%以上,在5G开局之初获政策强力扶持,则为此次结算标准调整的最大赢家。

中国移动单向结算时代终结

《通知》第一条指出,从2020年7月1日起,取消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间的单向结算政策,实行对等互联,互不结算。此前,中国移动给其他两家运营商的结算标准是不高于8万元/G/月。

在互联网基础网络领域,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无需支付互联网结算费用,中国移动需要向前两家支付结算费用。电信行业资深专家马继华表示,形成这样的局面有其政策原因和历史渊源,而此次取消结算费用,则是因为中国移动近年来在骨干网方面投资巨大实力提升,以及在移动宽带方面已经遥遥领先。“改变来自于实力。”马继华认为。

目前不对等的结算格局,要从中国移动成立之初说起。2000年,中国移动从中国电信正式分拆出来成立为独立公司,主营移动业务。缺乏骨干网络的中国移动需租用中国电信的资源,并支付相应费用。后来电信运营商分拆重组,最终电信和联通由于均拥有固定和移动牌照,顺势而为取消了网间结算,而中国移动仍需要支付结算费用,也成为了净支出方。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的网间互联支出是104.55亿元(包括语音、短信、数据业务等结算费用),这笔费用也体现在面向最终用户的资费上。更关键的是,中国移动需要向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租用网络资源,然后与其进行竞争,难免在宽带业务质量上受到掣肘,这也是前几年中国移动宽带网络质量屡遭用户吐槽的原因之一,在资费上操作空间也较为有限。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为了降低成本,中国移动甚至从非骨干网运营商那里租用带宽,即“倒宽带”。“因为不是竞争关系,其他运营商拿到的带宽成本可能更低。”

中国移动一直想扭转上述局面,做大做强自己是最可行的方式。独立分析师付亮表示,近年来中国移动大手笔建设骨干网络,与其他两家运营商的差距逐渐缩小。随着自身实力的壮大,中国移动的独立性逐渐增强,宽带网络用户体验大幅提升,并且也开始从使用者转向提供者,作为基础运营商向小型运营商提供骨干网络服务。从用户规模来看,中国移动早在2018年就坐上了有线宽带用户规模第一的宝座,现有的结算体系调整势在必行。

骨干网网络资源日渐强大,有线宽带用户规模遥遥领先,随着中国移动实力的增强,调整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方式也就顺理成章了。

网间结算方式的调整,将给中国移动带来多方面的利好。开支减少、利润增加是显而易见的直接好处,除此之外,茁思迅行咨询公司咨询总监金峰认为,5G商用速度即将加快,网间结算费用的免除,将有利于中国移动在5G领域进行基础建设投资,削减5G大带宽内容和应用方面的速度瓶颈,在资费方面也获得更加公平的条件。

“按照以往的结算模式,中国移动5G用户越多,结算费用越大;调整之后,中国移动的5G积极性更高。”付亮认为。而在宽带内容服务、云计算、IDC等方面,免交结算费用的中国移动,也将如鱼得水,打开新的局面。

中国广电最大受益,5G发展再获东风

《通知》第二条提出,从2020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下调对中国广电、中信网络的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下调比例不低于现有标准结算价的30%。并表示此举的目的是扶持市场新进入者、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行业整体高质量发展。

2019年6月6日,中国广电获得工信部颁发的5G牌照,成为5G市场的新晋者。根据《中国广电5G试验网建设实施方案》,中国广电计划到2022年完成全国所有城市、县城、乡镇和重点行政村的覆盖,逐步实现全国95%以上人口的目标。

2019年7月10日,中信网络获得工信部下发的第一类基础电信业务牌照,拥有互联网数据传送业务经营资质,成为第五大基础电信运营商。

对于两家新进入者,工信部要求三家骨干网运营商降低结算费用30%以上。专家坦言,运营商的成本下降可能在10%左右,工信部要求一次性下降费用30%,属于让运营商提前让利的行为,这样的做法是为了扶持新进入者,让最终用户受益。

对于中国广电,虽然拿到5G牌照,也获得了号段和频谱资源,但是缺钱少人是最大的难题。特别是中国广电基本没有网络储备,更是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付亮认为,降低至少30%的结算费用后,中国广电将节省一大笔开支,未来的5G运维成本也会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金峰认为,广电网络尚未全国集约,在网络服务领域结算费用支出较多,从IDC角度来看也能大为受益。

对于中信网络,金峰认为,其以2B为主要市场,在纯管道模式下,很难通过内容部署优化减少网间结算费用,此外2019年获得了基础通信网络服务牌照,从两方面来看,网间结算费用降低都将有助于减少其成本。

就上述两家新进入者而言,中国广电正处于撸起袖子建设5G网络的关键时期,此次获得优惠政策,可谓“天旱恰逢及时雨,行船向西起东风”。

更有专家认为,《通知》的出台,最大的受益者是中国广电。再结合去年中国广电与国家电网计划成立合资公司,近期工信部同意中国广电、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共同使用3300-3400MHz频段频率用于5G室内覆盖,该专家认为,中国广电未来的5G发展空间巨大。“我国政策向来是扶持弱小、实现产业平衡发展,近来政策明显是在帮助中国广电解决5G发展遇到的各方面问题。”

除了中国广电和中信网络之外,其他运营商也将受益于30%的降价,这将缓解其资金压力,有助于其应对激烈的宽带市场竞争,进行业务创新和寻找更加多元化的经营模式。

而降低网间结算费用,最终受益者是广大用户。“在获得取消或者降低网间结算费用的福利、成本开支得以减少之后,运营商将继续让利于租用其网络的互联网公司,以及降低最终用户的宽带费用,从而让所有用户都能从中受益。”付亮认为。

链接:

 

工信部《关于调整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政策的通知》一、2020年7月1日起,取消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信)、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联通)间的单向结算政策,实行对等互联,互不结算。7月1日前,维持现有网间结算政策和结算标准,即中国移动应向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支付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结算标准不高于8万元/G/月。二、为扶持市场新进入者,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行业整体高质量发展,2020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下调对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中信网络有限公司的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下调比例不低于现有标准结算价(8万元/G/月)的30%。三、2020年1月1日起,教育网、科技网、经贸网、长城网等公益性网络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互联网骨干网之间实行免费互联。四、各互联网骨干网互联单位应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不得使用第三方违规带宽资源进行网络互联,确保各骨干网网间路由合规配置。五、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中国长城互联网网络中心等公益性网络互联单位应严格遵守“专网专用”原则,不得利用公益性网络资源非法从事电信业务经营活动。六、工信部将实行以网间质量为核心的监督管理机制,依据《互联网骨干网网间通信质量监督管理办法》,加大网间扩容争议协调解决力度。对违反规定的互联单位,依法实施提醒、督办、约谈、警告、行政处罚等,保障网间通信畅通。

 

END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dkz9bibRJqApibWJl1Ydy7Xia3Vy9icia5YiaslEOHqQ7yfsH2N7aIWHrf7v3wRGnSk7D0JaY274BlvSClGG5FGMibMjA/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