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宋代“男仆因奸杀主案”原委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宋代“男仆因奸杀主案”原委

开封城有富户吴十二,为人如沐春风,好交结名士,娶东乡谢家之女为妻。谢氏容貌虽美,然风情极盛。吴十二有一知己韩满,在北门居住,是个器宇轩昂的大丈夫,与吴家交往亲密,谢氏常常用言语试探,韩满因和十二相交深厚,敬谢氏是嫂子,纵有戏谑,也从不乱来。

日逢残冬,雪花飘扬,韩满寻老吴赏雪,不巧吴十二到田庄没回。谢氏听说韩满登门,笑容可掬,邀入房中,安顿坐定,抽身下厨整备酒食,与韩满分坐两边。酒至半酣,谢氏试探道:“叔叔,今日天气寒冷,婶婶在家,是否也在等候叔叔回家饮酒?”韩满答道:“贱叔家贫,薄酌虽有,不如这般丰盛。”谢氏有意劝酒,才饮数杯,风情正兴,斟起一杯,起身递给韩满:“叔叔先饮一口,看滋味如何?”

韩满大惊:“贤嫂休得如此,倘家人获知,则朋友伦义难免断绝,从今往后休持这等见识!”言罢离席而起。出门正遇吴十二冒雪归家,看见韩满就要留住,韩满拱手道:“今日不能与贤兄叙话,有时间再会。”拜辞而去。吴十二询问谢氏:“韩兄弟来家,为何不加留待?”谢氏怒道:“你结识的好朋友!今日得知你不在家,故此前来相约,我因其经常来往,好意备酒招待,他反用言语调戏,被我喝叱几句,自觉没意思,也就离开,留他做什么?”十二半信半疑,不敢争辩。

过了数日,雪霁天晴,韩满上城,在街头偶遇老吴,连忙邀其到茶店安坐,沽买一壶叙饮。三杯酒后,韩满实言相告:“兄长那位是不良之妇,前两日与兄长不能相会在家,自思有招责备之嫌。”吴十二追问:“贤弟何出此言,纵然嫂子有不周到的言语,当看在你我往日的情份,莫要见外。”韩满叹道:“贤兄门户自宜谨密,咱们只此一会,小弟再无嘱咐。”次年,韩满舅舅吴兰在苏州行货,书信约他。韩满打点好行李,本欲面见十二辞别,不遇成行。待到得知,韩满早已离家四日,十二不由怅怅不悦。

十二有家人汪吉,人才出众,言辞捷利,谢氏喜爱,与其私通,情意极密,内人莫不知觉。有天,十二让汪吉随自己去河口收帐,汪吉因爱恋谢氏,推辞不肯去,十二怒责一番,只好独自收拾行囊。汪吉进房与谢氏商议,谢氏笑道:“只要你有计谋取,全身而回,我自有主张。”汪吉欢喜答应,随十二离家。时值二月,一路花红草绿,春光耀眼,行走好几天,来到九江镇,向旧日相识的李艄讨船渡过黑龙潭。天晚泊船,主仆两人在龙王庙前买香纸祭拜,随后汪吉上船小心服侍,十二饮到不省人事。

半夜,十二起身小解,汪吉扶他到船头,乘他宿酒未醒,倏地一声“噗通”,十二被推落江中。汪吉故意惊叫:“主人落水!”船夫李艄闻声急看,江水深不见底,又是夜里,哪能救得?挨到天明,汪吉无奈道:“怎么办?只能回报家母。”李艄心疑十二死因不明,撑回渡船,拿了工钱离开。汪吉独自回家,与谢氏密谈此事,谢氏大喜,虚设灵堂,日夜与汪吉饮酒取乐。邻里颇有知情者,却隐而不言。

一日,韩满因暮春时景,偶出苏州镇口闲逛,正过临江亭,远远望见吴十二,连忙近前惊讶携手:“贤兄因何来此?”吴十二形容枯槁,双眉紧蹙:“自贤弟别后,一心思慕,今有一事相托,万望莫阻。”韩满抬手道:“兄长请前面亭上稍坐片刻。”亭上坐定,方才开口:“日前小弟因母舅书信相约,正待见贤兄辞别,没想到不遇,所以直接上路,如今幸得在此会面,为何兄长快快不乐?愿闻其故。”吴十二泣道:“当日不听贤弟之言,以致惹下终身之别,一言难尽啊。”

韩满殊不知其故:“兄长乃烈烈丈夫,何出此言?”吴十二道:“贤弟休惊,自当日相别之后,我有赴镇江之行,被家仆汪吉用谋乘醉推落江心,尸首已葬鱼腹,只因灵魂不散,欲诉无由。今遇故人,得以面陈,还望伸理此冤,必当重报。别无它嘱。”韩满听罢,毛发悚然,抱住十二悲道:“贤兄此言是梦中吗?如真有此事,必不敢相负,只问当夜落水时,曾有人知道?”吴十二忆起:“镇江口船夫李艄颇知。我与贤弟幽冥相隔,再难会面,从此分别。”韩满身躯一震,半响醒转,再寻故人,不知所在,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临江亭小憩睡着,大梦一场。

他急忙回转苏州店铺求见舅舅吴兰:“老家有信来催,特辞舅归去,无事就回。”北归抵乡,访问十二时,才知其已死六十天。韩满备好香纸蜡烛,径直来到十二灵前祭拜一番。谢氏怀恨,闭门不见,惟独吴十二的小妾陈氏接纳,悲诉冤情。韩满抚慰良久,回家思量如何告官,始终没有头绪,体访得知谢氏与汪吉已经成亲,只好又到苏州见舅,说明故人冤枉之事。吴兰劝慰道:“此事没有对证,最好莫惹牵累。”

韩满哭道:“我与十二结交,有同生死之誓,正因有不良嫂子在,因此疏阔。近日兄长以梦境托我,岂可背诺!”吴兰叹道:“既是如此,听说包知府到边关犒赏,才回京城,你立即递告恶仆与主母通奸之事,故人之冤应当可伸。”韩满连夜兼程赶往京师,击鼓状告。知府审问详情后,立派公差拘传汪吉与谢氏,汪吉当堂争辩,不肯招认。

案子迁延数日不决,知府思量:“通奸之弊确凿,谋死主人未得证见,他如何肯伏罪?”随即密召韩满查问:“你故人既有此托,曾否有言当日渡船是谁?”韩满脱口道:“镇江口船夫李艄。”次日官差黄兴来到镇口,传唤李艄到衙,询问摆渡吴十二一事,李艄如实交代:“当日夜深落水后,吴家仆人叫喊,我方才知晓,待起身相救,早已来不及。”

知府抬手道:“你试用言语佐证,汪吉若果真心中有鬼,必然招认。”取出一干人犯,当堂审问。汪吉见李艄在旁,面有惧色,知府问吴十二搭船细节,李艄指称当夜汪吉有推落主人下水之事。汪吉登时心慌意乱,知府令左右严刑拷究,汪吉只好吐实,招认谋杀主人缘由。汪吉、谢氏最终按律押赴法场处决,船夫李艄得官府赏钱,韩满有故人之义,代为伸冤,予以褒奖。后吴十二妾陈氏有生女十四岁,嫁给韩满儿子为妻,继承了两家产业。

--------------------

此案译自《百家公案》中【代友伸冤】一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