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台】一代文学大师冰心的故事

【烟台台】一代文学大师冰心的故事

听众朋友,作为20世纪中国杰出的文学大师,冰心女士以清丽的文笔、隽永的意蕴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外读者。大海,是她在散文和诗歌中反复吟咏的主题,是她创作的源泉、“灵魂的故乡”。这片大海,就是烟台东山下的那片大海,1903年到1911年冰心在海边度过了她的童年。今天的节目,我们就给各位讲述冰心与烟台的故事。

听众朋友,在烟台市区东部的东炮台公园里,一个名为“冰心与烟台”的展览总是能吸引很多当地市民与外来游客的目光。原烟台博物馆馆长、中国近代史专家宋玉娥研究员经常到那里义务为参观的人们讲述冰心在烟台的故事,她是冰心先生的忘年交。虽然岁月已经走过四十多个年头,宋玉娥至今仍记得和冰心相识时的情景。

“远在1963年的时候,深秋,中国历史博物馆送给我们一本烟台海军学堂图片集。我在童年的时候曾经读过冰心的作品,有点印象是冰心的父亲是烟台的一个海军军官,冰心在烟台住过。我向当时中国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史树青建议能见一见冰心先生就好了,可以向她问一问当时的情况,史先生说这个问题好办。我经过他的引荐,到中央民族大学去拜访冰心先生和她的丈夫吴文藻先生。”

宋玉娥研究员告诉我们说,1963年,为了了解烟台博物馆馆藏文物——“烟台海军学堂图片集”的来历,宋玉娥经人引荐,叩响了冰心的家门,因为冰心的父亲是烟台海军学堂的第一任校长。年过花甲的冰心听说烟台来人了,喜出望外,她热情地把糖递到宋玉娥的嘴边,然后急切地询问宋玉娥:“当年的福建会馆怎么样了?那里是父亲领她去与同乡聚会和看戏的地方。”宋玉娥告诉冰心,博物馆的馆址就是当年的福建会馆,已经列为文物保护单位,保护得很好。听到这里,冰心激动了,她突然捧住宋玉娥的脸,深情地吻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亲吻使宋玉娥这个性情豁达的北方女子开始不知所措,继而热泪盈眶。接着,冰心又深情地说道:“烟台的大海,是我童年的摇篮,我对烟台的眷恋无法比喻,见到你就是见到乡亲。”

“从此我和冰心就成了忘年之交,每次我到北京出差的时候总是要去拜访她。她因为我是烟台的乡亲,对我总是毫无拘束的,什么都谈,一直到冰心1999年逝世,这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我们有着深厚的友谊。”

听众朋友,听到这儿,您就不会奇怪,为什么宋玉娥对“冰心与烟台”这个展览有那么多的热情、为什么她对冰心童年在烟台的点点滴滴有那么多的了解了。接下来,让我们沿着“冰心与烟台”展览中的一张张老照片勾勒的轨迹去探访冰心与烟台的故事,宋玉娥女士就是我们最好的解说员。

“我们的文学泰斗冰心1903年到1911年在烟台生活了8年,8年的童年生活构成了她创作的源泉。冰心为什么到烟台来呢?冰心1900年出生于福州的隆普营,他的父亲谢葆璋毕业于天津水师学堂。”

宋研究员说,1903年,冰心的父亲谢葆璋奉清政府令到烟台创建海军学堂,培养海军人才,3岁的冰心就随家迁居烟台,开始住在烟台会英街的海军采办厅,不久就搬到烟台东山北坡的海军医院,在那里从房屋的外廊上就可以看见大海,后来,又搬到了烟台市东山东边的海军练营,那是离海最近的地方。

在"冰心与烟台"展览中有一个重要的内容,那就是——冰心童年活动的舞台,烟台东炮台。

“冰心告诉我说,她家北面的山坡山有一座旗台,是和海上通旗语的地方,旗台的西边有一条山路,通到海边的炮台,这里边住着一支穿白衣的军乐队,她常常跟父亲去看他们的演习,炮台的西边有一个小码头。冰心坐在东炮台的礁石上,遥望着远处崆垌岛的灯塔,对父亲说:"我想做一个守灯塔的人。"她的父亲告诉她,灯塔手是很孤寂的。”

宋玉娥研究员的讲述把上个世纪初冰心和父亲在海边谈心的景象又呈现在我们面前。年幼的冰心立志做一个看守灯塔的人,她的父亲告诉他那种生活是孤寂的,整日与大海为伴,而且,海上的港口那时有很多不是中国人的:威海被英国人占领、大连被日本人占领、青岛被德国人占领,只有烟台是中国人自己的一个不冻港。这是冰心到晚年还时常提起的一堂爱国课。

冰心在关于烟台、关于大海的诗文里,时常会提到金沟寨这个村子,在她晚年的散文《忆烟台》中还有这样一段话:“海军练营、海军学校,都已不复存在了,但是中间的金沟寨这个村落,一定还在山陬海隅安息着。这个我所熟悉的、一想起就感到亲切的、百十来幢偎倚着的村舍,里面生活着、劳动着我的淳朴勇敢的乡亲。”所以,“冰心与烟台”展览中,她在金沟寨的活动就成为一个充满温暖乡情的部分。宋玉娥说:

“冰心在海军学堂的住所和金沟寨村毗邻,她说,那时她经常跟随父亲,骑着大白马穿过金沟寨的南北路,还跟随父亲到金沟寨的戏台看戏。"这座戏棚是曲家搭的,村里他们是最有声望的,从我家可以望到他家的两根旗杆和海岸上的葵新楼,金沟寨有了这些点缀,真是壮观许多。”

冰心念念不忘的金沟寨是烟台市区东部一个濒海的小渔村,在上个世纪初,冰心的父亲谢葆璋创办的烟台海军学堂就在金沟寨村不远的地方。童年的冰心常到金沟寨看戏、玩耍,冰心的名篇《六一姊》,写的就是她在金沟寨的一个小伙伴。

“这四幅照片有1908年冰心和父亲骑马穿过金沟寨的南北路、这是金沟寨的戏台,冰心经常坐在戏台下看戏的地方。这有一座小小的龙王庙,上面有一幅"群生被泽、四海安澜"的对联,冰心晚年还是记得非常清楚。这张照片是冰心童年在金沟寨的伙伴——六一姊的住所,冰心有一篇名著《记六一姊》。”

金沟寨的乡亲们也一直惦记着这位曾在这儿住过的女作家。1993年8月,金沟寨村的负责人曲敬阳约了几个乡亲在宋玉娥的引荐下专程去北京看望冰心。当时,93岁高龄的冰心刚刚出院,家人遵医嘱只允作短暂会见。令家人没想到的是,听说是金沟寨的乡亲们要来看她,老人激动得几乎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就起床,漱洗后坐在床上静静地等着乡亲们的到来。当曲敬阳一行人走进她的家门时,冰心激动地拉着曲敬阳的手说:“乡亲们来了!金沟寨的人都姓曲,过去这里的人都打渔,一到黄昏,扬起白帆,乘船出海……”曲敬阳转达了乡亲们对冰心的思念,还把金沟寨特产的洋梨送给冰心,冰心手捧阳梨,激动万分地说:“八十多年没有吃到这梨了。”

那天,93岁的冰心特别兴奋,当着众乡亲的面,让家人取来宣纸,写下了:“大海啊!哪一颗星没有光,哪一朵花没有香,哪一次我的思涛里,没有你波涛的清响?"落款写着:"献给金沟寨的乡亲们,冰心”。

不知不觉中,原定半个小时的会见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临别时,冰心拉住曲敬阳的手,一再叮咛:“一定要向乡亲们问好。”曲敬阳等人起身告辞,谁也没有想到,此时此刻,冰心哭了,哭得那么动情,那么伤心,一时间,曲敬阳等人不知怎样安慰这位93岁的老人。岁月悠悠,乡情无限,对登门拜访的烟台人,冰心呈现的是一片浓浓的乡情,这份乡情化作那篇著名的《忆烟台》。

冰心在晚年的时候和我说,一提起烟台,她的回忆和感想就从四方八面涌来,因此她就写了《忆烟台》。冰心说,她对烟台的眷恋是无限的,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冰心先生一生中对海的感情是深厚的,这对海的感情是因为长期在烟台居住。冰心逝世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哀乐,而是用大海的波涛来为她送行的。

一提起烟台,我的回忆和感想就从四方八面涌来……但是,关于烟台,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童年时代的烟台,七十年前荒凉寂寞的烟台,已经从现代人们的眼中消逝了。今日的烟台是黄海东岸的一个四通八达的大港口,它朝气蓬勃、容光焕发地正忙着迎送五洲四海的客人。它不会记得七十年前有个孤独的孩子,在它的一角海滩上,徘徊踯躅,度过了潮涨潮落的八个年头。

冰心的父亲在烟台海军学校首任校长

海军航空工程学院代表与冰心在一起

冰心品尝烟台阳梨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