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九年,一位老人申请评定老干部,差点儿成了叛徒,这是为何

改革开放之前,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要凭票证供给,当时有一类人,他们不仅每月都有一两百元工资,而且还有一大堆的票证,比如二十斤猪肉票、二十斤白豆腐票、自行车票以及缝纫机票等,这类人便是“老干部”,毫不夸张地说,在当时如果能够评上老干部,几乎一辈子都不用愁了,因此人们挤破头都想要成为“老干部”。但是要想评为老干部,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一是要参加过革命对国家做过贡献的老人,二是必须家庭政治状况良好,这第二条很好满足,但是第一条就已经将大多数人挡在门外了。裁缝师傅何富庆从没有想过评老干部,他一直兢兢业业,在瑞金县城的一个小巷子里开了一家裁缝铺,也算是勉强能够养家糊口,不过,就在一九六九年的一天,一件天大的好事却落在了裁缝师傅何富庆的头上。

一九六九年,一个中央的专案组来到了瑞金县城,他们的主要任务是负责调查杀害毛泽覃的凶手,结果查来查去,不仅毫无头绪,反而出现的疑问却越来越多,然而就在这时,一条关键性信息出现在了专案组的眼前,裁缝师傅何富庆是毛泽覃的警卫员!专案组人员非常兴奋,只要找到了何富庆,杀害毛泽覃的凶手便可以水落石出了!为了保密,专案组人员以评定“老干部”为由,找到了何富庆,他们并不想暴露“查凶”的意图,于是先以“利诱”的方式,让何富庆打开话匣子,专案组人员告诉他,只要评上了老干部,不仅每月有工资拿,而且民政局还会发一套“小洋房”。何富庆一听,顿时两眼放光,“工资”、“小洋房”这类字眼不断冲击着他的灵魂,最终他决定向专案组敞开心扉,说:“不瞒你们说,其实当年我确实跟毛泽覃一起打过游击!”

专案组人员精神一振,问:“这么说,当年你曾经是毛泽覃的警卫员?”

何富庆摇了摇头,说:“不是,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红军战士。”

专案组人员颇有些失望,问:“你想评老干部的话,就要告诉我们当年是如何与毛泽覃打游击的,以及毛泽覃是如何牺牲的。”

何富庆将当年如何当兵,如何战斗以及毛泽覃牺牲的前前后后告诉给了专案组,专案组人员并没有发现任何漏洞,但是他们还是怀疑是何富庆出卖了毛泽覃,才最终导致毛泽覃牺牲,于是专案组专门给何富庆照了一张相,才让他离开。此后,何富庆写了一份回忆材料,还找到了一位证明人,此人便是当年毛泽覃的战友蓝盎子。蓝盎子的本名叫做蓝文才,也是一位在水泵厂工作十几年的老工人,据档案记载,他当年的确当过红军,而且还曾给福建省委书记万永诚担任警卫,万永诚牺牲后,他便跟随毛泽覃一起战斗,一直到毛泽覃牺牲,他才离开部队。专案组人员马上找到了蓝盎子,向他了解当年事情的经过,结果蓝盎子的话让专案组大吃一惊,他对专案组说:“狗日的,当年的叛徒就是何富庆,就是他把白军带到纸寮,毛泽覃才会因此遇害的!”

据蓝盎子交代,那是一九三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毛泽覃率部来到了黄埂窝的纸寮,当时毛泽覃手下只有十五名红军战士,其中就有蓝盎子和何富庆。二十五日,毛泽覃给何富庆下了一道命令,让他到附近的大斜村侦察敌情,然后毛泽覃便躺在地上休息,结果半小时后何富庆便跑回了黄埂窝,一边跑一边大喊道:“秘书长(毛泽覃),快跑啊,敌人来了!”毛泽覃见势不妙,赶紧起身向田埂上逃跑,然而就在这时,敌人的步枪、机关枪齐发,毛泽覃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之中。敌人从毛泽覃的身上搜出了一把小手枪和作战地图,便猜测是毛泽覃。

蓝盎子一口咬定,“一定是何富庆将白军带到纸寮来的!他一定是叛徒!”

不过,专案组听了蓝盎子的话,反而产生了质疑,一是从黄埂窝到大斜村有一个小多时路程,来回需要两三个小时,何富庆根本无法在半个小时之内返回;二是如果何富庆是叛徒,他可以带着敌人包围纸寮,而不是大喊大叫跑回来。

最终,专案调查组汇总了毛泽覃和蓝盎子的陈述,由此确定,毛泽覃只是死于一次突发的战斗,并没有所谓的叛徒。专案调查组将调查结果反映给了中央,中央也默认了这一事实。是啊,对于毛泽覃之死,“为什么一定要有叛徒?这或许就是一场没有叛徒的战斗!”当然,案情告一段落后,何富庆最终也没能评为老干部,这对于他来说,的确是人生中的一个遗憾。

参考资料:《卜谷:为毛泽覃守灵的红军妹》

阅读全文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