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论》十四问-转自“伤寒论设问”知乎专栏。

(16)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

问:

1.任何一个读了《伤寒论》的人,从心里来说其本意肯定是想知道张仲景怎么想的,这点毋庸置疑。

正是有此初衷,所以前人在解读《伤寒论》时也是想着办法要去追问真相的。关于《伤寒论》中“几日几日”的认识,前人有从临床实际规律探讨的,也有从河图洛书等角度去思考的,还有其他思路。但不管怎么说,他们都在去面对问题、思考问题。

但再往后呢?我们有了前人现成的思路,就开始像服从圣旨一样照搬前人的探讨,哪怕这些思路的原创者都仅仅只是在试探、尝试。在第一个提供思考结论的人那里,都在彷徨、犹豫、无奈,而到了后面这些人手里就成了真理,这就是中医的传承?

只要我们去多问一个为什么,任何错误、谎言都是藏不住的。

4条“伤寒一日”、5条“伤寒二三日”、7条“发于阳,七日愈;发于阴,六日愈”、8条“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自”、10条“十二日愈”、16条“太阳病三日”。

这短短的前16条,已经能够出现6条关于“日”的事情,这难道是巧合?有人认为是“虚数”,虚一次可以,两次可以,三次也可以,四次、五次都可以,可整部书里面“虚”的多了,“虚”到这个程度,你们自己就一点儿也不心虚吗?你们在给别人讲课时,你们自己遇到这些数字时怎么就有底气去告知别人呢?你们自己心里面到底懂还是不懂,你们自己就没点儿数?

我其实挺佩服胡希恕的,不是他对《伤寒论》的认识有多么好、多么正确,而是对待问题的态度。他就直言,他就不讲”几日几日“。这是坦诚,没有这样真的态度,是见不到真相的?

《伤寒论》还没有人能够真正读懂。如果懂了,就会达成共识。而到了你我手中就不会是百家争鸣、千家流派的混乱场面。真理只有一个,绝没有第二种可能。我们不能把前人所做过的尝试、试探当成是真理,并且以此来传道授业。这样不仅会骗了自己,还会坑了别人。骗自己,无所谓。但如果以此坑了别人,与作孽并无两样。

把问题回归原点,以探讨的角度、商量的角度去平静的面对疑问,这样才有得知真相的可能。否则如此一派不平,一派又起,永无止境,也永不回头。

2.我们小学都学过作文课,记叙文要有时间、地点、事件。16条”太阳病三日“就像是在记录一个事件一样。”三日“时间就是这个事件的前提条件,就是首要的那个时空定位。一件事情只有在特定的时空条件内才能去探讨过程真相。如果连起点都不知,后续又如何发生?

”太阳病三日“,太阳病实际就是人体的空间定位,”三日“是时间定位,这五个字已经把人体的时空转变场所给出。没有了这个前提条件设定,”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这些讨论都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我说到这个地步还是认识不到这个”太阳病 三日“的分量,那么就只能再胡扯几句了。

电脑桌前的你我,都在某一个既定的空间地理位置。这是空间定位,也就是我们所能面对的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想要发生的先天条件。没有了这个条件,一切都不存在;从此时此刻开始,以往的是历史,当下是事实,往后则是将来。只有时间设定以后,才能 讨论具体的事件过程。你上一个星期经历的考试、婚礼、旅游等等,不会转移到当下,也不会发生在未来。失去了时间的定位,我们无法去定义一个事件状态。

问一下自己,我们在讨论这一条时,我们到底真正讲清楚了什么?

3.从”太阳病三日“这五个字开始,这一条我们其实从来就没有真正开始讨论过。我们只是在文字上做一些游戏,其本质从未探及。

《伤寒论》就是一堆方证,就是一堆经验。就是一堆临床记录,他从来不存在理论,也根本就没有理论。这种认识现在几乎成了气候。

但想想,你们真正探讨过《伤寒论》吗?你们从来不去较真任何,不去追问任何,甚至连起点都不曾见过,又何来的答案?抱以上这些观点的,你们到底处在什么水平,真的心里没点数吗?

你们用你们的无知拉低了张仲景的智商,拉低了整部《伤寒论》的价值水平,长此以往,《伤寒论》本来有理论也变得没理论了,《伤寒论》本来是一门学问也变成了一堆经验。当中医变成了没理论、就是一堆经验的时候,不用现代医学来灭,它自身离”死期“不远了。

这帮人做的事情正是现代医学灭中医所万万期望的。你们不在造孽,谁造孽?

4.此条我修改一下,剩下的自己考虑。

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已解者,此为常病)、(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