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长江《洗脚》台词

潘长江《洗脚》台词

​小孩:爸,烫吗?

韩兆:凉。

小孩:还凉吗?

韩兆:烫。

小孩:到底是凉还是烫啊?

韩兆:正好,儿子,不用给爸洗脚,想要什么玩具直接说,爸给你买,别玩虚的。

小孩:这是老师给我们留的劳动作业,回家后给父亲洗脚,你得配合,知道吗。爸,你感动不感动啊。

韩兆:有点小感动。

小孩:爸,以后我会经常给你洗脚,我们老师说了,当儿女的一定要孝顺,知道吗。

韩兆:别洗了,我走了。

小孩:爸,你干啥去?

韩兆:三十多年了,我从来没给你爷爷,洗过一回脚,今天,我也得把这个作业做了。

小孩:爸,你可千万别跟我爷爷说,这是老师留的作业。

韩兆:为什么呀?

小孩:说出来就不感动了。

韩兆:放心,我肯定不说。这不是郭大爷嘛。

郭德纲:我又年轻了。

韩兆:郭大爷,问您个事。

郭德纲:什么事。

韩兆:我爸住几零几来着?

郭德纲:三零二啊。

韩兆:谢谢,谢谢。

郭德纲:不客气,我以为我儿子呢。

潘长江:巧儿我自幼儿许配赵家,我和柱儿不认识,我怎能嫁他呀?

韩兆:爸,唱戏呢。

潘长江:你谁呀?

韩兆:还能有谁呀,您韩兆啊。

潘长江:一晃长这么高了,明显比我高一头了。

韩兆:这有啥奇怪的,正常人都比您高一头,来来来,坐坐坐。

潘长江:少跟我贫嘴啊。

潘长江:平常你也不会来,今儿怎么想起回来了?

韩兆:爸,我想你了。

潘长江:少来这套,是不雾霾太大,你走错路了?

韩兆:什么走错路了,爸,我今天回来,是想做件事。

潘长江:我就说嘛,没事你也不可能回来。俗话说的好,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就是因为钱。说吧今天回来准备要多少啊?

韩兆:我不要钱。

潘长江:要命啊?

韩兆:要什么命啊,您真是。

潘长江:哎,你不用找了屋里没有老太太,回来不要钱,谁信呢。韩兆,想吃包子了,爸这就给你和馅去。

韩兆:和什么馅啊,来来来,赶紧,把脚放进来。

潘长江:干啥啊,人肉叉烧包啊。

韩兆:什么叉烧包啊,洗脚,爸感动不感动?

潘长江:不敢动,我赶跑。

韩兆:你跑啥,赶紧把鞋脱下来。

潘长江:韩兆,你太厉害了,你咋知道我把钱藏鞋里了。韩兆,五百块钱,就这些了,你拿去吧。

韩兆:不要。

潘长江:嫌少。

韩兆:不是。

潘长江:嫌臭,没关系,洗吧洗吧晒干了可以花的。

韩兆:爸,你别闹了,赶紧,把袜子脱下来。

潘长江:停,高人呐,绝对高人啊,你咋知道我袜子里还藏了一千块钱呢。韩兆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家里外头就这一千五了,我都给你,完了,我一分也没有了,给你,给你。

韩兆:爸,你误会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您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潘长江:是,我明白,你现在发展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韩兆:习惯了,爸。

潘长江:你回家给爸揉个肩,从我这拿走三千,你回家给我捶个背,我替你交了一年物业费,今天要给我洗脚,洗完之后准没好啊,你看看,这家伙,连汤带水的,这洗完了,不得跟我要个三万五万的?

韩兆:爸您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吗?

潘长江:不能

韩兆:来,爸站起来看着我的眼睛.

潘长江:请问你眼睛在哪呢?

韩兆:你严肃点,感觉到我的真诚了吗?

潘长江:没有。

韩兆:那就再看一会儿。

潘长江:不能再看了,再看我就得吐了。。

韩兆:吐了也得看,要么洗脚,要么看着我

潘长江:那我还是洗脚吧。

韩兆:我就不行,用我的颜值征服不了你,爸,干啥啊,啥意思?

潘长江:韩兆,你要是实在想洗的话,你就隔着靴子,洗巴洗巴得了。你这样洗我心里比较踏实。

韩兆:这是刷鞋还是洗脚啊?

潘长江:意思一下就得了呗。

陈嘉男:爸,我回来了。

潘长江:闺女,你回来太是时候了。

陈嘉男:哥,是你吗,哎呀我的妈啊,这家多少年没回来了,咋长这么高了呢?

韩兆:别跟我贫,我今天回来想做件事。

陈嘉男:是,没事你也不会回来呀。

韩兆:我是想给咱爸洗个脚。

陈嘉男:爸呀,咱家要拆迁了。

潘长江:没听说啊?

陈嘉男:那我哥平白无故的给你洗什么脚啊?

潘长江:我也在思考当中呢。

陈嘉男:肯定有事,不能让他得逞了啊。

陈嘉男:哥,你要敢给爸洗脚,我就敢给爸洗澡。这便宜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吧?

韩兆:我占什么便宜了,我给咱爸洗个脚,怎么就占便宜了?

陈嘉男:哥啊,十五年前你给咱妈揉回肩,妈的金项链就跑到大嫂脖子上了。十年前你陪咱爸下象棋让了咱爸一个车爸稀里糊涂地给你换了一辆车。五年前,爸妈的新房刚到手你激动地情爸妈喝了顿酒,当天爸妈就搬走。你站在门口你都没挥挥手啊。这是又到五年头上了,你想干啥啊?

潘长江:对,你想干啥啊?

韩兆:干啥啊,洗脚,没看见洗脚盆吗?

潘长江:那不是洗脚盆,那是聚宝盆吧?

韩兆:爸,洗脚有罪吗?

潘长江:有罪。

陈嘉男:有罪。

韩兆:我有罪,我是犯罪分子行了吧。今天说什么,我也得把这个脚给您洗了。

陈嘉男:爸,你看啊,我哥宁愿承认自己犯罪也要急头白脸给你洗脚,有事啊,要不咱拿一个月养老金赌一把试试?

潘长江:赌一把试试。

陈嘉男:赌一把。

潘长江:去,床底下有个鞋盒子,那里头放着爸的存折,给我拿来。

陈嘉男:不是不是,爸,你拿存折赌有点太大了。

潘长江:你刚才分析的非常对,你哥这肯定是摊上什么事了,赶紧麻溜的快点。我存折什么时候跑你兜里去了?

陈嘉男:在我这,安全点。

潘长江:韩兆,来,这是爸的存折交给你,你妹妹分析的非常对呀,你肯定是摊上什么事了,是不是,你回家给爸洗脚,是道别来了对不?

韩兆:爸,你咋看出来了呀?

潘长江:啥子都能看出来啊,,八字眉,三角眼,犯罪分子都这脸,听爸的去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吧。

韩兆:爸,您这想象力也太丰富了。

陈嘉男:,哥,你放心,我一定看住我大嫂,坚决不然她改嫁。

韩兆:你一边待着去,爸,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已经重新做人了。

陈嘉男:你早就该重新做人了。

潘长江:你早就该重新做人了.

潘长江:韩兆,我只说一句话,相信政府.

韩兆:我没犯罪,我想在有生之年尽回孝,怎么就这么难呢?

陈嘉男:有生之年,爸,你听着我哥刚才说啥了没?

潘长江:说啥了?

陈嘉男:他说有生之年,尽回孝,这是得绝症了。

潘长江:这肯定是晚期啊,韩兆,赶紧,啥话别说了,赶紧跟爸去医院。

陈嘉男:爸我算是明白了,他就是在掩盖事实,他肯定是犯罪了。

潘长江:他得绝症了,他没犯罪。

陈嘉男:他犯罪了。

潘长江:他得绝症了。

陈嘉男:他犯罪了。

潘长江:他得绝症了。

陈嘉男:你到底是得绝症了还是犯罪了?

潘长江:你到底是得绝症了还是犯罪了?

韩兆:我是得完绝症以后犯的罪,我得罪谁了?

陈嘉男:完了全摊上了,死定了。

潘长江:完了全摊上了,死定了。

韩兆:我怎么就死定了,行了行了,我也不瞒着你们了,实话告诉你们吧,。它是这么回事,今天您孙子回家非要给我洗个脚,说是学校不值得作业洗着洗着我就感动了,我就想,三十多年了我尽管您要钱了您对我这么好我一次孝也没尽过,我太不是人了,我太没良心了,我太不孝顺了。我今天回家就想给您洗个脚尽尽孝。

潘长江:来,洗吧,这些话怎么不早点说出来。

韩兆:说出来就不感动了。

潘长江:说不说爸都感动,今天是爸不对,不该不信你。

韩兆:爸是我不对,我平时你对您关心太少了,其实我真的挺爱您的,就是不知道怎么表达

潘长江:当父母的最怕的不是儿女回家要钱,最怕的是天天看不见儿女,人老了事少了,如果儿女再远了,剩下的就剩孤独了,一说起孤独我就想起你爷爷了。你三十年没给爸洗脚这算啥啊,爸都六十年没给你爷爷。

陈嘉男:咋啦?

韩兆:爸啥意思,怎么回事啊,干啥去?

潘长江:我去给我爸洗脚。

韩兆:啊爸!

潘长江:郭德纲大爷。

郭德纲:什么事啊?

潘长江:我爸住几零几了?

郭德纲:五零二,你们家遗传这是。

潘长江:谢谢,谢谢。

郭德纲:不客气。

潘长江:五零二。

郭德纲:五零二。

陈嘉南:哎,我爷爷不就在那儿的嘛。

潘长江:爸。

陈嘉南、韩兆:爷爷。

爸:唉~

潘长江:韩兆给你洗脚来了。

爸:滚犊子,我真没钱呐(从轮椅上起来跑了)。

潘长江:爸~~~

陈嘉南、韩兆:爷爷~~~

潘长江:我不要钱,我真给你洗脚。爸~爸~爸。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