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味斋:腊味

知味斋:腊味

腊月是一年十二个月中节日最多的月份。腊八后,二十三的祭灶王(又说小年)、二十四的岁除日(扫尘),二十五的接玉皇,二十九的小除夕(有的地方又称过小年),直至大年三十除夕。所以这“腊”,就像腊月的一株蜡梅,一个个腊节,绽放一串串腊味的花朵,让人间在最冷的时段享受温暖的芳香。

而腊八,是腊月的第一枝奇葩。民间用杂粮果豆做成“腊八粥”,不仅作为节俗食品,也为祭品和互赠礼品。而这“腊”味可不是“腊猎”中来,是地里长出来的了。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腊八粥》:“腊八粥者,用黄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红豇豆、去皮枣泥等,开水煮熟,外用染红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松子及白糖、红糖、琐琐葡萄,以作点染。”有的地方还将“腊八粥”甩洒在门、篱笆、柴垛等上面,以表示祭祀五谷之神。有的地方有喝腊八饭、腊八面的习俗,腊八面亦称“腊八麪”。明沈德符《野获编·列朝一·赐百官食》有“腊月八日吃腊麪”之说。北方有些地方有泡腊八菜和腊八蒜的习俗。旧时过腊八互送腊八粥的同时,也把腊白菜作为赠送节礼。尤其腊八蒜,洁白的像腊雪一样颜色的蒜瓣儿,泡到大玻璃醋瓶里,一个蒜瓣拥挤着一个蒜瓣,由白变绿,一弯鲜嫩的牙尖探出头,那绿绿的醋泡蒜瓣应是旧时“腊”里唯一的绿呀!就瞅到迎春的饺子了,那饺子也像是迎春起飞的燕子,而腊蒜醋蘸饺子是最美的味道了,吃起来也就春意融融起来。

“腊”味还连接起一串习俗。使闲冬腊序变为忙腊。忙什么?商家忙销售“腊货”。宋范祥《送成都护戎韩舍人》有“腊市繁千盖,春江涨万艘”之描述。那时一进腊月门,市面骤现繁荣,这是一年内的特有市场,叫腊月市。当然较多的是卖腊味品和粥果粥米粥豆等,为过“腊八”和春节备货。岁末后期的腊市年货就更是五颜六色繁荣至极了;佛家忙“腊八会”。旧时佛家要举行诵经法会,相传释迦牟尼于腊八日降伏六师外道,为佛陀的得道日;道家忙“腊修”。道家有天腊、地腊、道德腊、民岁腊、侯王腊“五腊”为修斋日,而腊八日则是道教集会修斋祈福的重要时期;皇家忙“腊赐”。自汉代始,年终岁末赏赐百官,当然少不了奖赐腊味;富家忙藏“腊冰”。《诗经》中的“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之说,乃指藏“腊冰”,以备暑天食用或室内降温之需,此俗历朝有之,尤其皇家,也有赏赐官员腊冰之说;酒家忙酿“腊酒”。腊月里自酿米酒,备开春后饮用。岑参《送张献心充副使归河西杂句》:“玉瓶素蚁腊酒香,金鞍白马紫游缰。”腊酒诗述颇多,最是陆游的名句:“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品之,像腊酒一样香醇;茶家忙“腊茶”。腊茶是茶的一种,其又分多种。沈括《梦溪笔谈·药议》“如腊茶之有滴乳、白乳之品……”。欧阳修《归田录》卷一有“腊茶出剑建,草茶盛两浙”之语;医家忙“腊药”。腊冬所制的中药剂,多供滋补用。宋陆游“斗饤春盘儿女喜,捣簁腊药婢奴忙。”更多的是民间人家忙熏“腊味”,泡“腊蒜”,赶“腊市”,办年货,蒸年糕……直至忙到除夕鞭炮齐鸣过大年。

如今,有人说年味淡了,我看人们盼过年的心意没有变。日子好了,心气足了,寒腊也成暖腊了。就像张耒《腊》所说:“草木向阴犹带雪,风光近腊已如春”,寒冬腊月,让人们心里充满如春的暖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