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为什么要处死袁崇焕?手上有袁崇焕百口莫辩的证据

崇祯为什么要处死袁崇焕?手上有袁崇焕百口莫辩的证据

 

来源 | 头条号“人物历史志”

 

崇祯帝

1630年的三月十六日的下午,崇祯在乾清宫暖阁召见内阁辅臣等大臣,商议处理袁崇焕问题,然后又在平台召见内阁、五府六部以及大明的所有调查机构,共同商议对袁崇焕的处决事宜。

以此可知,在处决袁崇焕时,崇祯顶着巨大压力,甚至他想将杀掉袁崇焕这一责任推给所有大臣。崇祯对臣下们说:

“袁崇焕托付不效,专恃欺隐,以市米则资盗,以谋款则斩帅,纵敌长驱,顿兵不战,援兵四集尽行遣散,等兵临城下时,又偷偷带着喇嘛坚请入城,种种罪恶。”

被酷刑惨死的袁崇焕

崇祯气势汹汹历数袁崇焕几大罪状后,以商量的口吻问道:“卿等已知之,今法司罪案云何?”

在几百名大臣都低头不语后,崇祯正式宣布对袁崇焕的最终处理决定:“依律磔之!”就是最酷的剐刑,将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最终受刑者在极大痛苦下渐渐死去。

至于袁崇焕家人,崇祯说:“依律,家属十六岁以上处斩,十五岁以下给功臣家为奴。”

末了,崇祯又环视一周问:“诸臣有没有想说话的?”

内阁辅臣赶忙说“其罪不宥”。

于是崇祯下发刑部侍郎前往监刑的旨意后,又警告群说:“诸臣欺罔蒙蔽,从没收到你们任何举报,从今后要洗心涤虑,从君国起见”,大小臣下连忙扣头引罪《崇祯长编》。

至此,大明王朝的最后长城被彻底推倒。其实此前,崇祯已经全面清扫反对诛杀袁崇焕的各种意见,这次开会无非是走一个程序。

袁崇焕早在明熹宗时,就因宁远之战后“十年积弱,一旦挫其狂锋”。《明熹宗七年督察院实录》后金努尔哈赤更是坦言,自出兵以来,除了袁崇焕之外,还没人打得过他。

辽东边图

崇祯继位后,非常渴望立时扭转辽东战局,在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右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把辽东军事全权委托给他。并在七月的一天召见袁崇焕进一步讨论辽东整体战略方向。

崇祯急切问袁崇焕说:“女真跳梁,已有十年,封疆沦陷,辽民涂炭。卿万里赴召,忠勇可嘉,所有平辽方略,可具实奏来!”

袁崇焕直截了当的回答说:“臣受皇上知遇之恩,召臣于万里之外,倘皇上能给臣便宜行事之权,五年而辽东外患可平,整个辽东可收复。”

崇祯听了非常高兴说:“五年收复整个辽东,朕不会吝啬一个封侯之赏,望卿努力。”

当内阁辅臣们听了“五年全辽可复”后无不对袁崇焕交口称赞:崇焕肝胆识力实在不凡,真是一位奇男子!

兵科给事许誉卿当面向袁崇焕请教如何五年平定辽东时,没想到袁崇焕竟然以“聊慰上意”回应。

在许誉卿提醒“到时如果按期责功,怎么办?”时,袁崇焕才意识到自己的海口夸大了,此后向崇祯提出各种要求,如武器装备和物资粮草,崇祯一概予以支持。

袁崇焕画像

深知袁崇焕在崇祯面前的“浪对”的兵科给事中许誉卿,在袁崇焕不断添加多种要求后,对崇祯上疏说:“近来用人过滥,封疆大臣已不知法律,请皇上重申法律,明示边臣,今后如敌军入境不能截堵,攻城不能入保,应按律逮捕。”崇祯帝看后表示同意,为袁崇焕此后的悲剧埋下伏笔。

在此后的“乙巳之变”后,袁崇焕赶到河西务,与手下商量前往北京进行弹压。副总兵周文郁反对说:“大兵宜迎击敌军,不宜入都。”接着说出了许多切合实际的理由,由于布防失措,袁崇焕一时打乱了先前布局,什么话也都听不进去了,“君父有难,顾不了这些,倘能济事虽死无憾。”《国榷》结果本来应该挡住后金人马于蕲州到通州一线,展开决战,却最终弄成了“纵敌深入”,把战火引导了北京城下,造成舆论一致谴责,当时还有民谣讽刺说“投了袁崇焕,东人跑一半”,并且最严重的是皇太极散布谣言施行离间计,说袁崇焕与后金密约,故意引建州兵引入内地《国榷》。

袁崇焕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走进皇太极的反间计中,但对于此前的“五年复辽”深感压力,在接到崇祯召见的命令后,他已经做好被处理的准备,穿着青衣戴着小帽进宫。见到朝臣,他极力形容敌军势不可挡,希望由朝臣提出城下之盟,促使后金撤退。甚至说:“东人此来要做皇帝,已卜某日登极矣!”吓得户部尚书舌头伸出久久不能缩回《烈皇小识》。

皇太极

崇祯深信其已投靠皇太极,故意做出殷勤的慰问样子,还将自己的貂裘大衣脱下来给袁崇焕披上,并简单闲聊几句。但当袁崇焕提出将部队引进德胜门修整时,崇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请求《国榷》。紧接着崇祯对京城安全进行布放,防止意外发生,在全部做好准备后,再次宣召袁崇焕。见到袁崇焕,崇祯突然变脸:“着锦衣拿掷殿下!”锦衣卫蜂拥而上,将袁崇焕朝服脱去,押解到西长安门外的锦衣卫大堂,着手进行审讯《明季北略》。

袁崇焕的心腹爱将祖大寿在旁目睹自己最敬仰的督帅被抓,大为惊愕,以至于吓得浑身发抖《明史》。一旁的大学士成基命看到祖大寿的状况,立即磕头请崇祯慎重,并说:“敌在城下,非他时可比”。有的辅臣劝谏,对崇祯晓之以理:“临敌换将,兵家所忌”,崇祯却下了铁心说“势已至此,不得不然”《烈皇小识》。

此后,性格暴烈的崇祯朱由检的弱点在关键时刻表露无疑,在得报城外防御工事潦草时,把负责工程的工部尚书逮捕入狱,同时牵连数十名官员。崇祯的理由是:“目下与敌止隔一墙,宗庙社稷全靠这堵墙,这墙一倒,宗庙社稷都没靠了,岂不可重要处。”《剖肝录》光死在杖下的就有三位高官。

虽然袁崇焕给前方祖大寿写信叫他要顾全大局为朝廷卖命,崇祯也一度说出“守辽非蛮子(袁崇焕)不可”的话后,可是在山东道御史等人的极力怂恿下,最终将其定性为“大言五年成功,卖国欺君,秦桧莫过”。终于又激怒了崇祯,于是下令将袁崇焕处死,从本质上来讲,袁崇焕如不在崇祯面前夸下海口,以及不诛杀毛文龙,从了解崇祯性格多疑弱点上证明自己的忠心,或许历史将不会被改写。

袁崇焕死后,他的兄弟妻妾被流放到福建,家财没收,“崇焕无子,家亦无余资,天下冤之。”并感叹:“当初,袁崇焕妄杀毛文龙,最后崇祯又误杀袁崇焕,自此边事更无人可用,明亡的征兆已经决定下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us9Z1iaIMvafXyib6WkMNkEeue09TQXIRUTqXE8WTqH4ENkNfhklSF7udUzib0CO53uxIobxljcQEbZHY4jtO60eQ/0.jpeg
我要收藏
赞一个
踩一下
分享到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