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俊/品读经典 一一《千里江山图》解析

许俊/品读经典 一一《千里江山图》解析

《千里江山图》解析

从汉唐的尚武到宋代的崇文,中国文化的内在倾向由刚转向了柔。中国绘画在宋代也翻开了重要的一页——中国古代现实主义绘画发展的极盛时期。中国式的讲究物趣和理趣的写实山水,由北宋的鼎盛走向南宋末结束。两宋时期的山水画则处于整个中国山水画史的转型期——写实作品的灿烂辉煌与写意作品的勃勃生机交相辉映。处于北宋末的徽宗时期又是宋代绘画转型期的最重要的阶段,这期间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王希孟,一个是米芾。王希孟以《千里江山图》凌越前世,把写实类的青绿山水推向了巅峰。米芾及米友仁以“米点”皴法造就的“米家山水”是为文人画先声的实践而开启后代。

纵览中国山水画史,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往往以某家某派的载入画史,从而使人们记住了他们的作品或只是记住了他们的艺术风格。王希孟则是为数不多的以其作品载入史册而使人们记住的画家。史书中对王希孟没有什么详细记载,现在只知他生于宋哲宗绍圣三年(1096年)。在《千里江山图》卷后隔水有宋蔡京题跋:“政和三年润四月一日赐。希孟年十八,昔在画学为生徒,召入禁中文书库,数以画献,未甚工。上知其性可教,遂诲谕之,亲授其法。不逾半年,乃以此图进,上嘉之,因以赐臣京,谓天下士在作之而已。” 宋牧仲有诗曰:“宣和供奉王希孟,天子亲传笔意精。进得一图身便死,空教肠断太师京。”从这些简短的文字中可以得知,王希孟是徽宗时画院学生,并深得徽宗赏识,亲予指点。

史书上记载宋徽宗赵佶(1082年—1135年)十八岁继位,他在治国上虽然是一个无能的帝王,但在艺术上却是造诣精深的杰出书画家,在中国绘画史上是值得大书一笔的人物。他不但自己喜好书画,且以帝王的权利把皇家画院机构健全完备,使其规模空前,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他还让米芾出任画学博士,于崇宁三年(1104年)在国子监太学中建立画学,创立了国立的专业绘画教学机构,六年后(1110年)又将画学并入画院,这时王希孟刚好十四岁。我们不知王希孟是何时进入画院的,但我们可以想象,在当时宋画院里名家高手众多,对王希孟一定也有很大影响,或许这其中就有专门指导王希孟习画的老师,而决不只是徽宗一人的“亲授其法”。画院中有很好的学习和创作条件,王希孟进入画院后一定是极其勤奋努力的,这样才使其画艺超越矩度,出秀天表。蔡京题跋上说王希孟十八岁时画成了《千里江山图》,这也许就是王希孟在画院学习的“毕业”作品吧。王伯敏先生在《中国绘画史》中谈到此图时,注解中有:“据宋荦诗附注,王希孟二十余即逝。” 从这张流传下来的作品来看,王希孟是个早熟的画家,他的英年早逝成为了一个谜,也是美术史上的一大憾事。

《千里江山图》是用一疋整绢画成,作品纵51.5cm,横1191.5cm,可谓巨幅青绿山水长卷,这也是我们迄今所能见到的早期最大的一幅青绿山水卷轴画。从表现题材看,此画所表现的内容已不像隋唐时期以描绘宫阙楼台或神仙境界为主,而是着重表现江山的秀丽壮美景象。全图章法缜密,以“高远”、“深远”、“平远”的多重视角,运用全景式的表现方法展现了江山的磅礴气象。不知王希孟是否读过他的前辈也是曾经在北宋画院艺学后成为翰林待诏的著名画家和理论家郭熙著述的画论《林泉高致》。在《林泉高致》中谈到“三远”时说“高远之色清明,深远之色重晦,平远之色有明有晦。高远之势突兀,深远之意重叠,平远之意冲融而缥缥缈缈。”仔细观览和品味《千里江山图》好似是对这几句画理的最完整的综合释解,这在中国美术史上也是罕见的。

画中重峦起伏,绵延千里,水波浩渺,雄浑壮阔,渔村野舍,水榭亭桥,人物舟船,布置极为丰富。在表现技法上,图中的主体峰峦山石以浓淡墨勾出,且多见侧锋,并加以皴法,后施以青绿重彩,远山则带有写意笔趣,使画面古厚而不失变化。山头提染复罩的石青、石绿,特别突出地显示了矿物质颜料瑰丽而明亮的色彩。王希孟把前人的勾线填色法增加了皴染的内容,在表现技法上有独到之处和新的突破,形成了与展子虔至“大小李将军”一派青绿画风不同的风格。通过《千里江山图》我们看到了宋代青绿山水画的突出成就,这幅杰作成为了山水画史的里程碑。

要学习青绿山水画,《千里江山图》是最好的临摹范本。现将此图绘画技法及过程简述如下:

首先是认真分析研究临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读画”。要分析全图的章法和结构,用笔用线的特点,用墨用色的层次关系。就此图而言,是运用了横式长卷构图,视平线在画面的二分之一以上,且留有较完整的天空,重峦起伏的山脉和烟波浩渺的江水构成了画面大的结构。观其局部,渔村屋舍、水榭亭桥、人物舟船等点景布置极为精细。用笔用线继承了唐代严谨不苟的画法,又溶进了五代时期勾皴的丰富变化。用墨用色讲究层次的关联和对比,特别是树干、屋顶用墨浓重与山石、坡地用色明丽的对比,使画面更加古朴厚重。

临摹此图先用狼毫笔开始勾线。可先从山石入手,山石上部重彩着色部分和树木、屋舍等勾墨要浓,山石的下部及坡面用墨可略淡一些,勾线要松,注意线条的变化,线条的搭接不要画死,要给淡墨皴染及着色留有余地。水以“网巾纹”画法勾出,用墨略淡于山石。水榭、亭桥、舟船及画面众多的点景人物用线要一丝不苟。画面勾线皴染用墨的浓度要比范本重一些,对比也要比范本略强一些。

画好墨稿后,就可以着色了。开始用色一定要淡一些,要学会用水去控制颜色的浓淡,不可一次画足,要分多次完成。这样才能使画面透亮和润泽。

山石着色,先画阴面,用赭石向上分染,后画阳面用汁绿向下分染。用二青、二绿分染山石阳面,分染也要分多次完成。用三青、三绿提染最亮处,用头青、头绿烘染暗处。因头青、头绿颜色颗粒较粗,着色时要小心,不可大面积的涂染。石色为粉状颗粒,加胶水后用手指向同一方向不停地转动,待粉状颗粒与胶水充分溶合后方可使用。除汁绿色用藤黄加花青调制外,石色与石色之间,石色与水色之间,尽量不要混合在一起使用。如要想把上了石绿的山石颜色变冷一点,可罩一层淡淡的花青色;要使山石的颜色变暖一点,可罩一层淡淡的藤黄色。也就是说,为了达到一定的效果,每一颜色可以有不同的变化,这种微妙的变化是在绢上罩染而成的,而不是在调色盘中调成的。着色要点,是每一遍颜色干了后,才能再着色。山石着色的过程中,如觉得皴染的墨色不够,可继续着墨,如怕颜色翻起,可上一边淡淡的胶矾水。这样墨与墨、色与色、色与墨可以反复加染。但山石的轮廓线,不可重复勾勒,那样会使画面僵死而失去了生动感。

水的着色,是以汁绿罩染而成,此图用笔不易过大,用中号羊毫笔即可。在着色的过程中,可将笔沾一些清水,使用色产生了浓淡变化。为表现出江水的质感,在汁绿色未干时,按水的波纹勾法不均匀地上点二绿,即增加了颜色的变化,也保持了色调的协调统一。但此处石绿用色一定要薄,一两遍即可。

此图中树木虽然画的不大,但近景的树主干仍然是双勾而成,可先染一层赭石,再加以墨罩染。树叶多先以攒三聚五法用墨点成,在墨点上再点染汁绿或石绿、石青色。柳树叶则是在枝条上直接用石绿画出。

天空上半部分,用湿画法平涂墨和淡花青色,再用分染法把颜色晕开,且要均匀和不露笔痕。

舟船及建筑着淡赭石色。人物点白粉、石青、朱磦等色。

在绢的正面着色完成后,要在背面用衬染法托一遍颜色。山石托以石青、石绿色,石绿较亮的山头和屋舍的粉墙托蛤粉,江水托淡石绿色。托色后,临摹的过程就全部完成了。

王希孟作《千里江山图》时虽年未弱冠,但其一笔不苟、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以及在画中所体现出的对待艺术的虔诚和真心、真情、真意,也是值得后世学习的。

9月15日,北京故宫博物院2017年的年度大展——《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在午门展厅和东西雁翅楼开展。展览以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为中心,系统梳理、展示中国历代青绿山水画的发展脉络。展览分前后两期,共展出文物86件套,中间将于10月30日换展,最终持续至12月14日结束。

作者简历

许俊,字畅之,号黑山扈人。1960年生于北京。1980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1984年毕业创作获叶浅予奖学金。毕业后一直从事中国画及书法、篆刻的研究、教学和创作。2000年晋升为教授。曾任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美术类专业教学指导分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副院长。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副院长、研究生院研究生导师。兼任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外聘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画学会理事,北京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春山游心图》许俊作

水墨共同体

如蒙赞赏,敬请转发分享,

这是对我们最大的褒奖和鞭策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