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故事之十三——偷桃

《聊斋志异》故事之十三——偷桃

这或许是《聊斋志异》中为数不多的几篇作者以自己第一人称来写的故事,或许这个故事的内容是蒲松龄先生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吧。故事梗概是这样的:

《聊斋志异》之十三——偷桃

在我还做童生的时候,有一次在济南,快要过春节了,有个习俗,过春节前一天,各行各业都要吹吹打打,热热闹闹的去布政街,这叫“演春”(好像现在也还有这个习俗),我也个朋友去看热闹。

图片源自互联网

来到布政使衙门,游人很多,水泄不通,有几个不知道是什么官的官员坐在大堂上。忽然有个卖艺的过来,像是在禀报着什么,人声鼎沸,我也听不清楚。然后就准许他变戏法了,有个小吏问都会什么拿手的,来人回答说可以颠倒时令,变出各种东西。过了一会儿,上面的官员让变个桃子出来。

变戏法的人答应了,回头准备表演,但是似乎答应的很勉强,还在埋怨着说:“这冰天雪地的,这会儿哪里会有什么桃子,可是已经夸下海口说什么都能变,只能硬着头皮试一试了。”他有个助手,是他的儿子,也这样劝着他,说:“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办到啊。”变戏法的想了一下,说:“凡间这个时节当然没有桃子了,但是听闻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一年四季都有桃子,或许可以去偷一个拿来。”儿子问:“那怎么上到天上去呢?”变戏法的拿出一条绳子说:“我有办法,我待会儿把绳子的一头抛起来,然后把绳子那一头送入天宫,可是我年纪太大,手脚愚笨,爬不上去,等到把绳子送上去了,还是你来爬吧。”

说着就把一个绳头扔起来,也是奇怪,那绳子扔起来以后就立在空中,就像是有人在上面拽着一样,然后就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好像真的进到云彩里一样。终于手里的绳子到了另外一头,变戏法的就把绳子交给他儿子,说抓着绳子就可以往上爬了。他儿子虽然有些埋怨的脸色,但是听闻承诺如果桃子拿到了,就给不少赏金,就抓着绳子往上爬去。渐渐越爬越高,竟然像真的爬到云里一样,不见了。

图片源自互联网

过了好一会儿,真的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桃子,有碗口那么大。正准备拿给堂上当官的人看看,刚刚还好好悬着的绳子忽然掉落到了地上,变戏法的神情大变,显得很惊慌:“糟了,上面的神仙发现了,把绳子剪断了,我儿子可怎么回来啊。”又过一会儿,天上又掉下来个人头,接着四肢躯干也都从天上掉下来。变戏法的说:“完了,我儿子完了。”说完痛哭流涕,边哭边打开自己带的小竹筐盖子,把残骸一一捡起来装到自己带的小竹筐里盖好。

堂上那几个当官的还在诧异之中,听闻变戏法的哭诉,每个人都拿出一些钱来安抚变戏法的,变戏法的接过钱来,在堂下叩谢,然后敲了敲自己竹筐的盖子说:“儿子还不出来拜谢各位大人的赏赐。”说完,有个人从框里钻出来,朝着堂上叩头,原来真是变戏法的儿子。

故事讲完了,在众多《聊斋志异》鬼怪小说中,这一篇或许是真有其事的一件记述,这也反映出蒲松龄先生的小说中,包含有浓重的生活气息。这么一件事如果真是同其他故事一样是鬼神所为,倒也不足为奇,毕竟《聊斋志异》记录的都是妖啊怪啊的故事,但是如果不是神怪作祟,只是靠着变戏法自己的手法做到这些,那就真的太神奇了,虽然只是一些耍人的手段,但是戏法中所有事情包括气氛的营造,真的反映出变戏法的奇思妙想,高超的技艺。

其实原文最后还有一句话“后闻白莲教,能为此术,意此其苗裔耶?”意思是说:听闻白莲教也有人会这个戏法,我猜测可能是他们的徒弟后代吧。作者蒲松龄先生最后加上这一句,或许是与时代有关。查资料显示,那个时候蒲松龄先生应该是二十岁左右,正值清顺治帝时期,明朝刚灭亡十几年,或许各行各业都百废待兴,刚刚结束更朝换代,人民生活清苦,想一想文中说的让变戏法的儿子爬那么高的绳子上天偷桃,对于变戏法的来说也是无奈之举,那个时候变戏法跟现在可不一样,防护措施并不像现在这么到位,所以无疑爬绳子是个危险行为。再结合最后提到的白莲教这种当时被下层贫民所接受的组织,可以佐证当时人民生活确实较为困难,社会也还处于动荡不安之中。所以这种情况下,才衍生出这种较为危险但是为了生活的资本不得不进行的戏法表演。

图片源自互联网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