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故事之十二——王六郎

《聊斋志异》故事之十二——王六郎

写在前面:本故事原文言文篇幅较长,翻译白话文字数也就更多,所以这个故事我捡重要的故事情节来写,喜欢文言文的小伙伴可以自己通过图书、网络等各种途径了解原文以及译文,见谅!

《聊斋志异》之十二——王六郎

图片源自互联网

从前淄川县有个姓许的人,以打渔为生。他打渔跟别的渔民不一样,喜欢打渔的时候带着酒,边喝边打渔。并且喝酒的时候还会把酒浇在地上,用来敬鬼神。说来也奇怪,别人打渔始终收获不大,但是他却每次都是满载而归。

有一天,他正在像往常一样边打渔边喝酒边把酒浇在地上,忽然来了一个年轻人。于是姓许的渔民就让这个年轻人坐下来跟自己一起喝酒,年轻人也痛快的答应了。酒过三巡,距离姓许的渔民开始在这儿打渔也过了不少时间,今天却很奇怪,一条鱼也没打到,往常这个时候都已经载着满筐的鱼回家了。年轻人看了出来,说:“鱼都在下游,我去把鱼给你赶过来。”说完就跑了。过了一会儿,果然来了大鱼群,很快,姓许的渔民就打满了一筐大鱼,他很高兴,拿出几条鱼来要感谢这个年轻人。年轻人不接受,还说:“我经常喝你的好酒,这只是我的一点儿感谢。”姓许的不明白什么意思,说:“就今天才认识,也就请你喝了一次酒,哪里是经常呢?”又问年轻人的名字,年轻人说他叫“王六郎”。

就这样,每天姓许的渔民出来打渔,都带着够两个人喝的好酒,那个年轻人王六郎也都会来跟渔民一起喝酒,喝完酒王六郎就去帮姓许的赶鱼。过了半年,这一天,两人正在喝酒打渔的时候,王六郎说:“我们虽然非亲非故,但你却十分慷慨的总是请我喝酒,你对我的情谊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但是我以后可能不能再来了。”姓许的渔民问为什么,思前想后了好久,王六郎才吞吞吐吐的说道:“你这样一个好人,我们也这样愉快的相处了这么久,希望说出来你不会惊讶和害怕。”

王六郎继续说:“你仔细想想,如果我是普通人,怎么会有驱赶大河里摸不到的鱼群听话的本事?我其实是个鬼呀。因为嗜酒贪杯,喝醉之后落到河里淹死了,已经在这里好几年了。从你开始打渔往地上浇酒开始,你打的鱼总是比别人多,都是我在暗中帮忙,报答你洒酒给我喝的恩情。但是明天我的劫期已满,会有一个新的鬼来代替我,我就要转世投胎了,所以才敢讲这些说给你听,也算是跟你道别吧!”

姓许的渔民虽然很惊讶,但是想起这么久的相处,跟知己一样,也就不再害怕,反而有种依依不舍的感伤,说道:“六郎啊,我们相处这么久,就算是鬼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离别了是令人悲伤的,但是想到你即将投胎脱离灾难,这是好事啊,我们应该高兴。”于是两个人又继续喝起酒来。姓许的渔民又问:“那即将代替您的是什么人?”王六郎说:“明天哥哥你在河边看着,中午的时候会有个女子淹死在水里,她就是我的替身。”

二人继续边喝酒边谈天说地,互道离别之情,不知不觉鸡叫了,已经到了第二天黎明,两人就挥泪惜别了。

第二天,姓许的在河边看着,果然有个女子,但是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女子走到河边就掉河里了,孩子掉在了岸边,乱挥舞着手脚,哇哇大哭。姓许的有些不忍,想要去救,但是又想到如果救了,那六郎没了替身,就不能转世投胎了。正在思索之间,那个女子在河里扑腾了好一会儿,忽然浑身湿淋淋的爬上了河岸,在河边坐了一会儿,抱着婴儿走开了。

图片源自互联网

姓许的有些怀疑六郎的话了,晚上又来打渔,没想到六郎也在这里。姓许的问六郎怎么回事,王六郎说:“那个女子本是我的替身,但是我可怜她那尚在怀中的婴儿,如果替了我,婴儿性命也恐将不保,我不忍心,于是就把那个女子救了上来。替身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了,或许也是我们两人缘分未尽,看来还可以像往常一样喝酒打渔。”说到这里,两人倒也愁眉舒展了开来,对杯畅饮起来。

谁知过了几天,六郎又来道别,他说这次并非是又找到了替身,而是当天救的那个女子的婴儿,并非凡胎,让天帝知道了这件事,于是就封我做招远县邬镇的土地神,明天早上就要去上任,刚以为能够再多些时间与你相处,饮酒谈天,没想到又要分别了,倘若你看重我们之间的交情,还请不要害怕路途艰难,前来看望我。

两个人分别后,姓许的渔民回到家立刻开始准备行装去招远县邬镇,虽然路途遥远,但是倒也顺利。姓许的到了邬镇之后,住在客栈里,向身边的人询问土地庙在哪儿,身边的人问他是不是姓许,家是不是淄川的,他说是的,那个人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来了一大群人围在了客栈的里里外外,他问是怎么回事,有个人说他们昨天晚上都被土地神托梦,说有个淄川来的姓许的人会来找土地庙,他是我的老朋友,一定要好好招待他。他感到十分诧异,于是就到土地庙里拜了拜土地神,并像之前打渔的时候一样,带着酒边喝边洒,还烧了纸钱,过了一会儿,庙里刮起一阵旋风,来回转了一会儿才散去。夜里梦到王六郎,六郎说:“感谢你这么远还来看望我,我真的很高兴也很感激,只是官职和能力微小,还有神界的规矩加身,不便和你见面,虽然我就在你旁边,但是却如隔万里,我让当地居民为你略备薄礼,希望你能收下,如果定下归期,我就送你回去。”

过了几天要走的时候,当地居民争相馈赠礼物,他坚决少拿一些,跟居民争执不下,最后只拿了一半东西。出邬镇的时候,镇里的大人小孩儿都给他送行。忽然又刮起了旋风,跟着他走了几十里路才散,居民们也都很惊叹。

故事讲完了,原文中最后还有蒲松龄先生的感言,也就是说了故事中的王六郎和姓许的渔民重情重义,还举了个不重情谊的小例子,沦为了笑话。

其实对于情义这个东西,算是个道德问题吧,反而觉得那个旧社会比现在的我们的法治社会的氛围更加浓厚。虽然处于法治社会,我们依旧宣扬很多具有人情味的核心价值观,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道德确实出现了滑坡,法制冷酷,但是可以维持基本的最低的社会稳定,但是德治却可以让我们在法制稳定的基础上,享受更温暖的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

事实上,我们的德治是略有缺失的,不管是阳光下还是暗地里,我们很多时候都是在蹭着法制底线在为人处世,但是要知道道德底线是要比法律底线高一些的,在某些方面甚至要高得多,更甚在有些法律缺失的地方,只能依靠道德维持最基本的底线。

图片源自互联网

这样的例子真的很多,拿大家都熟悉的娱乐圈来说,吸毒的明星艺人屡见不鲜,毒品可以说是道德和法制在共同维护这一道底线,虽然这一行为屡禁不止,但好在还在一个可控的范围。除了吸毒,还有明星艺人的婚姻问题,在这个乌烟瘴气的圈里,出轨真的是已经让广大看客们快麻木了,每到有明星宣布结婚,总有声音在说看着吧,用不了几年就离了,而离婚的大部分原因就是一方或者双方婚内出轨,在这一方面,法律就显得无力,唯有道德维护底线,但是道德并没有强制措施来维护,就算听到的指责再多,有什么用呢?只要那个明星艺人有流量有看点,他(她)受到的损失似乎可以忽略不计,而这一点,作为公众人物,给所有关注他们的人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说了这么多,法治和德治应当是相辅相成的吧,两者之间有一个平衡点,在这个平衡点之下,社会是差不多稳定的,人与人之间也差不多是温暖的。如果法治太重德治太轻,社会固然稳定,但是人与人之间就会过于冷漠;如果德治太重法治太轻,那守规矩的人与人之间自然十分和谐,但是人身财产风险就会增加。看来,我们对于成熟的社会形态和管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www.pinlue.com/style/images/nopic.gif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