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广的悲歌:个人英雄主义的浪漫与失败

李广的悲歌:个人英雄主义的浪漫与失败

 

全文共计 3435 字

预计阅读时间 11 分钟

作为西汉名将,李广戎马一生,却一直没能建立功业,也没能被皇帝封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在《资治通鉴》第17卷中,司马光将李广与同时代的另一位名将程不识进行了比较,并在此基础上,对李广做出了一番评价。

李广与程不识:两位截然不同的将领

《资治通鉴》里说,“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屯云中;中尉程不识为车骑将军,屯雁门”,云中和雁门是当时汉朝政府和匈奴交界非常重要的两个边郡,云中郡已经深入到今天的内蒙古境内,而雁门郡主要的地区是在山西省的北部。

在行军的过程中,“广行无部伍、行陈,就善水草舍止”,就是说,李广并没有特别注重约束自己的队伍,其军队显得散漫、自由。一般来说,在一支人数众多军队中,五人为一小组,由小组长负责,多个小组之上,又有一个军官负责。军队内部层层管理,士兵们会相互督察、支援,这就组成了一个有效的管理体系。然而,李广懒得做这样的管理工作,所以他率队行军的时候,往往是选择水草肥美的地方停下来,将士们人人自便,甚至在安营扎寨的时候,都不注重警卫工作。

铜鐎斗

年代 | 六朝时期

馆藏 | 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

《资治通鉴》的原文是“不击刁斗以自卫,莫府省约文书”。这段话中的“刁斗”,也写作“鐎斗”,是一种三脚器皿。它本来叫做“鐎”,之所以后面又加上一个“斗”字,是因为其容量大约可以盛放一斗米。

关于这种器皿的用途,文物界有很多种说法,其中一种说法认为,“鐎斗”有两个功能。第一,蒸煮食物。一般情况下,汉朝将士需要自己做饭。到了吃饭时间,他们就拿出鐎斗,在三个支撑脚中间放入柴火,再把米倒进鐎斗里进行蒸煮。第二,巡逻警报。除了三个支撑脚之外,鐎斗的侧面还有一个把手,这是干嘛用的呢?军队在夜晚需要有人巡逻,巡逻的将士会一手握住鐎斗的把手,一手用木棒或铁棒缓慢敲击,一旦发现紧急情况,就加大敲击的力度,把其他士兵吵醒。所以鐎斗是一物两用,既可以煮饭,又可以用于巡逻。

李广的军队不仅不注重通过击打鐎斗来自卫,也不重视公文和文书,但李广特别注重侦查,他总是让侦察兵分布到很远的地方,有任何消息都会及时禀报。由此可见,侦察兵在保障军队安全方面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与李广不同,程不识是一个非常认真的人。每一次安营扎寨,他都安排的井井有条,将士之间要相互帮助,相互监督,每天晚上必须要有人巡逻,总体而言,军队中有非常严格的管理系统。

用今天的话讲,程不识就是一个“工作狂”,在他的领导下,军队中的士兵都十分辛苦,但也正因为程不识的严肃认真,匈奴很难找到偷袭其部队的机会。作为同时代的将领,程不识曾对李广有过这样的评价:“李广军极简易,然虏卒犯之,无以禁也。而其士卒亦佚乐,咸乐为之死。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

“李广军极简易,然虏卒犯之,无以禁也”,意思就是说,李广率领军队的风格是“极简主义”,军队的管理系统是极其简单的。在这样的体系下,倘若运气不好,遭遇到了敌人的大部队,光靠侦察兵来传递消息是无法保护军队的。好在李广运气足够好,一直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而其士卒亦佚乐,咸乐为之死”,意思就是说,李广麾下的士卒都愿意跟着他,也愿意把命交给他。退一步讲,假如真的遇到了这种情况,士兵们一定会以死相拼。紧接着,程不识说,“我军虽烦扰,然虏亦不得犯我”,我所管理的军队体系严明,士兵们都十分烦恼,我当然也知道,属下对我很有意见,但是我们现在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一旦遭遇敌人的大部队,我们可以及时应对。

司马光是如何评价李广的?

针对李广的管理风格,司马迁特意写了一条评论。要知道,整部《资治通鉴》一共有294卷,而司马光给出的评论只有119条,也就是说,平均两卷多才能够看到司马光的一条评论,可见其评论是非常珍贵的,那么,司马光是如何评价李广的?

第一点,司马光引用了《易经》当中的一句话,“师出以律,否臧凶”,率领一支军队,依靠的是什么?是军纪。如果没有完善而合理的军队纪律,怎么可能把士兵们管理好?怎么可能做到战无不胜?像李广这样不注重纪律的将军,由于运气好,一直没有遇到劲敌,甚至还有可能收获了些许胜利。但一个人怎么可能一直拥有好运气呢?假若真的有一天遭遇劲敌,这样一支轻视纪律的军队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紧接着,司马光说,“治众而不用法,无不凶也”,治理群众,如果没有法度规则,那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国家层面上的法律;军队层面的军纪;家庭层面的家规,每一项都十分重要。

司马光画像

第二点,司马光说,“李广之将,使人人自便。以广之材,如此焉可也;然不可以为法。何则?其继者难也,况与之并时而为将乎!”李广的个人能力很强,所以一般情况下,他所率领的这支军队能够应付得过去,但谁能保证所有将军都能像李广这样有才能呢?假如有一天,李广去世了,这支队伍交给一位像程不识一样严明的将军,这些将士会受得了吗?答案是很明显的,将士们在李广的领导下,习惯了自由的行动,肯定会对新来的将军有意见,这支军队就更加难带了。也就是说,李广这样的做法,就像是家长娇惯孩子,把他麾下的士兵们宠坏了。

另一个层面,司马光说,“小人之情,乐于安肆而昧于近祸,彼既以程不识为烦扰而乐于从广,且将仇其上而不服”,普通人都非常喜欢待在安逸的环境中,习惯躲避艰苦的环境,那么和李广同时代的其他将军,工作就很难做下去。因为士兵之间也会比较,程不识手下的士兵一定会非常羡慕李广手下的士兵,他们也想有那么轻松的军队环境,自然就会对自己的将军有意见。

总而言之,在司马光看来,像李广这样,只靠个人能力来管理军队的做法是非常不妥的。第一,李广并不能确保始终有不遇到劲敌的运气;第二,李广树立了一个非常坏的榜样,让其他试图用严格军规来管束军队的将军们处于尴尬的境地。所以司马光说,“效程不识,虽无功,犹不败”,以后的将军,如果模仿程不识,即便建不了功业,也不至于仓促之间被别人打败。但是,“效李广,鲜不覆亡哉!”如果学习李广,结果很可能是非常糟糕的,因为一般人没有李广的能力。

在《资治通鉴》中,司马光强调的是一种更加普遍性的现象,他把将军和士兵作为普通的人来看待,而不是立足于李广身上的特殊性来看待整个事件。这样,纪律的重要性就凸显了出来。

李广为什么“难封”?

从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史记》与《资治通鉴》中李广形象的不同。

《史记·李将军列传》记载,李广“为人长猿臂”,个子很高,臂膀向猿猴一样,身体构造十分协调。书中特意讲了一个故事,说李广有一次打猎,发现草丛当中有动静,以为是老虎,就一箭就射了过去。结果跑过去一看,发现那并不是老虎,是一块石头,而射出的箭已经深深地扎进石头里去了,可见其臂力之强。后来唐代诗人卢纶写了一首《塞下曲》,其中“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用的就是这个李广的典故。

《史记》当中的李广形象是非常生动的,因为他被塑造成了一个悲剧英雄。在对匈作战的过程中,很多远不如李广优秀,十分平庸又没有能力的人能够建功立业,封侯受禄。反观李广,自从成年以后,就一直和匈奴人打仗,一生当中与匈奴人作战不下六七十次,却一直没能在战场上建立功业,所以一辈子也就没有封侯,最后落下一个成语——“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司马迁画像

为什么会这样?司马迁认为,李广是从基层一级一级做上来,是正统的军人,是一个有才能、努力奋斗的良家子弟的代表形象。他之所以无法建功立业,是因为他不像卫青和霍去病一样跟汉武帝有特殊的关系,因此得不到太多的机会,也得不到重用。

但是,《资治通鉴》中有不同的结论。司马光和司马迁同样都是伟大的史学家,但两人书写历史的根本立场是不一样的,鲁迅说《史记》不仅是“史家之绝唱”,还是“无韵之离骚”,也就是肯定了《史记》的文学成就,而司马迁的气质也的确更接近于文学家,他情感细腻丰富,描写人物栩栩如生,故事叙述跌宕起伏。

司马光不一样,他是一个政治家。政治家怎么看待团队问题?当然是纪律和制度更重要。从这个角度讲,司马光认为,李广过于注重个人能力,过于强调个人英雄主义,这不值得学习,也不值得效仿。制度和纪律比个人能力更重要,更具有普适性,当然也就更值得被尊重,这就是司马光与司马迁的不同之处。

李广画像

所以当今社会中,身处于管理层的人,读《资治通鉴》往往能够得到很多启发。通过李广的案例,我们就能看到,李广的个人能力是顶级的,但他仍然无法在战场上建功立业,这就给我们一个提醒——即便能力再强,一个以自我为中心,强调个人表现,主张个人英雄主义的人,恐怕也不是构建团队过程中的良好选择。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BSKTiavurhyQyHPS2vicpF7IWJU4g41E4jYUlicicDzkPjdgsHKZgbsB0wh9qLfdbKjyyEfprzrrrviadtecHJhpXLw/0.jpeg

分享
评论
首页